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陈巨飞的诗首
  喊山
  清明回乡,未提前通知老家的母亲。
  待到家时,看见一副锁挂在门上,
  田野还是那么安静。
  我估计母亲是在后冲摘茶,
  于是我站在稻场边,双手围住嘴巴,
  对着后冲使劲喊了一声"妈——"
  我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我怀疑后冲的每棵茶树都听得清清楚楚。
  几只白鹭也被惊起,它们在山间盘旋,
  是不是在帮我寻找母亲?
  整个山谷回荡着我呼唤母亲的声音。
  我的声音从山坡上滚落,
  经岩石的碰撞、山涧的洗涤,
  已然变成了一棵竹笋呼唤泥土的声音,
  一滴露珠呼唤生命的声音,
  一朵生活在别处的白云呼唤炊烟的声音,
  一个不再提起的鬼故事,
  呼唤传说的声音。
  仿佛山谷里的一切,都在呼唤自己的母亲。
  我们这群找不到母亲的孩子,
  都在浩大的春天里惶恐不安。
  清晨的人是干净的
  清晨的人是干净的,因为,他还没从梦中醒来。
  在梦中,他到奶奶的坟前哭;
  他去童年的溪流里洗脸,洗着洗着脸就不见了。
  他挨了老师的教鞭,他因偷看女同学的胸部而羞愧。
  他找到丢失的五毛钱,于是消解了仇恨。
  他醒了,眼角挂着眼屎,神情木然,
  一声鸟鸣都能让他颤栗,
  一颗遗落的花生,都能让他满足。
  他去晨练的时候,柿子正慢慢变黄。
  遛狗的女人和他打招呼,
  看到她笨拙的臀部,他却想起自己的母亲。
  盖屋记
  父亲盖过三次房子,第一次是三十年前,
  一场大火烧了家里的草屋。
  父亲挑断了三根扁担,
  盖起了全村第一间瓦房。
  第二次是十八年前,因为大儿子要结婚,
  建造了一座两层小楼。
  父亲扛了十一年毛竹,死过很多次,才把欠债还完。
  第三次是去年清明,他七十三岁了,怕过不了这坎,
  为自己打制了一副棺材。
  我感觉这是他最尽心的一次,
  刨刀推平他的棱角,刨花像他徒劳的一生。
  他小心翼翼地为棺材刷桐油、上土漆;
  他失眠时,还走到这未来的归宿边,
  抽一根烟,摸摸它结实的身子,
  和它谈一谈心。这不禁使我想起了,
  当初自己按揭了一套商品房时,
  快要入住的心情。
  记一次春游
  小学时,学校组织去远方的水库春游,
  清晨五点要到村口集合。
  老师说,迟了就不能去了,司机不喜欢等人。
  母亲戴着借来的一块手表,
  一边纳鞋底,一边给我煮鸡蛋。
  她让我放心,说一定会准时叫醒我,
  让她的小儿子,去见见世面。
  后来我却梦见母亲睡着了,她忘了我的春游。
  待我赶到村口,墨绿色的大巴已经启动了。
  我徒劳地奔跑,忍不住哭出声来,
  我被自己的梦惊醒,
  外面漆黑一片。母亲在灶后真的睡着了,
  她的鞋底掉在地上,一根针发出微光。
  她煮的鸡蛋安静地躺在锅底,
  她腕上的手表,才走到凌晨三点——
  她一惊,差点在小板凳上摔倒。
  看到我满脸泪痕后,她非常内疚,
  好像真的误了我的美好行程。
  飞机
  夏夜乘凉的时候,母亲摇着蒲扇,
  指着缓慢移动的飞机说,
  这上面不知坐着些什么人;
  这些人,不知能不能看见我们。
  木槿花送来清淡的味道,
  夹竹桃又开了,在黑暗中仰望星空。
  年少的我花费很长时间,
  才发现躲在石榴体内的鬼魂。
  母亲数着云层背后的飞机,
  她要用乡村暗语,
  和高空中的神秘之物取得对话。
  多年后我第一次坐飞机,
  提前告知了母亲。
  茫茫夜色下面,
  母亲一定看见了在云端行走的我,
  我也看见了和土地纠缠不清的母亲。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鞋底村口春游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