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花花草草
  我们部里又来了两个年轻人。一个叫阿花,一个叫阿草。都是很勤快、很谦恭的样子。
  阿花阿草对我很客气,左一口"吴哥",右一口"吴哥"的,叫得挺欢。还经常搶着干活。
  我很感动。虽然凭经验我知道,这样甜蜜的状况一般不会超过三个月。
  当年,部长也是同阿花阿草一样的叫我"吴哥"。那时,我是真感动,以为那就是真情实意。
  我真的很傻很天真。所以,我所有的辛苦全变成部长的功劳。所以,部长成了部长。
  "老吴,开会!"部长尖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听到部长的叫唤,阿花阿草若有所思。
  我知道,一切都在变化中。
  开会的内容是迎接上级检查,我们部里所有成员承担会务工作。
  会议是在三天后结束的。那天的中午时分,我去拿忘在办公室的手机。门虚掩着,部长在说话:"这次会议的纪念品,你俩一人一份,就不给老吴了。"
  这一定是对阿花阿草说的。这样的事,我遭遇得多了,早已不当一回事了。
  部长接着说:"你俩还年轻,要在领导面前表现好点,争取更大进步。"
  这样的话当年我也听过很多次。我也早不当一回事了。
  我没有再进办公室。
  我知道,变化会加剧。
  慢慢地,阿花在领导面前越发活泼,如春花一样,领导不禁经常爱怜地摸摸她的臀。阿草在领导面前也越发谦恭,如春草一般,领导也不禁爱怜地抚抚他的头。他们不再和我抢着干活,说话也开始想方设法地拖一份腔拿一份调了。
  这就是成长啊。
  成长,就像恋爱一样,三个月之内,正是佳境。
  而我,总是拒绝这样的成长。
  所以,我的老婆总是嘲笑我这二十多年在部里是白混了。
  "老吴,开会!"从沉思中醒过来,我知道这不是部长的声音。但这声音却有一份熟悉。我转过头,循声望去,我的身后,站着阿花和阿草,他们异口同声地叫我。
  尽管是在意料之中,我还是愣了一下。
  突然想起"量变导致质变"这样的定理来了,有些质变,除了有量变因素积累的原因,更因为变化者本身就具备了较多的变化因子,稍微碰到一点外界刺激,就很容易地变了。
  他们叫得真好啊。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办公室顶上的横梁似乎都歪了,笑得那一群花花草草在瞬间闭了嘴。
 
管弦阿花吴哥花花草草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