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二十年寻访恩人大哥攒足半世沧桑嫁给你
  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
  20年前,在安徽省合肥市一家超市当收银员的张梅遭歹徒绑架,千钧一发之际,是货车司机许明辉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生死时速,将她救出了魔窟。脱险后,张梅几度想感谢许明辉的救命之恩,可是,许明辉却再也联系不上了。这一失联,就是20年。
  多少人事因为命运的变迁而烟消云散,可张梅从未放弃过寻找许明辉。20年后,当她终于找到他的时候,他的人生早已因为救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明辉遭遇了什么?再次相逢,当年的承诺还作数吗?攒足半生的沧桑,会出现怎样的爆发?
  现实版生死时速:两度遇险虎口逃生
  1994年4月25日晚上9点,张梅从超市下班骑车回家。回家要穿过一条小巷子,张梅刚拐进巷子,从暗处冲出来两个陌生男子,将她从自行车上拽下来。"你们想干什么?"张梅嚷道。没等她反应过来,两个男子已经把她塞进了旁边的一辆面包车里。
  张梅刚要喊"救命",嘴就被人塞住了,眼睛也被蒙上。她意识到自己被劫持了,陷入巨大的恐惧中。
  时年24岁的张梅是合肥市郊区人,高中毕业后在超市当收银员,丈夫林平在街道办工作,他们结婚才一年,还没有孩子。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带到了一个民房里。眼睛上蒙的黑布被揭了下来后,她才发现,劫持她的有三个男人。他们把她关了起来,每天给她水和面包,不许她多问。5天后,歹徒又把张梅带到庐江县的一个发廊里,逼她接客。张梅誓死不从,遭到暴打。
  4月30日中午,也是命不该绝,一辆货车正好经过发廊门口。张梅趁歹徒不注意,从发廊里冲了出来,拦住车挥手呼救:"大哥,快救救我!"
  货车司机名叫许明辉,时年29岁,安徽省肥西县人。他从庐江县进货,要送往霍山县,正好经过发廊门口。他立刻刹车,看到呼救的女子衣衫不整,意识到她身处危险中,立刻让她上了车。歹徒反应过来后开车狂追。许明辉加大油门,抄山边的近路演绎了一场生死时速,坐在车上的张梅心脏都快跳了出来。
  一直到晚上7点多,终于看不到后面追来的车子了,许明辉才停了下来,却迷路了。张梅非常过意不去,许明辉安慰她:"千万别多想,这事怨不上你。"
  谈话间,车子行至一条土路,许明辉见有老乡经过,连忙停下车去问路。张梅一个人坐在车上喝水,一不小心水壶盖掉了下来,滚到了驾驶座那边。她趴过去拣,无意中碰到手刹,车开始往后溜!停车的土路又陡又长,右边是一望无际的稻田。许明辉急得大叫,眼看就要车毁人亡,他一股热血涌上脑门,竟晕了过去。张梅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货车掉进了一个低洼,随即侧翻。张梅整个人倒了个个儿,栽到了驾驶室那边……
  货车翻倒在稻田里,稻田里全是稀泥,冲击力有限,张梅大难不死。围观的村民把她从窗户里拽了出来。有人给许明辉喂水,掐人中,他缓缓醒了过来。
  货车一半轮子陷在田里,一半轮子在马路上,许明辉找来七八个老乡帮忙,但车子纹丝不动。到次日凌晨2点,一辆大卡车路过,在司机的帮助下,借助卡车的动力,才把陷在稻田里的货车拉了上来。
  早上8点多钟,许明辉将车开到加油站冲洗干净后,将张梅送到合肥,让她自己回家,临走还给了她100元钱做路费。"谢谢你救了我,日后有机会,我一定当面感谢你。"张梅感动地说。
  当晚回到家,张梅扑到丈夫的怀里,哭诉了一切。在她失踪的几天里,林平向双岗派出所报案,并和亲友四处寻找她的下落。根据她的描述,三天后,警方在庐江县抓获了犯罪嫌疑人肖卫华等人。
  原来,肖卫华等三人家在安徽省庐江县农村,案发前在合肥打工,到林平所在的街道办理暂住证的证明,因不符合办理条件,与林平发生冲突。肖卫华怀恨在心,鼓动另外两人伺机报复。他们通过跟踪林平,弄清了张梅的工作地点和上下班时间,随后制造了这起绑架案。挟持张梅后,肖卫华把她卖到庐江县一家发廊逼迫她卖淫,直至她反抗脱险……
  随后,张梅按许明辉临别时留下的单位地址给他写信,说要和家人来面谢他的救命之恩,许明辉回信说:"不要放在心上。谁遇到都会伸手帮一把的。"
  三个月后,张梅查出来怀孕,一心扑在新生命的孕育上。1995年春节后,她生下儿子林岳涛,等孩子半岁后,她再与许明辉联系,信件却被退回,说"查无此人"。张梅十分失落。
  2000年,张梅辞去工作,开了一家服装超市。后来,丈夫患了肝癌,她全力救治。2008年,林平因病情恶化去世。张梅没有再婚,艰难地支撑着这个家,一直到2013年9月,儿子林岳涛考上南京大学。
  张梅的生活一下子空了下来,往事又浮上心头。想起多年前对许明辉的承诺,她总觉得一桩心事未了。可是,近20年过去了,如今的他又在哪儿?服装超市里,顾客南来北往。张梅每次遇到肥西口音的顾客,总要多问一句,认不认识许明辉?顾客大多摇头。
  2013年12月25日,店里来了一个名叫冯大铭的顾客。冯大铭67岁,在合肥带孙子。他是肥西县人,早年曾在三河镇做过买卖。听说张梅20年来不忘寻找救命恩人,热心快肠地答应回去后帮她打听。
  张梅以为冯大铭说的是客套话,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孰料,2014年11月8日,她突然接到了冯大铭的电话,冯大铭激动地说:"许……许明辉找到了!"张梅又惊又喜,一下子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20年多少风云变幻,再相逢恩情变爱情
  冯大铭简单讲述了许明辉这20年来的经历,张梅听得百感交集。当年,许明辉是庐江县一家工厂的司机,妻子蒋艳在三河镇做小生意,夫妻俩有一雙儿女,女儿5岁,儿子才2岁。那次事故,许明辉运送的一车货物全部报废了不说,收货方还因为他没有按约定时间正常交货提出索赔。工厂方面认为,造成这一后果的主要原因是许明辉擅自改变了行车路线,他应该负主要责任。最后许明辉赔了8万。
  一年后,工厂效益不好,许明辉下岗了。为了还赔款,他四处借钱,背上了巨债,还弄丢了工作。街坊邻里笑他傻,妻子怪他多管闲事,两人常年争吵不断。2000年,因为感情破裂,妻子跟他离婚,女儿跟了妻子,儿子跟了他。许明辉四处打工还债,儿子高中毕业后也出去打工,直到2005年,他才还清债务……
  张梅这才明白为何当初寄去的信件都退回了,那时,他已离开工厂。张梅内心充满了自责与愧疚。
  冯大铭给张梅留下了许明辉的电话。晚上,张梅忙完一天的事后,给许明辉打了电话。许明辉没想到是张梅,十分惊讶,他告诉了她自己的住址。2015年1月15日,张梅将店托付给朋友,坐车来到肥西县三河镇,一路打听着找到许明辉的家。
  虽然20年过去了,张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许明辉依然是一脸憨厚的笑容,只是脸色有些憔悴,人比从前消瘦了不少。许明辉沏了茶,两人聊起往事。
  "许大哥,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张梅唏嘘不已。许明辉憨厚地笑笑:"咋能怪你?你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得知张梅丈夫已经过世,她一个人拉扯孩子长大,将孩子培养进大学,他十分佩服她。"没想到这些年,我们变化都这么大……"张梅感慨道,"我找了20年,今天见到你,我心里踏实了。"两人聊着,仿佛时光倒流。这之后,张梅时不时地打电话给许明辉叙旧。
  2015年3月底的一天,张梅打许明辉的电话,从早上打到中午都打不通,她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中午,她干脆关了店,打车到三河镇。许明辉家的门虚掩着,她推门进去,发现他倒在客厅里。张梅吓了一跳,赶紧打120,把他送到医院。
  经过抢救,许明辉醒了过来。接下来的几天,张梅索性在医院旁边的旅店开了房,留下来照顾他。医生对他进行全身检查后,告诉张梅,患者的身体十分虚弱。经过她再三询问,许明辉才说了实情。早年为了还债,他常年在外跑长途,饮食不规律,因积劳成疾,于2013年查出患了食道癌,一直在做保守治疗。几个月前,他回到三河镇,在景区当司机接送游客。这几天因为景区生意好,他从早忙到晚,饮食没有注意。这天早上,他吃了点东西刚准备出门,就感觉胸骨烧灼样疼痛,不知怎么就晕倒了。
  张梅眼圈红了:"怎么一开始不告诉我?""跟你说这些干吗呢?"许明辉讪讪地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那你也不该瞒着我,这都是因为我啊!"张梅的眼泪涌了出来。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心里渐渐对许明辉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感情,不论什么时候,他总是那样平和,仿佛一把熨斗,可以熨平生活的一切波澜。这样一个男人,应该拥有命运宽厚的恩赐。
  4月上旬,在张梅的陪伴下,许明辉转院到安徽省省立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手术,手术取出了一个7公分的肿瘤。其间,女儿许燕在外地进行封闭式培训,不能回来。儿子许军在合肥跑出租,他照顾了许明辉四天后,就被父亲"赶"走了。张梅自愿留下来照顾他。
  两个星期后,许明辉出院,张梅给他在合肥找了一个知名的老中医,为他采取中西医结合治疗。为治疗方便,还将他接到自己家,每天给他做流质食物,将蔬菜榨成汁给他补充维生素,炖各种汤。许明辉身体逐渐好转。一天吃完饭,张梅犹豫良久说:"许大哥,要不咱们在一起吧,这样我也方便照顾你。"许明辉沉默了一会,拒绝了:"我都这样了,不能拖累你。"
  在张梅家休养了半个月后,许明辉担心周围街坊邻居有闲言碎语,影响张梅,坚决要求回三河镇。张梅拗不过他,只得同意了。但这让她越发敬重他。
  从此,在合肥通往三河的路上,多了一个女人奔波的身影。张梅每星期去一趟三河镇,带许明辉去医院复查,给他买衣服、被褥、各种营养品和日常生活用品。许明辉那冷清的老房子突然又有了烟火气。
  三河古镇有2500多年的历史,镇内遗存着古河、古桥、古圩等"八古"景观,又有三条河流纵横其间,河环水绕,十里长街,镇外河网纵横,圩堤交错,有10公里的湖岸线和万亩荷花塘,是国家AAA级景区。闲暇时,张梅陪许明辉一起,去看古镇的风景,还在镇上的剧院和露天剧场,看从三河起源的传统庐剧。
  2015年9月的一天,两人在镇上观看传统庐剧《小辞店》。《小辞店》讲述了一段悲凉的爱情故事:湖北黄州府蕲水县商人蔡鸣凤在苏杭经商时,与一个小镇的饭店女老板有了感情,最终却因世俗的压力不得厮守……张梅颇有感触地说:"许大哥,我知道,你不答应我,是怕别人说我是为了报恩才跟你在一起。刚开始我来找你,的确是图个心安。但现在我是自愿的。你人好,暖心,我愿意跟你过后半辈子。"
  许明辉流着眼泪,悄悄地握住了她的手……
  渡尽劫波有真情,攒足半生沧桑嫁给你
  2015年9月底,张梅自作主张在三河镇买下一套120平方米的二手房,两人生活在了一起。她还将原来的服装超市转了出去,在三河镇老街租了一个商铺,这样既不耽误生意,还方便照顾许明辉。
  国庆放假,张梅的儿子林岳涛从南京来到三河。此前,他已零星地从母亲的电话中知道了一些情况,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母亲不仅把生意挪到了三河,而且还在三河买了房子,公然和许明辉住到了一起。
  父亲去世后,母亲把他拉扯大,吃了太多苦。他愿意母亲有个伴,但绝对不能是患有绝症的许明辉。他觉得许明辉是利用了母亲的报恩心理,蛊惑了她。
  来三河后,不管母亲如何示意,林岳涛始终不肯叫许明辉一声"叔叔"。一天吃过晚饭后,母子俩在河边散步,他终于忍不住说:"妈妈,许明辉对你有过恩,这不假,你对他适当有所报恩,也在情理之中。说来,你也为他做了不少事,照顾了他这么久,我看也差不多了,你总不能永远背着这个‘包袱"吧?"
  "你怎能这么说?若不是因为救妈妈,他何至于此?再说,他也不是我的‘包袱。"母子倆说不到一块去。林岳涛摊牌:"妈妈,别的事我可以依着你,这件事绝对不行!"当晚,他回到房子里,许明辉招呼他,他不理睬,还把卧室的门摔得山响。第二天,假期还没结束,林岳涛就气呼呼地回到了南京。
  林岳涛刚走,许燕又带着弟弟许军来兴师问罪。许燕大专毕业后在合肥一家酒店当大堂经理,与离婚的母亲生活在一起。许燕从弟弟那得知父亲住院期间,有个女人在医院照顾他,但不知道真实情况。许明辉知道儿女对张梅有意见,为避免对她不敬,刻意隐瞒她的身份,所以许军把张梅当成了父亲的女友,并没有过于敌视。后来,他们从亲友那得知张梅就是20年前父亲救的那个人,他们一下子炸开了锅。
  在许燕眼里,父母虽然离婚了,但他们仍是一家人,即便不能盼着父母破镜重圆,也不希望有另一个女人搅进来,何况这个女人害了他们一家。许军虽然没有姐姐那么排斥父亲再婚,但是也接受不了。
  许燕怒气冲冲地质问父亲,许明辉承认自己跟张梅走到了一起。许燕气不打一处来,"爸爸,她是‘害人精!当初,你要不是遇到了她,我们一家人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许军情绪也很激动:"要不是因为她,妈妈能跟你离婚吗?我和姐姐会辍学吗?你也不会得这么重的病。你公然跟‘仇人住到一起,是要打我们的脸吗?"面对儿女的指责,许明辉又羞又气,又无法辩驳,一下子晕了过去。恰好这时,张梅从店里回来准备做饭,见到这一幕,赶紧拨打了120。
  经过抢救,许明辉醒了过来。医生指责家属不应该刺激许明辉,毕竟他不久前刚做了手术。许燕姐弟自知做得过分,为了不再刺激父亲,他们对张梅的态度緩和了一些。在住院的那几天,许明辉一刻也离不开张梅,只要看不见她,就会四处寻找。细心的许燕从父亲的眼神里看到了隐忍,也看到了依恋。
  张梅对许明辉照顾得无微不至,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要什么。他刚刚醒来的时候,身体很虚弱,说不出来话,许军不让张梅近他的身。可是,许明辉"哼哼"了半天,姐弟俩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许明辉无助地看向张梅,张梅轻轻地走过去,给他倒了一点水,用棉签轻轻地濡湿他的嘴唇,他这才平静下来。这之后,张梅再照顾许明辉,许军没有再阻拦。
  一个星期后,许明辉康复出院。经过这一周的相处,许燕姐弟发现,在张梅的陪伴下,笑容又回到了父亲沧桑的脸上。许军的态度首先缓和下来,临走时,主动喊了张梅一声"阿姨",张梅感动得泪流满面。
  半年后,许明辉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焕然一新。因为是食道癌早期,他手术及时,术后康复情况良好,癌细胞也没有扩散。2016年4月,张梅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显示癌细胞数量为零。从医学的角度来说,他已经康复了。张梅喜极而泣,许明辉开玩笑:"这是爱情的力量。"
  父亲康复,对许燕触动很大,在弟弟许军的劝说下,她终于不再反对父亲和张梅在一起。但是林岳涛依然不能理解母亲的选择,甚至放假也不回来,这让许明辉很不安。张梅让他不要担心:"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孩子们会慢慢想通的。"
  身体康复后,许明辉不愿意老在家待着,他主动提出来,给张梅当司机,帮她进货,他笑着说:"我不要工资,只要一天三顿饭就行了。"张梅也笑了。
  张梅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许明辉成了她的专用司机。许明辉开车的时候,喜欢哼一些老歌,张梅就靠在副驾驶座上轻轻地打着拍子。"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东风呀吹得那个风车转哪,蚕豆花儿香呀麦苗儿鲜……"这首20世纪70年代的经典老歌被他哼得意气风发。
  有一次,张梅卸货时扭了腰,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许明辉一个人把店里的活儿包圆了。有些老街坊听说他开了店,纷纷跑去照顾生意,销售额竟然比平常还高。张梅哭笑不得:"原本是我照顾你,结果成沾你的光了。"许明辉笑道:"老夫老妻不就是这样。"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有了结婚的打算。林岳涛得知母亲的近况后,终于接纳了许明辉,他终于明白,母亲跟许明辉在一起,是命运对当下最好的安排。
  2018年1月23日,腊月初七,在双方的儿女和亲友的见证下,张梅和许明辉举办了婚礼。婚礼还邀请了特殊的嘉宾,两个人的红娘冯大铭。已经48岁的张梅又要做新娘,她不免有些紧张,还有些羞涩。许明辉被众人簇拥到张梅跟前,他结结巴巴地对新娘说:"以后,我来做饭,我来洗衣服。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大家都笑了,张梅也笑得流泪。
  2018年春节,许明辉陪张梅去她的娘家过新年。命运终于给予这个男人宽厚的恩赐。如今,他身体恢复得很好。张梅和他往来于合肥与三河之间,你侬我侬,时光里浸润着满满的幸福。编辑/王颖
 
慧琼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