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网上围猎高富帅局中局后闺蜜相煎
  薛蝉与周彤是一对北漂闺蜜,两人的长相、学历和职业都不错,一心想嫁有钱人。2017年,薛蝉在网上结识了一位"高富帅",便又委托这位"高富帅"男友也给周彤介绍一个世家子弟做男友。孰料,这对闺蜜却掉进了糖果和鲜花包装的陷阱……网上走来"高富帅",女白领主动出击"捕猎"
  2017年3月10日,薛蝉靠在床头刷微信。此时,一个以前通过"摇一摇"留在微信上的、名叫"鲜衣怒马"的网友给她发来流泪表情,然后写道:"你伤我不浅,得赔我3500元医药费。"薛蝉大吃一惊:"你我素昧平生,何出此言?""你朋友圈里的35张自拍照,让我流了35次鼻血,难道不该赔偿吗?"幽默、痞帅的男人最讨女孩喜欢,薛蝉热情地与他聊了起来。
  不一会,"鲜衣怒马"发来一张照片。薛蝉点开一看,对方俊眉朗目,身材挺拔,是个养眼帅哥。她调皮地问:"不是PS的吧?""鲜衣怒马"立刻让薛蝉视频验证,真人竟比照片还俊朗。据他介绍,自己名叫彭君健,1988年生,浙江省温州市人,父母经营家族企业,资产逾亿。彭君健是海归,独自在上海打理贸易公司。了解到这些,薛蝉心里是丝丝缕缕的爽甜……
  时年27岁的薛蝉是湖南省常德市人,大学本科学历,在北京某影楼担任化妆师。她与大学同窗周彤是闺蜜,两人合租一套出租屋。周彤与薛蝉同龄,出生于四川省广安市,在家教公司就职。这对北漂闺蜜都梦想嫁有钱人,让人生一步到位。
  在周彤面前,薛蝉没有秘密。2017年4月16日,她向周彤宣布:"亲,我在网上套住了一个名叫彭君健的富二代。"周彤攀着闺蜜的肩:"祝贺你,未来的豪门少奶奶。唉,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幸运呢!"薛蝉承诺:"咱俩什么关系!我幸福了,肯定不会落下你。等我与彭君健谈婚论嫁了,就让他给你介绍一个世家子弟。"自己未来的幸福与薛蝉紧密相连,周彤提醒闺蜜:"网恋变数很大,你要尽快与彭君健线下见面,摸得着的爱情才可靠。"薛蝉心有同感:"你说得对,我会让他尽快来北京的。"此后,薛蝉再与彭君健在网上约会时,经常问同样一句话:"你对我是真心的吗?什么时候来北京见我?"每次彭君健都这样回答:"我想见你的愿望比你还迫切呢,只是现在公司事太多,过段时间再说吧。"
  薛家父母都是公务员,家境较好,薛蝉自己挣钱自己花,手头宽裕。为不让彭君健溜走,薛蝉给他寄高档领带、腰带、皮鞋等礼物,花了3500元。彭君健照单全收,盛赞薛蝉是"佛系女友""贴心挚爱"。
  终于,薛蝉等来了喜讯。8月11日,彭君健在微信里晒出了来京的火车票:"我后天下午3点到北京。"薛蝉激动不已,主动在单位附近为他订了酒店。
  为迎接彭君健的到来,薛蝉特意请了两天假。8月13日下午3时,彭君健入住薛蝉预定的酒店。虽是第一次谋面,但因在网上已热恋了几个月,两人一见如故。彭君健浑身名牌,举手投足颇有成功男人的范儿。深夜10点,薛蝉准备回出租屋,彭君健突然从背后搂住她:"我还有个刺激礼物要送给你,留下来好吗?"薛蝉软软地瘫在彭君健怀里。第一次见面,两人就突破了男女底线。
  第二天下午,彭君健说要处理公司的紧急事务,匆匆离京。分别时,薛蝉柔声问:"像你这样的家庭,父母对未来儿媳有要求,早点将咱俩的事告诉他们好吗?"彭君健爽快应允。一个星期后,彭君健在视频里告诉薛蝉:"我爸妈看了你的照片,对你印象特别好,同意咱俩交往。爸妈已经定好了日期,10月5日去北京看你。"薛蝉激动中带着几分紧张。
  晚上,薛蝉将此事告知闺蜜。周彤给她支招:"第一次见男方父母很重要,你得做足功课。"9月中旬,薛蝉买来旗袍和手袋,穿着高跟鞋,在出租屋里一遍遍练习优雅淑女步。周彤自告奋勇扮成彭母,让薛蝉演练第一次见准婆婆時,怎么打招呼,声调和语气怎样听起来更舒服。薛蝉是在为嫁豪门搏幸福,周彤则渴望借助闺蜜的爱情,实现自己的幸福!闺蜜双双钓到金龟婿,合租房里缘何起杀戮
  2017年10月5日,彭君健如约陪父母来京。薛蝉高挽发髻,身着青花瓷旗袍,惊艳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彭母俞丽霞称赞薛蝉温婉优雅、知书达理,说想将她当女儿疼。因过于惊喜激动,薛蝉眼眶竟湿润了。
  第二天下午,彭君健与父母离京。分别时,俞丽霞对薛蝉说:"你现在就是我们家的准儿媳了,等君健的公司走上正轨,你就去上海发展吧,到时我们以你的名字买婚房。"薛蝉几乎被幸福砸晕了。
  送走彭君健一家,薛蝉用极富煽动性的语言,向闺蜜描述彭家父母的低调平和,及对自己的认可。周彤一脸艳羡:"你一只脚已踏入豪门,可我的如意郎君还不知在哪里。"薛蝉摇晃着周彤的手臂:"君健结交的都是世家子弟,给你介绍个优质男没问题。"
  不久,她与彭君健视频聊天时,特意将周彤拉到身边:"周彤与我情同姐妹,她的外表、学历、收入和我不相上下,你给她物色一个优质男友,好吗?"彭君健爽朗一笑:"没问题,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10月21日,经彭君健牵线搭桥,周彤通过微信与一个名叫李栋的小伙子取得了联系。他告诉周彤,自己是江苏无锡人,时年29岁,与父母在南京经营水产品生意,家族资产上亿。热聊一个星期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2018年2月3日,彭君健让薛蝉将身份证快递给自己,说要给她送一份大礼。彭家父母曾承诺过买婚房,薛蝉当天就将身份证快递了过去。3月11日,彭君健给薛蝉发来一张照片,是一本鲜红的房产证。而且,在产权人一栏,写的是薛蝉单独所有。彭君健告诉她:"房子124平方米,位于黄浦区,是限量版的江景房,我父母花1100万全款买下来的。"薛蝉兴奋得大呼喊叫:"君健,我爱你一万年!"
  彭君健给自己买了婚房后,薛蝉将恋情告知双亲。薛家父母也很高兴,但不忘提醒女儿去上海看看婚房。4月5日,薛蝉乘坐高铁赶赴上海。彭君健亲自驾驶奥迪轿车去车站接她,然后直接将薛蝉载到婚房里。小区临江而建,绿树成荫,还有喷泉和游泳池。薛蝉暗自感慨:遇上彭君健,真是自己前世修来的福。
  傍晚,彭君健带薛蝉来到自己的住处。那是一套56平方米的小一居,装修简单。彭君健有些不好意思:"这套房子是租的,我正处在创业阶段,还没资格享受生活。"千万豪宅、奥迪轿车,已是男友身份的最好注脚。薛蝉表示理解:"我就喜欢你的低调。"
  因要上班,次日上午薛蝉返京。途中她翻阅列车读物,被一篇情感实录触动:一个女孩嫁入豪门后,因魅力丧失守不住婚姻,结果丈夫出轨,她被扫地出门。到京后,薛蝉向周彤提议:"你我都是未来的豪门太太,要守住高端婚姻,需要智慧和魅力。我们得全方位提升素质,否则会在豪宅里哭。"周彤点点头。
  不久,薛蝉与周彤各花4000元,报了个"淑女培训班"。双休日,这对闺蜜系统学习社交、礼仪、理财和插花等技能。
  2018年5月中旬,彭君健给薛蝉带来好消息,说父母准备年内为他们操办婚礼。李栋也向周彤承诺,7月份来北京看她。闺蜜俩欣喜若狂!
  2018年11月5日,薛蝉在出租屋喝了一杯减肥茶后突然身亡。朝阳区公安分局民警介入调查后,认为薛蝉死于人为谋杀,将嫌疑人锁定为周彤。周彤大呼冤枉:"我和薛蝉情同姐妹,我怎么可能谋害她?"最终,经不住警方强大的心理攻势,周彤如实交代了谋害薛蝉的犯罪事实……"高富帅"竟是无业游民,追债30万毒死闺蜜
  原来,2018年6月2日,薛蝉与男友在网上约会时,彭君健向她透露:"我的贸易公司准备扩大规模,正在吸纳亲友入股,每年红利约为12%,半年支付一次。如有急用,本金可以提前支取。"薛蝉想:自己入股,既表示对男友的信任和支持,又能有一笔额外收入,何乐而不为?
  為不让男友小觑,薛蝉将15万元定期存款提前支取,又通过信用卡透支9万,还向父母借款16万,共凑了40万元。6月10日,她将这笔钱打给了男友。
  当天,薛蝉绘声绘色向周彤讲述入股分红的诱惑:"其实君健不缺资金,就是想让亲友跟着挣点钱。以后我们结婚,得给自己准备一笔像样的嫁妆,这样才不会被婆家人小瞧。咱们父母都是普通人,嫁妆只有靠我们自己想办法挣。"
  这番话说到了周彤的心坎里。两天后,她将8万元积蓄悉数取出,又向父母借款22万,共筹资30万元。6月17日,周彤当着薛蝉的面,将这笔钱打到了彭君健的银行账户上……
  8月14日,周彤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你妈查出了中期乳腺癌,赶紧撤出10万块股金给你妈治病!"周彤含泪告诉薛蝉:"你告诉彭君健,让他现在就打10万元给我,利息我也不要了。"薛蝉立刻与男友取得联系,彭君健说下午就打钱。
  然而周彤在银行等到天黑,也没等来汇款。薛蝉焦急地拨打男友电话,却关机了。她又在微信里与他联系,哪知彭君健已将她拉黑了。薛蝉预感到不妙,想通过李栋找彭君健,孰料李栋也失联了。闺蜜俩焦虑得一夜未眠。
  次日一大早,薛蝉与周彤乘坐最快一班高铁赶到上海。一下火车,两人来到彭君健的出租屋。敲开门后,迎接她们的竟是一对陌生小夫妻。薛蝉又领着周彤跌跌撞撞地往婚房赶。让薛蝉生不如死的是,自己名下的房子正在装修。房主说,这套房子是他的,以前租给了一个年轻人。薛蝉从手机里翻出房产证照片给对方看,房主说:"你这房产证是伪造的。"原来彭君健和李栋都是骗子,周彤陷入懊恼和痛苦中。
  闺蜜俩悲痛地向上海警方报警。因线索有限,加之骗子具有一定的反侦破能力,警方一时无法破案。次日下午,薛蝉与周彤绝望地返回北京。
  2018年10月7日,周母因缺钱耽误手术,病情恶化离世。送别母亲,周彤与薛蝉撕破脸皮:"你害死了我妈,必须将30万元还给我!"自己的损失比周彤还大,况且当初自己也是出于好意,周彤怎能这样步步紧逼?利益面前,俩闺蜜恩断义绝,反目成仇。
  10月23日,两人由嘴战发展到肢体冲突。薛蝉说:"我没拿刀逼你,你的钱也没打给我,我不会赔偿一分钱!"妈妈离世,30万打了水漂,这一切都是薛蝉造成的!周彤决定杀害薛蝉,以泄心头之愤。
  很快,周彤从网上一家私人化工商店网购了12克氰化钾。薛蝉经常喝减肥茶,周彤决定在减肥茶里做手脚。
  11月5日,薛蝉下班后,泡了一杯减肥茶放在客厅茶几上,然后进卫生间洗头发。周彤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一半氰化钾掺入减肥茶里。氰化钾无色无味,易溶于水,薛蝉丝毫没有觉察。洗完头发,她将减肥茶喝得干干净净。几分钟后,薛蝉倒在地上中毒身亡。周彤害怕了,慌忙拨打120,并销毁证据。医护人员赶到后,见薛蝉属非正常死亡,当即报警。经现场勘察,警方将嫌疑人锁定为周彤。经审讯,周彤供述了谋害薛蝉的犯罪事实。
  11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民警会同上海警方,将"彭君健"抓获归案。原来,彭君健真名李雨霖,根本不是富二代,而是江苏盐城农村人。他曾在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打工,在老板蛊惑下,筹资15万买期权。结果老板跑路,15万打了水漂。于是,李雨霖与三名受骗的同事组成了诈骗团伙,从事网络诈骗。李雨霖外形帅气,能说会道,负责在一线钓女孩,同伙扮他的家人。当初来北京与薛蝉见面,他的父母就是同伙扮演的,他的婚房、奥迪轿车也是租的。俞丽霞、彭建刚、李栋均为化名,目前均已归案。4人还涉嫌其他诈骗,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高墙内的周彤追悔莫及,如果不是一心想嫁豪门,自己的人生也不会走入绝境。妻子离世,女儿又成了杀人嫌犯,周彤父亲内心的悲痛一辈子也无法抹平!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人物为化名。)
  [编后]当下,很多女孩追求物质爱情,一心想嫁有钱人,让人生一步到位。这就无形中给骗子提供了诈骗的土壤。有的女孩一听说对方是"高富帅",就迷失在对方的光环里,失去了应有的警惕和辨别能力,最终让人生伤痕累累。
  追求高品质爱情和经济条件优越的婚姻,本无可厚非,但必须擦亮眼睛,同时也要考虑自身客观条件。天上只有雷雨电,不会无故掉馅饼,走捷径的爱情或婚姻,大多逃不过这个宿命:以美好开始,以悲凉收场!
  编辑/涂筠
 
颖纯高富帅闺蜜男友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