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穷家凭啥富养儿悲情妈妈飞蛾扑火人财两空
  单亲妈妈向云菊将儿子黄玮供到了大学毕业,以为苦日子熬到了头,没想到,毕业后的儿子不甘心脚踏实地打工,期望一夜暴富,实现财务自由,他硬生生将寒门妈妈一路裹挟。而向云菊为了帮扶儿子无奈助力。最终,她能帮儿子实现财务自由吗?毕业儿子不想给人打工:寒门妈妈紧急救济
  2016年2月的一天,向云菊接到儿子黄玮打来的电话:"妈,以后我再也不用给别人打工了!但你无论如何要给我筹15万块钱!"向云菊的心沉了下来……时年58岁的向云菊是苏州市人,从一家机电设备公司退休。儿子3岁时,丈夫出轨,她坚持离婚,并争取到了抚养权。离婚的前几年,前夫还付儿子的抚养费,但再婚后定居澳大利亚,就再也没付过抚养费。此后,向云菊一个人照顾儿子。不仅如此,她瘫痪在床的母亲也靠她照顾。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得非常艰难。
  儿子黄玮是她艰难日子里唯一的希望。
  2011年,黄玮被南京一所大学录取。向云菊勒紧裤带,从牙缝里挤出每一分钱留给儿子。不仅如此,为了补贴家用,她还在小区附近的超市找了一份钟点工。她和老板申请了17点到22点的班。每天,给瘫痪在床的母亲喂好晚饭后,她就赶到超市……
  但她的负重前行,儿子并不珍惜。黄玮在学校特别好面子,特别怕别人说他家境不好,总爱张罗同学聚餐、看电影……花钱毫不吝啬。大二时,他瞒着母亲交往了一个女朋友,女友的吃喝用度都由黄玮包了。怕母亲知道,他偷偷办了校园贷。随着开销越来越大,很快欠了近1万块钱的债务。寒假时,还不了债的黄玮不得不把实情告诉了向云菊。向云菊气得想揍儿子,但怕触动他敏感的神经。当天晚上,她找到老板,请求预支了几个月的工资,才算帮儿子还清了债务。
  每一天对向云菊来说都是度日如年。直到儿子大四的上半年,向云菊的母亲病逝。送别母亲,向云菊非常难过。但客观地说,她肩上的担子轻了一半。更让她开心的是,儿子也仿佛一夜成长,懂得了她的不易。他找了一份家教,虽然挣钱不多,但为她减轻了一点压力。2015年6月。黄玮终于毕业。向云菊与儿子相拥而泣,仿佛看到了未来的曙光。
  让向云菊没想到的是,毕业后的儿子一直找不到合适工作。三个月后,黄玮才在南京一家信息公司找到第一份工作,每个月2600元的底薪,奖金则从销售业绩中提成。向云菊指望儿子稳扎稳打,慢慢走上正轨。但一个月后,儿子辞职了。他向母亲诉苦:"同事完全不用干活拿的也比他多,就因为是老板的亲戚。没有背景、没有资源,活得太累。"现实的不公平让黄玮有了考研的想法。但想到一旦读研,担子又压在了母亲肩上,黄玮只得又找了一家日企广告公司做策划的工作。但一个月后,黄玮又辞职了。他向母亲抱怨:"经常凌晨2点都下不了班。4点到宿舍,5点老板就在群里喊集中开会!"微信视频中,黄玮困顿不堪的样子让向云菊心痛不已。她劝说儿子:"该吃苦的时候还是要吃苦,路都是这样走过来的!"黄玮说:"给别人打工都是你要他的钱,他就要你的命!自己做老板,才是自由的。"后来黄玮又找了几份工,但都没坚持下来。他和母亲算了一笔账:"每月存2000块钱,一年也就是2.4万,还买不上一平方米的房……这样打工,一辈子买个房都买不起!这样的工我再不会打了!"此后黄玮成天琢磨发财的路子。
  2016年2月,黄玮回到老家过春节,和熊诚等几个高中同学聚在一起。熊诚高考时,考了一个三本学校,做水产生意的父亲一口气把四年所需要的学费打到了他的账户,建议他用这个钱去创业。后来,熊诚在大学城附近开了一家韩国料理店,一年下来,买了房买了车。很多同学还在大学校园读书,他就财务自由了。得知黄玮的工作情况,他无限同情地说:"现在读书也没什么用,机会找准了,猪都可以飞上天。"几个混得好的同学也帮腔说:"打工不行。还是要像熊老板一樣做老板,实现财务自由,想干嘛干嘛。"同窗一席话,再次触动了黄玮自己当老板、实现财务自由的神经。他问熊诚有什么好项目,熊诚把他拉到一边,说:"我们可以把边上的店面盘下来,扩大规模。"但盘下边上的店子,至少要40万启动资金,一人一半。20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把困惑告诉了熊诚。熊诚说:"你能投多少算多少,多投多受益。"黄玮拍着胸说:"那一半钱我一分也不会少出!"所以这才出现了本文开头黄玮找母亲要钱的那一幕。
  对向云菊来说,这多年家底都掏空。唯一的资产那就是当年离婚划到她名下的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她将实情告诉儿子,希望儿子量力而行,一步一个脚印。此时的黄玮根本听不进:"我们为什么日子过得这么艰难,就是因为按部就班,不敢冒险!我不想因为错过这次机会而遗憾终生!"禁不住儿子的软硬兼施,向云菊一咬牙,将房子做抵押,贷了20万,交给儿子。眼高手低:梦想在现实里总是那么脆弱
  幸运的是,黄玮真的淘到了第一桶金。他不仅还清了银行贷款,还赚了25万块钱。同时,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他和一家公司的销售代表张娜恋爱了。张娜是四川成都人。
  看着儿子事业有成,还交了女朋友,向云菊心里乐开了花。于是她建议儿子用赚来的25万块钱付个首付……谁知道她话还没说完,黄玮就笑嘻嘻地说:"妈,这个事,你不用操心。这个钱我还有好的投资意向。"她很快得知,儿子投资了虚拟货币!原来4月初的一天,黄玮在深圳的一个同学来苏州出差。黄玮请他吃饭。朋友说他公司就是做区块链的,准备推一款虚拟货币。黄玮对比特币等有所了解,亲眼看着不到一美分一枚的比特币暴涨到近2万美元一枚。后来以太坊等各种虚拟货币应运而生,他就担心错过了这班车,把自己的25万砸下去了。怕向云菊担心,黄玮告诉母亲:"现在是虚拟经济时代。实体难赚大钱。"幸运之神再次眷顾黄玮。两个月后,黄玮就赚了差不多十万块钱。于是他找了一家贷款公司贷款了100万,加仓。可哪里想到,其后,受国际政策影响,各类虚拟货币一路跌,到10月时,黄玮投下去的125万多遭到腰斩,贷款的公司找上门来。黄玮只得将料理店49%的股份都转给了熊诚,拿到70万,还清了贷款。
  这对黄玮来说是一次重创。张娜从老家父母那里要来了5万块钱,支持男友重振山河。黄玮激动地将女友搂在怀里说:"我们会实现财务自由的!我会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向云菊也忧心如焚。亲友劝她:"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你儿子大学已经毕业,该怎么折腾就让他去折腾。"向云菊强迫自己不要过多管儿子的事情。但有一天,她和一起跳广场舞的刘婶聊天,刘婶谈起自己的儿子,也像黄玮一样,一直在换工作,后来跑到深圳去了,去年考了公务员,安稳下来了。向云菊忍不住夸奖她儿子。然后说到买房的事情,刘婶告诉她:"深圳房价实在是高呀。我们把苏州一套房子卖了,才够得上那边一套首付……现在的孩子生存环境太恶劣了,如果不帮衬一下,完全不行。"
  回到家中,向云菊思绪万千。晚上十点多,儿子打电话给她,说张娜怀孕了!向云菊连忙和儿子商量:把家里的房子改装成婚房,大房间留给儿子和张娜,小房间她住下,等孩子出生她可以帮着带孩子……但一周后,张娜瞒着儿子独自去医院做了人流。从医院回来她给男友解释说:"我们的条件暂时也不适合生孩子。"准儿媳做人流让向云菊更加自责,她觉得儿子局促的日子都是她没有能力造成的,不禁泪水潸然。妈妈再嫁腾房:最后一次助力无奈又血腥
  女友偷偷流产的事情,越发激起黄玮要当老板的决心。2018年3月,黄玮在朋友的介绍下,准备合伙投资一个老年养生项目。朋友向他鼓吹,这是政府扶持项目,只要能落地,就能融资上市。五个合伙人首期投资100万。黄玮将手上仅剩的15万元一口气砸了下去。第一次股东大会上,其余四人都主张先参加国内一家知名培训机构的孵化课程学习,了解上市的基本运作,学费38万元。黄玮一听就傻眼了,能拿出这15万已经是他全部的能力,几堂培训课就要花这么多钱?!但其他四个股东都支持,他反对也没用。好在这家知名培训机构承诺,会扶持他们的项目落地,三年内上市。但前提是,必须先建立一个实体的会所,才能吸引来融资。而建会所从租房到装修,必须追加资本100万。按照股比,黄玮又要投15万。黄玮又找母亲想办法。
  一筹莫展的向云菊想到了张志明。她和张志明是在跳广场舞时认识的。张志明比她大一岁,妻子因病过世,因城中村拆迁还了好几套房,还补偿了近百万现金,唯一的儿子也早已成家立业。经过短暂的几次交往,向云菊的善良打动了张志明,他开始追向云菊。其实,向云菊是不想考虑这段感情的,之所以接受张志明的原因,在后来的采访中,她告诉记者:"嫁给张志明,自己就能住到他家,我就可以把房子给儿子。这是我唯一能帮助儿子创业的办法。"
  于是,2018年4月,向云菊和张志明领取了结婚证。婚礼的第二天,向云菊就住到张志明家。但她嫁给张志明后,日子过得并不好。有一次,黄玮去看望母亲,向云菊做了一桌菜。等黄玮走后,张志明非常不高兴地问向云菊:"你那么疼儿子呀?!"不仅如此,张志明的儿子还觉得向云菊嫁给父亲是为了他的家产。有一次,张志明的儿子要换个新车,向云菊出于好意说:"现在赚个钱都不容易。生活要实在一些,不要过得那么虚荣。"没想到,张志明的儿子一听就翻脸了,说:"我好歹还是用自己的钱,不像有些人……"含沙射影的羞辱让向云菊无地自容。
  然而母亲在张志明家所受的苦,黄玮一点不知。母亲嫁入"豪门"后,黄玮把房子再度做了抵押,贷款25万,投入创业中……
  但所有冒险游戏,最终都会惨淡落幕。黄玮他们几个合伙人的会所装修了一半,就花费了85万元,后续装修资金完全超出了预期,大家准备再投钱进去。黄玮一直拖着没交,并且说服大家勉强开门营业。夏天会员来参加活动,黄玮为了节约,空调都舍不得开,遭到大家投诉,并纷纷要求退款。合伙人都对黄玮意见很大。后来几个合伙人又了解到,要想上市,必须持续三年有好的盈利。可按照目前的经营情况,根本不可能。进退两难,几个合伙人才知道被那家知名培训机构的上市计划忽悠了。但对其他四个合伙人来说,他们做这个项目只是"玩票",很快就转投到其他項目中了,而对黄玮却是致命一击。黄玮的心沉到了湖底。不仅如此,黄玮几次投资失败,张娜也失去了信心,有一次两人吵架,她直接提出了分手。
  事业没了,爱情丢了,黄玮想找"继父"张志明帮他东山再起。于是请母亲帮忙。见儿子需要钱,一次晚饭后,向云菊鼓起勇气和张志明聊起了儿子的创业项目,张志明直接怼了过去:"你这个儿子,太不接地气了!别指望我帮他!"向云菊彻底不敢提钱的事了。恰巧第二天一早,张志明的孙子阑尾炎住院了,向云菊和张志明去医院看望。上午黄玮打电话给妈妈找张志明借钱。因为张志明也在边上,向云菊假装教训儿子:"你能不能少让妈妈操心一些、脚踏实地一点……"话没说完,儿子当即把电话挂了!向云菊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成了她和儿子的最后一次通话。
  当晚10点多,向云菊从医院赶回家中,太疲惫的她倒头就睡着了,也没注意手机设置了静音,直到第二天醒来,才看见儿子几个未接电话。向云菊赶紧回拨儿子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向云菊心急如焚。这时她突然接到邻居的电话:"你们家小玮出事了!"向云菊赶回家中,苏州市公安局正在对现场勘察,经鉴定,黄玮系酒后跳楼自杀。警方经过调查,还原了黄玮自杀的原因——事业和爱情的双重打击,黄玮特别苦恼,找了几个朋友喝酒,喝得烂醉如泥,对朋友说:自己完了,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爬起来了。以前自己创业母亲还会支持她,现在嫁入"豪门"了,攀上有钱的家庭,不管他……同学都以为他说的是醉话,也没在意,把他送回家后就各自回家了。黄玮半夜酒醒后,越想越憋屈,就打电话找向云菊,谁知母亲手机静音,没接到电话,特别脆弱的他就跳楼自杀了。
  儿子的死亡让向云菊痛悔得无以复加,她没想到自己一路帮扶儿子,儿子却如此脆弱。她真的做错了吗?向云菊痛不欲生。
  [编后]本文主人公家境很不好,"逼着"母亲投资。而母亲向云菊总怕自己"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一味纵容、成全,甚至为了帮儿子而改嫁他人,最终引发悲剧。穷家富养对不对,是一个有争议性的话题。对于穷家,更应该稳扎稳打,因为他们输不起。不像富家,即使失败,还有翻盘的机会。此外,黄玮追求财务自由没有错。但人生不是线性的,不要以为一班车就能把你带到你所期望的位置。很多年轻人将"财务自由"捧上天,期望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巨额财富,这是一种赌徒心态。
  编辑/沈永新
 
利昂张娜儿子母亲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