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替丈夫前妻打工空姐扶正后惨变冤大头
  在世人眼里,原配都是种树的,而小三就是摘果子的。可下面这个故事却让我们知道,小三混得不好也是会替原配打工的。一
  25岁的余娟是个北京姑娘,几年前,她从一所交通大学的空乘班毕业后,顺利当上了空姐。余娟很漂亮,即使在美女如云的空姐堆里,她也是很出众的那一个。喜欢和她搭讪的乘客也很多。有时候在头等舱或公务舱服务,一些乘客还会找机会给她递名片。余娟知道自己的优势,偶尔也会私下有交往,但是她有一个原则,就是一旦发现对方有妻子,她就会立刻撤退。
  余娟认识马经纬的那一天是2016年的11月初,特别巧。那天是个雷雨天气,飞机上升后颠簸得特别厉害,乘客骚乱,喊着要返航。副机长出来和大家商量了一下后,决定给机舱减压,把氧气罩放下来,免得大家乱跑。
  余娟东倒西歪地去检查乘客的安全带。检查到最后一排时,发现只有一个男人坐在那里睡觉,机舱大乱竟没扰他分毫,余娟在心里给了他一个大写的"服"字。出于职业性,余娟伸手在他腰间提了一下安全带,发现没扣,便迅速帮他扣好了。没想到这一提,竟把这个男人给提醒了。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面前晃荡着一个氧气罩,才惊慌地问:"发生什么事了?!"余娟被气笑了,说只是飞机遇上气流的影响有点颠簸。这时又一阵颠簸来了,余娟没抓住前面的椅背,整个人歪倒在那个男人的身上。男人扶住余娟问:"没事儿吧?"余娟说:"放心吧马上就好。"男人愣了一下,又说:"我是问你没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余娟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感,可能因为他的长相是余娟喜欢的那种大脑袋大眼睛有少年气的类型,也可能因为余娟骨子里始终更期待着能够低姿态捧着她的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成功男士。在这人仰马翻的万米高空,男人竟匆匆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马经纬,以后常联系。"那一瞬间,余娟觉得这人很好玩。
  飞机平稳后,马经纬说后面的卫生间一直被人占着,他跑到前面来问余娟前面有没有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他看只有余娟一个人,就悄悄塞给余娟一张名片:"什么时候飞济南,我请你吃饭,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余娟一笑,没有告诉他其实她就是济南人。
  两天后余娟休息,闲着没事给马经纬打了个电话。马经纬听出她的声音很惊喜,还马上开车来接余娟。吃饭的时候,马经纬很诚实地把自己撸了一遍,说自己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月薪五千多块钱,属于那种没什么上进心的人,觉得人生够吃够喝就行了。还说他有妻子和一个女儿,夫妻感情不是太好,老婆嫌他窝囊。他看过很多书,世界名著如数家珍。
  吃完饭马经纬走在前面,一开门寒风冷飕飕的。他对余娟说:"你先在这里面待着,我把车开到门口来接你。"那一刻,余娟觉得很贴心。之后,马经纬开始经常约余娟,没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但意图昭然若揭。两个人就这样断断续续联系了4个月,2017年春节过后的一天,马经纬忽然跟余娟说:"我要离婚了。"
  "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上了别人。"余娟明知故问:"谁呀?"马经纬想了想说:"一个我配不上的女孩。"余娟忽然心生怜惜。她觉得马经纬是一个特别有自知之明的男人,空姐这一行嫁大款、嫁成功人士、嫁青年才俊的比比皆是,就是没有谁嫁给一个月薪是自己四分之一还拖油瓶的男人。余娟低头吃饭,不再接他的话,其实她是有一点喜欢他的,可理智告诉余娟,不能再走下去了。
  没想到几天后,余娟飞长春,刚进酒店办入住时,马经纬的老婆就神兵天降一般,在电梯口逮着她破口大骂。余娟当時完全傻了。马经纬的老婆抓着余娟的头发就要打,几个空少把她拦住,最后保安把她赶走了。回到房间余娟才缓过神来,气得立刻哭着给马经纬打电话:"我做错了什么?你让一个村妇一样的女人在我同事面前把我脸都丢尽了!"马经纬一个劲儿地哀求余娟原谅,说他老婆逼问他喜欢的人是谁,他就招了,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手。
  余娟在气头上,说:"你离不离关我屁事,以后离我远点!"没想到马经纬一听这话慌了,搭了半夜的飞机过来,一大清早就坐在门口的地毯上不走。他对着余娟耍赖:"你打我、骂我都行,但是今天如果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走。"余娟想到那天的情形,就一肚子气。当即扇了马经纬一耳光,叫他快滚,别害自己又被人看热闹。
  意想不到的事就在这时发生了,马经纬忽然扑上来,紧紧抱住余娟,泪流满面:"对不起,对不起,我这辈子,真的从来没有像这样爱过一个人,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离婚什么都不要,房子、工资卡、还要给我老婆打50万的欠条,我全部都认了,我只要你。"
  余娟一听就急了:"你傻啊!"马经纬不做声,只是一直在哭,哭得余娟直心软。终于,在他的痴情和余娟的好胜心下,一个空姐和一个工薪族,就这样神奇地、真正地走到了一起。二
  马经纬被一无所有地赶出门,两个人在双方父母的坚决反对下领了证。马经纬父母反对是因为老人特别喜欢他前妻,骂余娟是狐狸精。他们越是这样,余娟越是感到爱情的荡气回肠,非他不嫁。马经纬前妻可能没想到余娟真会跟自己老公结婚,气得又跑到马经纬的单位闹了一场。单位觉得影响不好,把马经纬下调到了泥工都能胜任的部门——记录水位。
  那段时间马经纬和余娟极恩爱。一休息就黏在一起。余娟给马经纬买衣服,帮他打扮,都不舍得给自己买;马经纬也是,为了早点见到余娟,每次余娟一休息,他就开着他几万块钱的小破车咣咣铛铛来接老婆,车座上放满余娟喜欢吃的零食。为了尽快把马经纬前妻的50万块钱还上,他们省吃俭用,但特别快乐。
  没过多久余娟怀孕了,做了地勤。快生女儿时胎位不正要剖腹,做过手术是不能再做空乘了,余娟干脆辞职,一心在家里照顾孩子。那段时间,由于马经纬的前妻不肯归还他的工资卡,他们的生活到了连奶粉钱都没有的地步。但余娟很硬气,没吭一声,也没让双方老人贴补。
  余娟有朋友在网上做直播赚钱,余娟看出门道后,也决定去做。她给自己的定位是"时尚辣妈",镜头前,余娟一只手托着女儿给她喂奶,一只手教大家怎么化妆。余娟上大学时学过形体,便顺带着免费教大家怎么做产后恢复。没想到,很快余娟就聚集了十万粉丝,有时候一天的打赏都有上万块。
  有一天一个国产护肤品牌的品宣找到余娟,承诺只要余娟在镜头前用他家的乳液打底,并把瓶子正面对着镜头三秒钟,不用刻意说它好用,就给她8千块钱。余娟惊呆了,没想到钱这么好赚。那次植入广告,让那个牌子一下子红了,余娟当然也是红上加红。此后各大品牌都来找她,钱赚得像疯了一样。大半年内,余娟就和马经纬把欠他前妻的50万还掉了,还首付买了一个房子。但余娟心里有个结,觉得他前妻既然不还给他工资卡,凭什么让她每个月多捡那五千块钱?于是在余娟的怂恿下,马经纬也辞职了。
  看到自己的老婆这么能干,马经纬觉得捡了个宝,他什么都以余娟为中心,一点委屈不让她受。他们度过了人生中最甜蜜的时光。
  没想到随着余娟财富的增加,有些不好的东西也慢慢升了起来。马经纬抱怨说余娟脾气变大了。余娟怼回去:"脾气本来就很大啊。"
  马经纬觉得吃人嘴短,何况自己还是个男人,于是想出去找个工作。可他能找什么工作呢,再说他们家也不缺他那一个月几千块钱。余娟见男人心又活了,便说:"我一个月给你两万块钱零花,你别想找工作的事了。"这两万块钱里不包括养家费用,是纯的,保姆费和买菜的钱以及房贷都是余娟在还。马经纬这几年也被养懒了,想想上班也没什么劲,便同意了。有一次余娟开玩笑问他:"喂,你存了多少钱了?"马经纬说一分钱没存下来。余娟觉得很奇怪,他以前五千块一个月的时候是怎么过的?
  2018年,余娟去婆婆家,没买東西,给了婆婆两万块钱。婆婆没吭声。马经纬回来后,说他妈嫌给的钱少。余娟问:"你和你前妻以前过年给他们多少钱?"马经纬说两千。余娟说:"对啊,那时他们怎么不嫌少?我欠他们吗?"马经纬说:"你怎么老拿你和我前妻比?不是把你自己比低了吗?"
  不开心的事接踵而来,2018年年后,余娟就发现马经纬开始拿钱补贴他和前妻生的女儿,却不舍得给自己买点像样的衣服,他们开始争吵。"我女儿可怜,她有什么错呢?""我又有什么错呢?"马经纬说:"都是我的错行了吧。"余娟吼道:"都是因为你的错,把我们两个女人拉下水,都过得不痛快。你要是放不下你那边的家,你就回去继续跟她们过苦日子。"
  有一次马经纬喝大了,他们又重复地吵这件事。马经纬忽然大喝一声:"我为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放弃了!"余娟也气急败坏:"是我让你放弃的吗?你当初不是说明天死都值得吗?我也是为了你什么都放弃了,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挣的!你要是有骨气,就自己去挣!"
  那天晚上,余娟哭了一夜。为自己的不值得。想离开他,可孩子还这么小,余娟怎么能让自己错误的选择,加害到孩子身上。
  第二天马经纬酒醒了,不停地道歉。没有用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在那一刻余娟也才认识到,人都是差不多的自私、贪婪、势利,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以为自己和对方都和全世界的人不一样,过过日子试试,三五年就知道都是一样的。三
  余娟心里没有什么挂念,开始拼命做流量。她还开了自己的淘宝店,一开始是代购化妆品,因为是小网红,生意很好。后来余娟请了设计师开始设计属于自己品牌的衣服和配饰,也卖得特别好。
  孩子在一天天长大,余娟想把孩子移民到国外。就在她忙着办这事时,马经纬和前妻的女儿中考失利,只能去上私立高中。马经纬小心翼翼地向余娟提出,能不能让他和前妻的女儿去贵族学校,进去念书的话有两个学籍,一个本地的,一个加拿大的,到时候就直接送出国了。
  余娟反问:"你前妻负担得起吗?"马经纬嚅嚅地说:"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嘛。"余娟说:"你这是商量吗,你这不就是找我要钱吗?"马经纬有些气了:"你看你这说的,你要给就给,不给算了。我和她妈离婚,亏欠她们母女很多……你既然想办移民,最好能把她跟她妈也移出去……"
  余娟气笑了,那个可以说把自己逼到她丈夫怀里的女人,当初两套房子给了她,工资卡给了她,还打下50万的欠条,自己这是到底欠他们家什么,要像摇钱树一样每个人都想来摇一摇?
  他们又开始吵,马经纬骂余娟冷血。余娟说你那么热血当初就不要离婚,一辈子守着她娘俩过清贫的日子。马经纬纳闷道:"你说你的钱也花不完,干吗这么死守着。"余娟快气死了:"我的钱花不完也是我的钱啊,我也不能往大马路上撒吧?"马经纬回敬道:"那是外人吗?"余娟冷冷地道:"是的,对我来说她们就是外人,比外人还令人讨厌,我对那个女人来说不也是如此吗?这难道还需要问。"马经纬说不过余娟,最后只能恨恨不已:"我怎么找了你这样心肠这么硬的人。"余娟大叫道:"因为我比你前妻漂亮!因为我比你前妻收入高!因为我比你前妻工作体面!你是傻子吗,你会为路边卖鸡蛋饼的女人离婚吗?!"
  感情已这样,余娟知道已无可挽回了,她开始转移财产,广告商的钱全部打到她妈妈账户上,她自己平时只收点小钱,有时还在马经纬面前卖一下穷,余娟做好了随时离婚的准备。表面上她按兵不动,该给马经纬的两万块零用还是给他,随便他去贴补谁。对他的事情,余娟也不管不问。
  到2018年10月,一切都转移得差不多了,余娟向马经纬提出了离婚。果不其然,他最关心的是怎么分财产。财产他可以分到一百多万,房子余娟说也可以给他。但是马经纬还是不满意,他觉得余娟瞒了钱。余娟说:"是这样,我已经下定决心,所以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你现在离的话,还能把你女儿送到贵族学校去,你前妻那边也还有两套房子,你们日子会过得比以前好得多。你不离的话,你女儿的事,你前妻的事,我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越拖对你越不利。而且我生的孩子,也不需要你来养。"
  马经纬挣扎了很久,最后同意离婚。离婚那天他说了一句话:"以前都是我老婆给我端洗脚水,冬天给我暖被窝,自从认识了你,我就从来没被伺候过。"
  2019年1月3日,元旦刚过,那天真的很冷,他们去了民政局。结婚在大厅,离婚在一个小旮旯里。离婚协议一式三份,盖章,撰抄了两排字,然后两个红本扔过来。曾经两个喜悦的头靠头的相片,换成了单人相片。两个人都是一脸苦相。还没出民政局,马经纬就接到他前妻的电话,他也没什么顾及了,说是的,已经办好手续了,晚上回去。风一吹,余娟的眼泪就落下来。
  [编后]网上曾有句话说,"第一扣子扣错了,总是扣到最后一颗才发现。"好在,余娟的人生还很长,这并不是她的最后一刻。虽然她为了爱情曾奋不顾身,但她最后还是在现实中醒悟,一个拼命赚钱养老公和前妻的小三,不容易。奉劝读者,成功的道路千万条,沦落小三悲似海,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编辑/吕晓娜
 
风茕子经纬空姐前妻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