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串门
  靳松刚吃罢晚饭,刘局长的夫人来了。说:"俺家那口子在家闷得慌,约你去串门……"
  一提串门,靳松心里"咯噔"痛了一下。因为,他忌恨串门,更恨刘局长……
  靳松和刘局长在一个单位上班,又是隔墙邻居。
  常言说"近水楼台先得月"。
  可是,这句古言在靳松身上没有丝毫的体现。
  三年前,单位领导班子调整,原来的办公室主任提升为副局长,办公室主任的位子空缺下来。而靳松正好是在办公室工作多年,尤其是和他一起进单位上班的,都已升为科长,甚至是副局长。按照"论资排辈"这次办公室主任的人选"非他莫属"
  靳松也自我"得意洋洋"。
  妻子知道后,说:"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她抬起头向隔壁望了一眼,又说:"每天晚上,刘局长家里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哪像你,天一黑就钻进屋里,写什么‘新时代农业发展的前景我看纯粹是一书呆子……
  靳松仔细一想,妻子的话似乎也有道理。平日里,在单位很少单独与局长接触。有两次去给局长汇报工作时,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可每次刘局长都带着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看不出半点邻居的亲热感,使自己到嘴边儿的话又咽了回去。
  靳松越想越觉着自己多年不被提拔的原因,也许是与不去局长家串门有关……
  正值春节临近,一天晚上,靳松和妻子索性买了两条"中华牌香烟"、一箱"茅台酒"借過节之机,去刘局长家串门。
  没料到,一进门被刘夫人迎了出来。
  "俺家那口子,不欢迎带东西来的人!"刘夫人边嘟嘟囔囔数落,边将他们往外推。
  靳松强扭过头,隔着窗户玻璃,隐隐约约看到单位办公室的同事小王,在刘局长的面前,一比一划、有说有笑……
  两口子借着门缝射出来的灯光,低下头,看看手中掂着的礼物,又抬起头,相互对视了一下,各自品尝着自我没趣儿的感觉……
  靳松回到家中,越想越觉着委屈。幸好有个眼界开阔的微信好友"一洼碧水"经常对他指点,不然,一夜也难以入睡。研究现代农业的发展前景正是"一洼碧水"的建议……
  靳松打开了"一洼碧水"的微信:"俗话说‘当官不打送礼的可我今晚去给刘局长送礼,却被推了出来, 分明是嫌送得礼物少……"
  "一洼碧水":"不要把社会的个别丑恶现象一概而论,也许,你的刘局长是廉洁的……"
  靳松最后写到:"不信我们的刘局长是清白的……"
  果然,春节后在单位中层干部调整中,小王当上了办公室主任。
  靳松失落的只想钻进地缝里……
  夜深人静,靳松再次打开了"一洼碧水"的微信,把白日里单位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叙说了一遍。
  "一洼碧水":"也许,你不适合当办公室主任。依我看,凭你的爱好和能力,还是离开单位搞创业……"
  靳松:"可我没有创业资金啊?"
  "一洼碧水":"我从部队转业地方时,有30万元积蓄一直没有使用,可以借给你作为创业基金,发财后记的还我哦……"
  在微信好友"一洼碧水"的劝说和支持下,靳松固执的脑子终于开了窍……
  靳松向单位辞职,利用家住农村的优势,回乡搞起了土地流转经营。并成立了"现代农业科技创新有限公司"受到了"一洼碧水"的特别赞扬。
  三年后,公司初具规模,有了起色,又与广州"茶道有限公司"签订了"共建千亩菊花种植基地"的协议。
  正当靳松想把30万元还给"一洼碧水"时,"一洼碧水"却像空气一样,突然蒸发了。
  这不,靳松吃罢晚饭,正想从朋友圈里寻找微信好友"一洼碧水"时,刘夫人来了。
  刘夫人接着说:"单位里这些人的眼皮真活,上一周才宣布俺家那口子"不再担任局长职务了",立马家里变成了"门庭冷落车马稀"就连小王也不来了……
  "活该!像这样贪得无厌的局长,早该被免职了。"靳松只是心里想,差一点喊了出来。
  靳松屏住气故意反问了一句:"什么?刘局长被免职了?"
  刘夫人解释说:"不是免职,是退职。"
  靳松扳着手指一数说:"哦,年龄到站了。"
  刘夫人看着靳松又说:"俺家那口子不当局长后,什么都受得了,就是受不了没人串门,这两天总是咳声叹气的,眼看就憋出病来了。我帮他出了个主意,没人来串门,拉个串门的不就行了吗。但是,拉谁呢?想来想去就想到你了。不管怎么说,原来总是一个单位的,又一直是邻居,这点面子总会给的……
  靳松虽说心里不情愿,但听了刘夫人的一派话,还是满口答应着"那是——那是——"
  刘夫人前边走,靳松在后边跟。边走边想:刘局长明知道我不爱串门,偏来找我,是想告诉我那年为什么不提拔我当办公室主任呢?还是想告诉我为什么把我们两口子拒之门外呢……
  靳松一进门,看到刘局长已摆好了下酒菜和一瓶茅台酒。这阵势好像靳松是局长一样……
  靳松纳闷地问:"这是干什么呀?"
  刘局长说:"退休了,我也要去你公司入股啊!"
  靳松感到莫名其妙,就低下了头。
  刘局长接着问:"怎么,为难了?"
  靳松吞吞吐吐地说:"我得经过公司的投资人同意。"
  刘局长用另一种口气问:"你说得是一洼碧水?"
  "一洼碧水是你?"靳松猛然一愣!
  "哈——哈——哈——"刘局长放大喉咙笑了起来……
  靳松傻眼了,在刘局长面前,好像一下子渺小了很多。他躬下身双手握住刘局长的手,深情地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瞬间,眼泪像涌泉一样流了下来……
另一篇 下载 复制 搜一下
马以让串门碧水局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