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感冒药炼冰毒跨国毒枭是外逃厅官
  谢群聪(化名)曾是北京一名出类拔萃的警察,年纪轻轻便升至厅长的位置。在新西兰伴儿读书时,不安分的他在美女毒枭的诱惑下,开始跨国倒卖能提炼毒品的药品。2002年底东窗事发,他被新西兰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后被驱逐出境。然而出狱后他却并没有痛定思痛,反而想卷土重来,便转战毒品泛滥的非洲。尽管他成就了一个毒品帝国,可儿子惨死,外甥病危,情人离心离德,等待他的结局是什么呢?
  伴读父亲,跨国贩药
  谢群聪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1951年出生的他可谓根正苗红,26岁时成为北京西城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由于反应快口才好,破过几起缉毒大案,他在警察队伍中逐渐脱颖而出,48岁时便升至副厅级,负责缉毒部门。
  为了让手中的权力能创造财富,他一方面扮演清官,另一方面却在背地里指点妻子如何收受贿赂。聚敛百万财富后,由于不敢大肆张扬,谢群聪便给儿子办理新西兰的留学手续,以期将财富转移到国外,将来好在新西兰养老。
  谢群聪深知树大招风,他做事一向谨慎,哪怕是他偷偷包养的两个情人也做得隐秘。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个情妇和妻子三人因为一次意外穿帮了,在女人的争风吃醋中,他被人举报到了纪检委。2000年,当儿子谢飞去新西兰自费留学的签证办好之后,谢群聪获得内部消息,他将成为下一批的严查对象。胆战心惊的他迫不及待地申请了去新西兰旅游签证,以陪儿读书的名义暂避国内的风浪。
  由于在新西兰语言不通,谢群聪便四处结交华人,甚至参加了奥克兰的北京人俱乐部,里边的人非富即贵,有些是做跨国生意的,有些是卸甲归田的高官。
  官不如人家的大,钱不如人家的多,谢群聪时时有着低人一等的感觉。这时,谢群聪在俱乐部中认识了一个混血美女琳达。28岁的琳达是华裔和欧洲裔的混血儿,五官与身材无可挑剔,仿佛熟透了的罂栗花,充满了致命的诱惑。本就耐不住寂寞的谢群聪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时,便有周身触电之感。
  当普通话流利的琳达得知谢群聪的身份后,眼神中露出无比的崇拜,又闪烁着诱人情丝和大胆的挑逗。谢群聪毫无招架之力,很快堕入情网。两人浪漫跨国恋的奢华消费,让谢群聪很快就变得捉襟见肘,最关键是由于汇率差,人民币在新西兰不经花,让他觉得必须得找一条赚钱的门路才行。
  知道了谢群聪的心思后,琳达眨着蓝色的眼睛,给他指明了一条发财的门路——倒卖药品。很多华人每次回国会带几条烟,在国内普通的七十块的一条烟一旦经过了海关,在这里就能卖到三百多元一条,而药品更是离谱,比如康泰克,国内一小盒售价约13元,在新西兰的黑市可卖到人民币330元左右。而其他的一些药品也大抵有如此差价。
  这则信息让谢群聪犹豫良久,一方面他深知跨国携药超过两盒以上都是违法,另一方面就他的专业知识而言,之所以利润如此高,是因为这些药品可以提炼可卡因或冰毒。琳达怂恿道:"你是警察,专门负责缉毒缉私的,你想倒卖点药品,办法多的是,这还不是小菜一碟!"同时,琳达还把明确的分工想好了:"你负责国内的进货,我负责这边的销路。你再不赚钱,咱们只有去卖器官了,再说,如果你连这点忙都帮不上,干脆分手算了!"
  时间久了,谢群聪才知道琳达的主营业务就是从国内低价收购药品,之后用来提炼可卡因,如今的她已经发展起了一个小规模的贩毒团伙,她成为了这个团伙中的关键人物。
  谢群聪思想上想摆脱琳达,但肉体上却仿佛受了毒瘾蛊惑,琳达带给他与众不同的肉体欢宴和新奇刺激让他越陷越深欲罢不能,他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一条不归路。
  谢群聪不顾儿子的劝阻,开始了跨国之间的贩药。为了让这桩生意做得更加顺畅,他让国内的外甥陆宇明专门负责替他四处收购药品,凡是含盐酸伪麻黄碱的药品都在收购之列。由于这些都属于限购药品,每个药店最多只允许买五盒,甚至在医院的处方上,医生一次最多只能开两盒!
  陆宇明四处联系,最初发动亲朋好友反复不停地去药店医院开药,虽然颇费工夫,但终于凑齐了一万盒。之后专门找到了医药公司的业务员,让他们假冒公司进货的方式来进货。陆宇明、谢群聪又在一批运往新西兰的大理石茶几中做了手脚,把大理石的中间淘空,塞入这些药品的粉末,转运给谢群聪用儿子名义注册的新西兰家具公司。
  由于深谙海关的布局和检查要点,谢群聪每次都能轻松避开检测,甚至他自己有时亲自携带五公斤以上的粉末药品也未被发现。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除去所有的各项开支,经常一笔生意就赚上百万。这让谢群聪的胆子越来越大。
  2001年5月,谢群聪辞去国内厅级的公职,想用更多的时间守住年轻貌美的琳达,开始于坐镇新西兰布局他的跨国药品生意,由于钱来得太快了,花起来丝毫不心疼,他为儿子谢飞买了跑车,为琳达购置了豪宅和游艇。他还经常带着琳达到一些偏远又奢华的小岛上,清澈的天宇,浓密的雪白云朵,海滩上的壮观鸟群,两人在新西兰这些最美丽自然的风景里,恣情地去享乐毒品、美酒、肉欲。
  东窗事发,转战非洲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2002年底,终于东窗事发,一批一万盒藏身于沙发中的康泰克被新西兰海关发现,身处新西兰的谢群聪及儿子立即被警方逮捕,谢群聪把所有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头上,但他只承认赚取两地药品中的价格差。最后,谢群聪被新西兰法院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四年刑满出狱后,新西兰警方将谢群聪驱逐出境,他将终身再也不能踏上新西兰的国土。
  谢群聪监狱服役的这四年,北京的发妻得知他的所作所为,毅然决然地与他离了婚。谢飞由于已经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断了父亲的供给,只能放弃了学业,不愿回国的他,无亲无靠在新西兰四处打零工。琳达很快向谢飞抛出了橄榄枝,把他纳入旗下,培养他成为一名吸毒和贩毒人员。为了满足自己的毒瘾,谢飞很快接了父亲的班,继续从中国向新西兰倒卖药品。
  2006年,当谢群聪经过四年的异国服刑,走出监狱大门,重享自由的那一瞬,他确实有痛改前非的打算,可是与情人琳达会面后,他所有的想法又被推翻了。在琳达的刺激下,他又重新找回了豪情壮志,野心勃勃地打算卷土重来。携儿子飞到香港后,谢群聪换了机票前往非洲,打算把艾滋病猖獗、贫穷的非洲作为贩毒事业的大本营。
  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空间,本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原则,谢群聪在2006年从摩洛哥开始了第二次发迹,他利用非洲本地盛产大麻的资源,联系其他国际买家,向美国、欧洲一些国家直接供货。
  最初他做药品的收购,他甚至把国际红十字会捐助给非洲贫困儿童的救命药品给买来了,用以炼毒。但谢群聪嫌这种方式敛财不够迅速,他果敢狠辣地的决定——直接制毒,由儿子谢飞专门负责这块业务。谢群聪买下一栋豪华别墅,购买了武器,而地下室就是他们的制毒工厂。他还雇佣了大批当地土著人,一部分被分派做他们的保镖和打手,另一部分人则专门炼冰毒。经过四年的发展,他已经拥有儿子谢飞、情人琳达、外甥陆宇明等人为首的"五虎上将",其势力不可一世,被当地黑社会称为华裔毒王。
  摩洛哥,位于尼日利亚、加纳、肯尼亚、苏丹和南非五国的边境交界地带,被称为"黑三角",是非洲新崛起的一个毒品生产和加工基地,拳头产品是大麻及其制品。
  仅南非的大麻种植面积,就超过了82万公顷。这里的毒品销往世界各地。这里的人们生活在天堂和地狱的两极中。在一些地区,为生活所迫的当地农民偷偷种植大麻,尽管风险巨大,但由于大麻的收购价格远远高于普通的农产品,许多农民愿意铤而走险。毕竟这比那些卖器官的非洲人民要好多了。另一方面,国家间内战频繁,大麻甚至成了一些武装领导者控制"士兵"的武器,以便他们斗志昂扬,为其卖命。总之,毒品已经成了非洲各种罪恶滋生的温床。
  同时,却有另一些人踩在水深火热的非洲民众用尸骨堆积起来的金钱上,饮酒高歌,寻欢作乐。2010年,此时已经东山再起的谢群聪在最昂贵的马迪亚海湾买下了几栋城堡般的别墅。
  可是并非一切都一帆风顺。2009年,谢群聪在中国北京的老巢被端。陆宇明的手下张海明为掩人耳目,在北京近郊的通县租了个民房,雇用小时工把买来的几种药品胶囊中的药粉倒入塑料袋中制成粉末状的半成品。为了封住这些小时工的嘴,张海明为他们提供高薪。
  然而百密一疏,由于在把康泰克胶囊变成粉末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胶囊垃圾,处理不完,一些工人们便把胶囊随处丢在小区的院子里,大量的胶囊壳白花花的一大片,小区一些居民觉得蹊跷,怀疑这可能是制造假药的团伙,便报了警。谢群聪在北京通县的原材料老巢被全盘捣毁,张海明供出了谢群聪等人,这之后,他和儿子谢飞、外甥陆宇明等人被中国大陆警方通缉,自此再也不能回国。
  摩洛哥的异国风情无法填补他那种如浮萍般无根的失落感,谢群聪便在情人琳达那里寻求精神依托,为满足琳达的贪欲,他把很多财产都购置到了琳达的名下,希望以此能感动她,留住美人心。可是琳达并不买他的账,总是背地里喜欢与年轻强壮的男子眉来眼去。谢群聪有时责问琳达,可琳达却理直气壮,说这是为了帮他拉拢人心。而且玩腻了非洲钻石,瑞士名表,琳达喜欢买顶级跑车,这种奢华的消费让她总是眯着可爱的眼睛,在谢群聪的耳边温柔蛊惑地提起:"老头子,你的钱赚得可太慢太少了!"
  众叛亲离,罪死他乡
  看着父亲成为了琳达的提款机,儿子谢飞异常气愤,父子两人就此问题产生矛盾,谢飞认为琳达拿走得越多,就越证明他这个财产继承人的财产被提前缩水了。
  2010年,谢飞决定单干,甩开父亲以便攫取更多的财富。谢飞精通制毒炼毒的一切环节,但运输渠道的畅通才是他能否成功的最关键因素。谢飞知道摩洛哥海关人员贪财的致命弱点,上下打点好一切,他便亲自出马,和几名得力助手用人体带毒的方式来运毒,每人用身体器官藏毒一公斤左右,相当于每人一次运输百万元左右的毒品。然而就在顺利地通过海关之后,一个装海洛因的包装袋子在谢飞身体内破损,毒品瞬间渗入他的五脏六腑,没走出机场他便倒地不起,七窍流血,送入医院时已经不治身亡。
  非洲的艾滋病猖獗,尤其是与毒品打交道的人十有八九逃不出它的魔掌。陆宇明在吸毒过程中染上了艾滋病。毒瘾加上艾滋病,让陆宇明骨瘦如柴,除了吸毒之外的其他时间他几乎整日萎糜。
  已经利令智昏的谢群聪认为这一切祸事的源头都是琳达,琳达总是通过让人吸毒的方式来控制手下,这让他的儿子和外甥都染上了毒瘾而欲罢不能,琳达千方百计地榨取他的财富,才导致了儿子惨死。他痛恨琳达并打算跟她决裂把她赶出这个集团,他又包养了几名明星美女,当着琳达的面与其他女子交好。而性情开放的琳达也礼尚往来地当着他的面,与其他男人调情,还大呼这样才够刺激过瘾。这让谢群聪感觉极端受挫,也在集团内颜面尽失。儿子死了,外甥又得了不治之症,琳达对他这个快60岁的老头也早就没热情了,此时的五虎上将已经分崩离析,内哄不断,"华裔毒王"的昔日辉煌已经是昨日云烟。
  赶走琳达似乎是件不容易的事,不仅如此,他还不得不满足琳达的奢华消费欲望,因为琳达掌握了谢群聪所有的犯罪证据,这仿佛捏住了他的命门,让谢群聪有傀儡之感。
  2010年底,已经习惯了挥金如土的琳达,又一次张开血盆大口,要从欧洲定做一辆最新款的保时捷,恼怒的谢群聪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终于痛下决心,派杀手除掉了琳达。
  可是,让谢群聪没想到的是,就在琳达死亡的同时,她事先安排好的、谢群聪的所有罪证也被送至各个警察局。这个毒品王国在国际缉毒联盟的强大攻击下土崩瓦解了,谢群聪的罪行昭彰,大白于天下。
  2011年初,谢群聪在非洲各国四处逃窜,由于手下叛变,他很快就被摩洛哥警方逮捕。2011年8月31日,当地法院判处谢群聪死刑,剥夺上诉权利。
  原是救命药,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就变成了毒品的原料,原是缉毒缉私维护正义的公安厅长,几个岔路口的错误抉择,却成了跨国毒枭。已经60岁的谢群聪如果安守本分,该到了退休安享晚年的时侯了,但现在,他却在异国的刑场上等待死刑的子弹。这截然相反的两种命运值得我们深思。
  编辑/郑佳慧
 
在云端琳达跨国毒品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