中准网
近些再近些
  我不认为我的文字是辛勤的笔耕,我只不过闲睱的时候,随意地用笔,划开一条心渠,让自己的心泉静静地流淌,这是一种快乐自己的方式,如果同时快乐了别人而不是给别人添加了阅读的负担,则我以为就是一种我希望的比较完美有益的交流了,人是需要交流的,特别是有益身心的交流。
  现在更为方便了,机子一打开就可以直接敲字,敲字的时候,我就觉得如一场心雨落在键盘上辟啪作响那么痛快,更多的时候,我是看朋友们的文字,当我的心头有所悸动的时候,我即让这种悸动转换为键盘快乐的音声,那些跳上来的字,就象雨落到水塘里溅起来的水珠,同时那些雨线在水上划着一个一个动态的圆圈,让我心中痒痒地快乐着。
  这个时候我真的很快乐。
  笔耕多傻呀,我就觉得象头牛,把背弓起来拉着犁,眼睛的余光还要时时照顾后面的那根鞭子,干着活儿还得挨着打,然后再用人们赞美的语言去安慰自己,这个时候你如果能够立起来用前蹄夺过鞭子闹革命,你绝对是正确的,但你试试瞧,如果你这样做,那个赶着你耕田的人还会赞美你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了,他的整个同类都不会去赞美你了。反正我觉得就冲这一点,我就可以断言,不是人变态就是牛变态。
  二
  我也不以为我的文字是创作,这个世上,人类发展到今天,历朝历代的文史哲方面的大师级人物已经有不少了,幸亏他们的涵养大多数皆不错,不然他们挤在书架上大声喧哗起来,不把书架吵翻了才怪呢,咱不说各个国家和地区都有顶级的人物吧,至少各种肤色的人种里都有非常像样的大师级人物了,虽说是和各种学科都需要发展一样,文学创作或者更为广泛的人文学科也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但谁正好在眼巴巴地等着我的创作去教诲他呀,他们不猴急地拉着我去听他教诲,就算非常阿弥陀佛的事了。如果在过去,文化人不多,写一些字,还有一些用,让人们把玩一下写出来的字也算是有益的事,当然如果把玩出一些人生指南来就更为妥当了,因为这个世界不可能人人都去把玩麻将吧。而现在不一样了,人人都有了文化,人人都搞起来了创作,人人都在扩大自己的文字地盘,所以有很多地盘是迭加起来的,就象是多层的停车场,来的人,只会考虑把自己的车停在哪里合适,几乎根本不会由衷地去啧啧有声赞叹别人停车的那一个瞬间真的很有功底。   不信,你试试,你哪怕是曹雪芹的平方,现在也不会有忽必列的后人的后人诸如敦诚、敦敏这帮兄弟们那么爱跟你喝些酒跟你瞎胡闹着而且还敬着你,然后再把你的字左看右看,一脸喜孜孜的样子。除非你装着很喜欢他们的样子,跑到他们的博客里去,与其说是吸取精华,不如说是自己去施展外交的才华,然后再让他们去你的博客踩一些所谓"人气"的脚印,他们可能还得在心里盘算一下你去捧了他几回场,然后再懒怏怏地踱着方步过来不得要领地胡乱说几句,这年头亏本的买卖有几个人做啊。现在颠儿颠儿地花几个银子出几本书,就以为自己是大学者的人多的是,正如一些被提拨到一定岗位上的领导干部一样,一纸任职文件下来,立马就以为自己的领导水平和自身素质已经很匹配那个职务了,甚至恨不得把自己的名字都改成那文件上的官衔写进户口本里,再然后又觉得这也应当是自己曾经用过的乳名,那职务还得再蹭蹭蹭地往上升,每升一回还都得像那些体育名星头上戴着的某著名品牌的头箍,那著名的商标还得换上他那得意的官衔。   博客其实是一个好东西,但它更多地是充当一种媒体,在那里思想可以碰撞,但目的已是碰撞,碰不碰撞出火花来,那是另一回事。大家挤来挤去相互取暧,当然这也是温暖,但是和尚打坐老僧入定休生养自息而后自心发出无量光来温暖无量众生者又有几人,那是需要"盘腿俺打坐,世事浮云过"的精神和实际的修行的,光知道如此这般还真蛮潇洒呢,那还早着呢。   什么芙蓉姐姐什么穆子美,为了让人们的眼睛里面有她,时不时地辟开自以为美丽的大腿。功夫在诗外,一点都不假,这些人的功夫统统在大腿。 这些人如果遇上我,"一个旋风腿,踢歪她的嘴,如果还敢来,让她去见鬼"。   三
  这些天,我总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总是赞美春天而诅咒冬天?冬天它就不能没有吗?   在这个夏秋之交的夜晚,游泳上来,我躺在河滨花园临水一面的长木条长椅上,双手抱着后脑勺,望着湛蓝色的天空,拿这个问题,问我的朋友。于是乎,我的这位非常厚道的朋友就恒星行星黄道赤道地为我解说,并且边说边不得不配合着手势比划,又恨不得找一根树枝让我从椅子上起身和他到草坪边上找一块泥土就着月光去画圈,我笑了。   比如养花的人都知道,花儿开了,水就得少浇一些,不能断水也不能溺水,也就是悠着点儿,因为花开极艳即凋时。地球也是一样,如果一直美丽如春天,那地球这朵花就要开到极处了,所以它要冬至一阳生,把自己涵起来自己给自己取暖,随心所欲不逾矩,这才是收放自如啊,所以才有花开花落的四季,"春秋以立象尽意,春秋转天地玄机,春秋道法真理,春秋藏惊世秘密",这些话都不是乱说的,其实人们要是不都总是被名和利等等一些劳什子,这些眼前的巴掌山挡住了双眼,这些也都不是秘密,都摆在那里,但是我们却看不见,所以硬说这些东西是秘密,好象这些东西有意躲起来不让你知道一样,这又让俺想起孔夫子某日对他们弟子们说的话,"二三子,吾无隐乎尔",你们这几个臭小子呀,总以为俺有些东西没有讲到,俺什么都没有隐瞒于你们啊。   四
  所以我的敲打键盘,只不过是我的快乐,当然,在我快乐的同时,我也希望别人快乐,并且时有提醒自己,不要因为只图自己过唠叨的嘴瘾,而浪费别人的阅读时间,所以我也不太喜欢拿自己的事去写文章,事情就这么简单,真的与勤奋和创作这些东西无关。   以前我总是非常佩服那些不管严寒还是酷暑都照例在同一个时间出来打太极拳的老人们,我用勤劳和毅力这些词语去理解他们,并对他们由衷地赞叹。前几年,偶然的机缘我也学了太极拳,而且是对着书上的图比划着学的,然后一遍一遍地看一些光盘去体会,学的过程我就觉得特别的快乐,及至能连滚带爬地打下一套时,我就觉得无比的快乐,据说这里面的东西奥妙无穷直至天人合一之境,我的这个连滚带爬的动作的相对连贯当然离这些奥妙的东西相差太远,但我也的确感到了其乐无穷,于是我想,原来这些老人们天天早上起来打太极拳是自个儿偷着乐啊。   这又使我想起老子说的"善之为善,斯不善矣。美之为美,斯为恶矣",当时我怎么也搞不明白,善的东西,是善的时候,怎么就成了不善呢?美的东西,是美的时候,那也是正逢其时啊,怎么就成了恶呢?现在我明白了,打太极拳是很快乐的事,我非得用勤劳和毅力这些词语去理解他们,其实已经贬低了那些老人们乐在其中的境界。同样的道理,一个人为善为美的时候,还要想着我这是为善为美啊,大家不可不知啊,我自己也非常感动自己的"美之为美,善之为善"啊,那这样的美和善的档次就已大大地打折扣了,这也是我们古代的那些大哲人们几乎是一致地赞美着天道之无语和大地之厚德的缘故吧。   当然这种境界很难做到,所以有时候,那些勤奋呀毅力呀等等的词语又是非常有必要的催人奋进的号角了,但这真的是浅表层次的东西,我希望我能跨过这些东西直接向我崇尚的内心的真实的真善美贴近些、再贴近些,直至合一。
 
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