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赔上老婆清白拉挚友下马谁让你爬得比我快
  河南省郑州市一大型国企在内部公开竞选一名副总经理,行政科长吴庆军势在必得。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好友周文典竟成功上位。落败的吴庆军恨得牙痒痒,周文典怎么能这么忘恩负义呢?吴庆军和周文典究竟有何渊源?郁闷难消的吴庆军又会怎样报复呢?好友成对手,悔不该"引狼入室"
  2017年2月,河南省郑州市道路运输总公司要公开竞选一名副总经理。消息公布后,吴庆军激动万分,他时年40岁,在科长位置上已经工作8年,论资排辈的话,这个副总经理非他莫属。吴庆军心里想,所谓竞选只是走个过场,所以那几天,吴庆军走路都是飘着的,有同事打趣地喊他"吴总"时,他也笑眯眯照单全收。
  岂料,没过几天就有人告诉吴庆军,周文典也报名参加了竞选,吴庆军当时就愣了。周文典和吴庆军是大学同学,两人一同从郑州道路交通管理职业学院毕业后,吴庆军进了这家公司,周文典则去了街道工商所。吴庆军在公司如鱼得水,之后被提拔为行政科科长,而周文典因专业不对口,在单位郁郁不得志。
  有一次两人小聚,说起工作上的事,周文典叹着气说:"庆军你是不知道,我现在都怕去单位,这一天天的,心里实在憋屈呀。"吴庆军十分理解同学的心情,把胸脯拍得咚咚响,豪气地说:"别犯愁,我把你调到我们公司来。"吴庆军说到做到,他东奔西走疏通关系,想方设法地为周文典跑调动。2013年3月,吴庆军把这事办成了,周文典被调到他公司下辖的运输管理站,并且担任站长职务。周文典对吴庆军感激不已,两人关系也更好了。
  吴庆军气愤地想,周文典这人也太不厚道了,他能进这个公司,自己出了多大的力,如果他有一点良心的話,就不该参加这次竞聘。可他却丝毫不念旧情,非要在自己即将升迁的关口横插一脚!
  吴庆军在心里打鼓:周文典这几年把运输管理站做得有声有色,人缘又好,实在是个强大的对手。为了稳操胜券,他只好私下四处打点。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最后,他还是败给了周文典。
  公司不少人都知道吴庆军同周文典的关系,纷纷嘲笑道:"老吴呀,你这真是引狼入室啊。""老吴,你也别难过,你的好哥们以后会罩着你的。"吴庆军只好强颜欢笑,心里却窝着一团火。
  那段时间,吴庆军回到家总是沉默不语,脸色也不好看,妻子聂晓敏追问下得知是竞聘副总落选,心里也很失落,不免一顿数落:"你不是说十拿九稳吗?怎么又没戏了?你一个科长混到退休算了!"得知是周文典取代老公后,聂晓敏更是唠叨个没完:"谁让你当初傻傻地凑上去帮他跑调动,这下后悔了吧,你当人家是兄弟,人家却当你是垫脚石……"
  妻子的话越发让吴庆军心里憋着一口气,他悔不当初,甚至觉得同事和妻子说得没错,自己当年是引狼入室,而周文典就是一头白眼狼!其实,周文典为人很低调,一开始他并没有想参加竞聘,是领导看他表现出色,三番五次找他谈话,他拗不过面子才参加的,不想竟竞聘成功。升职之后,他怕吴庆军会心里不舒服,特意找他解释了一番。末了,周文典还郑重其事地对吴庆军说:"兄弟,你可千万别多心,我虽然现在是副总,但咱们俩的关系还是和从前一样!"听闻此话,吴庆军的心在滴血,但面上还是如往常一样笑着说:"放心吧,咱们是哥们儿,我没那么小心眼儿。"但吴庆军心里清楚,副总同科长的位置能一样吗?别的不说,就是每个月拿到手的薪酬就差别那么大,还不算年终奖等其他福利呢。另一方面,自己以前同周文典是同学、同级别的同事,可今后,自己却要在周文典面前恭恭敬敬接受他领导,自己这张脸往哪儿搁?这口气又怎么咽得下呢?吴庆军暗暗发誓,一定要找个机会将周文典赶下台,不能让这个白眼狼得了便宜还卖乖。骚扰加告密,"桃色新闻"连环杀
  2018年2月,吴庆军看到不少官员被桃色绯闻弄得声名狼藉的新闻后,脑子里灵光一闪,决定就用这一招,给周文典制造点麻烦。因现在购买手机卡是实名制,他又找到一名在郑州打工的甘肃籍亲戚,把自己想借用其身份证的情况进行说明。刚开始这个亲戚很担心,但吴庆军安慰他:"放心,不会有问题的。万一有人找到你,你就说身份证曾经遗失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会有什么责任的。"亲戚见他说得轻松,只好同意。
  2018年3月24日,吴庆军编了一则暧昧短信发给了周文典。当天正好是周末,周文典同妻子张慧玲在小区散步。听到手机信息声,周文典一看:"你在哪?我好想你。"他以为是别人发错了,当即删除。可没一会儿,信息声又响起了,还是刚才那个号码,"为什么不理人家?你床上说过的话可不能不认账哦。"周文典对着手机骂了一句"莫名其妙",又要删除,张慧玲却起了疑,一把抢过手机,看到信息内容,顿时变了脸色。周文典赶忙解释:"是骚扰短信,我根本不认识的。"张慧玲不放心,当即照此号码回拨过去,响了很久,愣是没人接。看着丈夫一脸无辜的样子,张慧玲把手机还给他,认真地说:"如果被我知道,你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可饶不了你!"周文典当即指天发誓,保证自己绝没有做对不起家庭的事。
  起先,周文典以为这就是个发错的短信。可令他纳闷的是,这个号码就跟着了魔一样,每隔几天就给自己发些言语暧昧的短信,内容也是一条比一条刺骨。即便周文典生气地回复对方:"发错了,不要再骚扰了。"可这短信还是不依不饶地发过来。周文典气得打电话过去,却又打不通。没办法,周文典只得来到移动公司查询,查出该号的所属地是甘肃省张掖市,这就更让他一头雾水了。那地方,跟自己八竿子也挨不着呀。而移动公司告知他,除非报警,由公安机关出面提取,否则他们不能随便透露客户的身份信息。可一旦报警,势必弄得满城风雨,为了几个骚扰信息,值得吗?更何况,周文典平时工作特别忙,也就放弃了。
  想到妻子张慧玲本就是个多疑的女人,这种暧昩短信要是再次被她看见,少不了一顿争执,周文典只得收一条删一条,烦不胜烦。谁料不久之后的一天,张慧玲像往常一样来到单位上班时,一封没有落款的信静静躺在她的桌面上。张慧玲拆开一看,上面写道:"你还不知道吧,你老公周文典表里不一,衣冠禽兽,是个玩弄女人的高手。我是不忍心看着你被蒙在鼓里,才把真相告诉你的!"信里一桩桩一件件,把周文典的风流韵事写得细致入微,张慧玲一边看,一边气得浑身颤抖,她当即请了假返回家中,致电周文典,勒令他立马回家。
  没一会儿,周文典也匆匆赶回,他不满地问妻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非要我回来,单位一大堆事呢。"张慧玲狠狠地把那封信摔到丈夫面前:"你自己看,还上班呢,我就问你要不要脸!"周文典打开信一看,气得七窍生烟。"这完全是造谣,我哪有干这些事!"张慧玲冷笑道:"我看你还是痛快承认吧。这些年,你究竟骗了我几次?"周文典又气又急,辩解道:"我真没有啊。"恰在此时,他的手机信息又响了,张慧玲两眼直盯着他,恨不能喷出火来。周文典索性把手机递给妻子让她自己看。张慧玲打开信息,上面清晰地写着:"你到底什么时候跟你那个黄脸婆离婚?"张慧玲当即哭了起来,发疯一样把桌上的东西全划摔到地上,嘶吼着:"周文典,咱俩离婚,我给那女人腾位子!"这一天,张慧玲和周文典狠狠大吵了一架。无论他怎么解释,张慧玲都不相信。
  告密信风波之后,张慧玲心里的疑影是种下了。就连周文典出去应酬,张慧玲都不放心地跟着。妻子的疑心让周文典很无奈,但为了家庭稳定,他只能忍气吞声。长此以往,原本和谐恩爱的夫妻关系变得岌岌可危。特别是张慧玲不放心,经常去周文典单位,一时间谣言四起,有关夫妻俩关系紧张的传言在单位传得有鼻子有眼。也许是因为后院不太平,周文典情绪抑郁,工作上常常出错。报复再升级,赔了夫人又折兵
  2018年6月中旬,周文典没有认真审核就签署了一份报价表,导致公司损失2万元。周文典受到公司批评警告,领导也找他谈话:"你这阵子是怎么搞的?工作一团糟,家里也一团糟。"周文典垂头丧气,下了班独自去借酒浇愁,恰巧"偶遇"吴庆军,吳庆军一脸关切地问:"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周文典看到他,把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和盘托出。
  吴庆军听后假装非常气愤地骂了一句:"是谁这么混蛋?"接着又劝周文典:"我相信你绝不是这种人,但这种事情,传来传去就变成真的了!你千万别张扬,弟妹那边,我帮你好好劝劝!"听着老同学一番"肺腑之言",周文典感激不已,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热心肠的老同学,正是在他背后扎"刀子"的人。其实,从发出第一条暧昩短信时,吴庆军就在暗中默默关注着周文典的一举一动。这次,他是特地赶来"安慰"周文典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不怀疑到自己头上。看到周文典烦恼不已,吴庆军喜上心头,决定趁热打铁,给周文典下点猛料!经过几番琢磨,他决定给周文典制造几张不雅照,直接寄单位纪委举报,让他"下课"。
  起先,他想找个不认识的女人,给点钱让她帮自己办事,但又怕那个女人因此讹上自己。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让妻子聂晓敏出马才是万全之策。只要妻子不露脸,谅他周文典也不知道谁干的。一天晚上,吴庆军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聂晓敏。聂晓斌惊得跳起来,怒骂道:"你是不是疯了?这种事情我能干吗?"吴庆军预料到妻子不会同意,低三下四道:"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干?你是我老婆,我能不顾全脸面吗?可是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如果不这样干,就没办法搞臭他!"吴庆军接着安慰妻子,"只是配合演场戏拍点照片,不会露脸,而且是在周文典不清醒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谁也看不出。周文典若是下了台,继任副总的人绝对是我。你就委屈这一回吧,我升迁了,一定好好补偿你!"有了丈夫的许诺,聂晓敏决定配合他放手一搏。
  2018年7月13日晚上,吴庆军以妻子聂晓敏过生日为名,邀请周文典赴宴。周文典没有拒绝,如约而至。趁着周文典起身去卫生间的机会,吴庆军夫妻悄悄将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放进他的酒水里。等周文典回桌后,吴庆军站起来向他敬酒,周文典不知有异,爽快地一饮而尽。不一会儿,周文典感觉昏昏沉沉,以为自己喝醉了。吴庆军忙和他说:"我在楼上定了房间,送你上去休息一会!"周文典迷迷糊糊地点了头。于是,吴庆军和聂晓敏便将他搀扶到楼上早安排好的房间。周文典一头栽在床上,没一会儿就人事不省。吴庆军见状,迅速地扒去周文典的衣服,聂晓敏也脱光自己的衣服,与之做了几个暧昩的动作。吴庆军在一旁拍下了这些"艳照"。之后,两人迅速离开。
  第二天,周文典醒来,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还感谢吴庆军在他喝醉时对他的照顾。吴庆军嘴上敷衍着说了几句客气话,心里却偷着乐。他当然不会傻到立即举报周文典,这样太容易暴露自己。为免除怀疑,吴庆军把这些照片在手里放了三个多月。
  2018年10月底,吴庆军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将洗好的照片以匿名信件的形式寄到了单位纪委。单位领导收到举报信后,十分重视,立刻找周文典进行了谈话。看着这些被无辜栽赃的不雅照,周文典气得青筋直冒,他极力辩解,然而照片中女人的脸虽看不清,但他本人却十分清晰。周文典无法解释清楚这些照片的来历,两天后,单位不得不让周文典停职反省。
  周文典实在想不通,这段时间是怎么了?从一个个骚扰短信到妻子收到举报信,现在又冒出这些不堪入目的"艳照"。很显然,是有人在背后用这种卑鄙龌龊的手段陷害自己。周文典不寒而栗,为证清白,也为了揪出幕后黑手,11月2日,周文典向郑州市公安局报了案。警方根据周文典提供的相关情况,做了大量的调查及采用了技术手段侦查后,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吴庆军身上。在警方的强力攻心下,吴庆军也交代了全部的犯罪事实。
  真相大白,得知这个疯狂设计陷害自己的人竟是昔日的同窗好友兼同事,周文典震惊万分。他万万没想到,在利益面前,道德变得如此不堪一击。但念及多年的情谊,周文典决定不再追究吴庆军。对此吴庆军感激流涕,悔泪长流。但毕竟吴庆军触犯了法律,必将得到法律的制裁。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及涉及单位均做了技术处理。)
  [编后]吴庆军出于嫉妒出损招拉好友下马,结果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在权欲之下,人心往往会变得险恶叵测,道德在利益面前也会变得不堪一击。但邪不压正,面对失败,我们更应该从自身找原因,而不是怨天尤人,诋毁他人。对于职场中的我们,必须时刻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否则,终有一天也会自毁前程。
  编辑/吕晓娜
 
金金短信妻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