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官场斗之十四铜仙承露
  皇上在琼岛悦心殿召见刘墉干嘛呀?没别的事,烦啦!怎么哪?乾隆一见和作寿,勾起心事来啦。一想:自己已然六十啦,转眼就奔七十,人生七十古来稀呀,能不能活到七十还得商量商量哪……
  哎,也不知跟谁商量去!
  上次去玉泉山,见着那户"长寿之家",看人家,老百姓当中都有活那么大岁数的,朕贵为天子,到底能活多大呢?寿高多少呢?怎么才能长寿呢?他……这个……哎,把自己问住了。
  一琢磨,满朝文武就属刘墉有学问。嗯,传旨召见。
  刘墉来到悦心殿面圣,口称:
  "臣刘墉,奉旨来见,愿我主万寿无疆!"
  乾隆说:"刘墉,朕召你前来,不为别事。啊,我能活多大岁数,你给看看。"
  刘墉一听,噢,拿我当相面的啦!
  "就是怎么才能长寿?寿长寿短,活多大岁数看哪儿?"
  别看刘墉那么大学问,当时却给问蒙啦。正这时候,和来了。和干嘛来啦?刚才皇上不是赐给他福寿字儿吗,哎,他谢恩来啦!
  和一瞅刘墉答不上来,没词儿啦。心说,嗯,你罗锅儿也有不灵的时候。瞧我的!忙说:
  "主子,人的寿长寿短看哪儿,奴才知道!"
  乾隆高兴了:
  "噢,你知道。看哪儿呢?"
  "看‘人中’!"
  "看‘人中’?!"
  "人中",就是鼻子下边儿,上嘴唇当间儿那道沟儿。这儿!(指示)
  和说:"对,人中长一寸,寿活一百年!"
  刘墉一听,乐了:
  "和中堂,人中长一寸,寿活一百年,此言差矣!想当初,彭祖寿高八百八,那么他的‘人中’就八寸八啦!人中八寸八,那脸该多长啊?再说,如照此理,我主圣上,称为万岁,人中是一丈,那脸可就(比长脸状)……"
  乾隆一琢磨,赶紧说: "行了,行了……,你别比划啦。"
  心说,你一比划,我比驴脸还长啦!
  这个气呀!问和:"和!"
  "奴才在。"
  "人中长一寸,寿活一百年。这话你从哪家经典里查出来的?"
  "啊,并非出自史书纲鉴,乃我听鼓人所说。"
  "古人?你如何能见到。哪位古人啊?"
  "啊……鼓人……就是乐班里打鼓之人。"
  噢,这么个古(鼓)人哪?这不捣乱嘛!
  刘墉说了:"我主善保龙体,定能益寿延年。到于长寿之法,容臣再思。"
  刘墉走了。
  和一琢磨:刚才抖机灵说看"人中",嘬个瘪子,招惹的龙颜不悦,我得给想个能长寿的主意呀!嗯……这……哎,有了!
  "主子,奴才有一长寿之法,奏请圣上试之!"
  乾隆这气儿还没下去哪:
  "什么法儿啊?又是‘人中长一寸,寿活一百年’哪!"
  和心说,您怎么还没忘这碴儿啊?!
  "万岁,当年汉武帝曾设‘铜仙承露盘’,我主何不效仿?如取天明前之甘露,拌以玉粉,连饮七七四十九天,定能延年益寿!"
  乾隆一听,哎,这主意不错。好!立即传旨:修建"铜仙承露盘"。
  有人问了:什么是"铜仙承露盘"呢?
  您现在逛北海就可以看到,在"甘露殿"前边,有一根雕龙石柱,柱子顶上,站着个铜人儿,双手托着铜盘子,这劲儿(学铜仙托盘状)。哎,那就是"铜仙承露盘"。
  干什么用呢?接露水,把露水接来,拌上玉石粉,喝下去!照理说,和出的这馊主意,不可信哪。没人信。谁信哪?哎,也别说,乾隆信啦!要不怎么说迷信哪。迷信,迷信,一迷糊,他就"信"了!
  乾隆还真虔诚,整天嚼一嘴石头渣子,也不嫌牙碜。还说哪:
  "饮用甘露拌玉粉,七七四十九天,怕不够吧?嗯,我得喝九九八十一天!"
  哎,这不是倒霉催的吗?
  乾隆连气儿九天没上朝,囚在甘露殿,净等着一早喝露水啦!
  刘墉一琢磨:皇上整天喝露水就石头渣子,这不没病找病吗?再说也耽误朝政大事啊!不行,我得找他去。哎,这天晚上,刘墉带着张成、刘安就去了。
  来到甘露殿外一听,嗬!里边儿还真热闹,是连弹带唱,和弹弦子,乾隆唱。唱什么呀?岔曲儿!
  您说什么?噢,什么叫"岔曲儿"啊?
  这是当时乾隆年间,有个叫宝小岔的,他编的曲儿,所以叫"岔曲儿"。一般的达官贵人都拿它自我娱乐,全会唱。就好象现在的流行歌曲似的,差不多的人都会哼哼。
  这"岔曲儿",全是些吉祥如意,歌功颂德的词儿。反正,什么好听,什么喜相,唱什么。也难怪,要什么别扭、什么倒霉唱什么,那……乾隆就不唱啦!
  乾隆正唱岔曲儿哪,刘墉不敢惊动啊,等着吧。和弹弦儿,乾隆唱,还没结没完了。是"树叶儿青"、"树叶儿黄"、"树叶儿高"、"树叶儿长"……
  刘墉一听,得!今晚上皇上跟树叶干上啦!
  都"定更"啦,乾隆还唱哪。刘墉一琢磨:得了,我启奏吧。不然,得跟这儿耗一宿啦!铆足了劲,给一嗓子:
  "臣,刘墉――有本!"
  乾隆正唱的起劲儿哪。一听"刘墉有本",当时眉毛就――八点二十啦!耷拉成这相儿啦。(学眉毛耷拉状)
  乾隆这份儿腻味。怎么呢?心说,朕喝甘露拌玉粉,以求长寿,得九九八十一天,才能事成功满哪,这刚九天啊,你罗锅儿就追这儿启奏来啦,这不成心添乱吗?!
  冲和就说了:"和!"
  "奴才在。"
  "传朕口谕,不见!"
  "!"
  和抱着弦子就出去了。一边儿走,一边儿琢磨,心说,嗯,这回可该我气气罗锅儿啦!
  "啊,刘中堂,天到如此时候,您尚未安歇,仍为国事操劳,实在令人敬佩呀!"
  "唉,在其位,谋其政,理所应当嘛!"
  "不过,万岁命下官代传口谕,哈哈哈……(笑后猛收)不见!"
  嘿!捧得高高的,一撒手,把刘墉扔那儿啦!
  刘墉说:"和中堂,请转奏万岁,事关重大,急需面圣。"
  "好吧。" 和抱着弦子进来了:
  "主子。刘墉言道,事关重大,急需面圣。"
  "问他何事?如此紧急?"
  "!"
  和又出去了:
  "万岁有谕:问你何事?如此紧急?"
  "上殿面君,方能启奏。"
  "行了。"
  和又进来了:
  "刘墉说:上殿面君,方能启奏。"
  "嗯?让他把折本呈上。"
  和又出去了:
  "万岁命你,折本呈上。"
  "未写折本,当面口奏。"
  和又进来了:
  "他说:未写折本,当面口奏。"
  "朕已困倦,改日再议。"
  和又出去了:
  "圣上困倦,改日再议。"
  "刘墉今夜,在此候旨。"
  和又进来了:
  "主子!刘墉今夜,在此候旨。"
  乾隆一听,嘿!跟我泡上啦!
  "别……别候旨啦!让他进来吧!"
  和心说,嗯,进来进来吧,这么会儿我跑八趟啦,腿都跑细啦,他要再不进来,我就累趴下啦!
  刘墉进殿,跪倒朝上磕头,口称:
  "臣,刘墉见驾,愿我主万寿无疆!"
  乾隆心说,"万寿无疆"啊,不错,是"疆"了,你早晚得把我折腾"僵"了!
  "刘墉,你见朕有何奏章?"
  "万岁,顺天府所辖二十四县,阴雨连绵,灾情甚重,请圣上降旨,开仓放粮,解救万民!"
  乾隆一听就烦啦,噢,追我这儿要钱来啦!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得容易,开仓放粮?那是往外舍银子,钱哪!
  一赌气,故意把眼一闭,不理他了。
  刘墉一琢磨:噢,我这儿跪着说了半天了,你装着听不见,不言语,合着是生西瓜――把我墩这儿啦!
  和抱着弦子在旁边儿一瞅,皇上把刘墉晾那儿啦。心说,行了,拍马屁的机会又来了。
  "啊,主子,奴才给您弹个牌子,解解闷吧?"
  乾隆一听,睁开眼瞪了和一下子,心说,你乱搭什么碴儿啊!
  哎,得!这下拍马蹄儿上啦!
  和吓得也哑吧了。仨人儿都不说话。殿里显得特别静,这时候,就听殿外头……
  (学蛤蟆叫声)"呱、呱、呱……"
  什么呀?蛤蟆叫唤。蛤蟆这玩艺儿,有个毛病,只要有一个叫,其他的也跟着叫。全聚到一块儿,鼓着腮帮子,一通叫唤。
  (学蛤蟆叫声)"呱呱呱呱……"
  俗话说,"蛤蟆吵坑"嘛!
  乾隆本来就烦着哪,让刘墉刚才那番话,说得脑仁疼,正愁没法儿打发他哪,一听蛤蟆叫唤,心说,行了!
  "刘墉!"
  "臣在。"
  "你听,殿外何人喧哗?"
  刘墉一听,嘿!这个气呀。心说,这不是起哄吗?!黎民百姓受灾的事儿你不管,管蛤蟆吵坑干嘛呀?不过皇上既然问了,就得回奏呀,刚想说"蛤蟆吵坑",一琢磨,不行。怎么?怕皇上找碴儿啊,什么叫"蛤蟆吵坑"啊?这么折的官,说话这么俗气?!得,又漏子啦!怎么说呢?嗯……眼珠儿一转,哎,有了!
  "启奏我主万岁,那是水军童子唱曲儿哪
  1:2
  下一页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文化大全生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