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别了最能折腾的怨妇妈妈这次我想输到底
  王春玲是个极要强的母亲。随着丈夫移情别恋、"小三"对自己当面的羞辱,王春玲更是将情敌的女儿视为女儿刘玉美比照的对象。岂料,"不争气"的女儿却一败再败,最后,王春玲竟将所有的指望寄托在逼女儿整容上!可是,整容就能改变女儿的人生吗?一场无声的对抗在这对母女之间展开——
  丈夫外遇,被羞辱的母亲如何绝地反击
  2018年3月10日下午五点半,王春玲拎着购物袋快步走入合肥市蜀山区一处复式楼,准备回家预备晚餐。可刚走到自家楼下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一个身影从高空坠落下来,摔在楼下的草丛里。惊魂未定的王春玲定睛一看——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刘玉美!
  很快,刘玉美被送到附近的医院。幸运的是刘玉美家在四楼,坠落时被邻居家晾衣竿挡了一下,再加上刚下过雨,草地湿软,刘玉美经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由于腰椎爆裂性骨折,医生诊断为高位截瘫,以后能否站起来都是未知数!王春玲一听,扑倒在女儿身上,大哭不止。然而,无论王春玲如何肝肠寸断,清醒过来的刘玉美对母亲却无动于衷,甚至看都不肯看她一眼……
  王春玲1965年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市。由于父母走得早,王春玲读到高一时便辍学在一家饭店打工。几年后,王春玲拿出自己全部的家当与人合伙开了家餐馆,精明能干的她把生意经营得十分红火。自小生活的艰辛、身世的凄涼以及社会的历练让王春玲养成了独立、强势的性格。1990年,王春玲经人介绍与合肥市一家服装厂的车间主任刘峰相恋并结婚。两年后,女儿刘玉美出生。
  女儿的降临让王春玲倍感欣慰。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全方位好好培养女儿。于是,刘玉美三岁时,王春玲就逼着她熟背古诗三百首、三字经;四岁开始教她认字。眼见女儿一天天长大,王春玲对她的长相也生出些许不满,经常和丈夫数落道:"你看女儿尽随你,小眼睛、塌鼻梁,难看死了!"说的次数多了,刘峰便觉得妻子是在变相地损自己,心里很不痛快。
  结婚七八年以来,刘峰已经从当年一个普通的车间主任晋升为所在服装公司的市场总监,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而妻子却依旧是个大嗓门、性格暴躁的个体户。夫妻俩口角不断,渐行渐远。
  女儿6岁那年,刘峰与公司新来的财务总监陈婷有了暧昧。王春玲发现后,刘峰索性提出了离婚。王春玲气急攻心,跑到刘峰的公司找到陈婷,指着她的鼻子大骂她是"狐狸精""不要脸的臭小三"。岂料,陈婷一身紧身低胸职业装扮,将王春玲上下打量一番,一副嚣张气焰:"论样貌、论身材、论工作,我样样在你之上,是个男的都会选我不选你!你看看你的样子,简直是自取其辱!"
  王春玲当众被如此羞辱更是气疯了,上前就和陈婷扭打起来。如此一闹,刘峰加快了离婚的节奏。很快,两人办妥了离婚手续,王春玲带着女儿刘玉美生活。刘峰后脚便与陈婷结了婚。陈婷比王春玲小三岁,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刘峰离婚后,她便带着前夫的女儿邓欢,与之重新组建了家庭。
  经历这一切,王春玲简直觉得自己像被扒了一身皮,无数个夜里,她都一遍遍地回忆陈婷羞辱她的每一句话,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和女儿都过得比"那家"更好!
  不久,王春玲的女儿刘玉美和陈婷的女儿邓欢恰巧进了同一所小学就读。王春玲自然希望女儿处处能压邓欢一头。
  王春玲听说邓欢在学芭蕾,于是,不管女儿是否喜欢,也给她报了个舞蹈班。每次练基本功时,小玉美疼得龇牙咧嘴,哇哇地哭,在一旁的王春玲则当众对女儿一顿吼骂:"就知道哭,你看人家邓欢,芭蕾都得奖了,还不抓紧!"与此同时,王春玲自己也认真捯饬了起来。她狠心减肥瘦了身,又去文了眉,原本脸上有颗痣,经"高人"指点,这颗痣影响了她的婚姻。于是,她毫不犹豫通过激光除了痣。果然,她觉得自己颜值提升了不少。不久,她经人介绍,也顺利找了个公务员再婚。
  这段经历让王春玲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这世上的事,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只要你对自己够狠!
  学历不高颜值凑,疯狂的母亲步步紧逼
  然而,让王春玲心有不甘的是,邓欢很有艺术天分,芭蕾越跳越好,出落得高挑又清秀;对比女儿,刘玉美塌鼻梁、小眼睛,身高也总比同龄人矮一截。无奈之下,王春玲觉得女儿只要能从成绩上超过邓欢,便是赢家。
  刘玉美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数学没及格,而邓欢却名列前茅。王春玲气疯了,抄起家里的一把木头尺子狠狠地抽刘玉美的手心:"你要不要脸?你看你爸,就这样被那个狐狸精勾走了,那个坏女人每次看到我们,有多嚣张,你知道不知道!"
  到了中学,刘玉美偏科严重,数学、物理成绩总拖后腿。王春玲不容分说,给女儿请了家教。在她的严密监管下,刘玉美初中成绩还算稳定。中考,刘玉美发挥不错,和邓欢一起考入了合肥一所重点中学。王春玲很高兴,她暗自思忖:只要自己抓得紧,超过邓欢指日可待。于是,王春玲索性将自己的餐馆盘了出去,全心全意做起了陪读妈妈。
  高二一次模拟考,邓欢考到了年级前100名,而刘玉美那次竟然考到了200名之外。那天,王春玲将饭碗狠狠地摔在女儿面前,骂道:"我成天伺候你,你就考出这样的成绩!"见女儿低着头,咬着嘴唇,唯唯诺诺的样子,王春玲更是又气又急。恨铁不成钢的她无奈之下,竟然抹着眼泪,扑通一声跪在女儿面前,拉着女儿的手说:"我的小祖宗啊,就当是我求求你,高考可是决定你的一生啊!"
  母亲的举动让刘玉美心里既自责又难受,她也想考出好成绩,可母亲越是这样,刘玉美越是觉得不堪重负。2010年7月,刘玉美高考时,因数学拖了后腿,离本科线差了三分,只能选择上了安徽大学的大专;而邓欢却发挥超常,考上了武汉的名校。高考的失败,让王春玲多年的期望彻底破碎,她觉得自己的脸就像被那个"贱人"用脚给踩了一般,再一次尊严扫地。那个暑假,王春玲整整两个月没和女儿说过一句话。
  好不容易大学开学,刘玉美觉得自己总算是舒了一口气。然而,每个周末刘玉美回家,王春玲又开始唠叨个没完,催促女儿尽早准备专升本考试,无论如何一定要有个本科文凭。而成年后的刘玉美对人生规划已经有了自己的主张,她不想事事都依循着母亲设定的轨道前行。
  刘玉美大专英语系毕业后,应聘到合肥一家知名外贸公司做翻译。一年后一次偶然,王春玲得知,邓欢大学毕业后又考上了研究生。更让她觉得无法忍受的是,连前夫刘峰也积极出面,大肆张罗,为继女大摆"庆功宴"!王春玲再一次陷入了疯狂:想当年,女儿考上大专,前夫一点表示没有,现在,为了别人的女儿,他倒是忙前忙后,显得无比荣耀!
  王春玲想不通,为什么处处让那个女人占了上风,连生的孩子都比自己的强?那晚,她将心里多年的怨气化作雨点般的拳头,敲打在女儿背上,边捶边骂:"你真是无能!像你这样的人,活着不如去死了算了!"刘玉美默默承受着。当晚12点她收拾了行李搬到了公司的员工宿舍,从此住在公司。
  女儿读书不行,王春玲又气又恨,但终究也没别的办法。随着刘玉美年龄渐长,她又将希望寄托在她的婚恋大事上。在她看来,好的婚姻不亚于是第二次投胎,只要女儿嫁得好,照样可以给自己长脸。但眼见女儿25岁了,却没有过恋爱经历,她断定,这是因为女儿长得不好看!
  有一次,王春玲听说表哥家的女儿去开了双眼皮,跑去一看,果然漂亮不少。她在网上看到很多女明星整容后,不仅颜值大大提升,而且星运也跟着好了起来,着实动了心。
  从那以后,王春玲三番五次怂恿女儿去整容。刘玉美觉得自己虽然不是美女,但也没有整容的必要,可妈妈的话却越说越难听:"你有本事去钓个金龟婿来啊?我告诉你,你要做老处女可别认我当妈!"刘玉美实在气不过,忍不住脱口而出:"我长得不好那也是拜你所赐!"王春玲气得扇了女儿一巴掌,大骂她翅膀硬了,母女关系恶劣到了极点。
  心灵之痛胜于整容之殇,女儿岂能私人定制?
  这次争吵之后,王春玲并没有罢休,她冷静下来,决定改变策略,对女儿一番推心置腹:"女儿啊,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别人不清楚,你是最了解的。我一个离婚的女人,带着你还能再婚,全是因为后来我重视自己的形象。女人的脸就是门面。再说,你爸被那个坏女人勾走,还不就是因为她长得好看?你就当最后再听我一次,去整容机构了解一下,妈妈总是希望你能更好。"
  刘玉美见母亲说得动情,终于松口表示,自己愿意去了解一下。王春玲很高兴,趁热打铁,当天就带着女儿去了合肥市一家医疗美容机构。结果,那天一进那家整形机构,王春玲就被对方一番天花乱坠的吹嘘给牵着鼻子走,她表示很想给女儿做个垫鼻子的手术。很快,导医表示,当天是活动价,只需一万二,如果改天做,价格就没有这么优惠了。
  在一旁的刘玉美抓着母亲的手说:"妈,我怕,能不能不做啊?"王春玲赶紧宽慰道:"医生说了,这个不痛的,很快,就一个小口。"就这样,刘玉美稀里糊涂地被推上了冰冷的手术台,她的鼻子就这样被放入了假体。缝合时,或许是麻醉药力的衰退,每一针刺入,她都因疼痛而震动、抽搐、颤抖……手术后,王春玲紧张地紧紧拉住女儿的手,问感觉怎样,刘玉美一脸泪水混着汗水——妈,好疼!王春玲安慰女儿:"美丽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忍着点!"
  手术后,刘玉美的塌鼻梁终于挺了起来。王春玲左看右看,十分满意,她觉得,自己的腰杆也像女儿被整之后的鼻子一样,挺得直直的。过了没多久,王春玲又觉得女儿颧骨有点高,怕有"克夫"之相,又逼着刘玉美去做了削颧骨的手术。走出手术室,王春玲觉得女儿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熟料,好景不长,没多久,刘玉美的鼻子就开始流血,伤口处出现了肿块,开始长出肉球。王春玲这下有点慌了神,带刘玉美去整容机构,对方搪塞说,这是手术排斥反应,只要做個小手术把肉芽割掉就行。于是,刘玉美再一次躺在了手术台上。一周后,原本以为这一切都应该终结了的刘玉美,发现自己的伤口又重新开始流出黏液和血,血止了,又长出肉球,陷入可怕的循环。最后,王春玲只能带女儿到正规医院的整形修复机构把假体取出。那天,刘玉美走出手术室,王春玲流着眼泪,一把抱住女儿:"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但刘玉美这次很冷漠地推开母亲,什么也没说。
  自从取出假体后,刘玉美根本不敢再照镜子。疼痛让她失去了知觉、闻不出味道。因为刀口边的肉被割掉,造成鼻中隔偏斜,鼻孔一大一小;削了颧骨后,她已经完全不能抿嘴、不能笑了。刘玉美变得越来越抑郁,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见人,精神也越来越恍惚。2017年年底,王春玲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被诊断为轻度抑郁症,医生提醒王春玲要注意病人会有轻生的迹象。王春玲焦急万分,几乎每天都寸步不离地守在女儿身边。
  2018年3月,王春玲见刘玉美躺在床上,以为她睡着了,便下楼去超市买点生活用品。岂料,刘玉美竟趁机从4楼家中纵身跳下,窗边留着一本满是泪痕的笔记本,上面写着几行字:"我不想活了,连长相都被亲妈如此嫌弃,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要生下我?"
  王春玲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追悔莫及。她默默地读着女儿的日记本,这么多年来,她只知道一味地要求女儿依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却从未试图了解过女儿,从未真切关心过她的喜怒哀乐……王春玲带着无比的歉疚与悔恨,没日没夜地守在女儿床边,流着泪不辞辛苦地为女儿擦身、料理。
  那天,王春玲因过度劳累,便趴在女儿身边睡着了。刘玉美看着母亲近日的操劳,看着她因为自己一夜生出那么多的白发,想到母亲这些年受的苦,她的心一点点地被融化。她忍不住用手轻抚了一下母亲的头发,没想到却惊醒了王春玲。王春玲泪眼迷蒙地亲吻着女儿的手,刘玉美笑了,她知道,未来的日子还很长,自己一定能重新站起来!
  (因涉及隐私,本文人名均已化名。)
  [编后]不少父母希望孩子生活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以爱之名裹挟孩子,更有甚者,孩子成年后也依旧无法摆脱控制。本文中的母亲婚姻失败后,将女儿与情敌之女处处对比,一步步将女儿变成亲子冲突厮杀中的受害人。须知,孩子从来不是自己的附属品,父母应给予他们相信和爱,才能让孩子看见自我的珍贵,觅得人生的光亮。
  编辑/邵鸾飞
 
南心刘峰整容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