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前男友陡变男闺蜜婚姻危墙下哪来的岁月静好
  对于陈蓓来说,再也没有比刘浩明更体贴的男闺蜜了。他是她的垃圾桶、司机、保镖兼知心大哥。就连她跟丈夫王鹏有了矛盾,只要刘浩明一出马,立即就能化干戈为玉帛。究竟刘浩明有什么魔力,能如此游刃有余地游走于陈蓓和王鹏之间?王鹏是真的不介意,还是另有隐情?
  2017年11月,陈蓓和王鹏因为家事发生了争执,刘浩明再次从天而降,这一次,他能否劝回王鹏回归家庭?重庆市渝北区某KTV门外,一场血案悄然上演……
  前男友当"男闺蜜",可知人性本多疑
  刘浩明和王鹏曾是高中同学,也是一对好哥们,两人都喜欢班花陈蓓。出生于1985年的陈蓓是土生土长的重庆妹子,皮肤白皙,身材苗条。刘浩明性格外向、能说会道,后来他们就成了同学口中的"一对"。王鹏性格内向,只有把自己的喜欢埋藏在心底。高中毕业时,刘浩明学习成绩不好,没考上大学,只好去陕西当兵。王鹏却跟陈蓓一起考上了重庆城市职业学院。
  刘浩明当兵后,和陈蓓分隔两地,只能打电话,发短信,渐渐地彼此有了距离。陈蓓觉得刘浩明多疑、脾气暴躁、遇事爱冲动。有一次,她和同学去长寿湖游玩,刘浩明几次打电话也没有找到她,竟然怀疑她有问题。两人见面后,刘浩明为此发脾气差点摔坏手机。尽管后来刘浩明向陈蓓道歉,但两人关系还是留下了阴影。加上陈蓓的父母一再地说当兵退伍后不好找工作,跟大学生也不匹配,催她分手。于是,2009年8月,陈蓓以两人性格不合适为由,提出中止交往。
  但毕竟是初恋,陈蓓心里有些患得患失。不久,她又患上了急性黄疸型肝炎住院。生病期间,同学们都怕传染,没有一个人去看她,就连平时围着她转的几个追求者也避之不及。只有王鹏天天去病房探视,他犹如冬日的暖阳,让陈蓓感到格外温暖。得知她和刘浩明正式分手,王鹏向陈蓓发起了感情"攻势":在图书馆里为她占座位;去食堂帮她打饭;晚自习后,送她到宿舍楼下……就这样,陈蓓和王鹏恋爱了。
  2010年2月春节,陈蓓将男友带回家,父母认为王鹏踏实可靠,十分满意。大学毕业后,陈蓓与王鹏在同一个系统找到工作,不久结婚。2011年,刘浩明退伍回重庆,在一家物业公司工作。据陈蓓后来回忆,刘浩明回来后通过同学联系上王鹏,得知他和陈蓓恋爱结婚,竟然也没介意。还当着王鹏的面开玩笑:"反正蓓蓓是嫁给我哥们儿,我也放心了。"三人原本就是好朋友,刘浩明和王鹏也没有嫌隙,兄弟一般常来常往。
  陈蓓个性外向,在她看来,她跟刘浩明两人是从小到大的邻居,虽然成不了恋人,也能做一辈子的朋友。因此,她常戏称刘浩明是她的"男闺蜜"。有时候王鹏不在,家里有体力活儿,她就喊刘浩明帮忙。对于刘浩明的存在,刚开始王鹏并没有表现出不满。只有陈蓓的父母偶尔会提醒她,不要跟刘浩明走得太近,陈蓓却不以为然。
  一天晚上,刘浩明又去找王鹏喝酒。陈蓓在厨房忙着做菜,突然一只老鼠不知道从哪儿蹿了出来,陈蓓吓得尖叫:"有老鼠!"刘浩明离厨房最近,他一个箭步冲进去,顺手操起门边的拖把将老鼠赶跑了。花容失色的陈蓓抓住他的肩膀,喘着气说:"吓死我了。"刘浩明开玩笑安慰她:"没事,老鼠是见到你这样的大美女,才挪不动腿。"陈蓓听了捶着他笑骂:"你真够坏的!"两人相视大笑。殊不知,此刻的王鹏讪讪地站在旁边,无比尴尬……
  其实,陈蓓并不知道,高中时期她选择了与刘浩明交往,这让王鹏内心很挫败。王鹏认为初恋是一个人最真的感情,没有任何杂质,是发自内心的最爱。哪怕,自己最后与陈蓓相爱结婚,但他总觉得要矮刘浩明一头。这些年来,见妻子跟刘浩明来往时"不拘小节",他颇有微词。可陈蓓却还指责王鹏"小气,不男人"。王鹏想想,觉得妻子跟刘浩明之间也确实没什么,他无言以对。
  友情过界浑不觉,失衡的心越走越远
  时光不知不觉地流淌。结婚3年后,29岁的陈蓓生下儿子王睿琪。孩子成为夫妻俩感情的纽带。可是琪琪由于先天性心脏瓣膜缺损,医院诊治后说要等孩子稍大一点再进行心脏瓣膜修补术,这无疑给夫妻俩带来无尽的痛苦。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王鹏的父母提出要陈蓓辞职,陈蓓却不愿意当家庭主妇。王鹏则认为妻子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儿子身上。陈蓓觉得丈夫不理解自己,夫妻俩时有争吵。
  2016年4月的一天下午,琪琪出现身体不适,幼儿园老师打电话让家长接回家。王鹏为此再次要求妻子辞职,并发生争吵,陈蓓一气之下从家里跑了出来。她第一时间给刘浩明打了个电话,刘浩明得知两人吵架的缘由后,特别理解地说:"以你的性格,是接受不了当家庭主妇的。"陈蓓听了觉得还是刘浩明懂她。两人在外面的火锅大排档喝酒,边吃边聊,竟然聊到了半夜十二点多。当晚王鹏等到老婆回家,闻到她酒气冲天,听说她跟刘浩明喝酒去了,忍不住质问:"你是我老婆还是他老婆?"陈蓓认为老公没事找事,两人当晚又大吵一架。
  2016年6月的一天晚上,小睿琪由于過度奔跑,导致呼吸困难。陈蓓非常着急,恰好王鹏到区县公司出差了。不得已,她只得给刘浩明打电话,两人很快把孩子送到了重庆儿童医院救治。陈蓓哭着把不如意的事一股脑儿说给刘浩明听。刘浩明极力安慰陈蓓,他的善解人意,让陈蓓越发感激。那两天,孩子在医院老哭,但刘浩明很会逗孩子,经常把小家伙逗得咯咯笑,他还开玩笑说:"叫干爸就给你买变形金刚!"两岁的琪琪却冲着刘浩明喊"爸爸"。陈蓓和刘浩明见状,都哈哈大笑起来。这温馨的一幕恰好让出差回来的王鹏看到,他心里五味杂陈,甚至错觉刘浩明和老婆更像一家人!
  几天后,经过各项检查,心血管科的王主任认为孩子要尽早手术治疗,费用不菲,让他们夫妻俩早做准备。王鹏夫妇开始多方筹措治疗费用。无意间,王鹏发现陈蓓给刘浩明发短信要他帮忙借钱,十分不满。而陈蓓对王鹏偷看她手机短信的行为也很不高兴。"我和刘浩明是正常交往,你心胸为什么那么狭窄?"王鹏说:"你找他的次数比我还多,你们算正常吗?"陈蓓说:"儿子生病需要钱,我不过是找他借钱,你有本事你去借!"王鹏一句话也没说,却一拳头砸在了墙上。
  不久,王鹏找到曾经承建公司项目的开发公司副总陈红,他向对方说出儿子生病急用钱的事实。陈红与王鹏相识多年,对踏实肯干的王鹏一直很欣赏,二话没说就借给了他20万元。王鹏喜滋滋地回到家,夸张地把存有20万的银行卡摔在陈蓓面前,豪气地说:"治疗费有了,不用麻烦刘浩明!"陈蓓反复追问他跟谁借的钱,王鹏为了避免妻子误会,没有说。陈蓓心中起疑,查询后发现转账人是陈红,开始怀疑两人有问题。
  不久,小睿琪终于手术成功,康复出院。王鹏为此非常感谢陈红,他特地请陈红去观音桥天街吃饭。哪知,他吃饭的小票被陈蓓看到,她质问王鹏请谁吃了日本料理,为此大吵。那天,王鹏摔门而去,陈蓓又向刘浩明大倒苦水:这种悲摧的日子,哪天才是尽头!王鹏和那个女人一定有问题。据陈蓓回忆,当时刘浩明很耐心地听完了她的诉苦,他义愤填膺地说:"我去问清楚,究竟他们是什么关系……"
  据案发后王鹏交代,当天晚上,刘浩明将他约出来喝酒。王鹏坦诚相告,陈蓓不把重心都放在家里,还说他们一家人想让她当保姆,还怀疑他有问题,"她把我和我父母都想得太坏了。"刘浩明觉得是王鹏想多了。他追问王鹏与陈红的事,还警告王鹏不能对不起陈蓓。此时刘浩明喝得有几分醉意,感叹道:"如果不是你,我肯定把蓓蓓追回来。"王鹏突然心生反感,一甩手吼道:"我们家的事,关你屁事!"刘浩明见自己的好心被当成恶意,气坏了,两个人说着就动了手。刘浩明当过兵,身材也高大,他将王鹏打了一顿,还威胁说:"如果不让陈蓓好过,你也不会好过的。"王鹏非常气愤,想到刘浩明30多岁也没结婚,认为他对陈蓓一直旧情未了,说不定已经给他戴了绿帽子!
  "男闺蜜"解围越解越乱,友情尽头血刃了结
  这件事后,王鹏警告陈蓓不要再跟刘浩明联系,也不要让他再介入他们夫妻间的事儿,可陈蓓不以为意,回击道:"我行得端立得正,凭什么你说不联系就不联系?我还怀疑你和那个富婆有问题呢!"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王鹏父母不得不搬到儿子家居住,婆媳关系又成为最大的问题。每当王鹏回家,陈蓓就数落婆婆的各种不是,而王鹏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为逃避矛盾,他经常逗留在酒吧和茶馆,深夜才归。陈蓓不理解丈夫的痛苦,见他天天晚归,认为他在外面有了人,经常打电话向刘浩明哭诉。刘浩明不但安慰她,还开车拉她去散心,并规劝王鹏好好对待陈蓓。不知不觉中,陈蓓对刘浩明的依赖感竟然越来越深。
  儿媳经常跟一个年轻男人打电话见面,这引起了王鹏父母的不满,他们隐晦地再三提醒儿子。在父母的影响下,王鹏越来越怀疑妻子和刘浩明关系不正常,变得烦躁和心生恨意。2017年11月20日,两人又因为一些旧事开始吵架,陈蓓赌气说要不就离婚,早知道当初就不跟刘浩明分手了。王鹏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追问陈蓓到底和刘浩明有没有"过界"。陈蓓根本不理,王鹏逼急了,忍不住第一次动手打了陈蓓一耳光。陈蓓惊呆了,疯狂地喊道:"我跟你没完!"说完夺门而出。十分钟后,王鹏坐立不安,也跑出去找陈蓓。可是哪里找得到。其实陈蓓就在小区楼下,她打电话向刘浩明哭诉。刘浩明连忙安慰她,说自己帮她处理好这件事。于是,当晚十二点左右,刘浩明在渝北临风亦歌KTV包房找到王鹏。据王鹏后来回忆,因为心中烦闷,他一个人跑去喝酒,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见刘浩明来了,他拉开一罐啤酒递给他,忍着火说:"我知道你来做什么,你还是不是我兄弟?"刘浩明见状,只得一饮而尽。
  当晚凌晨一点多,刘浩明要王鹏回家跟陈蓓道歉,还推搡着他说:"你是不是男人啊!不要得到不知道珍惜。"王鹏一听,认为他是在变相地羞辱他。强烈的怒火焚烧着他的心,他大骂刘浩明不是好兄弟,骗了他老婆,还要骂他不是男人。也许刘浩明也被王鹏的话搞烦了,性急的他给了王鹏一拳,又踢了一脚说:"你就是不知好歹。""你又打我?我叫你管闲事,我叫你欺负我……"王鹏浑身战栗,顺手操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捅刺刘浩明胸部、右手臂,刘浩明挣扎着逃了出去。已经杀红了眼的王鹏追了出来……
  路人看到两人打斗场面和一大摊血,吓得赶紧报警。此时,王鹏也从醉意中清醒过来,他拦住一辆出租车,将刘浩明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他望着刘浩明被送进了急诊室手术抢救,一个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渝北区派出所接警后迅速赶到医院,将在此等候的王鹏抓获。次日凌晨2点,刘浩明经抢救无效死亡。针对王鹏提出的陈蓓与刘浩明有私情的怀疑,警方询问了大量证人。刘浩明及陈蓓的家人朋友,都说两人并没私情,而陈蓓更是连连喊冤,说从头至尾只是把刘浩明当好朋友、蓝颜知己。考虑到此事有误会成分,且王鹏的父母在事后代为赔偿被害人刘浩明经济损失费40万元,刘浩明的父母对其出具了谅解书,王鹏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自以為是的把初恋男友视为蓝颜知己,竟然出乎意料地造成了如此血腥的结局,这是陈蓓始料未及的。她不仅要面对家庭破碎的局面,还要承受着来自社会各界的压力。陈蓓陷入悔恨与自责中无法自拔……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王鹏外,其余为化名。)
  [编后] 随着社会的发展,女人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同性闺蜜之间的友谊。与同性闺蜜不同的是,男闺蜜不仅可以听你倾诉、借你肩膀、替你遮风挡雨,还能跟你进行男性视角层面的深度精神交流,是放松的陪伴和强有力的支持。男闺蜜的存在彰显了现代社会两性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是一种进步。但是,人与人之间无论亲子关系,夫妻关系,朋友关系都需要距离。作为女性,把握好与男闺蜜的距离,同时还需要顾及另一半的感受,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矛盾。
  陈蓓虽然跟刘浩明并无暧昧关系,但是他们毕竟是初恋,不该将自己和他人置于这种容易引起误解的关系之中。作为男闺蜜,刘浩明也不该一再介入陈蓓和王鹏的婚姻生活,这种没有界限的热心,毁了三个人的人生。
  编辑/王 颖
 
渝剑陈红王鹏闺蜜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