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弱夫起义后危机丛生还债路上让爱重来
  侯圣兰是安徽省滁州市一个强势的千万富婆,无论商场还是家里,都说一不二,为此夫妻感情日渐淡漠。孰料,丈夫一个错误的投资决定,将夫妻十几年泣血打拼化为乌有,不仅如此,还欠下上千万的债务。一时间,资金链断裂、债主频频上门逼债,走投无路的夫妻俩只好外出逃亡,打工还债。岂料,穷困至极的境地竟让他们重新找到了爱情……
  妻强夫弱危機重重,日进斗金却龃龉不断
  2017年9月的一天,一辆安徽籍牌照的黑色轿车在山东省海阳市高速路段因躲避超车,撞上了路边的护栏,导致车辆侧翻。车里蹒跚着爬出一对中年男女。正当旁观者为这对男女与死神擦肩而过而庆幸时,男人和女人却抱头痛哭:"我们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车祸中的女人名叫侯圣兰,1965年10月出生在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的一处农家。18岁那年她从六安技术服装学院毕业后,开了一家缝纫店,因服务好,手艺高,没多久就顾客盈门。21岁那年,她偶遇了在邻居家做油漆工的余荣华,对高大帅气的余荣华一见钟情。余荣华也是全椒县人,因家境贫寒,早早就出来打工贴补家里。然而,两人的交往遭到了侯圣兰家里的强烈反对,侯圣兰的父母觉得穷困潦倒的余荣华配不上自己女儿。侯圣兰偷偷拿出私房钱,让余荣华到合肥市去学习无线电修理。之后余荣华又在侯圣兰的帮衬下,开了家无线电修理铺。当余荣华的小生意渐入佳境后,两人于1990年3月结了婚。次年,大儿子小健出生。两年后,小女儿小雪也顺利降临。
  然而,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侯圣兰和余荣华之间的矛盾也日渐突出。侯圣兰做生意很谨慎,从不轻易把人情和生意相搅和。而余荣华则憨厚、心软,常常因为别人说几句好听的话,不是借钱就是赊货。侯圣兰为此很恼火,经常和余荣华为生意上的事争吵。可只要余荣华在家里跟侯圣兰发脾气,家里所有人都会向着侯圣兰。大家都不约而同劝他:"你能有今天多亏你媳妇,你要珍惜。俗话说,不听老婆言,吃亏在眼前……"
  余荣华只好由着老婆当家,他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妻管严"。侯圣兰做生意还真是一把好手,十年下来,她开了一家KTV、4家电器店、2家皮草店,资产逾千万。家底虽然厚了,但余荣华的兜里并不宽裕。侯圣兰秉信男人有钱就变坏的理,对余荣华的经济把控特别严。为此,余荣华也多次跟侯圣兰抗议,可强势的侯圣兰仍旧我行我素,说一不二。不仅在外面如此,余荣华在家里也是毫无话语权。特别是在孩子们面前,他的威信远远不如妻子。当余荣华与侯圣兰的意见不统一时,孩子们一律都按妈妈说的做。这样一来,弄得余荣华很憋屈,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久而久之,就连侯圣兰自己也觉得这个家里能有今天的富足都是因为自己,而余荣华只是一个依附于她的男人。也许是多年的商场打拼,让侯圣兰变得越来越强势,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侯圣兰说的话就是圣旨,没有人可以反驳。侯圣兰生意上的事再也不和余荣华商量。不仅如此,每当余荣华提出自己的想法时,侯圣兰不管什么场合劈头就是一句:"你懂个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大家讥讽的笑声中,余荣华觉得尊严扫地。
  时间一长,余荣华心里的不满越积越多。他想过离婚,可看着一对可爱的儿女,他终究舍不得。所以他只能用沉默和冷漠表示自己的不满,这样一来,又引起侯圣兰更多的不满。因此,两人的婚姻岌岌可危。
  一意孤行盖楼,家产散尽负债千万
  余荣华虽然很感激妻子对家的付出,可这样憋屈的日子让他过得无比难受。他渴望改变,做梦都想找机会大干一场,让所有人对自己刮目相看。
  2012年3月,侯圣兰忙得抽不开身,就委派余荣华去浙江省宁波市参加一个大型的家电展销会。不想余荣华竟遇到了一个来自温州的老板王强。余荣华和王强一见如故,交谈甚欢。王强自称除了家电生意,还经营着一家建筑公司,他大吹特吹房地产如何来钱快。见余荣华听得一副神往的模样,王强就趁机怂恿余荣华在当地拿一块地,建一个集厂房、办公楼、仓库、员工宿舍为一体的商用楼。他信誓旦旦地对余荣华说:"老弟,你只要把楼盖起来,哥哥我来投资机器设备,帮你招租,肯定让你大赚一笔。"
  余荣华听了热血沸腾,回到全椒县后他就努力说服侯圣兰,让她支持自己买地建楼。侯圣兰当即反对,觉得房地产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小生意人能够玩得转的,还狠狠地浇了余荣华一盆冷水,"你脑子有病吧,咱们KTV那头还贷着几百万的款,哪有钱去建楼?"余荣华根本听不进去,觉得妻子是不相信自己才故意这么说的。于是他又专程跑了趟温州,将王强的实力实地考察了一番。再次回到全椒县,他拿出手机里拍的照片等向妻子证明。可无论余荣华如何说破嘴皮子,侯圣兰就是不答应。只是令侯圣兰想不到的是,一向顺从自己的余荣华,这次铁了心要"造反"。
  2012年一整年,余荣华都在寻觅可以建楼的土地。直到次年2月,他得知全椒县城白酒小学附近有一块15亩的土地出让,欣喜不已,瞒着妻子四处借贷。当侯圣兰从朋友那得知余荣华在外借钱时,余荣华已经费尽周折买下土地,拿到了土地证,正如火如荼地找建造商呢。侯圣兰肺都气炸了,和余荣华大吵了一架。但事已至此,侯圣兰只能祈祷这楼能顺利建成。然而,令侯圣兰和余荣华没想到的是,盖楼太花钱了。
  2014年6月,房子才建到一半,资金流就已经断了。侯圣兰劝余荣华停工,余荣华却不肯,执拗地说:"没钱我去借,现在盖一半就烂尾,你要全县人怎么看我?"看着梗着脖子满脸涨红的丈夫,侯圣兰预感到事情已不可控制。
  那时,侯圣兰在合肥还开了两家店,为了打理生意,她经常守在合肥,全椒县的生意交由余荣华和各门店的负责人盯着。但她怕余荣华擅自从店里拿钱,就通知各店的财务人员,不经自己同意,不许支钱给余荣华。她以为这样,余荣华就会消停下来。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走火入魔的余荣华竟然背着自己去找高利贷借钱。当她得知消息匆匆赶回来时,高利贷主已是三天两头上门要债了。侯圣兰只能含泪卖了两家店面以解燃眉之急。她哭着大骂余荣华是个废物时,老实温吞的丈夫第一次冲进厨房拿起菜刀将家里的家具砸了个稀烂。侯圣兰惊呆了,她仿佛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盖了一半的房子成了烫手的山芋,低价卖吧,他们亏得一塌糊涂,想抬高价钱吧,又没有人愿意接。如今,只有硬着头皮将房子盖起来。
  2016年3月,房子终于盖好了,但他们已欠债2000万。然而,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那个信誓旦旦负责包租的王强不知所终了。余荣华再次跑到温州去找王强,得知王强的店铺和公司早已转让。此时,由于当初建房缺少周边统一规划,房子根本租不出去。余荣华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雪上加霜的是,债主们见他们房子租不出去,频频上门催债了。
  每天,他们各个店铺里驻扎的都是些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追债人。这样一来,弄得客户也不敢再上门,因此,店面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差。更让人害怕的是,一些债主见他们夫妻不还钱,扬言要砍掉他们双腿。不仅如此,有些要债的人还跑到他们儿子小健的店里闹腾,让儿子根本做不了生意。女儿小雪也即将大学毕业,已经计划去英国留学。然而,面对家里巨额的债务,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女儿天天躲在家里以泪洗面,有一天,她气愤地冲着余荣华怒吼道:"这一切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们家哪会这样!"说完,嚎啕大哭。余荣华愣在了原地,侯圣兰却大声指责女儿:"他是你爸爸,你再这样跟你爸说话,信不信我打你?"说完作势要打女儿,余荣华一把拉住了她。
  那天晚上,余荣华很晚都没有回家,侯圣兰四处寻找。最后,竟在新房的顶楼,看到了醉醺醺的丈夫。侯圣兰一把扯过余荣华,"有什么事回家再说。"余荣华推开侯圣兰,往楼顶边缘迈去,"女儿说得对,是我连累了你们。"侯圣兰吓得腿都软了,哭着求他回来。过了好一会儿,余荣华才缓缓往回走,他悲凉地说道:"不是我不敢跳下去,我怕我跳下去了,你们更苦。"侯圣兰悲从中来,抱着丈夫泪如雨下。其实,当债主纷纷上门时,许多人都劝侯圣兰赶紧离婚。可侯圣兰舍不得,他们是一起白手起家的夫妻,难道仅仅因为钱,就抛弃对方?显然,她做不到。之后为了还债,夫妻俩将名下所有的店铺和住房全部卖掉了。可即使这样,还有200万的债务暂时无法还清。
  还债路上重拾爱情,这静好的岁月才是唯一
  现在,余荣华和侯圣兰手里除了一栋刚建成的大楼,什么都没有了。余荣华很愧疚,主动向侯圣兰提出离婚,表示愿意独自承担所有债务,然后外出打工还债。侯圣兰却不肯,"要走一起走,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扛!"余荣华感动不已,拥着妻子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他们一一找到债主,诚恳地向对方说明准备外出打工还债的想法。为了让债主们放心,他们特地在当地找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在律师的公证下,重新写下字据,留下债主的银行卡号,承诺只要有钱,就会往银行卡上打款。不仅如此,他们还将新建大楼的相關手续,存放在律所,以兹证明他们并不是逃亡躲债的。
  债主们想尽办法逼迫他们,其实也是想早点把借出去的钱收回来。债主们也知道,如今山穷水尽的余荣华夫妻,除了那栋楼也实在拿不出钱来。既然他们愿意出去打工、跑招商,也是好事,说不定哪天真的把楼租出去了。再说,万一租不出去,按字据上写的,两年后就起诉他们,法院必然会封楼拍卖,自己也不会有损失。于是,债主们也纷纷点头同意了。
  想到自己即将背井离乡,无法照顾孩子,余荣华和侯圣兰商量后,把儿子送去上海,投靠了一个朋友,然后又将女儿送往深圳,暂住在一个远房亲戚家。待一切准备就绪,2016年9月,夫妻俩带着行李,开着车,离开了全椒县。
  他们率先来到江苏省无锡市和江阴市,经朋友介绍找到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为了拉近关系,侯圣兰想请那个老板吃顿饭,可摸摸口袋,两人加起来只有区区300元。走投无路之际,夫妻俩看到一家化妆品公司正招聘装卸工。他们前去应聘,汗流浃背的干了一下午,终于将那车货卸装到仓库里,赚了1000元。可最后因招租的价格问题,生意没有谈成。余荣华心疼钱,唉声叹气了许久,侯圣兰却安慰他:"就当改善生活了。"余荣华苦笑起来,第一次发现妻子也会这么温柔地说话。
  此后,余荣华夫妻一路打工,一路寻找着各种商机。每天他们都会四处跑市场,与各种老板洽谈。有时候,别人看见他们穿得寒酸,就觉得他们是骗子,冷着脸直接将他们轰走。为了赚钱,他们还会到处找活做,服务员、快递员、洗碗工等等,只要能挣钱他们就去做。每到月底,他们不管赚多赚少,都会给债主们的卡上还上一笔。
  平时,他们过得非常节俭,有时一个馒头就着白开水就是一顿饭。只是见妻子跟着自己受苦,余荣华很心疼,尽可能把鸡蛋、肉等留给妻子吃。见丈夫如此,侯圣兰也很感动。以前虽然锦衣玉食,吃着山珍海味,可丈夫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自己,现在虽然过得辛苦,可心里是甜蜜的。
  2017年9月,余荣华提议去山东海阳市跑跑,因为那里有妻子喜欢的大海。侯圣兰喜出望外,要知道,丈夫已经很多年不在意自己的喜好了。没想到在躲债的路上,她又体会到丈夫对自己的关心。哪知,车子在山东省海阳市的高速路上出了车祸。所幸,两人大难不死,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很快,两人均找到了工作。白天,侯圣兰在海边帮人卖泳衣和泳帽,而余荣华则帮人搬家,晚上,余荣华还会去贴招租的小广告。见余荣华辛苦,侯圣兰很心疼,想在收摊后去帮他,可余荣华不同意,怕她累着。但侯圣兰还是不放心,每天要等到余荣华回来,才肯入睡。打工的日子很苦,但他们的感情却好了不少。以前,他们一天也说不了两句话,可现在,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侯圣兰知道自己以前太过强势,所以现在学着改变。侯圣兰的变化,余荣华也看在眼里,感触万千。温柔的妻子,平等的夫妻相处,这是余荣华梦寐以求的生活。只是没想到,到山穷水尽时,他才体会到了这种幸福。
  此后,夫妻俩又来到了合肥、南京等地跑招商。2018年4月,在余荣华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有两个老板联系了他。两个老板经过实地考察后,表示愿意租下余荣华的楼房。眼看困境即将过去,余荣华搂着妻子喜极而泣:"老婆,我们终于熬过来了!"看着自信的丈夫,侯圣兰泪流满面。
  余荣华和侯圣兰也终于在相互扶持的苦难中,重拾了爱情。相信以后的日子,他们也能继续延续这种相处之道。
  编辑/吕晓娜
 
薇薇荣华债主王强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