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唐亚平的诗首
  雪花覆盖了冬麦
  雪花覆盖了冬麦,让田间包裹着
  圣洁的温暖,母亲总不让白发
  飘散,和独生子们围坐在火塘边
  烧土豆的小兄弟,忧虑地望着
  白茫茫的原野,火焰熔进他的目光
  映红一支阴郁的歌谣,在一片
  没有脚印的雪地上,我的小兄弟
  我不能告诉你,雪莲花
  已经开放,你背起破旧的猎枪
  喂,我英俊的猎手,雪地上有什么踪迹
  有一个古老的传说,采雪莲的姑娘
  把羊皮袄送给了冻僵的狼
  母亲不会阻拦你,你去吧,她知道
  你会夺回羊皮袄,找回那姑娘
  母亲曾忘记了她有多少乳汁
  支支扭扭的木房子和咿咿呀呀的
  水磨在无休无止地转动,豆浆和
  包谷浆汩汩地流淌,昨天的深夜里,
  老母猪生下了十二只小猪,多么
  可爱的活宝哟,白的、黑的、花的……
  唧唧咕咕地拱动老母猪涨得通亮的
  乳房,而且刚好有十二个乳头
  她自己就知道有多少乳汁就生多少
  孩子,我们作主人的,真感激
  她的心计,啊,你在想什么,丈夫?
  我明白你家里有很多兄弟和姐妹
  我们的母亲曾忘记了她有多少乳汁
  唉,过去的事已久远,别伤心,男子汉
  提起豆浆喂猪去吧
  孩子坐的地方都是伊甸园
  茅屋里辛劳的主妇,女儿一样
  娇羞,我的宽肩膀丈夫,你
  沁满汗水的大手粘满泥土和
  浦公英的种子,看着你的手,我变得
  无忧无虑,我布满阴影和疲倦的
  前额,为你的注视重新高洁光亮
  我们那爬在田坎上的儿子,呀呀地
  在说些什么?一只熟透的苹果落在
  他的头上,儿子的哭声多么吉祥
  带来惊奇的果实,那是只
  半边红半边青的禁果,你说
  红的那边是太阳晒的,我说青的那边
  镀满月光,孩子坐的地方都是
  伊甸园,让他啃那只苹果吧
  放牛娃是我们的儿子
  小河弯弯曲曲,杨柳树和桉树
  优雅高傲,五岁的放牛娃是我们的
  儿子,他骑在牛背上,并且伏下
  小胸脯,搂着牛脖子,体验牛脊梁的
  笔直和力量,他没有小牛犊高大
  孩子坐在河边沉思自己的矮小,
  然后严肃地走进父亲怀里,沉着地
  提出问题:"人为什么没有牛大?"
  "傻儿子,牛比人的力气大"父亲的回答
  一股呛人的旱烟味,从此,孩子不再
  问父亲,我对儿子说"牛是横着长
  人往高处长,牛比人大
  人比牛高"我的回答如炊烟飘散
  我的孩子仍然默默无语
  我是不会说笑话的妻子
  我总是在歌唱你啊,闪金光的
  太阳,我的目光和你的目光在
  阵雨里搓揉拧成一股,于是我的
  丈夫拉着这金色的纤索,从早晨
  拉到晚上,太阳就向我们背过脸来
  再也不知去向,丈夫的红坎肩
  愤怒地扇起晚风,他不明白月亮
  也会带来阴影和哭泣,丈夫说月亮
  比太阳还热情,他说月亮做梦的时候
  就变成了太阳,我是个
  不会说笑话的妻子,只知道
  第一个山坡上,有个火光熊熊的
  烧炭窖,只知道第一根 田埂上
  有一朵黄色的野菊花、向日葵
  银花花的小蚕儿
  桑葚,红的和紫的桑葚珍珠一样
  孩子们一颗一颗地抛进嘴里,把
  牙齿和嘴唇染乌了,我还要采一竹篮
  桑叶,没有时间品尝一颗,银花花的
  小蚕儿脱去了第三件衣裳,在铺绿叶的
  蚕床上沙沙地歌唱,通体透明
  如绣芬姑娘的手指,我的白净的小女儿
  守护在蚕庆边,一只小蚂蚁也逃不过
  她的黑眼睛,蚕儿吐丝了
  无声地编织她的梦境,绕啊绕啊
  在欢欣的梦里,月亮也吐出千丝万缕
  在黑夜里萦绕,蚕儿抽尽心血后
  选就了她圣洁的归宿,我和我的小女儿
  也想归宿在月亮里
  古井里的水
  从古井里打出来的水,鲜亮清甜
  每次汲水时,感到乳房也很
  充实,我们每天吃着你古井里的水
  孩子每天吮吸我的乳汁,我们一起
  摇着轳辘,为打麦场上的乡亲送凉水
  这口古老的井永不枯竭,如这片古老的
  土地永远长出鲜嫩禾苗,这古井里的灵光
  充盈了我们的眼睛,你粗犷的歌声
  从井底传来咕咕回音,我们一起趴在
  井口,在幽凉的水面照照晒红的脸
  绿色苔藓如活生生的岁月,向我们
  漂来,我们的笑容和忧伤融合
  我们又用木桶把苔藓荡开,荡开一片
  有蓝天白云的画面
  草垛不安地冒烟了
  沉闷的天空低垂着铁灰的脸,鸟儿
  也不歌唱,禾苗也一动不动,风烦躁地
  运去,土地上有几个懒洋洋的的庄稼汉
  小村庄静寂地躺着,没有炊烟
  圈里的猪不省人事地睡去
  老黄牛卧在山坡上,垒起一堆沉重的
  黄土,草垛不安地冒烟了,公鸡也
  不打鸣了,没有歌声和笑声,小河也
  疲惫涣散地皱着长脸,沉闷
  田野上的沉闷呀,蛙鸣声吹破了
  水田里的气泡,我的丈夫一声不响
  一碗一碗地喝白酒,于是夏天的雪
  和闪电撕破了不透气的云层
  丈夫向我发怒后又哭着倒在我怀里
  下了九天的雨
  下了九天的雨,刮了九天的风
  我倚着低矮的木门,又是黄昏时分
  太阳只照着一半衣襟,出远门的丈夫还
  没有回来,他离家半年,没有信
  捎回家,大雁一群一群从茅屋顶
  飞过,影子也没留下,只留下一片
  缀血斑的羽毛,风吹着它飘飘扬扬
  落在我的头发上,我撩起衣襟
  擦着眼泪转身回屋纳起鞋底
  一针一针地扎,把祝福和幽怨一起
  扎进,一针一针地抽,把扰虑和思念
  一起抽出来,丈夫出的是远门
  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他早该回来了
  他早该回来了,现在还在路上
  没有浮力的水呀
  绵绵阴雨和哗哗的暴雨,把我们
  新筑的路基冲垮,雨水河水流成
  片,把房前的独木桥冲走了
  洪水时髦地汹涌而来,田野
  一片弥漫一片荒凉
  禾苗沦为水草,猪狗牛羊一起嚎啕
  山就是岛,惊惶的鸟儿
  找不到栖息的地方,太阳永远
  沉没,温暖和光明的重量都是
  纯金的重量,没有浮力的水呀
  田园被泡沫和咆哮淹没,
  七件彩衣的虹啊,弯下她美丽的头
  哦,戴上这洪水这液体的云朵走吧
  在淤沁和沼地上我们重新播种
  田野上的离别真多
  田野上的离别真多呀,多得像
  田野上的相会,一年一度的离别
  稻子黄了,穗子上缀满金珠子走了
  在秋天,带着这土地的馈赠,它们在
  高远的月光下离别。那些有针芒的
  麦穗,田野上最美丽的公主
  在热情的夏天走了,这是土地上的
  离别,饱满成熟的离别,如夏天
  和秋天的性格。再见的时候还是
  那么多,麦苗如少女在冬天和土地相会
  秧苗如母亲在夏天和土地相会
  这是土地上的相会,激越而年轻
  如冬天和春天的品德
  山冈上的合欢树永远在歌唱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唐亚平古井一针乳汁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