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地下车库惊魂夫妻斗法疯狂了一个小保安
  2018年3月,云南省昆明市某小区内,一对年轻的母女遭到保安攻击,年轻的母亲身受重伤,而年幼的女儿当场毙命。此案在当地轰动一时。小区保安的职责是保卫业主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为何摇身一变成了刽子手?他和女业主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纠葛?2018年12月,随着案件的判决,真相浮出水面,令人唏嘘——"扶不起"的丈夫"红杏出墙",女强人冲动离婚
  2016年8月20日晚上7點多,贺钰琳收到一个货到付款的快递,她身上没有现金,就去丈夫袁正明的钱包里拿,无意间看到了一张两天前的宾馆住宿发票。贺钰琳清楚地记得,那天袁正明参加朋友聚会,一直到凌晨1点多才回家。难道他跟人开房了?贺钰琳心里一惊。为了弄清楚情况,晚上趁袁正明睡着后,她偷偷翻看他的手机。
  这一看不打紧,一条袁正明与同事冯薇的聊天信息吸引了她的注意。冯薇说:"你怎么走了?"袁正明说:"我先回家了。你安心睡吧,房费我已经交了。"聊天信息的日期跟开房日期吻合。
  这下,贺钰琳炸了毛。她一脚踹醒袁正明:"怪不得我三番五次让你辞职你不肯,原来是舍不得这个狐狸精啊!"
  袁正明突然被踢醒,有些蒙。明白过来后,他一个劲地跟贺钰琳解释,可是贺钰琳不相信,歇斯底里地骂了一晚上。
  贺钰琳1989年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父亲贺大鹏是当地的房地产商。贺钰琳是独生女。大学期间,她与来自丽江农村的同学袁正明相恋。贺大鹏认为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并不赞同这门婚事,但是贺钰琳一意孤行。大学一毕业,她就与袁正明领了证。2013年初,有了女儿袁清清。
  见木已成舟,贺大鹏也只得认了这门亲。
  婚后,贺钰琳夫妇进入贺家的公司工作。出于私心,贺大鹏让女儿担任副总经理一职,而女婿只担任了部门经理。私下里,他多次叮嘱女儿:"你得多个心眼,不要让贺家的家业落入外人的手中!"
  因为贺大鹏的忌惮,袁正明在工作上的一些思路不被认可。而且,凡是来投靠他的亲友,都被贺大鹏安排在比较差的部门。这让袁正明很没面子。他多次跟妻子抱怨,贺钰琳不以为然。
  2015年春节后的一天,袁正明吃晚饭的时候再次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跟贺大鹏发生了冲突。因为情绪激动,他饭吃了一半,甩了筷子回了房间。
  贺钰琳追进房间指责他太意气用事,她说:"没有我爸,有你的今天吗?"
  袁正明气得脸都绿了:"我跟你谈恋爱的时候,可不知道你家里的情况。我袁正明堂堂男子汉,又不是离开你们贺家活不下去,至于天天看你们脸色吗?"他一气之下辞了职。
  之后,袁正明应聘到了昆明一家广告公司做市场营销,工资虽然不高,但他觉得活得有尊严。
  事后,贺钰琳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为了修复关系,她在南市区购买了一套三居屋,和丈夫、女儿搬了进去。搬离了父母家,日子暂时恢复了平静。
  2016年初,贺大鹏突然脑梗,身体大不如前,此后慢慢退居二线。贺钰琳经过几年的历练,也渐渐崭露头角。为了发展贺家的产业,她提出,让袁正明辞去工作,回公司给她帮忙。可是,袁正明拒绝了。袁正明不愿意再掺和贺家的生意,他也没有什么雄心大志,只想当好奶爸,带好女儿。
  贺钰琳十分不满。她觉得自己为了丈夫做了很多让步,但是丈夫却没有在父母面前给她争气。她骂袁正明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袁正明对家庭的付出不被妻子认可,又得不到她的尊重,颇觉失落。
  有一次,袁正明因为跟贺钰琳吵架心情郁闷,错过了跟客户签合同的时间,幸亏同事冯薇托人周旋,才避免了一场麻烦。这件事让袁正明心怀感激。
  此后,他也有意无意地帮助冯薇。单位里发了水果,他帮她送上车。有时候她没开车,他就捎她一程。
  渐渐地,冯薇对他就有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冯薇比袁正明小3岁,一年前离了婚。
  2016年8月,袁正明所在的广告公司组织到安宁温泉游玩。冯薇喝醉了酒,袁正明顺路开车送她回家。但回到昆明后,冯薇仍醉得不省人事。当时夜已深,袁正明又不知道她家的具体门栋,只得将车开到西昌路的一家酒店,开了房让冯薇休息。他给冯薇留了张字条就回了家。
  冯薇其实并没有完全喝醉,见袁正明将她独自留在了宾馆,十分失望,所以才有了后面的聊天记录。不承想,开房的发票被贺钰琳看到了,袁正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贺钰琳要袁正明找单位同事来对质。袁正明觉得,虽然聚会是公开的,但自己给冯薇开房这件事还是有些敏感,传出去对冯薇的名声不好,且更说不清,就不同意。这样一来,贺钰琳越发觉得两个人有一腿。
  贺钰琳不依不饶,哭着跑到父母面前告状。贺大鹏气急败坏:"当初就不让你下嫁,你不听。如今果真应了我的话!"他庆幸当年没有让袁正明染指贺家的产业。
  贺大鹏这一把火,将贺钰琳满腔的怒气点得更旺。一气之下,她提出了离婚。袁正明心灰意冷,在协议上签了字。公司是贺家的,袁正明几乎是净身出户。办完手续后,他就暂时住进了宾馆,打算找到房子就搬出去住。
  这些年贺钰琳一心扑在了公司上,女儿袁清清是袁正明一手带大的。她发现爸爸突然不回家了,就天天哭闹,晚上不睡觉,白天也不肯去上幼儿园。贺钰琳强行将她送去,她在幼儿园不吃不喝,嗓子都哭哑了。袁正明听说了后眼泪都掉了下来。最后,贺钰琳建议,给女儿一段缓冲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他们离婚不离家,袁正明睡书房。
  袁正明同意了。这样的日子虽然有些尴尬,但看到笑容又回到女儿脸上,他觉得是值得的。频繁示好遭无视,巧计"追"前夫引火烧身
  半年后,袁正明离婚的消息才传到了冯薇耳朵里。冯薇很诧异,在她的追问下,袁正明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
  冯薇原本确实对袁正明有意思,但自那次开房事件后,她就明白了袁正明对她并没有别的想法,心也就冷了下来。
  冯薇的父母早逝,有一个小姨定居美国,膝下也没有子女。就在2个月前,小姨查出了子宫颈癌晚期。她希望冯薇和女儿移民美国,陪她度过最后一段时光。冯薇同意了。临出国前,她找到了贺钰琳,主动说明了情况。
  听了冯薇的解释,贺钰琳嘴上不饶人,心里已经开始后悔。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冷静下来,意识到当初离婚实在太冲动。她有心跟袁正明和好,但又拉不下脸。
  为了缓和关系,她主动推掉许多应酬,每天早早回家陪伴女儿,等候前夫回家,周末还主动下厨。袁正明有些惊讶她的变化,但不为所动。
  这招不行,她又想了一招。晚上,她将女儿哄睡之后,故意穿着透明的睡衣在家里走来走去,睡觉也不关卧室门。哪知袁正明视若无睹。贺钰琳失望不已,她想放弃,但又实在不甘心。
  2017年中秋节,贺钰琳将女儿送到父母家,然后回家精心准备好一桌饭菜,等候前夫的归来。她想趁这个机会跟袁正明好好谈谈,可是,左等右等不见他回来。她打电话给袁正明,袁正明告诉她,他已经回丽江老家了。
  贺钰琳气得将满桌子的菜倒进了垃圾桶。之后,她还不解气,就打电话约闺蜜赵婷到酒吧喝酒。她伤心地告诉赵婷,袁正明可能真的不愿意回头了。
  赵婷说:"你傻啊!近在眼前的东西谁会珍惜?要想知道这个男人在不在乎你,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他吃醋!"
  贺钰琳听了,若有所思。
  一直到晚上11点多,贺钰琳才请了代驾开车回家。走到单元楼下时,她的脚一崴,摔倒了,脚踝顿时就肿了起来。贺钰琳尝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坐在地上放声痛哭。她的哭声引来了巡夜的保安康大伟。
  康大伟,25岁,家在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农村。他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跟亲戚去广东做了一段时间生意,后因经济不景气,亲戚转行了,他也回了云南,半年前应聘到贺钰琳所住小区当保安。
  康大伟一米八的个儿,五官也还算帅气,但眼高手低、好吃懒做,一心想找到机会一夜暴富。
  康大伟连忙扶起了贺钰琳,殷勤地将她送回家。开门的瞬间,康大伟被贺钰琳家的豪华装修震住了。
  此后,两人再见面会打声招呼。从同事那里,康大伟得知贺钰琳经营着一家大公司。他想,没准儿哪天还能在她公司里谋个活儿,因此更加殷勤。
  十月中旬的一天,贺钰琳去物业拿快递,又遇到了康大伟。快递箱子不小,康大伟连忙接了过去,一直帮她送到了家门口。袁正明开门看见他,愣了一下,这表情被贺钰琳捕捉到了。她看着康大伟离去时那年轻的背影,突然想起了赵婷的话。
  有了这样的想法,她每次出入小区,就对康大伟多了几分热情,两人还互留了手机号码。她故意当着袁正明的面给康大伟打电话,一聊就是半个小时,这让康大伟受宠若惊。
  袁正明見了,欲言又止。他并不是没想过原谅贺钰琳,但是一想到这些年在贺家受的冤枉气,他又气不打一处来。他决心也让贺钰琳尝尝被人忽视的滋味,好好给她个教训。因此,他故意对前妻的示好视而不见。
  终于有一天,袁正明提醒贺钰琳:"你跟一个小保安打得这样火热,不怕人笑话吗?""他是我认的干弟弟。我们俩已经离婚了,你管我怎么样呢。"袁正明被噎得半天没说话。袁正明果然吃醋了,这让贺钰琳兴奋不已。为了进一步刺激他,她将康大伟约出去吃饭,还故意告诉他。
  此时,康大伟已经从小区居民那打听到,贺钰琳早在半年前已经离婚。一种莫名的兴奋攫住了他。吃饭时,他对贺钰琳极尽奉承:"琳姐,你又漂亮又能干,谁娶了你谁有福!"
  贺钰琳感叹道:"那有什么用,又没有人珍惜!"
  "怎么会?要是换了我,把你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康大伟抢着说。
  贺钰琳笑了,说:"好,以后我就当多个弟弟。"
  康大伟觉得她这是对自己表达了好感,回去后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觉。他盘算着,以他做保安每月两千来元的工资,想在房屋均价超过每平方米一万元的昆明安家,无异于痴人说梦。但如果能傍上贺钰琳这个富婆,他就可少奋斗20年!他在心里一次次提醒自己,一定要牢牢把握住机会。
  此后,他频频约会贺钰琳,贺钰琳也不拒绝。有时候贺钰琳跟客户喝醉酒了,也打电话让他去帮忙代个驾。
  为了回报康大伟,贺钰琳时不时地将公司里做活动时给客户的礼品带点给他。有时候,她的车跟袁正明的车在地下车库遇到,她就故意当着袁正明的面,跟康大伟拉拉手,挽挽胳膊,做出亲密的举动,这让康大伟误会更深。
  2018年1月初的一天晚上,贺钰琳跟客户喝酒喝到9点多。她一个电话将康大伟喊去代驾,康大伟将车开到地下车库,将她从副驾驶上扶了下来。
  贺钰琳粉面红腮,颇为动人。康大伟有些把持不住了,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贺钰琳吓了一跳,酒醒了一半。她狠狠地甩了他一耳光,问:"你干什么?"
  康大伟涎着脸说:"琳姐,我喜欢你。我知道,你对我也有感觉……"说罢又要去亲她。
  贺钰琳拼命躲避。这时,不知道袁正明从哪里冲了上来,扎实地给了康大伟一拳头:"你给我放开她!"
  原来,袁正明带女儿清清去超市买零食,回来的路上看到了贺钰琳的车,清清拉着他来找妈妈。贺钰琳趁机躲开,跑过去抱起了女儿。
  康大伟回过神来,大怒。他冲袁正明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已经离婚了。要你管这闲事?!"他不想在贺钰琳面前示弱,跟袁正明扭打在一起。最后,贺钰琳喊来保安队长,才把二人分开。
  康大伟年轻力壮,只有皮外伤,袁正明则吃了亏,牙齿被打掉了一颗,鲜血淋漓。贺钰琳赶紧带他到附近的医院。
  所幸,袁正明的伤并不严重,简单包扎后就回家了。贺钰琳知道自己闯了祸,她又内疚又后悔,痛哭流涕地说:"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们复婚吧,我不能没有你。清清不能没有爸爸啊——"袁清清也在一旁大哭。
  袁正明看着母女俩,眼圈也红了:"我也有错。"他一手搂着前妻,一手搂着孩子,三个人紧紧拥在一起。
  2018年春节前,两人到民政部门办理了复婚手续。贺钰琳感慨万千。可是,如愿复婚的她怎么也想不到,麻烦也接踵而至。
  地下车库里制造惊天案,婚复了"筹码"难弃
  康大偉原以为自己找到了幸福,可没想到当他和袁正明发生冲突的时候,贺钰琳完全倒向前夫一边。他很失望,但又不甘心。他觉得,贺钰琳这样做是因为女儿的缘故。他几次想找贺钰琳谈谈,可是,自从上次发生冲突后,贺钰琳似乎在躲着他。他给她发微信、短信,她都一概不理会。他几次上门,但担心袁正明在家,没敢贸然敲门。
  2018年春节期间,康大伟回老家过年,看着老家破旧的土屋,再想想贺钰琳家的豪华,康大伟更加感到贺钰琳对改变自己命运的重要。于是,春节刚过,他就匆匆返回昆明,想继续追求贺钰琳。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贺钰琳早有防备,出入小区都尽量与袁正明一起。贺钰琳是想让康大伟彻底死心,不要再纠缠。康大伟愤愤不平。同事张小飞笑话他:"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说不定,人家都已经复婚了。"康大伟想,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毕竟,她跟袁正明有个孩子。
  于是,2018年2月26日,他在小区门口打了一辆车一路尾随来到她的公司。贺钰琳见到康大伟,大吃一惊。"你来干什么?"她问。
  "我怎么不能来?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康大伟咄咄逼人。
  "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这里也不欢迎你!"贺钰琳语气跋扈,让门卫将他轰了出去。
  冷静下来后,贺钰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事后,她私下找到康大伟,提出补偿他2万元,让他不要再纠缠自己,但被康大伟拒绝。
  "我不要你的钱,我是真心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康大伟哀求说。
  贺钰琳被缠得没办法,只得告诉他,她跟袁正明已经复婚了。康大伟不信。贺钰琳向小区物业反映,物业多次警告康大伟,但康大伟还是纠缠不休。
  3月初的一天,在他与贺钰琳又一次公开冲突之后,物业将他开除,并责令他搬离集体宿舍。
  被开除的康大伟一时没有去处,他偏激地认为,自己之所以落魄至此,都是被贺钰琳害的。他恨透了她。他决定报复,并在路边一家小五金店购买了一把弹簧刀,以备不时之需。
  2018年3月12日,是袁清清的生日。当天傍晚,贺钰琳开车到幼儿园接到女儿,回来的途中又买了生日蛋糕。因为路上有些堵,到小区的时候已经7点多了。
  贺钰琳将车停在地下车库自家车位上,带着女儿往电梯走去。突然,康大伟蹿了出来,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看到康大伟,她本能地将女儿护在身后。康大伟质问她为何要戏弄他的感情,贺钰琳说:"我一直拿你当弟弟,从来也没有跟你许诺什么。你平常帮我的忙,我也给你送了东西,并不欠你什么。"她再次声明,她跟袁正明已经复婚,让康大伟不要乱来。
  康大伟拉住她,哀求道:"我是真心喜欢你,哪怕你复婚了,我也不介意,只要你还是跟我好……"
  贺钰琳轻蔑地笑了声,说:"你也真能想。"
  这时,一辆车开进车库,灯光晃了下眼睛。贺钰琳趁机挣脱康大伟。她的冷漠和轻视彻底激怒了康大伟。他气急败坏,掏出弹簧刀就朝她捅过去。贺钰琳躲开了。康大伟又顺手抓住了袁清清,捅向孩子的胸膛……
  很快,袁清清倒在血泊中。贺钰琳为了保护女儿,后背也被刺了两刀。小区的居民听到呼救声后赶来,康大伟丢下刀匆匆逃窜。
  有人立即报警并打120求助。遗憾的是,袁清清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贺钰琳脱离了生命危险。后经法医鉴定,重伤二级。
  得知女儿惨死,病床上的贺钰琳几次企图自杀。袁正明也后悔不已,他一边承受着丧女之痛,一边守护处于崩溃边缘的妻子。当初要是他心胸宽阔一些,也不至于造成今天的局面。
  2018年3月18日,警方将逃回老家的康大伟成功抓获。同年4月16日,康大伟被执行逮捕。同年12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康大伟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康大伟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王颖
 
滇剑大鹏大伟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