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流年遇见便是梦里的花开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四回意外怀孕花好月圆(完结)
  日子就在平淡当中这么过着,最近的这段时间,黄静经常出现头昏肚子疼状况,有的时候还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呕吐。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感冒了,就不怎么地在意,可是一连过了好几天,情况还是一如既往。星期五放学了就给文慧打了个电话,叫她陪自己到县城里面去检查一下到底是这么回事。
  量了体温是正常,既没有感冒,也没有发烧,接待她的是个男医生,当时就建议她去化验一下,可能是其他方面的原因。一出门有点不理解,下楼梯的时候,文慧专程扶了她一把。从来没有见到过她这样对自己这么关心,有点受宠若惊地说:"哎,今天是良心发现呀,我都感到有点肉麻了,你还是让我自己走吧,弄得像个同性恋似得,受不了。"
  "你以为我愿意伺候你呀,这事应该你家那个该死的冤家来做的,可是谁叫我上辈子不知道欠你了什么!我实话问你,是不是和他那个了?"
  "什么那个不那个的,有话你就说,这么磨磨唧唧的,可不像你了啊。"黄静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你就装吧!到现在了还不是说实话,那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文慧有点理直气壮。
  "不知道你再说什么?真是神经病。"顺便推开了文慧的手,一个人赌气就朝前走去。
  "我是问你是不是和他一起睡了,最近来例假了没有,你没有看出来呀,那个医生怀疑你怀孕了!"
  真是晴天一霹雷,顿时就目瞪口呆地望着文慧,这下可有点傻了,上次在喀纳斯做的事都是安全的,就是最近有两次,到是两个人没有注意。自从那次以后,例假的事情再也没有以前那样风调雨顺,开始爽约了,最近才意识到,还以为是推迟了。突然文慧提起这个问题,倒是吓了自己一身的冷汗,整个人呆若木鸡地坐在过道的椅子上,一直默默地拉着文慧的手,半天了才挤出了一句话:"文慧陪我去次妇产科吧!"很快检查的接过就出来,化验单上的显示——怀孕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要打掉他嘛?"在那没有人的角落里,文慧悄悄地问了起来。
  黄静想了半天,相爱了这么长的时间,可是还没有结婚就怀了他孩子,半是欣喜半纠结,欣喜的是这么快就拥有了爱情的结晶,从此可以搭建一个幸福快乐的小窝;纠结的是居然是结婚的日子都还没有定下来,就出现了这样的后果,要是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他的反映会是怎样呢!不过这她第一次怀孕,作为一个女性和母者来说,每一个孩子的降临都是一个生命的存在,是一个新生的开始,决不允许就此让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此胎死腹中,成为一个草菅人命的刽子手,更何况这是他们的共a同的结果,可见见证的他们的爱情。
  终于还是鼓足了勇气说:"我一定要这个孩子,让他快乐地成长,并且要让他第一时间就知道,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地。"
  "那你可要想好了,回去的时候和他商量一下,赶快准备结婚吧!其他的事情我们帮你们两搞定就是了,在这里提前祝福你了,终于告别单身了。"
  到了文慧家里的时候,他爸妈都不在家,这个时候刚好,文慧就催促她给那个苏鸿打电话。一开始拨的时候就听见:"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听到这样的回音,真是急死人了,气的她一连拨了好几次结果都是一样。文慧说:"你到不如问一下文彪,他可是他的跟屁虫,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说不定现在两个不知道在那里疯狂呢!"问了文彪,他还在那头以为他和黄静在一起,说自己有点事情找了,找了半天都不知道他在那里。
  "真是烦死了,关键的时候居然找不到人,不晓得上那里去了。"
  "不要抱怨了,可能是到的地方没有信号,等她看到了自然会回你点电话的,谁你那么不小心,一不留神肚子里面就有人投宿了。"文彪安慰着她。
  "你还有心思跟我开这种玩笑呀!现在就想问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会一辈子的爱我,值不值得为他生下这个孩子。"黄静捂着个脸就躺在沙发上,理也不理文慧的反映。
  热天的时候,家里吹着空调,还放着电视,里面的歌曲唱起来就是软绵绵的,简直就是催眠曲,听着没有什么意思,睡觉确实最好的选择,没有多久的时间边忽忽悠悠地就见周公去了。文慧家里忙了起来,先是冲了一会儿凉,再就是开始准备生活了,这么大的天气也不愿意到外面去吃。刚好从出厨房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天她躺在了沙发,鼾声雷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真是的,睡觉了居然把手机调了震动了,生怕打扰人呀,哎!真不是个省油的灯。"文慧本来打算喊起她来的,一看手机上显示的就是那个罪魁祸首——苏鸿。心理一想,上次居然还到背后讲我的话,看看我这次怎么教训你。
  "喂,苏老师,你在那里?"一改往日那种火爆的形象,肉奶奶的,感觉都有点恶心。"文慧你搞什么呀!黄静到那里去了呀,怎么会是你接电话啦"。
  "我问你个事情吧!"
  "有屁就放,别在那里啰嗦!"听起来苏鸿有点反感了。
  "我看你挺行的啊,什么时候居然给进编了,想象不到啊,平时挺规规矩矩地,干这种事情倒是利索地很。"
  "你到底在说什么呀,还进编不进编的,什么意思呀,你马上叫她接电话,难得跟你这里啰嗦"这边文慧等着套他的话,那边的苏鸿一头雾水,懵懵懂懂地根本理解她的意思。
  "我靠!就跟你直说吧,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交上火的,一接触上就产生火花了,难怪人类繁衍的这么快!"
  听到这句话,苏鸿就像大白天撞鬼了一样,吓了一身的冷汗,在那里路边支支吾吾地说:"你怎么知道的啊,她现在怎么样了,你们到哪里呀?"
  文慧本想就此威胁他一下地,正当要发难的时候,旁边睡着的黄静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在说话就醒了过来,一看正是文慧拿着自己的电话在那里唠叨不断,随手就拿过了电话:"怎么趁我不注意,就用我的电话了,谁打来的。""自己看吧,问问他怎么收场呀!"说完就继续走进厨房。
  "你怎么了!"一听就是他的声音。
  黄静还没有反映过来,就听见苏鸿说:"她怎么知道我们那些事情的呀!不会是我们不小心被她发现了吧!她可是个大喇叭呀,到时候不闹得个满城风雨呀!"
  "我怀孕了,今天是她陪我到医院里面检查!你看怎么办吧?"女孩子一般面临这些都会显得有点惊慌失措,尤其是第一次的时候。
  八成苏鸿也是猜到了,毕竟是自己干的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只好赶紧结婚,其他的也没有选择的余地,要是无情地打掉了,那样的话黄静会记恨自己一辈子,自己心理也极为过意不去,那是自己的亲骨肉,也是舍不得。
  黄静半天没有听到他的回话,就大声吼了起来:"你不会要我把他做掉吧!这样不负责任,以前说的那些都是骗人的鬼话,你个大骗子!"
  苏鸿被这么猛的一吓,马上意识了过来,连忙央求起来:"哪里的话,我们结婚吧,我的打算是两个月后,就看你的意思。"
  "那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了,我现在在文慧家里。"说完了就挂断了。
  "这是怎么啦?是不是快要结婚了,还是人家有其它的想法,想要不负责任,要是那样的话,放心,姐妹们永远帮你,白道黑道由他选,要么断只胳膊,或许挑断他的脚筋!"
  "你怎么跟文彪老婆一样的,随时喜欢动用暴力呀,我可没有那样想,人家也不是那样的人,他说要我马上结婚了。"说话的时候嘴角上甜滋滋的,显然黄静是等不及嫁人,只是碍于面子而已。
  "那是天大的好事,有情人终成眷属,在这里先恭喜你们了,未婚先育,典型的先上车后买票!哦,不对,是先上车后补票。想不到你们两个发展得这么快,真是出乎意料。"
  黄静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就想马上回到他的身边,嫁给他,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论天荒地老,惟愿岁月安好。还有肚子这个即将出生的新生命,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在心理千百次地呼唤,苏鸿你等着,等着我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永远不离不弃,不求微雨双燕,不慕姹紫嫣红,但愿长相厮守,时光自然若水,优雅如花。就像那两只可爱的小松鼠,在大雪封山的季节里,躲在暖暖的树洞,紧紧地依偎着,傻傻地看着,痴痴地爱,亲亲你的小鼻子,咬咬你的小耳朵,然后一起酣然入睡。
  于是黄静再次拨通了他的电话:"喂,黄静!"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黄静就直截了当地说:"你在那里,我想好对你说,我很爱你,我现在不要两个月,而是要一辈子,现在可以出来吗?"
  "好的!好的!我马上出来,你等着我,就在县城里边的那古桥。"听到苏鸿这样的回答,幸福的她按耐不住激动地心情:"好得,我等你,不见不散!"说完马上起身就走,任凭文慧这么挽留也无法阻挡那颗恨不得马上飞他那里的心。
  多少年来,她也是一直在苦苦寻觅,却不停地质问自己为什么还总是那么的迷茫,直到现在她才渐渐地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既心痛又无措,那些和他相处在一起的日子已然深深地镌刻在她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桃子山下那些温存的岁月,是他们一生中最为快乐的时光,她愿意和他一辈子呆在那里共同筑梦,搭建一个爱的小窝,一生相随不离不弃。现在我已全然发现,我早已把你放在胸腔之内,两肋之间略微偏左的地方。
  曾经的爱我也真的难忘过,为你付出太多也不难过,为何结局你却给我那样的结果,让我陷入爱你的寂寞,如今遇到一个像你的男孩,给了我你给不了的爱。我还傻傻的以为可以把你忘怀,以为他可以把你取代,直到那一天收拾了房间,发现了一张旧的相片,泪水瞬时又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才知道真爱的是你,而不是他,我想我是因为你才爱上她,因为你留着她一样的短发,你是否因为我爱上了别个她,她对你像我一样的好吗,在情感的禁区无法自拔,一辈子守着她,一辈子宠着她,心中守着对你的牵挂。
  黄静你等着我,我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做到,奔跑中的苏鸿苏鸿顾不得炎热的天气,和众人诧异的目光。
  桥上微风习习,河中水波荡漾,蓝天白云之下她显得尤为楚楚动人,两个悸动的灵魂在此时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结婚的时候,是在学校暑假即将开始的时候,婚礼却选择在县城里面一家高档次的大酒店,这下可忙坏了文彪,不是打电话定酒店,就不是忙着张罗安排酒席。按照新婚夫妇的指示,既要妥贴大方,又要反对铺张浪费,找关系问朋友,忙得像个救火员似的。酒店的事情刚刚搞定下来,本想打算停下来喘口气,夺命铃声就又来了,一看就是那家婚礼公司的人,说先要看看场地安排灯光和舞台,罗里吧嗦的一大堆,从头到尾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屁事,没有办法,为了朋友只好两肋插刀,又风风火火地赶了过去,从早到晚整个人就忙地像个陀螺似得。结婚的那天车队是一十二辆车一字排开,要气势有气势,讲排场有排场,光是宝马就四辆,所有认识的人都打好了招呼,一路上是畅通无阻,用文彪的话说是日子过的月月红,呼呼啦啦的一长串,当时就把城里的城管给唬蒙了,还以为是什么高干子弟喜结连理,车队经过的地方,路旁的交警就差打敬礼了,苏鸿也不知道他一下子从那里召集了这么多的"风火轮"。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前来祝福她们,整个酒店里面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当通向那幸福的婚姻殿堂的灯光开始闪闪亮起来的时候,美丽的新娘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如同一位飞降凡间的仙女,伴随着天籁的音乐,正挽着新郎的手,一步步款款向前,随着那那纷纷飘飞的花朵,走向幸福美丽的地方。双鬓微微发白的父母,当看他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朴实的山里孩子,他们也终于放心了。"今天我们有幸在这里齐聚一堂,共同见证这世间最为浪漫而又伟大的爱情!苏鸿!黄静!原本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在茫茫人海中,由相遇到相识,由相识到相知,是什么将他们紧紧地拴在了一起?是爱!是情,让两个原本陌生的人,紧紧地握住了双手,手挽着手,心连着心,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在主持人那抑扬顿挫而又铿锵的朗诵里,婚礼隆重在开幕了。
  "由牙牙学语,蹁跚学步到现在的长大成人,其中的艰辛和付出,又有谁能够真正体会,今天就看着爸爸把女儿的手交给自己心爱的女婿,此时此刻,爸爸要对女儿说些什么呢!"说得在场的人感动得催人泪下,爸爸牵着女儿的手激动地说:"女儿呀,从今天开始,你就要独立地生活了,爸爸妈妈也不会经常在你的身边,以后的路很长很难,但是要靠你自己走,希望你们以后要甜甜蜜蜜地生活,孝敬父母,善待孩子,要让整个家庭和和美美,幸福的爱情不是碰撞出来的,是要两个人共同经营出来的,真心地理解真心地关怀,往后的日子同心同德幸福地生活。"看到爸爸妈妈双鬓微微发白,黄静流了不舍的泪水,那泪水中饱含幸福和感恩,此时她多么的舍不得爸爸妈妈,舍不得他们温柔的怀抱。
  整个婚礼从早上九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才放手,那帮兄弟也清楚苏鸿和黄静都属于那种比较腼腆的人,就没有闹新房的打算了,喝酒的时候还算是明白人,吃完饭了就帮忙善后工作。学校那几个老顽童一上酒桌照样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喝的差点人仰马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发走了,爸爸妈妈任凭苏鸿和黄静再三挽留,还是急着要回去上班,走了的时候顺班祝愿好好生活,有时间了就回家看看。
  结婚后他们的生活简约而不简单,依旧住在学校新建的房子里,在他们小屋后面旁边种上了一些爱意的花花草草,每到一个季节都会有着不同的花开,在花开的季节里,就带着他们的儿子一起坐在那里,簇拥着老去的年华,还有那些善于攀爬的植物,葱茏的绿意蔓延在每一个角落,让所有的时刻里都有一个温暖的琉璃梦,每当春天光临的时候,都会在她们的家门前开满了金黄的油菜花,伴随着夜色的帷幕,静静倾听那溪水在嬉戏,在欢唱,在低吟……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