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二胎爸爸的中年危机考研钉子户抑郁了一家人
  河北男子徐煦,对考研有着异乎寻常的痴狂。他连续7年考研,是不折不扣的"考研钉子户"。2017年,徐煦历尽艰辛考上名校研究生时,已经36岁了,且是一双儿女的爸爸。原以为成为名校硕士后,人生就会顺风顺水,谁知徐煦与妻子、年迈父母的命运,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六战六败不死心,"考研钉子户"婚姻亮红灯
  2016年3月11日,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成绩公布,徐煦第一时间上网查询:四门功课共考了321分,距上档线还差4分。连续6年考研,6次铩羽而归,徐煦满腹心酸……
  时年35岁的徐煦是河北省秦皇岛市人,在某保险公司从事理赔工作。2008年,徐煦与吴桐春在石家庄结婚。吴桐春是河南信阳人,小丈夫两岁,在一家乳业集团就职。夫妇俩育有5岁的女儿徐婧。身为丈夫和父亲,且人近中年,徐煦為何对考研如此着魔?
  原来2010年4月,徐煦参加公务员考试,笔试分数高出录取线22分。但在最终PK中,徐煦败给了一个成绩低于自己5分的考生。这本缘于他的综合素质不如对方,但徐煦片面地认为:自己是普通院校的本科生,而对方是名校研究生毕业,他才被淘汰出局。
  考公务员失败,激发了徐煦骨子里的倔强和不服输。他与妻子商量:"咱俩都出身寒门,必须要奋斗,我打算考名校读研。"吴桐春也希望下一代能有个高起点,便积极响应:"男人就要上进,我支持你。"
  随后徐煦开始一边上班,一边在家复习备考。这时吴桐春已怀孕,为让丈夫安心备考,她挺着大肚子承担一切家务。2011年,徐煦报考北大光华学院研究生,成绩低于上档线46分。吴桐春以温言软语安抚丈夫,于是徐煦又向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发起冲刺。
  这年5月,吴桐春在石家庄诞下女儿婧婧。女儿夜里经常哭闹,徐煦根本静不下心来复习。女儿半岁后,吴桐春狠心让妈妈将婧婧带回河南抚养。尽管为丈夫扫清了考研障碍,但徐煦冲击清华依然失败。
  此后两年,徐煦又报考人大、复旦研究生,均败走麦城。2014年8月,婧婧该上幼儿园了。吴桐春将女儿接回石家庄,要求丈夫放弃考研,挣钱养家。徐煦向妻子表决心:"我只是差那么一点,要是现在放弃,以前所有努力就白费了。等考上名校研究生,我就去证券或基金公司上班,拿上百万年薪,让你们母女过高品质生活。"吴桐春沉浸在丈夫描绘的美好愿景中,继续支持他圆考研梦。
  然而,幸运之神始终未能垂青徐煦。到2016年,他已连续6次考研,从30岁一直考到35岁,却没有一次上录取线。徐煦从柜子里翻出剪刀,将考研资料一通乱铰,以发泄心中郁闷。吴桐春从幼儿园接女儿回来了,见到这一幕,从丈夫手里夺过剪刀,忍着心碎说:"考了这么多次,你也该死心了。"徐煦对妻子说:"我决定不考了,从此咱们过正常生活。"
  2016年7月,吴桐春意外怀孕了,夫妇俩决定孕育二胎。此后,徐煦下了班就回家,忙里忙外,将孕妻宠成了公主。然而,吴桐春迟来的幸福很快被打破了。7月26日,她下班回家,只见丈夫将三大袋考研资料倒在客厅里,正佝着腰翻翻拣拣。见到妻子,徐煦拍打着考研资料上的灰尘说:"我没有退路了,还得继续考研。"接着,他黯然讲述了白天的遭遇……
  原来当天上午,徐煦去为客户定损。因堵车,他晚到了半小时,客户便向公司投诉。办完定损手续,徐煦匆匆返回公司。哪知上司一见面,就劈头盖脸地训他:"我知道你心很大,看不上我们这座小庙。如果你真有本事,就考研远走高飞。既然想要这份工作,就别磨磨蹭蹭。下次再有客户投诉,你就走人!"
  原来自己在上司眼里就是另类、怪物,一文不值!回家路过太平河时,徐煦跪在河堤上,对着天空狂喊:"我要考研!我要摆脱歧视和屈辱!"
  听完讲述,吴桐春问丈夫:"你再一门心思考研,我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办?""顾不了那么多了,把孩子做掉吧。"吴桐春从柜子里翻出一双旧凉鞋,摔在丈夫面前:"这些年你的工资都用在了考研上,我一个人挣钱养家,凉鞋的带子断了,用铁丝拢起来接着穿,现在哪还有我这样的傻女人?"徐煦黯然低下头。
  过了好一会,吴桐春以为丈夫屈服了。谁知徐煦突然跪在她面前哀求:"再在公司待下去,我不死也会成神经病。你救救我好吗?还像从前一样支持我考研好吗?"吴桐春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离婚!"夜色将家淹没,也让徐煦的心漆黑一片……36岁去读研,妈妈分居进驻儿子家当保姆
  第二天一早,吴桐春就拉着丈夫去离婚。婧婧哭着说:"你们别分开,我不做单亲孩子。"吴桐春悲从中来:女儿是无辜的,没理由为父母的感情纠葛买单。
  于是吴桐春拨通了婆婆江怀兰的电话,向她求援。江怀兰时年58岁,老伴徐国泰大她4岁,老两口均已退休在家。徐煦是家中独子,如今儿子儿媳的婚姻亮起了红灯,江怀兰和老伴决定去石家庄"灭火"。
  2016年8月4日,徐家父母赶到儿子家。江怀兰训斥徐煦:"考研比一条命还重要吗?还有没有人性?"徐国泰开解儿子:"你都35岁了,还考什么?即便考上了,毕业就四十了,哪个好单位会要你?过日子不是拼学历,心态最重要,别再好高骛远,安心照顾桐春把孩子生下来。"
  此时徐煦已走火入魔,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他哽咽着向父母讲述在公司的处境:"上司给我穿小鞋,我犯点小错就把我往死里整。同事也讥笑我,给我冷脸。每天一看到公司的大门我就想逃,真的一天也待不下去了。"多年考研生涯,让徐煦内心格外敏感、脆弱。虽与上司、同事有些小摩擦,但远非他描述的那么严重,许多矛盾是他臆想出来的。但江怀兰和老伴却信以为真,顿时为儿子的处境忧心忡忡。
  见父母动摇了,徐煦决定再烧一把火:"爸、妈,哪怕考到40岁,我也要去名校读研,证明给那些轻视我的人看。你们要是再阻挠,我就从6楼跳下去!"说着他冲到阳台,将左脚跨出栏杆外。老两口一个拽住他的手,一个死死抱住他的腰。江怀兰老泪纵横:"儿呀,要是你有什么意外,我和你爸还怎么活?你想考就考吧。"见目的达到了,徐煦才将腿从栏杆外收回来。
  一个小时后,吴桐春从超市买菜回来了。江怀兰还原了儿子以死相逼的一幕,吴桐春情绪失控。此时任何安慰都苍白无力,江怀兰向儿媳承诺:"我和婧婧爷爷商量好了,让徐煦继续考研,我们每月补贴你们2500元,我留在石家庄照顾你。"
  徐国泰也劝儿媳:"困难咱们一起扛,徐煦要是真能考上名校研究生,以后我们都能受益。"公婆已拿出最大诚意,再反对就显得不近人情,吴桐春做出让步。在公婆调和下,吴桐春与丈夫的考研矛盾化解了。
  一个星期后,徐国泰返回秦皇岛。江怀兰则留在石家庄,给儿子儿媳当免费保姆。返家第二天,徐国泰就去银行给儿子儿媳转了2500元。平心而论,徐煦也是个善良懂爱的男人。妻子挺着大肚子支持自己考研,父母挤出养老金帮衬自己,妈妈还忍受分居之苦留在石家庄,全家人都在围着自己转。要是再考研失败,自己就是家里的罪人,无颜面对每个人啊!
  8月14日,徐煦与妻子商量:"考研人数逐年攀升,难度越来越大,我想背水一战,辞职专心备考。"吴桐春说:"辞职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考上了更好,要是失败了,以后永远不准再考。"徐煦点头应允。
  隨后,徐煦辞去工作,进入石家庄一所半封闭寄宿考研学校备考,8000元学费是父母出的。学校采取"高三式管理",由名校导师统一授课。徐煦早上6点起床晨读,晚自习持续到10点半,只有周日下午才回家休息半天。为激励自己,徐煦在宿舍墙壁张贴了一句话:伟大是忍出来的,成功是熬出来的!
  2017年1月,徐煦第7次参加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被天津某高校录取。这位"考研钉子户"屡败屡战,终于在36岁圆梦。想起这些年的坎坷和艰辛,徐煦泪如泉涌。吴桐春所有的委屈、烦恼、苦累,也都在这一刻化作了喜悦的泪水。江怀兰赶紧打电话向老伴报喜,老两口像孩子一样又哭又笑。一大家人,都因徐煦考研成功而喜泪长流!婆媳抑郁母亲自杀,中年男硕士该何去何从?
  2017年4月26日,吴桐春在石家庄剖腹产下一个健康男婴。徐煦与妈妈一同照顾妻子坐月子,吴桐春安心享受丈夫和婆婆的呵护,一家生活温馨祥和。
  产假结束,吴桐春该回单位上班了。想到丈夫很快就要去外地读研,婆婆一个人无法照顾两个孩子,她决定辞职在家做微商。这样既能照顾孩子,又能给家里增加一份收入。8月中旬,吴桐春投资6000元,加盟了一家化妆品销售公司,开始在网上卖货。
  徐煦开学在即,9000元学费迫在眉睫。8月27日,吴母给吴桐春打来了5000元。江怀兰也将老伴打来的7000元一并交给儿媳,两边父母共凑了1.2万元。如此一来,徐煦不仅学费有了着落,连两个月的生活费都准备好了。8月30日,徐煦辞别家人,赴天津读研。
  徐煦专职读研,一年花费不下3万元。吴桐春做微商,收入几乎忽略不计,一家四口全靠公婆每月补贴的2500元生活。吴桐春经常为钱焦虑。
  经济负荷、抚养儿女的艰辛、长期性生活的缺失,吞噬了吴桐春的美好心境,她患上了产后抑郁症。此后,吴桐春经常在电话里与丈夫爆吵,莫名其妙就在家号啕大哭。徐煦被妻子折磨得苦不堪言。
  2018年2月,徐国泰来石家庄探亲。江怀兰与老伴商量:"儿子一家每月2500元不够花,咱们每月再加1000元吧。经济条件好了,桐春的情绪也会稳定些。"徐国泰说:"只要儿子一家过得好,付出再多我也心甘情愿。"为替读研的儿子养家,64岁的徐国泰去秦皇岛一家商场当保安,每月能有2000元收入。吴桐春深知公婆的好,然而产后抑郁一发作,她就管不住自己。婆婆哪件小事做得不满意,她或甩脸子,或指桑骂槐。
  2018年5月9日,江怀兰将隔夜的剩菜掺入新炒的菜里。吴桐春训婆婆:"剩菜里有亚硝酸盐,有毒。我说过多次了,你怎么总是不长记性?"江怀兰回击儿媳:"我一直这样吃,不也好好的吗?"婆媳俩针锋相对,话越来越难听。江怀兰把筷子一摔:"给你当免费保姆,还要受你的气,我不干了!"当天下午,江怀兰气呼呼地返回秦皇岛。
  婆婆前脚刚走,吴桐春就打电话向丈夫施压:"你妈回老家了,这个家我撑不下去了,赶紧回来离婚!"徐煦头都大了,连夜从学校赶往秦皇岛。他好言安抚妈妈。江怀兰不忍儿子为难,于第三天重返石家庄。
  沉重的体力负担,糟糕的婆媳关系,与老伴长期分居的寂寞,遮住了江怀兰生命里的阳光,她患上了深度抑郁症。与吴桐春一样,江怀兰也对抑郁症缺乏足够的认识,以为只是简单的心情不好。加上舍不得花钱,她从未看过心理医生,任病情恶化。负面情绪积压下,江怀兰悲观厌世。
  2018年11月19日,江怀兰给儿子打电话:"我想回秦皇岛,你请个保姆吧。"徐煦质问妈妈:"我哪有钱请保姆,再过两年,等我研究生毕业了,您再回老家吧。"两年,多么漫长!江怀兰熬不下去了。11月21日,吴桐春带儿子去打疫苗了。江怀兰将家中门窗关严,然后打开厨房的液化气阀门,在家自杀身亡。
  妈妈悲惨离世,撕裂了徐煦的心:如果自己不疯狂考研,让她在老家安度晚年,妈妈也不会走到这一步。老伴离世,给徐国泰带来巨大悲痛,他病倒在床。吴桐春的产后抑郁症更严重了,整天将死挂在嘴边。
  一系列巨大打击下,徐煦无法安心完成学业,目前休学在家。这个家太需要自己了,妻子和一双儿女离不开自己,父亲也需要自己的孝心。然而费尽千辛万苦,历经7年炼狱才考上名校研究生,徐煦怎舍得放弃?如今,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除吴桐春外,其余人物为化名。)
  [编后]据权威部门统计,2018年全国考研人数达238万,"考研热"呈井喷式火爆状态。考研大军中,有二十出头的应届本科生,也有年逾而立,甚至四十出头的中年人。有的屡败屡战,甚至五六次参加考研,成为"考研钉子户"。然而,这种盲目而偏执的考研,有的却给人生和家庭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悲剧。
  考研求上进无可厚非,但作为有家室的成年人,考研还是要从实际出发,量力而行。如果不顾客观条件,在考研这条路上走到黑,很可能就会重蹈徐煦的悲剧。其实考研也不是万能的,并非拥有研究生学历就会有锦绣前程,望广大考生三思!读者朋友们,你是怎么看待"徐煦7次考研"这件事的?针对他的现状,您又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欢迎与本刊编辑部联系。
  编辑/涂筠
 
斯源读研石家庄考研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