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汶川十年生死祭假肢妈妈舞出我人生
  十年前,汶川地震时,舞蹈老师廖智被压在了废墟之下。当她被救后,不仅失去了可爱的女儿,还失去了双腿。巨大的打击,让廖智生不如死。可如今,她带着假肢登山、游泳、拍电影、写书,不仅再次拥有了婚姻,还喜当二胎妈妈,过得比一般身体健全人更精彩。这一切,她是怎么做到的?
  地震来袭,死里逃生失去双腿
  汶川地震过去了十年,但仍是廖智挥之不去的噩梦。2008年5月12日午饭后,23岁的廖智像平常一样跟婆婆一起照看着不满周岁的女儿虫虫。忽然间,楼房晃了几下,紧接着剧烈地晃动起来。婆婆厉声喊着:"地震了,快跑!"没等廖智迈出脚步,半栋楼在她面前坍塌下来,她们也掉进黑洞里。
  待廖智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感到一阵钻心的疼。她努力想动下腿,可两条腿都被压得死死的。她赶紧问:"虫虫呢?"婆婆微弱的声音传来:"在我怀里睡着了。"听见女儿没事,她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廖智怕婆婆害怕,就一直和婆婆说话,可渐渐地,婆婆也没有了声音。廖智吓得四处摸索,却碰到了虫虫冰凉的身体。那一刻,她紧紧抓着女儿胳膊,泪如泉涌。黑暗中,她唱起了女儿曾最喜欢听的儿歌:"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突然,废墟下面的廖智听到救援的人发出了怒吼:"你快出来,怎么又进去了?""我女儿还在下面,她没被救出来,我不走。"那是父亲的声音,虽然已经嘶哑难辨,但廖智还是听出来了。那一刻,廖智绝望的心被父亲的呼喊唤醒了。她使出全部力气发声:"爸,我活着呢,你快点出去!"父亲听到了她的回答,激动不已,"你一定要坚持住,不能睡,我们马上救你出来。"三十个小时过去,廖智终于被救了出来。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竟然是这栋楼里唯一幸存者。很快,廖智被送到了医院急救。经过检查,医生严肃地告诉她:"双腿坏死,必须截肢"。
  那时,因急救药品和医生紧缺,手术只能实施半麻醉。从晚上十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廖智一直忍着剧痛,听着医生用各种医疗器具为自己做着截肢手术。当廖智被护士送回病房,父亲看着失去双腿的女儿泪如雨下时,廖智却安慰父亲,"爸爸,我是全楼唯一的幸存者,活着就是幸运。"
  两个月过去,廖智的情况恢复得不错。这时,第五十八届世界小姐选拔组委会找到廖智,邀请她在一面大鼓上表演一支独舞。沉浸在痛苦中的廖智并没有立即答应,妈妈却鼓励她:"你没有了腿,但是你还有手啊,一样会表演得很好的。"在妈妈的鼓励下,廖智开始为表演刻苦训练。然而,由于表演《鼓舞》太过劳累,廖智的残肢创面再次感染,她不得不做了第二次截肢手术。
  此后,她再也不敢跳舞了。伤口拆线后,廖智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依靠轮椅或拐杖;二是安装假肢。依靠轮椅比较容易,但会丧失一定的自由,而安装假肢,则要忍受假肢对肢体创面的摩擦,要承受巨大痛苦。为了能自由行走,廖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安装假肢。
  当时廖智的体重只有50斤,而假肢却有20斤。穿上后,别说走路了,就连站起来都费劲。但为了能尽快适应假肢,她每天都会在家里反复练习好几个小时。不记得摔倒过多少次。两个月后,廖智终于可以穿着假肢正常走路了。看着女儿能够重新站起来,父母热泪盈眶。
  破茧成蝶后,爱情悄悄降临
  地震中,婆婆和女儿的丧生令廖智痛不欲生,也令她岌岌可危的婚姻,更加不堪一击。2009年除夕夜,廖智平静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父母怕她想不开,安慰她:"地震都没把你震死,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你虽然没有腿,没有婚姻,但你还有我们啊!对爸妈来说,你就是我们的一切!"
  然而,父母的劝说廖智根本听不进去。那段时间,她把自己关在家里,除了翻看昔日照片就是蒙头大睡。父母心疼不已,为了让女儿振作起来,他们每天都会强行用轮椅推着廖智出去晒太阳,散步,给她讲笑话,逗她开心。可遗憾的是,无论他们怎么做,都收效甚微。直到有一天,父亲在出门买菜的时候摔了一跤,被送进了医院。接到通知的廖智和母亲赶到医院,看到父亲鼻青脸肿地躺在病床上时,廖智的眼泪夺眶而出。她突然发现,父亲老了许多。也是那一刻让她明白,如果自己再痛苦下去,父母也会跟着痛苦。
  她开始戴着假肢,学着像正常人一样跑步、游泳、登山、攀岩……虽然每学一样,都会比正常人难上千百倍,可她都一一咬牙坚持。
  2013年4月,雅安地震的消息传来,廖智第一时间奔赴抢险救灾一线,当了一名志愿者。她戴着假肢,像正常人一样运送食品、搭帐篷。当别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时,她却笑说:"对废墟里面生存者的情况我肯定最熟悉,简单救护要领是知道的。"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现场的所有人都默默为她点赞。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廖智重回地震现场,对她内心来说,是多么大的冲击。母亲心疼女儿,不愿女儿再去劳累受苦,可她知道,女儿是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她不应该阻止。有一天,她将女儿在地震现场工作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不想被疯狂转发,纷纷称廖智是"最美志愿者"。
  2013年5月,央视《舞出我人生》栏目找到廖智,邀请她参加节目。得知能重新站在舞台上,廖智万分兴奋。哪知到了正式录节目的时候,导演组却跟廖智商量,是否可以穿着高跟鞋跳舞。要强的廖智答应了,她也想把最美的一面展現给观众。
  为了尽快定制能穿高跟鞋的假肢,廖智好不容易才联系上一家美国假肢公司,在上海分部,她认识了一个叫尼克的美籍华人。尼克和廖智同岁,在新加坡和美国长大。在美国学到顶尖的假肢技术后,被美国公司派到了中国上海来工作,因此中国话也说得很流利。尼克很专业,为了满足廖智的假肢要求,每次都很认真地为其检查和测量。
  没多久,廖智被邀请到复旦大学演讲。不想演讲完后,她竟然在人群中看见了尼克。当英俊高大的尼克缓缓走向她时,廖智的心莫名地悸动起来。"你的演讲太棒了,但你说的爱他们是否能理解呢?他们会不会认为爱就是爱情的爱,而我则认为你讲的是一个更加广阔的爱。"尼克的话顿时让廖智感动、欣喜,因为面前这个男人懂自己。
  从此以后,尼克成了廖智的"跟屁虫",还美其名曰,专业的假肢师就应该陪伴在客户身边,以便随时服务。廖智无奈,只好由着他。在录制《舞出我人生》的时候,常常要通宵,敬业的尼克就留在后台同廖智的母亲聊天,往往一聊就是一个晚上。因此,廖智的母亲也很喜欢尼克。因为尼克这个专业的假肢师,廖智最终能穿上漂亮的高跟鞋站在舞台上,舞出了最好的状态,一举获得了《舞出我人生》的年度亚军。
  有一天,尼克以庆祝廖智得奖为由,请她吃火锅。不想,浪漫的尼克竟然在火锅店对廖智表白了。也许是爱情来得太突然,廖智来不及多想,就接受了。可等两人吃完饭出来,廖智自然地去牵尼克的手时,尼克却躲开了。廖智诧异地看着尼克,尼克却很正经地说:"我们暂时不能牵手。"廖智更纳闷了,尼克急忙解释:"我要问过你父母的意见,他们同意我们交往,我才会牵你的手。"廖智顿时心里暖暖的。两天后,尼克请廖智和妈妈吃饭,得到许可后,正式和廖智交往起来。
  廖智因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和残缺的身体,在尼克面前多少有点不自信。可尼克仿佛毫不在意,甚至还骄傲地说:"亲爱的,你在我眼里就是最美的。"去餐厅吃饭,尼克会鼓励廖智穿露膝短裙。不仅如此,尼克还鼓励廖智参加马拉松比赛。为了让廖智有足够的耐力,他成了最佳的陪练运动员。2013年6月,当廖智穿着短裤露出假肢,在赛场上展现青春的活力时,无疑成了全场最瞩目的明星。
  2013年9月,廖智出版了第一本自传《廖智:感谢生命的美意》,随着这本书的出版,她的故事家喻户晓。没多久,《深情约定》剧组找到廖智,希望她能成为剧中的女主角。影片中,廖智出演一位支教老师,当她戴着假肢拍摄在雨中一次次摔倒又爬起来的画面时,片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万分动容。可廖智从不叫苦,从不喊疼,认真的演戏劲头就连导演大飞都为她点赞。
  廖智终于用自己的努力证明,就算没有双腿,也可以在梦想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感谢有你,余生请多关照
  没多久,廖智到美国夏洛特演出,尼克的父母还专程开十二个小时的车赶来看她。廖智很忐忑,怕尼克的父母嫌弃自己。然而尼克的父母特别和善,他们聊得很开心,尼克妈妈还专门为廖智准备了礼物。廖智感动不已,觉得幸福终于来临了。不想,当尼克给父母打电话说明要娶廖智时,得到的却是父母严厉的反对。母亲告诉他,恋爱他们可以不干涉,但婚姻不行,一定要慎重。
  尼克为了说服父母同意,给他们讲廖智的坚强事迹,给他们看廖智跳舞的视频,还把廖智写的书给他们看。可无论尼克怎么说,他的父母就是不松口。尼克很生气,决定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不再跟父母沟通。
  廖智很难过,觉得是自己不够优秀才会让尼克的父母对自己有成见。但她更不愿意看到尼克为了自己和父母闹翻,经历过生死后,她知道,子女对于父母来说意味着一切。廖智一边安慰着尼克,一边背着尼克给他父母发邮件,把自己的经历,自己的想法,以及自己和尼克恋爱的点点滴滴,都一一通过文字描述给他们。
  起初尼克的父母根本就不回复她任何信息,廖智也不气馁,一天一封邮件地坚持。久而久之,尼克的父母有所动容,开始简单地回复几个字。最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他们给廖智回复的内容越来越多。给她讲尼克小时候的故事,给她发尼克小时候的照片,还给她讲尼克以前的糗事。
  有一天,尼克的妈妈向廖智发来邮件:"我跟亲戚们在一起聊天时,他们不赞成尼克娶你当妻子,他们感觉公众人物是不是太花哨,不太可靠。当听到这样的话语时,我很难受,同他们进行辩解。这时我第一次意识到你已经是我们的家人,我不想你受到伤害。如果你们真的决定在一起,请你一定要有勇气承担起婚姻所赋予你的责任。"那一刻,廖智看着邮件喜极而泣,高兴得拿起电话对尼克说:"你的父母同意我们结婚了。"尼克一头雾水,直到廖智向他解释,他才明白,廖智竟默默地做了这么多。
  2014年6月1日,廖智跟尼克在上海举行了婚礼。婚礼当天,尼克特别增加了一个环节,他当着所有嘉宾的面帮廖智洗脚,为她穿上他亲手为她做的假肢。廖智十分羞怯,尼克却当众说出爱的誓言:"我想让大家知道,我娶了一个多么优秀的女人。我爱她没有腿的样子,也爱她站在高跟鞋上、站在美丽假肢上的样子。"台下亲朋好友爆出了热烈的掌声,许多女人都为尼克的深情表白流出了眼泪。
  婚后,尼克每天都会陪同妻子一起做饭、聊天、看书。虽然汶川地震过去了多年,但廖智还是时常会被噩梦惊醒。这时,尼克就会紧紧抱着妻子,安抚她,一再告诉她,自己会一直陪在她身边。
  2015年12月,廖智怀孕,她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尼克。然而,也许是虫虫的离开给廖智留下的痛苦太深,她怀孕后很焦虑,害怕不幸再次降临。尼克就一直在身边安慰她,照顾她,给她信心。由于廖智身体特殊,为了顺利生产,医生建议她每天爬三十層的楼梯。尼克知道后,特地为妻子定制了一副能负担她怀孕时身体重量的假肢,让妻子能得到最好的锻炼。
  2016年9月,廖智顺利生下女儿熹熹,看着健康的女儿,廖智终于放下心来。有了女儿后,尼克又变成了一个称职的爸爸,每天按时下班,看护孩子,陪同廖智说话,给她按摩。等孩子睡下后,他还会为妻子准备第二天的月子餐。廖智心疼尼克太累,尼克却说:"我很享受这种时光,你以前太累了,这段时间正好休息一下。一切都有我,放心吧。"
  当熹熹一岁时,廖智就将自己的假肢展示给女儿看,对她说:"这是妈妈的腿,跟你不一样,只是不一样而已。"时间长了,熹熹也见怪不怪,接受妈妈的腿跟自己不一样的事实。其实,这是廖智和尼克商量的结果,他们觉得没必要对孩子隐瞒,应该早早就让孩子知道事实。
  闲暇时,廖智和尼克还会带着熹熹去各地旅行。有次在香港机场,廖智取下假肢,想将里面的汗擦掉。没想到没有站稳,摔倒在地上。尼克很担心,当即申请了轮椅,一路推着妻子上飞机。而熹熹则爬到妈妈的轮椅上,依偎在妈妈怀里。那天机场的人都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帅气的男人,推着没腿的女人和可爱的孩子,而女人笑得无比灿烂。
  在廖智的微博上一直有很多残障人士的留言或私信,很多人咨询假肢的安装问题,廖智都让尼克打电话过去给他们做详细的咨询。廖智告诉尼克:"如果不经历灾难,我不会对受灾的群体有这么深的同感,如果没有截肢,我不会对残疾的群体有这么强的使命感。所以请你尽量帮助他们。"尼克很懂妻子,每次都会认真完成妻子交代的事情。
  2017年12月,廖智怀上二胎。她欣喜不已,和尼克一起,准备迎接又一个新生命的到来。面对来之不易的幸福,她真诚地说:十年前的汶川地震,我失去了双腿和女儿,我痛苦过,抱怨过,甚至也想过自杀。可是每当我看到一朵花,一只鸟时,我就会感动得想掉眼泪。因为,活着对我来说是件多么不易的事。所以我才会珍惜,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编辑/吕晓娜
 
蓁蓁假肢尼克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