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离婚竟成转债法宝敬畏婚姻何来灭门之祸
  孙守波不到30岁就有了自己的公司,可谓人生得意。不曾想,一次投资不慎,让他一夜之间几乎失去了一切。不甘心辛苦打拼攒下的家产被债权人全部收走,他想出了一条妙计,不仅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保住财产,还可以伺机东山再起。
  孙守波到底用什么方式保住家产?他得逞了吗?为达到目的,他最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2017年12月3日,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场终极审判,令人唏嘘!
  夜幕下的血腥杀戮,创业小夫妻深陷债务危机
  2016年12月8日19时许,华灯初上,五彩的霓虹将四川省南充市这座川北名城装扮得美轮美奂。"救命啊!救命啊——"突然,一阵凄厉的呼救声划破了这祥和的夜。南充市公安局接警后迅速赶赴现场,案发地点位于南充市一家国企的职工宿舍楼,血腥的场面令民警不寒而栗。被害人龚静和她的父亲龚玉贵、母亲陈琳均因胸部中刀流血过多窒息而亡。在厨房的阳台上,一名男子腹部插入一把尖刀,刀没把柄,倒在血泊里昏迷不醒。报警人是死者龚静的闺蜜罗春华,罗春华指着男子,颤抖着告诉民警,这人名叫孙守波,就是他杀害了龚静一家三口。
  警方立即把孙守波送往南充市中心医院监护抢救。在医生的努力下,两天后孙守波脱离了生命危险。随即,警方对孙守波展开了审讯,孙守波对杀害龚静一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孙守波是被害人龚静的前夫,被害人龚玉贵和陈琳的前女婿,他为什么要将前妻全家灭门?随着孙守波的供述,血案背后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时光回溯到2010年的元宵夜。那晚,孙守波宴请有生意往来的建筑公司的管理人员。一入席,他被一位身着红色针织裙的高挑女子吸引住了。
  时年30岁的孙守波是四川南充人,大学毕业后在南充一事业单位上班。2004年3月,相恋了3年的女友段敏嫌弃他无车无房,工资也付不起首付,坚决地跟他分了手。失恋给了孙守波沉重的打击,他辞去了工作,向亲朋好友筹集了10万块钱开了家建材门店,发誓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恰逢全国建筑行业上升期,孙守波头脑灵活、诚信经营,很快在建材行業闯出了一片天地。两年后,孙守波还清了债务注册了家建材公司,一跃成为圈内小有名气的建材老板,还在高坪区买了套120平方米的复式电梯公寓。事业有成后,孙守波相了几次亲,但都没有心动,直到看到这位红衣姑娘……
  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胡冬平秒懂了孙守波的心思,他马上热情地为他介绍:"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会计龚静,她是位单身美女哟,要不要我帮你们牵线,你们今晚就‘脱单……"
  28岁的龚静是南充市人,父母均是南充一家国企的退休职工,龚静是家里的独生女。龚静大学毕业后应聘到父亲所在工厂当了名会计,因单位效应不好,她刚刚辞了职,跳槽到建筑公司做会计。
  胡冬平的打趣似一阵春风吹皱了一池春水,孙守波禁不住再次向龚静望去,与龚静娇羞的目光撞个正着。四目相对的刹那,孙守波的心怦怦跳得厉害。席间龚静听了孙守波的创业故事,十分动容,宴会结束后,两人互换了联系方式。
  两人频频地约会,两个月后领证。婚后,龚静辞去了工作,利用自己的财务知识帮孙守波打理生意,两人计划趁着南充建筑业的黄金发展期挣足钱,然后再要孩子。2014年3月,孙守波买了辆宝马X5轿车,还准备在萦溪新城购置独栋别墅。
  一天,孙守波在一次商业活动中认识了来自邯郸的建材批发老板彭双全,他承诺以市场价的9折向孙守波提供优质建材。为保险起见,孙守波去彭双全邯郸的公司考察了一番。眼见为实,孙守波心动了,他与龚静商量拿出买别墅的钱,借了200万高利贷与彭双全签订了500万的订购合同。
  孙守波把货款打到彭双全的账户后,彭双全却迟迟不发货,直到后来电话也打不通了。孙守波来到邯郸市彭双全的建材公司,发现人去楼空。他一下子就蒙了,立即向当地公安局报案。警方立案后发现彭双全向孙守波提供的全部信息都是虚假的,孙守波给彭双全汇出的500万货款第一时间被转到境外,一时间无法破案。
  孙守波痛不欲生。投资不慎让他的500万打了水漂,其中还背负了200万的高利贷债务,这对一个小公司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他该怎么办呢?
  离婚保全家庭财产,订下三年之约东山再起
  2015年2月,因资金链断裂,孙守波的建材公司残喘了半年后破产了。案发后,孙守波向警方交代,当时,他借的高利贷连本带息达260万,即使卖了房子、车子也还不清。如果将房子和车子抵了债,那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孙守波不甘心让自己奋斗了十几年的心血付诸东流,拒绝了妻子龚静变卖固定资产还债的建议。为稳住高利贷主,他拆东墙补西墙,四处借钱偿还利息。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孙守波投资失败的消息不久传到高利贷债主耳里,债主们纷纷逼上门来,孙守波只得躲了出去。2015年10月1日,债主陈进斌带着十几个人找到孙守波家里,逼着龚静以房子车子抵债。哪知龚静拿出离婚证喝止住陈进斌,声称她和孙守波离了婚,房子和车子是她的财产。陈进斌拿过离婚证一看,傻眼了。
  原来,孙守波偿还不了高利贷主的钱,他担心自己的房子车子被高利贷主变卖抵债。2015年8月,孙守波说服了妻子龚静,将房、车转移到她的名下。第二天,两人来到高坪区民政局离了婚。
  陈进斌到南充市房管局和车管所一查,在孙守波与龚静离婚的前一天,房子和车均过户到龚静的名下。陈进斌虽然知道是孙守波以离婚的方式转移了财产,但是也无可奈何,因为借条上落的是孙守波的名字。此后,陈进斌数次将孙守波起诉到法院,但法院也难以执行。
  案发后,孙守波的父亲孙勇也证实了孙守波离婚转移财产的事实。据孙勇回忆:2015年9月18日,是孙勇60岁生日。中午孙守波和龚静回乡下给老父亲过生日,孙守波酒后无意中透露了他和龚静离婚的事实。孙勇大惊失色,他责问儿子对待婚姻为何如此草率。孙守波反过来劝慰父母:"这只是权宜之计,待我躲过风头、东山再起后,再跟她复婚。"孙勇看了看龚静,欲言又止。
  离婚后,孙守波白天出去躲债主,晚上仍与龚静住在一起。因为巨大的精神压力,他患了肺炎,整宿地咳嗽。龚静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白天要应对债主们无休止的纠缠,晚上还得照顾孙守波,两人靠着龚静在一家超市上班每月2800块钱的工资艰难度日。龚静曾对闺蜜罗春华诉苦:"再这样下去,债一辈子也还不了。我也是34岁的人了,还没有孩子,难道这辈子就要在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2016年4月,龚静趁孙守波回乡下躲债的机会,以80万的价钱卖掉了房子,又以50万的价钱在二手车市场脱手了宝马车,搬进了职工房,和退休的父母住在一起。
  2016年5月1日,孙守波在外躲了半个月的债,回来后才发现房子已经易主。孙守波怒斥龚静不该背着他卖掉房子,袭静一脸平静地向他解释:债主逼债一日甚过一日,万一哪天把房子咋了,得不偿失。再说,老这样赖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盘活固定资产,再去投资才有出路。龚静给孙守波拿了30万作为创业资金,期待他东山再起。
  孙守波觉得龚静说得合情合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见孙守波不放心,龚静跟他签下了一份"三年之约"的协议,条约里写道:三年时间里,龚静不准交新男友,等候孙守波东山再起,还清债务后两人复婚。孙守波心里悬着的石头这才落了下来。
  逼仄人生走进死胡同,亵渎婚姻血案买单
  2016年6月,孙守波听说一个朋友在乌鲁木齐开餐馆发了财,于是,他拿着30万去了乌鲁木齐,在当地开了家川味餐馆。然而,孙守波没有经营饭店的经验,也不熟悉当地人的饮食习惯,生意很是惨淡。半年后,他亏得血本无归,铩羽而归。
  2016年11月2日,孙守波回到南充,来到前岳父龚玉贵家。龚玉贵夫妇得知孙守波二次创业失败,很不高兴。晚上,孙守波想与龚静温存,却被龚静阻止:"这是在父母家,老房子又不隔音,算了吧。"在前岳父家住了几天,龚玉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孙守波干脆搬了出去,在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开了房。
  一连几天,他约龚静到旅馆里过夜,龚静找各种理由推托。一天,孙守波在龚静上班的超市门口苦苦等到晚上10点,龚静才跟他去了旅店,但却不肯让他碰她。孙守波发现了龚静手腕上的玉镯,从材质来看价值不菲。孙守波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问她是哪里来的。龚静不理他,孙守波隐隐约约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为了搞清楚真相,孙守波一连几天盯梢龚静。他发现她父母家的小区外有个小土丘,土丘上植被繁茂,站在土丘上,前岳父家的动静尽收眼底。孙守波买来方便面、矿泉水和望远镜。12月3日,天蒙蒙亮时孙守波就带着装备悄悄地潜伏在土丘的灌木丛旁。饿了就嚼干脆面、喝矿泉水,一直蹲守看到龚静走进家门才回到小旅馆。
  12月6日下午5点,孙守波发现一辆丰田霸道越野车缓缓驶来,在小区门口停下,随即龚静从副驾驶下来,与驾驶室里的男子亲热地拥抱告别。孙守波气得直咬牙,恨不得冲上去暴打丰田车主,但又担心身材瘦弱的自己不是对方对手,只得拿出手机拍下"罪证"。丰田男走后,气急败坏的孙守波来到龚玉贵家,当着两位老人的面,质问龚静是怎么回事。
  龚静还没说话,龚玉贵忍不住插话道:"我女儿交了男朋友怎么啦?你们早就离了婚,你无权干涉!"孙守波争执不过,大骂龚静背信弃义,并要龚静归还卖房卖车所得的钱款。龚静说:"我已经给了你30万,早和你撇清关系了。"说完,龚家人把孙守波赶出了家门。
  案发后,据龚静的闺蜜罗春华向笔者讲述,龚静刚开始确实想等孙守波,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来越没有信心。龚玉贵夫妇对孙守波十分失望,数度劝说龚静趁机与孙守波断了关系,并悄悄地安排女儿相亲。在亲友的介绍下,龚静认识了做水产生意的张泽,就是那位送她回家的丰田男。张泽离了婚,有一个儿子,价值3万元的手镯也是张泽买的。
  龚静的绝情让孙守波恼羞成怒。为了保全家庭财产,他不惜背着骂名,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现在却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孙守波越想越气,他恨不得将龚静生吞活剥。当晚,孙守波打电话约出了好友李伟明。孙守波喝得酩酊大醉,一直嚷着要报复龚静。李伟明很同情孙守波,好言劝解他,孙守波却一直难以释怀。
  2016年12月8日,孙守波打电话给龚静,发现自己被龚静拉进了黑名单,这彻底激怒了他。當天下午,他花了50块钱买了把剃骨尖刀和一把匕首。第二天,他悄悄地潜伏在龚玉贵家宿舍楼外的小丘上,直到晚上7点,前岳父家的灯亮了,孙守波以为龚静回来了,他带着凶器敲开了前岳父的家门。龚玉贵开门见是孙守波,将他赶了出去。
  孙守波坐在二楼的楼道口,心中翻江倒海,龚静的绝情,前岳父母的冷漠,让他彻底绝望。这时龚静参加完聚会,由闺蜜罗春华开车送她回家。孙守波看见龚静,拉住她说:"你今晚得给我说个清楚。"龚静甩开孙守波,没好气地说:"别不知羞耻,我和你早没关系了。"孙守波顿时丧失了理智,他掏出尖刀朝龚静胸部连刺三刀。随着一声哀嚎,龚静倒在血泊里。惊闻女儿惨叫,两位老人开门欲救女儿,孙守波杀红了眼冲上去,朝龚玉贵夫妇一阵乱捅,很快,二老倒在血泊中……
  咸腥的鲜血溅了孙守波一脸,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随后,他来到厨房欲自杀,当尖刀刺入腹部时,他痛晕了过去。眼睁睁地看着龚静一家在自己眼前惨死,罗春华哆嗦着拨打了报警电话。南充市公安局接警后迅速将孙守波抓获。
  2017年12月3日,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判处孙守波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因涉及隐私,除孙守波外,其余为化名。)
  [编后]与一些人假离婚假结婚买房投资不同的是,孙守波将离婚当成是躲避巨债和法律制裁的手段,虽然一时得逞,但他对婚姻的不尊重和亵渎最终让他自食其果。一个对婚姻没有敬畏感的人,最终也会被困死在婚姻的迷局里。本文的结局,再次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编辑/王颖
 
子良南充市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