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分手情侣人生大考送走的私生子要退货
  婷婷 紫红
  2017年8月19日,在江苏省苏州市明达电子公司工作的伍江突然接到表叔的电话。电话里,表叔支支吾吾地说:"收养琦琦的那家人,想把琦琦送回来。"伍江脑袋嗡的一声,蒙圈了……
  原来,当年伍江与女友黄莺毕业前夕偷尝禁果,黄莺意外怀孕,并在实习期间生下儿子琦琦。他们将孩子送给了一对不孕夫妻收养。不料,几年后,他们却接到了孩子养父母要求送还孩子的消息。面对即将被退还的私生子,这对昔日的情侣将做何抉择?
  私生子要被退还:已重觅幸福的小爸爸凌乱了
  出生于1988年的伍江是江苏省兴化市人。他在大学读书时,与同系女生、来自江苏省灌云县农村的黄莺相恋。大四上学期,他俩偷尝了禁果。黄莺平时生理周期不正常,加上怀孕初期没太大反应,粗心的她直到孩子4个月时才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对小情侣慌忙去了医院,可医生告诫他们,胎儿已有4个多月,打掉很困难,且有可能造成终身不孕。黄莺一听,当场就吓哭了,于是坚持要生下孩子。伍江并不支持生,但黄莺的坚持让他也没辙。
  这对小情侣在没办证也没亲人祝福的情况下,于2013年8月7日,生下了儿子琦琦。小家伙的出生,并没给这对新晋父母带来丝毫的喜悦。当时,伍江已结束实习,在电子公司从事销售工作,月薪不足4000元,仅房租就得花去1500元。黄莺因哺乳婴儿根本没法工作,3个人的全部生活开销,就来自伍江那仅剩的2000余元,难免捉襟见肘。艰难的生活,不免让两人经常发生口角。一天晚上,两人又为孩子的事情吵起来了,伍江一时生气口不择言:"当时让你把孩子做掉,你不听,现在好了……"黄莺一听火冒三丈:"你还是不是男人,说的是人话吗?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不养拉倒,明天我就把孩子送人。"伍江自知说错了话,忙着向黄莺道歉,哄了好半天黄莺的情绪才平复下来。
  2013年11月底,苏州的天气渐渐转冷,孩子着凉患上感冒,高烧40度,退烧药都止不住。小两口火急火燎地将孩子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孩子被确诊为肺炎,医生建议住院。伍江和黄莺搜遍了全身,也只有800多元,连交住院押金都不够。深更半夜的,伍江硬着头皮,挨个给同学打电话,勉强凑足了押金。那次孩子住院3天,花了2000多元。因孩子既没准生证,更没医保,这些钱得伍江和黄莺全部扛下来。经历此劫后,伍江心有余悸的同时,开始认真考虑黄莺的提议。有一天,伍江对黄莺说:"我记得你说把孩子送人,我知道那是气话,可目前咱们的处境,真没能力抚养这个孩子,不如给孩子找个好人家……"黄莺也被这样的日子折腾够了,点头同意了男友的意见。
  伍江开始四处物色能够收养孩子的人家。最终,太仓市的一个远房表叔,给他推荐了一对40岁出头的夫妻,男的叫于金龙,女的叫段文丽。夫妇俩从事粮油批发生意,家境殷实,为人也很忠厚,唯一的遗憾就是结婚十几年,一直没有怀上孩子。伍江和黄莺听完介绍后,又抽空到太仓实地考察了一番,觉得表叔所言非虚。而于金龙夫妇见孩子的生父母的确是一对刚毕业的大学生,婴儿也很健康,决定收养。12月中旬的一个双休,伍江与黄莺将婴儿送到了于金龙的家中。
  孩子送走后,两个人以为感情能修复,没想到反而加速了感情的崩裂,最终,两人还是分手了。
  分手一年后,伍江与出生于苏州市的独生女宋梅相识相恋并结婚。次年,生下一个女儿。他终于结束了漂泊不定的生活,在苏州立住了脚。
  可是,这样美好的生活,却被表叔突如其来的电话,给搅乱了。原来,于金龙夫妇虽然多年来一直没有生孩子,却从未停止过治疗。2015年4月,44岁高龄的段文丽竟然怀孕了,并于2016年初产下一名男婴。夫妻中年得子,欣喜若狂。然而,就在儿子1周岁时,于金龙出去谈生意,晚上回家,不小心发生车祸,造成左腿截肢。段文丽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又要照顾丈夫,生意也顾不上打理。万般无奈之下,夫妇俩才生出送还养子的打算。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伍江内心五味杂陈。
  都想撂挑子:谁也不愿为年少轻狂的苦果担当
  伍江并不是不愿接纳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有自己的苦衷!原来,伍江家境贫寒,和宋梅相识的时候,他一无所有。宋家看中了他的上进与勤奋,不仅没有计较他的出身,反而出全款在苏州中心城区买了一套房子,作为小两口的婚房。伍江和宋梅的女儿出生后,岳父岳母又给了10万元,作为她将来的教育基金……伍江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如果宋家人一旦知道自己与前女友曾有一个私生子,他们会怎么想?现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会不会化为泡影?一想到此,他就不寒而栗。思来想去,伍江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接琦琦回家。次日,他便果断回复表叔,他拒绝琦琦回归。伍江以为自己的态度如此明朗,于金龙夫妇应该放弃送回的打算。可是,伍江想错了。
  那天,伍江接到了于金龙本人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于金龙将伍江的表叔说过的情况又重复了一遍。末了,他加了伍江的微信,而后将自己一家四口的照片发了过来。照片上,于金龙拄着拐杖,左腿已经不见了,裤管被高高地挽起。脸色憔悴的段文丽怀中抱着她的亲生儿子,手里牵着4岁多的琦琦。琦琦皱着眉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看得伍江的心隐隐作痛。
  很显然,于金龙想以此强调他送回琦琦的决心,因为他们实在无能为力。伍江的心再次沉到了谷底。
  伍江突然想到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孩子的生母黄莺!伍江迫不及待地拨通了她的电话。黄莺坦率地告诉他,自从分手后,她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来,她应聘进了苏州明亮灯具公司工作。2017年初,她遇到了做二手车生意的苏州本地小伙唐昊,兩人彼此有好感,并开始了恋爱。两人商量着2018年春节结婚。
  伍江将于金龙夫妇想将琦琦退还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并称自己确实不方便接纳儿子,希望黄莺将琦琦接到身边。黄莺一听就急了:"不行不行,我也准备结婚,要是男朋友知道此事,他绝不会答应。"伍江不想放弃:"你们不是还没结婚吗?如果对方不答应,你就跟他分手,以后我每月出6000元抚养费,养你们娘俩。"黄莺听完,气得挂断了电话。
  伍江心乱如麻。那天,伍江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后,正在发呆。公司传达室打电话给伍江,称有人找他。伍江跑到公司大门的传达室一看,来者竟是于金龙的妻子段文丽。还没等伍江质问段文丽,她自己先哭了,一边哭一边说:"大兄弟,如果不是家里出了这事,我们是万万舍不得把孩子送回来的。如今,你大哥成了个残废,我一个女人,实在没精力既照顾两个孩子,又打理生意。如果送给其他人,我们又怕孩子受委屈。思来想去,孩子最好还是能回到生父生母身边。"公司其他同事不断地向伍江和段文丽看过来,伍江担心事情闹大,只好好言劝说段文丽,要她先回太仓,自己会和妻子好好商量一下,以最快的速度给她答复。
  惨烈收场:前程没保住人生却彻底毁了
  就在伍江左右为难、纠结不已之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2017年10月17日,一名陌生男子找到伍江,对方自称是黄莺的现男友,叫唐昊。
  原来,几天前的晚上,黄莺提前睡了,唐昊却睡不着,一直拿着手机玩游戏。玩到深夜十一点多,自己的手机没电了,他将黄莺的手机拿过来,不想却无意间发现了黄莺忘记删除的和伍江的聊天记录。女友竟然和前男友有个私生子!唐昊一把将黄莺推醒。
  知道无法隐瞒,黄莺只好说出原委,并告诉唐昊,伍江想让她抚养孩子,每月愿意出6000元钱,可是她没有同意。说话间,黄莺用余光偷偷观察男友的反应,怕他不同意,作为母亲,她很愿意把儿子接到身边。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唐昊突然说:"把孩子接来吧,咱们养孩子。"黄莺没想到唐昊答应得这么爽快,兴奋地扑到唐昊怀里。唐昊用力地推开黄莺,语气冰冷地说:"我的话还没说完,那家伙不是同意每月出6000元生活费吗?让他先打10万元过来。回头把那野种送回你们老家去养,或者干脆再想办法送人!"
  黄莺没想到唐昊竟是這种想法,坚决不同意把孩子接回来。黄莺不知,唐昊那段时间,因生意上出现点问题,向小额贷款公司申请了5万元贷款。他本以为会尽快还上,可直到贷款到期,他也没有还完,连本带利还差贷款公司3万余元。因此,当获悉伍江愿意掏钱抚养孩子的事情后,唐昊平息了自己愤懑的情绪,转而打起了钱的主意。他想以收养为名,拿到伍江的钱,将贷款还清。剩下的钱,还可以用作生意上的流动资金,进行周转。让他真收养这个孩子,他肯定是不干的。于是他也四处找愿意收养的人家,巧的是,有个朋友说他的远方亲戚愿意收养一个孩子。
  一切如自己所愿,所以,唐昊找到伍江。
  面对伍江疑惑的眼神,唐昊说开了:"人们常说,爱一个人,就要包容她的全部。我爱黄莺,当然也会爱她的孩子。琦琦这个孩子,我让她接回来。"伍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确认没有听错之后,他不迭声地感谢:"兄弟,够爷们儿!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唐昊微微一笑:"既然如此,你就先打10万元抚养费过来吧,也就是预支一年多的抚养费。"伍江稍作犹豫后答应了唐昊的要求。
  他俩相约先悄悄前往于家看看,如果真实情况如他们所说的,他就接回孩子,然后付款给唐昊。
  那天,就在二人快到于家独门小院的大门口时,伍江的脚步突然停住了。此时,于金龙的妻子段文丽正带着两个孩子出门,抱在她手中的毫无疑问是她快两岁的亲子,穿得漂漂亮亮的,身上很干净;而那个跟在后面走路的孩子,长相与黄莺酷似,衣服皱巴巴的,显然就是琦琦了。段文丽的手没有牵着琦琦。孩子的步子小,跟不上养母的步伐,段文丽不停地催促他:"走快点啊,磨磨叽叽的。"语气中,充满了厌烦。
  自从孩子被送走之后,第一次见到琦琦的伍江,突然生起一股莫名的心酸与愤怒:"你们有了亲生儿子,对养子就这么差啊!"而唐昊看到琦琦后,也是面无表情,甚至都没给黄莺打个电话。伍江冷眼旁观这一切,回味着唐昊提出要10万元钱时的表情,越想越觉得,这小子八成就是为那笔抚养费来的。琦琦一旦交给了唐昊,受到的待遇,可能比在于家受到的待遇更差。想到这里,伍江突然有了主意:如果我再多给唐昊10万,让他把于金龙的亲生儿子抱走送人,于金龙家小儿子丢了,想必就会取消送还大儿子的打算。如此一来,自己的亲生儿子不但还可以继续生活在于家,享受"独生子"的良好待遇,自己和黄莺也不用再为养儿子发愁了。
  趁着段文丽没有发现他们,伍江将唐昊拉到一边,而后道出了自己的计划。那段时间唐昊被追债追得紧,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要伍江愿意出钱,对他都没问题。最关键的是,伍江愿意多出10万!唐昊当即就表态:"我听你的。你说吧,让我怎么办?"最后,两人临时组成同盟,认真踩点,仔细密谋。经过一周时间,两人确定了盗子方案。2017年10月25日,伍江和唐昊趁段文丽带两个孩子上街买菜之际,偷偷把于金龙的小儿子成功盗走。当天,伍江履约,转账给唐昊20万元钱。
  偷到了孩子又收到了钱的唐昊,原本十分兴奋。可令他沮丧的是,此前谈好的收养孩子的那家人临时反悔,唐昊一时间无法将孩子送出去,只好自己抱着,却又不敢回家。快两岁的孩子,哭闹个不停,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完全没有带孩子经验的唐昊,一时间手忙脚乱。担心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唐昊将孩子抱上自己的车后,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巴,再将他的一双小手用宽胶带给粘上。而后,他开着车,来到了苏州市吴中区郊区的一家废弃的厂房内,想先把孩子藏起来,再想别的办法。可当他将车停下后,去看被他放在后座上的孩子时,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唐昊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把孩子投进附近的一口废井中后,才恍恍惚惚地将车开回了家。
  儿子突然失踪,于金龙与段文丽果断报警。2017年11月10日,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刑警队将唐昊抓获。唐昊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将伍江供出。11日,唐昊与伍江被警方刑拘。伍江被拘后,其不愿接纳自己与前女友私生子的事大白于天下。伍江的妻子和岳父岳母非常惊讶,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一向老实憨厚的男人,竟然如此自私、卑鄙!黄莺也追悔莫及,倘若自己能勇敢担当,伍江和唐昊就不会铤而走险,自己对惨案的发生难辞其咎。而等待伍江和唐昊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因涉及隐私,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谁的青春不迷茫?当年少轻狂的伍江与黄莺,因偷尝禁果而留下骨血后,他们理应坦然面对,可他们却以无力抚养为由,将其送人。及至孩子养父母因实际困难,要将孩子送回时,他们为自己的前途与未来,再次置道义与责任于不顾,推三阻四,不敢担当。最终,不仅没有能够如愿捂住盖子,反而让事态恶化,害了他人,也葬送了自己的人生。
  编辑/沈永新
 
婷婷黄莺表叔孩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