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绝情生母悔捐背后乱针绣里的爱有多沉重
  2016年,山东青年郑焕民被诊断出患了中期尿毒症,命运的第一波打击是:他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恋人。然而更残酷的还在后头:母亲刘广花跟他配型成功,就在即将捐肾之前,刘广花突然悔捐!
  刘广花为什么悔捐?郑焕民最终做成手术了吗?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隐情?
  一场特殊的生命对峙徐徐拉开帷幕……
  比绝境更残酷:母亲悔捐悲凉了儿子的心
  2016年9月底的一天深夜,郑洪海在儿子郑焕民身边睡着了,突然他的手机短信响了,郑焕民拿起来一看,是母亲刘广花发来的:"你恨我怨我骂我,怎么都好,我已经做了选择。你好好陪儿子透析,等待肾源。我会为儿子祈祷的。"
  郑焕民往上翻短信,还看到父亲在前几天给母亲发的质问和指责的短信……他关上手机,心里窒息得快要憋过气去,脸上悄悄地滑下一串泪珠……
  鄭焕民,1990年出生于山东省苍山县,下有一个妹妹。父亲郑洪海原在当地钢厂工作,下岗后做起了装修工。母亲刘广花擅长乱针绣,是远近闻名的绣娘。穿针走线中,她撑起了一个家。
  郑焕民自小爱唱歌,会跳街舞,父亲干涉的时候,母亲都会护着他,说:"多一门爱好,不是坏事。"母亲还专门把他送去学习唱歌、跳舞。
  2008年夏,郑焕民考入江南大学艺术设计专业,在学校的一些节目上渐渐崭露头角。
  2012年,郑焕民大学毕业到广州发展。他的理想是做一名服装设计师,却未能如愿。他去酒吧唱歌,后来应聘到一家四星级酒店做大堂经理。
  2014年4月,郑焕民和来店里吃饭的张小玉相识。张小玉是外企白领,爱看韩剧,而郑焕民长得很像韩国明星李敏镐。很快,两人发展成了恋人。
  2016年初,郑焕民身体不适。春节后,张小玉将他拉到中山医院检查,医生诊断郑焕民患了中期尿毒症。幸福转瞬成空,两人在医院里抱头痛哭。
  郑焕民决定不告诉父母,暂时先扛着!他辞了职,去多家医院求治,唯一的希望是进行肾移植,可要找到合适的肾源很困难,他的心越来越沉重。
  郑焕民开始透析,他俊秀的面孔因水肿、肥胖渐渐变了形。张小玉看他的眼神变了,郑焕民主动提出分手。张小玉哭了一场后,黯然离去,从此再无音讯。郑焕民非常痛苦,一个人苦苦地撑在广州。
  2016年8月23日,郑焕民突然晕倒在广州人民医院的透析室里,医护人员从他手机中找到父亲郑洪海的号码,联系了郑洪海。郑洪海夫妇赶到广州,见到几乎认不出来的儿子,刘广花抱着儿子痛哭:"这么大个事,你怎么不早说啊?"
  夫妻俩当即要和儿子配型,谁的肾合适就把肾捐给儿子。郑洪海先做了配型,父子俩的肾不匹配。
  9月3日,郑焕民和刘广花配型成功:母子俩血型都是B型,基因位点有5个点相合。医生说这样的匹配度很少见,会使移植成功率高出很多。
  一家人开始做准备,移植日期预定在10月初。
  9月下旬的一天,刘广花突然留下一张纸条离开了广州。纸条上的每个字,都刺痛着郑焕民的心:
  "儿子,我没脸见你了。妈妈对不起你,原谅妈妈吧!一想到要摘掉一个肾,我就害怕,怕得受不了。你再等等,会有别的办法的,总会有的!我回去,天天为你烧香磕头。"
  郑焕民蒙了!母亲给了他重生的希望,又突然反悔,这是多么残酷啊!
  郑洪海也很震惊,他偷偷地去外面打电话,刘广花不接电话,他发短信质问:"你怎能变卦呢?儿子活不了,我们还活得下去吗?"刘广花也不回复。在儿子面前,郑洪海装作轻描淡写地说:"你妈不是不疼你,她是胆子小。她……会想通的。"
  郑焕民根本无法释怀。他强忍着眼泪说:"爸,你也回去吧,我自己看着办,能撑一天是一天!"听着儿子的话,郑洪海心里像被刀剜了一样!他不愿回去。郑焕民在父亲的陪同下,在医院进行透析治疗,并等待着外来肾源。
  这天夜里,白天打零工的父亲在郑焕民身边睡着了。手机短信响后,他看到了母亲发来的那条短信,还看到了父亲质问、指责母亲的短信。黑暗里,郑焕民痛苦地揪成一团……
  透析的次数多了,郑焕民患上了透析综合征,体质急剧下降。母亲把他逼向绝路,反而激起了他强烈的求生欲。他慢慢加强身体锻炼,用顽强的毅力抗击着"死神"的偷袭,以及母亲带给他的打击。
  10月中旬的一天下午,郑焕民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母亲打来的,拒接。随后,父亲的手机响起,父亲把手机递给他,试探着问:"你妈心里肯定也不好受,好歹跟她说几句吧。"
  郑焕民不说话。郑洪海叹了口气,把电话挂断。
  绣娘母亲如此"打磨"亲情:自救中迎来爱情
  郑洪海在广州一边打零工,一边照顾儿子。郑焕民为了自救,在朋友的帮助下,接一点艺术设计的活。
  2017年春节前,刘广花大老远从山东老家带着一包年货赶来,满脸憔悴和愧疚。郑洪海见状,动了恻隐之心。他悄悄地对郑焕民说:"儿子,你妈过来看你,说明她还是放不下你,说不定她已经想通了……"
  郑焕民冷冷地说:"她就是改变了主意,我也不会要她的肾。"
  郑洪海知道儿子心里怨恨妈妈。
  郑洪海留妻子在广州过年。狭小的出租房里,刘广花手忙脚乱地和面、剁馅儿,包饺子。郑洪海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妻子心里到底是热还是冷。郑焕民只吃了几个饺子,便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他觉得跟母亲已经无话可说。
  第二天上午,郑洪海照例去打零工,刘广花留在出租房里。9点半,郑焕民来到血液净化中心,他在家属等候区突然看到母亲的身影。刘广花抱着饭盒,在人群中显得局促不安。她走过来把饭盒递给他,怯怯地说:"饺子还是热的,快吃吧。"
  郑焕民推开饭盒,从包里掏出在路上买的玉米和包子,索然无味地吃了起来。他看到母亲的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但无动于衷。
  下午3点,透析结束,刘广花还在外面等着。郑焕民的肚子早就饿了,他犹豫了一下,接过她手中的保温盒,把水饺吃光了。刘广花满足地笑了。
  回到出租房,刘广花告诉儿子:一天,她在家刺绣时,把家里陈年旧书上的故事绣在了衣服上。如在粗布大褂上绣着八戒扛耙,在裙边上绣了青鸟传信。他小姨把这些绣品挂到网上,结果被上海一个叫雷东明的商人看中了,买了去。雷东明将她的乱针绣转手卖给了一名日本商人后,又回来找她订货。刘广花说:"要是真行的话,以后妈就可以多挣点钱,给你做个储备……"她仍没说捐肾的事。
  两天后,刘广花启程回老家。母亲上车后,郑焕民发了一条短信给她:"第一次生命是你给的,足矣。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我要活出个样子来!"
  收到儿子短信的刘广花,泪眼婆娑。
  这件事似乎过去了。2017年9月的一天,郑洪海突然接到妻妹刘广彩的电话,说刘广花刺绣时突然晕倒在地上。郑洪海心里着急,要立即赶回去。刘广花拒绝了,还不让他告诉儿子。
  郑洪海没告诉儿子,借故回了趟老家,半个月后才回到广州。他带给郑焕民的都是一些好消息。他说刘广花是累病的。她忙不過来,就找她小姨帮忙。因为绣品的销路太好,她还收了几个学徒。除了日本,她的乱针绣还被卖到了东南亚和香港、台湾地区。"钱的事不用发愁了。"郑洪海说。
  郑焕民心情很复杂。他恨母亲悔捐,但她为何又这么卖力地为他赚手术费?是为了心安吗?既然母亲能在网上把绣品卖到国外,他也不能示弱。
  经过一番研究,郑焕民开了家网店,卖网红用品。他亲自当模特推销商品,很多网友被他动听的歌喉和潇洒的街舞打动,销售量很快大了起来。
  2017年11月的一天,一个网名叫"蓝鲸"的卖家发来信息,希望与他合作经营。"蓝鲸"真名梁娟,23岁,从湖南来广州打工,也有一个网店,有5万多粉丝,但止步不前,销量逐日递减。梁娟看好他的网红小店,愿意把两个店合一,她打算腾出精力干别的,能给她分成十分之一就行。
  郑焕民认真地看了看梁娟的网店,发现粉丝基础好,就答应了她的要求。接管她的网店后,第一个月就多赚6000多元。他大方地给了梁娟3000元分成,梁娟觉得太多了。他说:"没有你的粉丝,我也做不成这么多单。"梁娟不好意思地接受了。
  两人合作得很愉快,梁娟拿到的提成也越来越多。在不知不觉中,梁娟喜欢上了他,得知他还是单身,这个漂亮、大胆的湘妹子主动出击追爱,郑焕民委婉地拒绝了她。梁娟不放弃,郑焕民无奈只得向她坦白了自己的病情。
  梁娟不相信,因为他跳街舞的时候,是那么刚劲有力,怎么看也不像个病人。郑焕民只好让她看自己卸妆后的形象,原来他是那么苍白憔悴。她震惊不已!她既心疼又感动,说:"我留下来帮你。"
  郑焕民说:"你走吧,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等不到救命的肾源,我随时会倒下……"他想起了母亲,但他没对梁娟说母亲悔捐的事。
  "你恨这个世界不公平,这我可以理解……"梁娟眼眶红了。"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有那么坚定,我要尝试跟你在一起!"她毅然决然地说。真相和凛冬里的曙光:反哺这深沉和隐忍的母爱
  郑焕民赶不走梁娟,也慢慢知道了她的情况。
  梁娟父母离异,她自小跟着父亲,大学毕业后,父亲再婚,随继母去了福建,对她的事顾不上过问。
  郑焕民觉得梁娟也是一个孤独的人,一个人在广州打拼特别不容易,对她由怜惜而渐生爱意……
  郑洪海渐渐看出了苗头,惊喜地打电话告诉了妻子。刘广花在电话里高兴得哭了:"老公,儿子要是有了对象,我就是……我钱准备得差不多了,要是有了合适的肾源,就赶紧给儿子做手术吧。"
  刘广花想看看那女孩长什么样。这可难为了郑洪海,他硬着头皮找儿子要了梁娟的照片,给妻子发了过去。看到女孩漂亮、精神的样子,刘广花在微信上对丈夫说:"比我带的徒弟都漂亮!"
  2018年3月初,郑洪海收到妻子的一份快递,打开一看,除了家乡特产,还有一幅乱针绣,绣的是一对喜鹊。她要丈夫转交给梁娟。梁娟收到后一看,发现绣品底下还绣着一排小字:"焕民遇到了你,才有了精神。阿姨谢谢你!"梁娟把绣品拿给郑焕民看,郑焕民心里一震,但没有说什么。
  梁娟打电话给刘广花,向她表示谢意。刘广花心疼道:"焕民是个好孩子,你也是个好孩子。阿姨赞成你们在一起,以后你就把我当妈妈……"梁娟连声应着。在梁娟的激励下,郑焕民战胜病魔的信心更大了!梁娟和他一起经营着两个网店,陪着他定期做透析,等待合适的肾源。
  2018年9月,郑焕民终于等到了与他匹配的肾源。刘广花卖绣品赚了20多万元,全部拿了出来,还有郑洪海打工挣的钱、郑焕民和梁娟开网店赚的钱,手术费凑齐了。
  9月19日,郑焕民在广州人民医院成功地做了肾移植手术。术后20分钟,他就能正常排尿了。
  可奇怪的是,一直到10月13日,郑焕民出院,刘广花也不曾来广州看望。这事儿连梁娟也不能理解。郑洪海的解释是,刘广花接到了几个外贸订单,已经签了合同,须按期完成,脱不开身。
  郑焕民并不这么想。他认为,母亲是没有勇气面对他。他身上换的是别人的肾脏,而不是母亲的,他心里尚且过不了这道坎,母亲就能吗?虽然她赚钱给他做了手术,可在郑焕民心里,她甚至不能与梁娟那份患难与共的爱情相比。
  郑焕民出院两个月后,郑洪海回了老家。父亲回去后,因为不愿面对母亲,加上还有两个网店需要打理,郑焕民一直没回去。他和梁娟相守在一起。
  春节快到了,梁娟提出想把郑洪海夫妇接到广州过节。郑焕民很犹豫。他有两年没见到母亲了。或许,有些东西该放下了。他和梁娟一起给父母打了电话。
  哪知,父亲在电话里哽咽着对郑焕民说:"儿子,你妈不做手术不行了,再拖就没命了……"
  郑焕民震惊不已!好半天,他才从父亲断断续续的讲述里,弄明白两年前母亲突然悔捐的真相。
  原来两年前,刘广花进行配型前的全身筛查时,查出来患有直肠癌。她有一年多的便血经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得了痔疮,每次都是去小诊所拿点药自行治疗,没想到……按照器官移植的规定:癌症病人出现大面积癌细胞扩散,是不可以捐献器官的。
  刘广花不敢告诉丈夫和儿子。父子俩如果得知真相,精神上就垮了,尤其是郑焕民。考虑到不能加重郑焕民的病情,医生帮她隐瞒了真相。
  回老家后,刘广花一边服用中药保守治疗,一边拼命干活挣钱……她不敢来广州,也不敢让丈夫和儿子回家,直到那次她在做刺绣时突然晕倒,妹妹刘广彩打电话给郑洪海,郑洪海才知道真相。就在郑焕民做移植手术的时候,刘广花已经出现了腹水……
  郑焕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曾认为冷酷绝情的母亲,居然对他隐瞒了这么大的秘密!他在电话里哭着对父亲说:"我回去把妈妈接到广州做手术。"
  除夕前,郑焕民和梁娟一起回到他的山东老家。郑焕民"扑通"一声跪在母亲床前,叫了一声:"妈妈……"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春节后,一家人再次来到广州。
  2019年2月16日,在郑焕民和梁娟的安排下,刘广花在广州市人民医院做了手术,术后继续配合化疗。为了圆母亲的心愿,刘广花住院期间,郑焕民和梁娟抽空去拍了一组婚纱照。当他们把照片拿给躺在病床上的刘广花看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窗外,柳树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了嫩绿的芽儿。是的,凛冬已经过去,春天就要来了……
  编辑/王颖
 
起君广州儿子母亲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