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备胎丈夫转正大巴山深处的爱与罪
  四川女孩陈春萍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医药公司生存下去,不得已做了副总邓全林长达五年的地下情人。为了达到长期占有陈春萍的目的,邓全林将她转嫁给了下属何立伟。哪料,细水长流的日子里,陈春萍和何立伟产生了真感情,尤其是有了儿子何琳后,她坚决要跟邓全林结束那见不得光的关系。邓全林哪肯,纠缠不休中,陈春萍刺伤了欲强奸自己的邓全林,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案发后,曾经平静的家庭卷入了"风暴眼":陈春萍了无生念、数度自杀,何立伟在公司也没有了立足之地,而儿子何琳也患了抑郁症。何立伟能原谅有污点的妻子吗,这家人如何从风暴中挣脱?幸福家庭的"风暴眼",转嫁情人曝光
  2012年1月15日下午4时许,何立伟正在重庆与客户谈生意。这时,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给他打来电话:"请问你是何立伟吗?你妻子陈春萍涉嫌一桩杀人案,请你来一趟。"犹如晴天霹雳,何立伟当即中止了生意洽谈,驾车风驰电掣地赶回成都。
  41岁的何立伟是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人,当时是成都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主管。妻子是公司的行政主管,两人有一个儿子何琳。何立伟从警方得知案由:案发当天,公司副总经理邓全林把陈春萍叫到办公室谈工作,两个人发生了争执,陈春萍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果刀向邓全林腹部刺去,造成邓全林肝脏破裂……
  警方在侦查此案时,发现案发前半年陈春萍与邓全林通话、短信频繁。面对警方的审讯,陈春萍情绪崩溃了,交代了血案背后的惊天秘密——
  陈春萍1974年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家境贫寒,父母都是农民。1994年夏天,陈春萍大专毕业应聘到成都一家医药公司做业务员,邓全林是她的顶头上司。
  做业务要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一次,陈春萍参加商业酒宴,一个广州老板缠着她不放,还动手动脚。陈春萍不胜酒力,又不敢得罪对方,情急之际,邓全林出面帮她解了围。这之后,陈春萍在邓全林的帮助下又拿下了几笔大订单。为表达谢意,国庆节前夕,陈春萍请邓全林在锦江酒店吃饭。酒过三巡,邓全林借着醉意向陈春萍表达了爱意。
  邓全林比陈春萍大15岁,老家在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妻子赵娥是他的大学同学。赵娥性格强势,她的父亲是一家国企的老总。靠着岳父的人脉,邓全林才当上了这家公司的副总。因此,平常在家里,邓全林并没有什么地位。为了弥补内心的失落,他开始寻求婚外情人。年轻漂亮的陈春萍就成了他理想中的猎物。
  陈春萍惊慌地挣脱了邓全林的手,逃也似的离开了包间。此后,陈春萍一直躲着邓全林。她有心辞职,又舍不得这份稳定的工作。就在这时候,陈春萍家里出了一件大事:1994年12月初,她的妈妈查出了食道癌晚期,急需手术。陈春萍东拼西凑只有两万块钱。母亲术后第二天,医院又催缴医药费。绝望中她拨通了邓全林的电话。邓全林立即打给了陈春萍15万,解了她燃眉之急。
  母亲出院后,陈春萍回到公司上班,成了邓全林的地下情人。邓全林对陈春萍也挺大方。1997年,他花了20万在成都市春熙路给陈春萍买了套房子,把陈春萍提升为销售部的主管。
  陈春萍痛恨自己跟邓全林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又无力摆脱。1998年1月,陈春萍的妈妈病情恶化,医生说她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她希望有生之年看到女儿成个家。陈春萍肝肠寸断。她向邓全林发出最后通牒:要么结婚,要么分手。邓全林不愿意离婚,但又舍不得陈春萍,于是将她介绍给了下属何立伟。何立伟是项目部主管,是邓全林一手将他提拔上来的。朴实的何立伟对陈、邓二人的关系毫不知情。两人于当年五一领取了结婚证,邓全林还送了他们一个5000元的红包做贺礼。
  1998年10月,陈春萍的妈妈病危,陈春萍匆匆赶回老家。因为心力交瘁,有一天她骑电动车去医院,途中发生了车祸,差点送了命。邓全林正陪妻女在澳门旅游,接到她的电话没说两句就挂了。在北京出差的何立伟得知后,连夜赶回。最后,妈妈还是离开了人世。何立伟一个人忙前忙后,帮妻子料理了母亲的丧事。回到成都后,陈春萍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渐渐地,她对何立伟产生了感情。为了跟过去划清界限,她数次劝丈夫辞职,夫妻俩另找工作或创业。何立伟不理解,觉得公司效益好,两人又有发展前景,何必另起炉灶。陈春萍欲言又止,她担心执意离职会引起丈夫怀疑,只得作罢。
  2000年,陈春萍生下一子,取名何琳。何琳长得跟何立伟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何立伟十分宠爱他。有了儿子后,陈春萍越发珍视家庭,她私下找邓全林长谈了一次,让他不要再找她。否则,她就与他鱼死网破。邓全林也忌惮事情闹开对双方都不好,就答应了。
  此后,为避免有过多的交集,陈春萍申请从销售部调到了行政部,不再归邓全林管。两个人除了偶尔在公司里会碰到外,再没有任何接触。陈春萍守着老公、儿子,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树欲静而风不止。2010年,公司总部空降来一个年轻的董事长,54岁的邓全林渐渐被边缘化。2011年下半年,管后勤的副总退休,他顺理成章地被调离一线部门,到行政后勤主持工作,又成了陈春萍的上司。
  再次到同一个"屋檐"下,两人的心境早已大不同。赵娥两年前因卵巢囊肿切除了卵巢和子宫,和邓全林基本没有了夫妻生活。此时,她的父亲早已经退休,邓全林不再顾忌。
  因为工作关系,陈春萍几乎每天都要到他办公室汇报工作,这让邓全林浮想联翩。一次下晚班时,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邓全林试探性地邀请陈春萍吃饭,陈春萍断然拒绝,邓全林很不甘心。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邓全林寻找一切机会接近陈春萍,不停地给她打电话、发信息,陈春萍顾忌家庭,疲于应付、苦不堪言。2012年1月15日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邓全林借工作之名将陈春萍叫到他的办公室,聊了会工作后,他再次提出一起吃晚饭。陈春萍说家里有事,起身要离开。邓全林反锁上门,抱住了陈春萍。陈春萍拼命地挣扎:"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你要不怕被何立伟知道你就喊!再说已经下班了,外面早就沒人,你叫破天也没用。"
  邓全林说着,一把将陈春萍按在办公桌上,要霸王硬上弓。情急之下,陈春萍抓起办公桌上的水果刀刺向邓全林,邓全林应声倒下。咸腥的血溅了陈春萍一身。她吓坏了,当即拨打了120和110。成都市公安局接警后立即赶到。经过法医鉴定,邓全林因锐器致腹部开放性损伤、肝脏破裂。所幸,经医生极力抢救,邓全林保住了性命。
  2012年6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法院以过失伤害罪判处陈春萍有期徒刑3年,押赴川北监狱服刑。然而,血案背后引发的风暴却悄然地向这个家庭袭来……受辱丈夫负重前行,人生绝境另起一行
  案件尘埃落定,可何立伟的生活却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10月底的一天,何立伟因为报销的事遭到会计刘明的为难,刘明被他说了几句,心中不爽,不客气地骂开了:"自己靠老婆给别人做情人上位,还有脸教训我?"何立伟羞愤难当,和刘明厮打在一起。事后,副总徐汇批评了何立伟,何立伟觉得委屈,徐汇意味深长地说:"你要是没有这样做,何必怕人说?"何立伟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他逃也似的离开办公室,开车去接儿子。何琳快13岁了,正是青春叛逆期。关于母亲的事情,儿子问过多次,他有心跟儿子谈谈,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但他知道,这终究是瞒不住的。他同事的孩子跟何琳一个班,这件事可能已经在学校里传开了。晚上,他常常听到儿子躲在被窝里哭泣。
  没多久的期末考试,何琳考得一塌糊涂,排在全年级倒数100名。更令人担忧的是,他变得越来越沉默、敏感,每天一回家,就将自己关在卧室里。
  何琳的情况越来越严重。2014年元旦过后,何立伟在班主任的建议下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何琳患了抑郁症。2014年年初,何琳休学。
  漫天的屈辱、棘手的儿子、艰难的处境让何立伟几近崩溃。他恨透了陈春萍,都是因为她,这个家才会遭受灭顶之灾。他想到了离婚。一天深夜,何立伟正悄悄地拟离婚协议,突然看见儿子房间透出微弱的光。他悄悄地走进去,发现儿子捧着手机酣睡过去,脸上挂着泪痕。他的手机上,一个QQ群不停地闪烁。这是一个"相约自杀"的QQ群,群里尽是些"割腕"、"烧炭"等话题。何立伟又惊又痛:"傻孩子——"他正在想该怎么办,何琳翻了个身,喊了声"妈妈——"何立伟的泪水夺眶而出。他猛然警醒:孩子离不开妈妈。
  平心而论,陈春萍是个好妻子、好妈妈。结婚十几年来,她一直在为家庭默默地付出,夫妻俩甚至从来没有红过脸。正是为了保护这个家,面对邓全林的淫威,她才敢以死相搏!如果在这个时候跟妻子离婚,这个家就散了。
  第二天,何立伟驾车来到川北监狱。这是他第一次探监。陈春萍一看见何立伟就掩面哭泣,真相曝光后,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在獄中数度自杀。何立伟心痛不已,他给妻子讲了一件往事。何琳十岁那年,夫妻俩带儿子去四川剑阁旅游,在经过一道关隘时,保护围栏突然松了,陈春萍为了保护儿子,自己差点掉下了深渊。儿子吓得大哭。事后,他问陈春萍:"妈妈,你不怕吗?"陈春萍笑了:"妈妈也怕,但是妈妈更怕失去你。"何琳扑进她的怀里,说:"我也不能没有妈妈。"
  何立伟缓缓地说:"孩子离不开你。我也是。为了儿子,你必须振作起来。我和儿子等你回来。"陈春萍痛哭失声。这之后,她再也没有企图自杀。
  从监狱回来后,何立伟撕毁了离婚协议书。他主动找儿子长谈了一次,他告诉孩子,无论妈妈做了什么,她对他的爱始终没有改变,他们一家三口永远也不会分开。何琳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但是,丑闻已闹得满城风雨,再在成都待下去对儿子的病情很不利。天地之大,哪儿是父子俩的栖身之地呢?何立伟焦灼万分。一天中午,何立伟看四川新闻时,电视里出现了老家仪陇县的新闻画面,仪陇县政府在大力发展生猪养殖,图片中一帧帧大巴山画面勾引起了儿时美好的回忆:那儿民风淳朴,林茂泉清。何不回老家办个养猪场?探监时,何立伟把自己的想法说给陈春萍,陈春萍很是支持,并建议卖掉成都的房子作启动资金。
  2014年2月,何立伟以150万的低价卖掉了成都的房子,带着儿子回到了仪陇老家。父母也知道了儿子家庭的变故,朴实得如大巴山的父亲安慰何立伟:"青山不老,因为它能经受得起四季的风雨。儿子,你要活出骨气来。"何立伟增强了信心,他在大巴山南麓租了60亩地,开始着手修建养猪场。为节省钱,何立伟常赤膊上阵,搬砖,铺混土。超强的劳动量累得何立伟精疲力竭,但大汗淋漓后的酣畅让他忘掉了痛苦。
  更令何立伟欣慰的是儿子的变化。山里淙淙细流,蜜蜂在不知名的野花里跳舞,不时从脚边的草丛里飞出一只野鸡,扑棱着翅膀趁人愣神的时候飞远了。在孩子眼里,这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和新奇。更有趣的是,山路崎岖,何琳刚开始走不习惯,上坡时还好,每当下坡时双腿发颤,手脚并用的狼狈样逗得山里娃子一阵哄笑。在孩子们干净的笑声中,何琳也露出久违的笑容……
  3月底,何立伟去探监时,何琳主动要跟他一起去。这是案发后,母子俩第一次相见,隔着冰冷的铁窗,母子俩哭着笑着……
  从监狱回来,何琳彻底放下了心结。山里的劳作,让他的小脸晒得黝黑,身板儿也强壮了不少。4月初,何立伟带着他去川北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何琳的抑郁症已经治愈了。何立伟喜极而泣。何琳重新走进了课堂,与此同时,陈春萍因为积极改造立了功,获得了两个月的减刑。废柴母子蝶变新生,大巴山唱响爱的传奇
  何立伟让孩子就近入学。然而离毕业会考只有两个月时间,何立伟很是担心儿子落下的课程,但何琳却想尝试下。他开启了疯狂的学习模式,每天早上5点起床背英语单词,晚自习后也会"赖"在教室里做一个小时作业。何琳的刻苦打动了老师,科任老师给他定制了私人学习方案,特批他可以不按照学校的进度上课。
  五月月考,何琳排在全校前5名。何立伟去川北监狱探监时,把儿子的成绩单给妻子看,陈春萍欣慰地说:"我这个做妈妈的落后了。"她积极地配合改造,在监狱里阅读了大量相关书籍,为何立伟的养猪场出谋划策。
  2014年6月,何琳初三毕业会考,以优异的成绩被南充市中学录取。10月,何立伟的猪场也竣工投入了生产,当年营利30万元。陈春萍积极改造,多次立功减刑。当陈春萍提前刑满释放时,何立伟和儿子前去迎接,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
  暑假里,陈春萍和儿子一起帮助何立伟打理猪场。2015年9月,儿子开学了,陈春萍和何立伟相商,在南充租了房,陈春萍陪读,但每周都要乘4个小时的车去乡下看何立伟。
  2016年下半年,猪肉市场骤变,传统养猪处于亏本模式。夫妻调查发现,造成亏损的原因在大家齐头上项目,造成供大于求。夫妻俩决定另辟蹊径,何立伟去考察南江县引进了出栏快,肉质鲜美的小香猪,又利用大巴山的天然优势进行放养。因何立伟的猪肉质鲜美,脂肪含量小,绿色无污染,投放市场很受顾客青睐。2017年,何立伟打造了自己的生猪品牌,获利100万,不仅还清了贷款,还颇有盈余。
  2017年7月,何琳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录取。陈春萍抚摸着烫金的录取通知书,朝丈夫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和孩子都没有今天。"见父亲有点难为情,何琳扮了个鬼脸:"耶,今天我请客,咱们去吃火锅庆祝。"三个人都笑了。
  儿子上了大学后,陈春萍回到大山里与何立伟一起经营养猪场。青山绿水里,夫妻俩恩爱如初。2018年春节后,何立伟花了60万在县城买了套房。3月2日,房子装修完毕,他把房门钥匙放在妻子手里。何琳在旁边打着趣儿,说:"妈,这装修可是我和老爸一起设计的,怎么样?是不是好到没朋友?""臭小子!"陈春萍哑然失笑。这个时候,楼下的广场舞放起了歌曲《走近新时代》。是的,这是他们仨的新时代。她迷失过,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好在有爱为帆,他们勠力同心,驾驶着这艘家的小船驶入了幸福的港湾。这是她的幸福归宿,也是大巴山深处,关于他们仨的爱的传奇……
  编辑/王 颖
 
子良儿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