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为妻复仇请君入瓮荒唐协议摧毁两家人
  2018年12月10日,一位30多岁名叫郑秀珍的女子,来到河南省方城县公安局报案,她声称自己的丈夫任长清遭到一名叫郭恩舟的花店老板敲诈60万元,目前已付13万元。接到报案后,警方迅速传唤花店老板郭恩舟。岂料,郭恩舟在公安局大呼冤枉:"你们抓错人了,任长清强奸了我老婆,我们才是受害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客户辣手摧花,屈辱了一对打拼的夫妻
  现年40岁的郭恩舟是河南省方城县城郊农民,妻子袁永梅小他4岁,长得颇有几分姿色。早年,郭恩舟夫妻俩在广州一家花卉市场打工,学到手艺后回到老家创业。郭恩舟承包了十几亩土地种植花卉,袁永梅则在县城开了一间名叫"花之屋"的门店。郭恩舟种植的花卉除了供应妻子的花店,还送往外地销售。夫妻俩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儿子,在老家由老人照顾。夫妻俩勤勤恳恳工作,最大的梦想是在县城买套房子,把儿子早点接过来。
  2017年11月,袁永梅的花店来了一位名叫任长清的顾客,此人是当地一家大型婚庆公司的老板。花店靠散客卖不了多少花,但婚庆公司可就不一样了,布置迎亲花车、婚礼现场,那鲜花都是大批量采购。任长清头一回来,就下了一个大单。
  此后几个月,任长清又接二连三,给店里带来了好几单大生意。夫妻俩心花怒放,为了牢牢抓住任长清这个大客户,经常请他吃饭、唱歌。有一回在酒桌上,袁永梅多喝了几杯,在灯光下显得楚楚动人。任长清看在眼里,借着酒劲打趣道:"嫂子你人长得比你卖的花都美,郭大哥又经常不在身边,夜里千万可得把门锁好啊!"袁永梅嫣然一笑:"我这朵鲜花早让你郭大哥给糟蹋了,哪还会有旁人惦记!"任长清忙接着话头:"嫂子可别这么说,我就惦记啊。"
  见任长清喝得晕乎乎的,袁永梅只当他是醉话,也没放在心上。一旁的郭恩舟听得很不是滋味,觉得这玩笑开得有点过火,可是又不好得罪这个财神爷。饭后,郭恩舟还是殷勤地把任长清送上了车,拜托他多照顾自家生意。"那必须的哈。"任长清边打着哈哈,边拿眼迅速朝一旁的袁永梅一溜。任长清走后,郭恩舟不满地嘀咕:"任长清这人不地道啊,说话老占你便宜。"袁永梅却不以为然:"瞧你那小气劲儿。"
  然而,袁永梅不知道的是,任长清表面风光,但实则日子过得并不如意。他妻子郑秀珍去年被查出子宫肌瘤,做了手术后一直对夫妻生活很是惧怕。任长清抱怨过无数次,可妻子说他只顾自己快活,不管老婆死活。于是夫妻俩越闹越僵,除了在孩子面前维持表面的和谐,实则感情降到冰点。自从那次采购鲜花时无意间走进袁永梅的花店,任长清就对这漂亮热情的老板娘上了心。不然,城里大大小小的花店那么多,他为什么三番五次光顾她这家店?他帮她,其实就是另有所图,但是袁永梅毫无察觉。那次在酒桌上,任长清忍不住借酒盖脸,用"荤话"挑逗袁永梅,见她应对自如并没生气,任长清心里有底了。
  2018年5月的一天,他打听到郭恩舟又去外地送货了,便觉得机会来了。任长清找了个借口请袁永梅吃晩饭,袁永梅一开始推辞,他就佯装恼怒:"你若不来,就是看不起我这个兄弟,以后咱们也不好合作了!"话说到这份上,袁永梅没辙,想着生意上以后还得靠任长清帮忙,便答应了下来。
  两人吃饭时,任长清左一杯右一杯地劝酒,不胜酒力的袁永梅很快喝多了,任长清提出送她回家,头晕目眩的袁永梅没有拒绝,她靠着出租车的后座昏昏欲睡。到家后,任长清见家里真没别人就露出真面目,扑上来欲行不轨。袁永梅酒都吓醒了,奋力挣扎。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哪里奈何得了年轻力壮的任长清。事后,袁永梅羞愤不已,掩面而泣。任长清却毫无愧疚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只要你跟我好,我会让你过得更舒坦。"看着任长清无耻的嘴脸,袁永梅气得直打哆嗦,恨不得报警。但拿起电话,她又犹豫了。一旦报案,自己和丈夫的面子往哪搁?这生意还怎么做呢?最终,她选择了隐忍。憋屈丈夫反击,美人计索赔六十万
  虽然没报案,但袁永梅是个正派女人,突遭强奸,生理心理的创伤如何能抚平?她不再像以前那么爱说爱笑,总是木着脸不出声。一天,郭恩舟提议,"任总好久没来了,要不我们请他吃个饭?"哪知袁永梅一听任长清的名字就愤恨道:"和那畜生吃饭,我不去。"郭恩舟觉得妻子不对劲儿,便追问怎么回事。袁永梅的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掉,郭恩舟更加起疑,咄咄逼问,袁永梅这才哭着道出了实情。
  郭恩舟气得青筋直暴,抄起一把菜刀就要冲到任长清家里去杀了他。袁永梅吓得一把抱住丈夫的腰,苦苦阻拦:"杀人要偿命,你可千万别干傻事啊!"郭恩舟也明白,但他心里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必须给任长清一点教训。可是事情早已经发生,妻子当天的衣物床单都已换洗掉了,现在去报案,手上也没一点证据。万一任长清死咬不认,又能有什么办法?
  郭恩舟不知道的是,任长清强奸袁永梅后,也惊惶不安,担心袁永梅到公安机关告发他,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周。看一切风平浪静,才慢慢放下心来,他心里觉得,袁永梅生意上还有求于自己,何况,自己也不比她老公差。这样一想,任长清也不再害怕了。
  一个月后,任长清又心痒难耐,试探地给袁永梅发来微信挑逗:"那天的感觉就像一场梦,我好想你,能再去找你吗?"袁永梅看完,气得大骂任长清无耻,郭恩舟更是脸色铁青,一拳头狠狠捶在桌上:"姓任的太欺负人了,我绝不会饶过他!"这段时间,郭恩舟一直在琢磨怎么报复任长清,这次他又主动发来骚扰信息,倒让郭恩舟想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好办法:让妻子先答应他,将计就计把他捉奸在床,狠狠痛打一顿,再逼他赔偿一笔钱。他相信,任长清绝不敢张扬出去。郭恩舟越想越激动,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袁永梅。袁永梅聽得愣住了,对着郭恩舟一顿狂吼:"你想钱想疯了?你把我当什么?"郭恩舟见妻子误会自己,赶忙解释:"只是演戏,我不会让你们真的再发生什么的。你想,他就是吃定了你不敢报警,才这么嚣张。如果你不听我的,只会白吃亏!"见袁永梅仍不点头,郭恩舟继续劝道:"我是你老公,我会害你吗?难道你不想让他付出点代价?不想早点把房子买了,把儿子接过来?"袁永梅沉默了,最终点头答应。
  按照郭恩舟的指点,袁永梅给任长清回了微信:"我老公送货去了,你晚上11点过来吧!"接到袁永梅微信,任长清喜不自胜,回复:"那咱们晚上不见不散!"还发了一连串的亲吻的表情。
  当晚11点,任长清驱车来到袁永梅的花店,轻轻敲了敲门。袁永梅打开门,冲他妩媚一笑,任长清骨头都要酥了。待两人进入花店后面的卧室,任长清就迫不及待地搂着袁永梅往床上倒去。躲在屋外窗下的郭恩舟,见时机成熟,便拿出钥匙悄悄打开门,来到卧室床边,一把揪起床上的任长清,在他还搞不清状况时,就是一顿毒打,同时厉声喝道:"你个不要脸的敢搞我老婆,看我不打死你!"
  任长清被打得抱头惨叫,一个劲求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放过我,什么我都答应。"听到此话,郭恩舟停了手,冷冷道:"要我放过你也行,你必须拿60万来赔偿我的损失,不然我老婆就白让你睡了。"一听这么多钱,任长清连忙揺头,"能少点吗?这么多我拿不出来啊。"郭恩舟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扔到任长清脸上说:"这是你女儿吧?"
  这杀手锏一出,任长清彻底瘪了,也同时醒悟过来,郭恩舟的这次"捉奸"是和袁永梅串通好的,故意让自己上钩。任长清悔不当初,都怪自己色欲熏心,如今只能自作自受。可他一时真拿不出这么多钱,家里的财政大权全由老婆郑秀珍掌管。任长清无奈,只好低三下四地向郭恩舟求饶。几番讨价还价,任长清写下一纸赔偿协议:我因强奸郭恩舟妻子袁永梅,自愿赔偿郭恩舟精神损失费60万元,一周内支付10万,余下的在一年内付清。签名:任长清。末了,还按了手印。
  郭恩舟小心翼翼地将这张赔偿协议放好,还恶狠狠地训斥任长清:"要是再让我知道你跟我老婆发些不三不四的信息,我就闹到你家里去。"任長清频频点头,指天发誓,自己再也不敢骚扰袁永梅了。一个星期后,任长清将钱打到了郭恩舟的账户上。
  郭恩舟见任长清果然守信,也就没有再找他麻烦,欢欢喜喜地同袁永梅一起去首付了套110平方米的商品房。另一边,任长清每天提心吊胆,缩着头过日子,害怕郭恩舟会再次找上自己。一个多月后,见郭恩舟仍旧毫无动静,任长清这才冷静下来。想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自己强奸袁咏梅固然不对,可郭恩舟私下设局敲诈自己也是犯了法。所以,他们两个都有错。想通之后,任长清决定不再付钱给郭恩舟,以后互不相欠地过日子。当然,任长清打算的这一切,郭恩舟都毫不知情。敲诈案爆出强奸案,牵出可耻赔偿协议
  但人算不如天算。仅仅过了半年多,由于暴雨,郭恩舟苦心经营的花卉大棚被毁于一旦,损失达30万。郭恩舟欲哭无泪,他和袁永梅的存款都用来买房了,手里一点流动资金也没剩下,不得不四处借钱。焦头烂额中,郭恩舟想到任长清签的那份"赔偿协议"。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任长清不敢不给!
  郭恩舟瞒着袁永梅偷偷打听到任长清现在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任长清一听是郭恩舟的声音,脸色"刷"地变了。郭恩舟冷笑道:"你以为换个手机号我就找不着你了?县城才多大?"任长清愣了半天,冲着电话道:"你找我干什么?"郭恩舟毫不客气地说道:"干什么?要钱!咱们可是签有协议的,剩下那50万元,你该兑现了吧!"听到郭恩舟又来要钱,任长清头大如斗,吼了句:"你这是敲诈,别说我现在没钱,即使有,也不会再给你一分!"说完,便把手机给挂了。郭恩舟再打,却怎么也打不通了。没想到任长清变得这么横!郭恩舟气得直跳脚,决定当面去找任长清讨要,看他敢不敢不给!
  2018年12月5日下午,郭恩舟开着借来的车守在任长清的婚庆公司门口,晚上7点多,才见任长清出来。郭恩舟一路跟踪到任长清居住的小区,并尾随上了楼。当任长清掏钥匙开门时,郭恩舟嘲讽道:"任总原来住这里啊,真是好地方啊!"任长清一看是郭恩舟,大吃一惊。他担心被邻居看见,只好把郭恩舟带进屋里。幸好,妻子郑秀珍去外地参加会计培训,女儿在爷爷奶奶家,家里十分清静。
  郭恩舟打量着屋里的陈设说:"看你家里这么豪华,这点钱不是小意思吗?赶紧痛痛快快地给我结了。"任长清苦着脸道:"我家的钱都是我老婆管着的,你一下要这么多,我哪拿得出啊?"郭恩舟却笑了:"合着你的意思,是让我找你老婆要了?"说完,他从怀里掏出那个赔偿协议,用手指弹了弹,"这可是你亲笔写的。"任长清一看红了眼,站起身,不管不顾地要来抢。但郭恩舟早有防备,一闪身让他扑了个空。两人为了争夺协议,大打出手。
  郭恩舟常年在地里干活,力气大,任长清根本不是他对手,一会儿就被打趴在地。任长清虽打不过郭恩舟,却咬紧牙关不肯给钱。郭恩舟恶狠狠道:"你不给钱,就去给你女儿收尸吧!"一听郭恩舟又打起他女儿的主意,任长清立刻软了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讨好地说:"我现在手里只有3万元,全都给你,剩下的,你容我再想想办法?"郭恩舟这才停下拳头,拿着任长清给他的3万元钱,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两天后,郑秀珍回家了,见丈夫任长清满脸是伤,就追问原因。任长清推说是喝多了酒,一不小心摔伤的。郑秀珍不信,再三追问,任长清扛不住了。他当时是被吓住了才答应郭恩舟,可他上哪筹这么多钱呢?任长清"扑通"一声跪在了郑秀珍面前,痛哭流涕地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听到丈夫干出这种龌龊事,郑秀珍气得血压上涌,羞愤不已。她一边用力打丈夫,一边大骂他混蛋、无耻。但冷静下来后,她觉得不能任由郭恩舟敲诈,更怕他会真的伤害女儿。经过深思熟虑,郑秀珍选择了报警。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迅速立案侦查,并将郭恩舟以涉嫌敲诈罪抓捕归案。面对审讯,郭恩舟却大呼冤枉。然而,法律是公正的,任长清涉嫌犯罪,郭恩舟也涉嫌犯罪,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目前,郑秀珍已向法院起诉,讨回郭恩舟敲诈的13万元。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处理。)
  [编后]一桩敲诈案不仅牵出了强奸案,还牵出两个男人的荒唐协议。任长清色欲熏心,咎由自取。可郭恩舟把自己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加害者,他已经丧失道德底线,不惜把妻子作为达到自己贪欲的棋子。任何时候,都要守住道德和法律的底线,不要因一时冲动悔恨终身。编辑/吕晓娜
 
金金花店妻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