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中医治愈奇病集成七伤骨科
  七.伤骨科
  胸胁痛(肋软骨炎)
  肌痛
  半身麻痛
  坐骨神经痛
  急性骨化肌炎
  骨质增生
  骨痹(腰椎骨质增生)
  骨质疏松症
  多发性脊柱骨折合并下肢麻痹
  胸胁痛(肋软骨炎)
  [病案]邓某,女,35岁。患者因左胸疼痛未能参加劳动而停工月余,无咳嗽及外伤史,
  经阿司匹林,青霉素及奴佛卡因封闭等治疗,均无效。X线胸部摄片(-),血沉16毫米/
  小时。患者因胸痛剧烈,神志稍萎,伛偻而入。舌边淡紫,并有瘀点,脉短濇。检查:左
  胸第五肋软骨近胸骨部有杏子大小肿块,隆起,剧痛拒按。
  [治则]活血行瘀。
  [方药]柴胡9克,当归6克,桃仁9克,红花9克,天花粉9克,青皮3克,亦芍9克,
  穿山甲9克,制大黄4.5克,甘草3克。服3剂。1剂后痛势大减,2剂后肿块逐渐减小。
  再服3剂已告痊愈而复工。(见《上海中医药杂志》1963年第2期)
  [评析]本病属中医的胸胁痛范畴,一般以女子为多见。其病因众多,有内伤者,有外
  感者,有气滞者,有血瘀者,有气滞血瘀兼有者。《类证治裁.胁痛篇》载:"血瘀者,跌扑
  闪挫,恶血停留,按之痛甚,复元活血汤主之。"方中柴胡疏肝为君,当归和血脉,甘草缓
  其急,穿山甲,天花粉。桃仁,红花破润之,大黄荡涤败血,并随症加减。因药对病所,故6
  剂而愈。(黄宣能)
  肌痛
  [病案]王某,男,33岁。1958年某月就诊。患者素体强壮,现发热身痛烦躁喘满,生
  身肌肉似火灼,手不能触摸,衣不能近,触动肌肉则周身疼痛,大便数日不解。病已数日。
  曾用去痛片、安乃近、青霉素、.链霉素等药治疗,非但无效反而增甚,以后服用九味羌
  活汤、桂枝,葛根汤等治疗亦无效。舌苔青黄少津.脉洪有力。
  [治则]清解脾胃实热,行气活血。
  [方药]枳实15克,粉葛根30克,生杭芍15克,当归15克,炙甘草9克,红花3克。
  服2剂后,疼痛稍止,能近衣,可手摸肌肤。但大便干燥不解,矢气恶臭。仍用上方加生
  大黄9克,山楂15克。服2剂后大便通,肌痛止,皮肤转正常,诸症消失。(见《新中医》1981
  年第1期)
  [评析]患者身强体实,脉洪有力,苔黄少津,大便燥结,疼痛拒按,属阳明腑实症。太
  阳与阳明互为表里,统属脾胃经脉,胃病及脾。今脾病不能为胃行津液,脉道不利,气滞
  血阻,不通则痛,舌青主痛,苔黄属脾胃实热。故用清解脾胃实热之剂,方症相合,故取得
  速效。(李祥云)
  半身麻痛
  [病案]葛某,女,33岁。1978年12月10日诊,平素体弱,又因产后大出血,渐致左
  半身麻木不仁,且时作疼痛,行走艰难,周身浮肿,尤以四肢为甚,延今已四月余。伴颜面
  有蚁行感,气短乏力,纳呆难寐,多梦,经行提前,量多有块,色晦黯,舌面黯不鲜,脉沉
  涩。
  [治则]益气养血,兼化瘀滞。
  [方药]炙黄芪15克,当归10克,生地10克,鸡血藤30克,川芎10克,川牛膝12克,
  赤芍10克,丹参20克,地龙10克,僵蚕10克,乌梢蛇12克,山楂10克。共服48剂,半
  身麻木消除,浮肿亦退。随访二年,一切正常。(见《陕西中医》1982年第2期)
  [评析]本案为瘀血内阻,水湿运化受碍,筋脉失去濡养,又因血虚无力推动血液运
  行,加之血虚生风。治以益气养血,化瘀搜风,气血得养,瘀血已除,故半身麻痛治愈。(吕
  忠连)
  坐骨神经痛
  [病案]项某,男,42岁。1975年2月就诊。近两年来左侧股部疼痛。近几个月左腿
  和关节剧痛难忍,得热则舒,遇冷加剧,患者极为苦闷。环跳穴压痛明显,苔薄白微腻,脉
  濡缓。诊断为坐骨神经痛。
  [治则]祛风通络,活血祛瘀。
  [方药]马钱子60克(油炸),乳香30克,没药30克,桃仁30克,红花30克,川乌30
  克,威灵仙30克,牛膝60克,桂枝30克,千年健30克,当归30克,丹参30克,甘草30
  克,独活30克,海风藤30克,透骨风30克,苍术30克。上药共研细末,组成马钱子散,
  每次服3克,每日服2~3次,以黄酒为引。共服药四十二天,疼痛消失,左腿功能恢复。
  随访二年未复发。(见《新中医》1977年第6期)
  [评析]坐骨神经痛是常见病,但治疗困难,往往病情迁延数年。今特用马钱子,有舒
  筋活络、透达关节的功能,配以祛风胜湿、活血化瘀药,收效甚捷。马钱子有毒,用量不
  宜过大,药后患者肢体有虫爬行样感或发热感是药物正常的反应,有反应者往往效果又
  较好。(李祥云)
  急性骨化肌炎
  [病案]胡某,男,53岁。1980年11月4日就诊。左肩部被石头砸伤月余,疼痛逐渐
  加重,不能活动,动则痛甚,伴发寒热,头昏口渴。检查,x线摄片见左肱骨大结节有4×0.5
  厘米致密阴影,边缘毛糙不整,阴影沿骨干排列,血白细胞总数18×109/L(18000/立方毫
  米);体温39.6℃;左肩部肿痛灼热,触之痛甚,功能受限,舌红,苔黄,脉弦数。诊断为
  外伤性急性骨化肌炎。
  [治则]清热解毒,活血化瘀。
  [方药]柴胡6克,黄芩9克,天花粉12克,炮山甲6克,乳香9克,没药9克,红花9
  克,蒲公英12克,银花10克,紫地丁10克。服4剂后,肿痛大减,唯夜间感刺痛,伴腹泻,
  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此瘀热尚存,脾失运化,继以清热化瘀,健脾利湿。方用:柴
  胡6克,红花6克,黄芩6克,陈皮6克,甘草6克,乳香9克,没药9克,生白术9克,桃
  仁9克,天花粉12克,银花藤12克,茯苓12克。服2剂后痛止,腹泻亦停。原方又进数
  剂后热退,功能恢复正常。但感心悸纳少,此乃瘀去正虚,以八珍汤加减3剂。次年元月
  11日摄片复查,骨化肌炎消失。(见《上海中医药杂志》1983年第5期)
  [评析]本病属中医学的"骨痹"范畴。多系骨折的并发症,软组织损伤并发骨化肌
  炎为少见,而急性骨化肌灸更为罕见。本案以清热解毒、活血化瘀治之,使局部血液循
  环增加,肌肉关节得以气血之濡养,收效颇著。(黄宣能)
  骨质增生
  [病案]王某,男,51岁。1978年11月就诊。腰及下肢疼痛,伴双上肢麻木无力,头
  晕体倦两年余。X光摄片示,颈3~5,胸3~4,腰3~4椎骨质增生。经理疗、按摩、针
  灸等多种方法治疗均无好转。观症腰腿疼痛,行动困难,两上肢疼痛麻木向无名指放射,
  阴雨天更重,平素怕冷,肢冷体倦,气短,舌质淡,苔白,脉细弦。
  [治则]补肾壮骨,温经散寒,活血通络。
  [方药]独活12克,桑寄生12克,杜仲12克,当归12克,白芍12克,秦艽9克,防风
  9克,熟地9克,川芎9克,茯苓9克,细辛3克,肉桂3克,牛膝15克,党参10克,甘草6
  克。丸药方:羌活30克,独活30克,牛膝30克,金狗脊30克,赤芍30克,白芍30克,
  丹参30克,川芎30克,红花30克,稀签草30克,威灵仙30克,桑寄生60克,鸡血藤60
  克。共研细末,炼蜜为丸,每丸重10克,早晚各服1丸。汤药服一个月后服丸药一个月,
  两药交替服用五个月时,腰腿疼痛明显减轻,下肢麻木发凉怕冷感基本消灾。又服药半
  年,症状完全消失。1980年随访,患者无不适,已参加正常工作。(见《中级医刊》1982年第5
  期)
  [评析]骨质增生病多见于中老年患者,中医学中虽无此病名,但有类似症状记载,
  近代亦被称为"骨刺"。认为禀赋不足,,肾精亏损,不能濡养筋骨,或感受外邪,邪阻气
  机,血流不畅,气滞血瘀,蕴于筋骨所致。用独活寄生汤酌加补肾药,主要是补益肾精,疏
  散风寒,祛湿,舒筋活络。(黄宣能)
  骨痹(腰椎骨质增生)
  [病案]赵某,男,40岁。1970年4月15日就诊。已病二年之久,腰痛甚,不敢屈伸。
  颜面青紫,口唇紫,形体消瘦,精神苦闷,呻吟。舌质深红、苔白,两脉沉缀尺涩。西医诊
  为腰椎骨质增生。
  [治则]补血,温经,活络。
  [方药]当归15克,川芎9克,赤芍12克,熟地12克,桂枝9克,乌梢蛇9克,乳香6
  克,没药9克,丹参15克,甘草6克,苏木6克。12剂后,腰痛消失。又服8剂,体力已复。
  前方加骨碎补12克,三七12克,共研面炼蜜为丸,每丸9克,早晚各服1丸。1料后能上
  班工作。(见《老中医经验汇编》,人民卫生出版社)
  [评析]本案为风寒湿之邪,深入筋骨,留恋不去,阻滞营卫循行,日久形成骨痹。故
  采用补血通络,温经散寒之乌桂四物汤加减。在丸剂中加骨碎补取其苦温补肾,破瘀血;
  加三七散血定痛,缓服之以巩固疗效。(吕志连)
  骨质疏松症
  [病案]蒲某,女,46岁。1975年6月12日初诊。生育八胎,有肾盂肾炎史。1971年
  6月始于感受风寒,渐腰脊酸痛,右腿骨痛,步履无力,至1972年5月右腿趾行。先后经
  两个医院X线片示:"骨盆骨质脱钙稀疏,两耻骨上下支和右髂翼见条状透亮带,最宽0.4
  厘米,无骨痂形成,骨盆呈漏斗型,腰椎、肋骨、锁骨,肩胛骨、髋关节、蹠趾骨的骨质
  均脱钙稀疏,右股骨上段、左第三蹠骨中段均见假性骨折线。症见消瘦乏力,两手麻木,
  口干纳呆,头昏耳鸣,手足心热,便结,舌红欠润,脉细数无力。
  [治则]滋肾清热,益气通络。
  [方药]生地24克,白芍24克,黄柏10克,知母10克,当归10克,陈皮10克,补骨
  脂10克,鹿角霜10克,龟版12克,牛膝15克,丹参15克,炙黄芪15克,苁蓉15克,桑
  枝30克,乳香6克,没药6克,炙甘草6克,鸡血藤18克,虎骨3克(研冲)。服逾200剂,
  进虎骨60克,豹骨300克后,腰腿酸痛及右腿跛行大效,诸症悉减,舌淡红,脉转有力。
  仍守原意加狗脊12克,川断12克,仙灵脾15克,桑寄生15克,生龙骨18克,生牡蛎18
  克,阿胶10克,蜜丸,每服10克,日2服。药后腰腿酸痛近愈,行如常人,唯过劳后周身
  酸困,诸症均瘥,于1973年2月上班工作。X线片复查:骨质已无明显稀疏,原假性骨折
  线较模糊,见骨痂形成,骨盆变形向前。嘱间断服前丸药。六年后随访,无何不适。(见《上
  海中医药杂志》1983年第4期)
  [评析]患者已近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之年,又加产育过多,肾气衰弱,
  精血亏损,外感风寒之邪,内著于骨。肾主骨主髓,肾精不足,骨髓失养,阴虚热蒸,则骨
  枯髓减,故腰腿酸痛,足不任身,骨质疏松。治以重滋肾填精,兼清虚热,辅以益气通络,
  选用虎潜丸合活络效灵丹为主治之,药症合拍,守方服逾三年而愈。(黄宣能)
  多发性脊柱骨折合并下肢麻痹
  [病案]刘某,女,36岁。1962年4月10日入院。四天前从1丈余高空跌下,臀部着
  地,当时昏倒,不省人事。入院时,腰部疼痛,腹部胀满,下肢麻木,会阴互肛门部滞胀不
  舒,大便四日未解,小搜频数量少,纳差。检查;肠鸣音减弱,有轻度尿潴留;2~3腰椎
  棘突轻度后凸,压痛明显;6~7胸椎及骶椎亦有压痛,脐平以下痛觉及温觉迟钝,右下肢
  自大腿至足趾感觉丧失,左下肢知觉及运动能力减弱,足趾活动尚可,但不能自行抬起。
  x线攝片复查:第7胸椎及2~3腰椎压缩性骨折,椎休压缩超过一半,骶椎亦有骨折线。
  诊断为多发性脊柱骨折合并下肢麻痹。
  [治则]活血散瘀,通络止痛。
  [方药]综合治疗,1.正骨手法,采用"拔伸捺正"法。捺正后仰卧木板床,外贴伤膏
  药(胸、腰、骶椎各1张),并在其腰垫以棉垫,使脊柱保持伸展位。2.内服散瘀定痛,承
  气导滞。搜剔通络之品。以脊背续骨汤合桃核承气汤加减:当归尾9克,生赤芍9克,
  地鳖虫9克,桃仁9克,炒丹参4.5克,炙甲片4.5克,乳香4.5克,没药4.5克,地龙12
  克,红花3克,生甘草3克,生大黄6克,延胡索6克。另服,通伤丸(参三七150克,六轴
  子150克,乳香150克,没药150克,红花150克,儿茶150克,当归40克,血竭60克,自
  然铜60克。共研细末,水泛为丸),每晚服3克。药后三天,诸症未见好转,大便秘结。
  原方生大黄加至15克,加元明粉12克(2次冲服),腹部热敷,并用50%甘油10毫升灌肠;
  3.针刺天枢、足三里、臀中、阳凌泉等穴,间日1次。一周后,腰痛好转,大便间日而行,
  小便不畅,下肢麻木未除。治以散瘀定痛、搜剔通络:当归尾9克,生赤芍9克,桃仁9
  克,香附9克,地鳖虫9克,生甘草3克,红花3克,乳香4.5克,没药4.5克,柴胡4.5克,
  穿山甲4.5克,炒丹参6克。另服:通伤丸、二龙丸(天龙,地龙各等分,共研细末,水泛
  为丸),每日各服2克。针刺足三里、关阳、肾俞、臀中、阳陵泉等穴,每隔二日针1次。
  二十天后,腰痛减轻,麻木好转,小便淋漓。会诊认为,伤后络脉痹阻,中虚气馁,膀胱气
  化失宣。以塞因塞用,补中益气汤加减:生黄芪12克,党参9克,赤芍9克,桃仁泥9克,
  地鳖虫9克,当归尾9克,酯炒柴胡4.5克,乳香4.5克,没药4.5克,桔梗3克,升麻3
  克,生甘草3克,红花3克。其他处理同上。四十天后上述诸症大有好转。停服汤药,内
  服二龙丸、万伤丸(参三七90克,丹参240克,川断240克,桑寄生240克,杜仲240克,
  香附240克,延胡索240克,木瓜240克,秦艽240克,狗脊240克,骨碎补240克,乳香
  150克,没药150克,米仁150克,补骨脂150克,桃仁150克,红花12克,怀牛膝12克,
  木香12克,地鳖虫15克,自然铜45克,川芎60克,当归300克,芜活90克,硃砂9克。
  共研细末,水泛为丸),每日早晚各服3克。针刺取穴同上。三个月后,局部疼痛轻微,左
  下肢知觉恢复正常,右下肢感觉仍迟钝,但能自行转侧活动。服药及治法同上,并嘱腰背
  肌锻炼及局部按摩。四个月后已能下床活动,腰部无明显压痛。内服健步虎潜丸、二龙
  丸,继续腰背肌锻炼。一年后随访,诸症消失,已能做一些家务工作。(见《上海中医药杂志》
  1965年第6期)
  [评析]本病在治疗过程中,基本上分三个阶段:第一,治疗骨折的同时,处理合并症,
  用散瘀定痛、理气活血、承气导滞、搜剔通络,配合局部热敷和针刺,第二,以壮筋续骨,
  舒筋活血,结合局部按摩;第三,以功能锻炼腰背肌为主,配合养血柔筋、强壮筋骨之品
  而收功。(黄宣能)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医疗大全身心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