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一桩杀人案的乌龙结局逃亡归来颠倒颠
  2016年5月的一个深夜,在广东省深圳市打工的河南女孩方亚凡,遭到周东浩的强暴后,趁其不备,愤怒地朝施暴者连刺三刀,周东浩倒在血泊中。杀人后,方亚凡逃离深圳……2018年3月,逃亡了近两年的方亚凡来到河南省郑州市,向哥哥方亚伟求助。方亚伟将如何抉择?方亚凡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深夜突遭强暴,花季女孩悲愤杀人
  今年32岁的方亚伟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在郑州一家知名三甲医院担任主任医师,妻子刘慧君是本院药剂师,5岁的儿子聪明可爱,在幼儿园全托。2018年3月22日傍晚,方亚伟在医院加班,接到妻子的电话,说亚凡来了。今年23岁的方亚凡与方亚伟是亲兄妹,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兄妹感情甚笃。2014年,方亚凡高考失利,得知妹妹不想复读,方亚伟帮妹妹在同学的公司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但个性要强的方亚凡说什么也不愿意去。2014年8月,她独自来到深圳打工,想闯出一条路子。
  方亞伟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款待妹妹。吃饭时,方亚伟这才发觉妹妹的异常:她脸色苍白,眼神灰暗,只顾低头扒饭,左手下意识地扯着衣角,掩饰着内心的不安。方亚伟问她在深圳过得怎么样,平时口齿伶俐的妹妹却支支吾吾。考虑到妹妹旅途劳累,方亚伟没有再追问。
  第二天晚饭后,方亚伟把妹妹叫到客厅,对她说:"亚凡,快两年你都没回家了,你不是谈了个男朋友吗?他这次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如果真有啥难事,哥哥一定会帮你的。"在他的再三追问下,方亚凡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哥哥面前,随即,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哥,你得救救我啊!我……我在深圳杀人了!"方亚伟闻言大吃一惊!
  原来,方亚凡来到深圳后,在龙岗区一家制衣厂找到一份工作,并在制衣厂附近租了一处民房居住。因方亚凡长相靓丽,聪明伶俐,同厂的好几个小伙子对她展开了追求,但想闯出一番事业的她不为所动。她哪里知道,自己已被一个陌生男子觊觎已久,那就是与她租住在同一栋楼的打工仔周东浩。
  时年27岁的周东浩是河北邢台人,高中文化,离异,在深圳龙岗一家酒店做保安。一天早晨,周东浩下了夜班回到单元楼门口,与匆匆上班的方亚凡不期而遇,方亚凡不凡的气质和容貌令他眼前一亮。当他获知方亚凡也在这里居住时,决定将她追到手。
  周东浩开始有意接近方亚凡,向她搭讪,说想请她喝咖啡;有一次还在她门外放了一束玫瑰……然而,方亚凡始终对他不屑一顾。几次碰壁后,周东浩失去了耐心,便萌生了强行占有她的邪念。
  2016年5月15日晚,方亚凡参加同事的生日宴,心情不错的她多喝了几杯,回到出租屋便沉沉睡去。一直在暗中观察寻找机会的周东浩不禁窃喜。16日凌晨2时许,周东浩用钢条撬开方亚凡的房门,饿狼般地扑向酣睡的方亚凡。被惊醒的方亚凡见周东浩要对自己图谋不轨,惊恐地拼命挣扎。周东浩一边用手捂紧她的嘴,不让她出声,一边强行施暴……事后,害怕方亚凡报案,周东浩恶狠狠地对她低声威胁道:"不许报警,否则我要你的命!"说完就准备穿衣离开。就在周东浩背过身穿衣的瞬间,性格刚烈的方亚凡一眼瞥见茶几下层的那把水果刀,她猛地冲过去抓起刀,朝毫无防备的周东浩狠狠地连刺三刀……周东浩倒下后,方亚凡壮着胆子推了推他,见他一动不动,顿时吓得瑟瑟发抖。但她很快冷静下来,意识到得赶紧逃跑,虽然自己是受害者,但毕竟杀死了人,一旦被公安局抓获,无疑会判重刑。她迅速准备了简单的行李,关上门,消失在夜色中。
  方亚凡租住的是一间带卫生间的单间,几天前,她刚续缴了3个月的房租。她给制衣厂主管发短信谎称,家人给她找好了工作,她已回家了,剩下的工资不要了。等主管拨打她的电话时,传来关机的提示音。漫漫逃亡路哪有尽头?万般无奈中投奔哥哥
  方亚凡逃离深圳后,很想把自己杀人的事告诉哥哥和父母,向他们求救,可她既害怕年迈的父母承受不了打击,急出病来,又怕影响哥哥的事业和家庭,犹豫再三,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懵懵懂懂地跟随几位打工的大姐来到了广西玉林。虽说她在玉林有个女同学,但现在自己是"杀人犯",哪敢去找她呀!无奈,她只好找了一家偏僻的私营小旅馆住下来。
  在小旅馆躲了两个月,方亚凡的钱快花完了,这才壮着胆子出去找活。很快,她在一家酒店找到一个洗碗择菜的活,每天从早上8点一直忙到夜里12点,累得腰酸背疼,回到住处倒头就睡。干了不到两个月,实在累得吃不消了,这才在一位热心阿姨的帮助下,来到玉林一家家政公司打工。担心自己已被网上追逃,她谎称身份证丢了,正在补办中。
  在家政公司,几个姐妹下班后经常结伴去逛街,而方亚凡从不敢出门。一次,几个女同事把她拉出来玩,结果刚走到路口,一辆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过,心虚的方亚凡吓得浑身冷汗直冒,一下子坐在地上。
  一个多月后,家政公司因经营不善,老板决定裁员,方亚凡也在被裁之列。无奈,方亚凡只得和另外一个名叫刘颖的女孩来到玉林一家毛衣加工厂打工。
  刘颖的哥哥是派出所民警。一次聊天时,刘颖告诉方亚凡,前段时间她听哥哥说,公安部正在悬赏10万元通缉一名女杀人嫌疑犯。方亚凡强压住内心的巨大惶恐,听刘颖接着说,才知道对方说的并非自己。刘颖还说,她很难想象一个女人会去杀一个小孩,那该有多凶残啊!说完,她问方亚凡:"你说这女人是不是太狠了?"方亚凡冷汗直冒,连连点头。
  刘颖经常饶有兴致地给方亚凡讲述通缉令上的人和事。不仅如此,每次一看到穿警服的刘颖哥哥,方亚凡的一颗心就狂跳不止,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她想,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被吓出毛病来的。
  方亚凡杀人后,害怕警方打她的手机找她,本想换一个手机号码与家人联系,但转念一想,办新的号码依然要出示身份证,那样的话,警方仍可以查到自己的新号。于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她打消了换号的念头,除了与父母每周六晚上一次的通话时开机外,其他时间,她都一概关机。
  方亚凡还对父母和哥哥谎称,制衣厂现在的管理比以前严格了很多,上班不许开机,而且经常上夜班,所以,她会在自己方便的时候主动联系他们;父母和哥哥若有急事找她,就发短信联系。听女儿这样说,方家父母深信不疑,连连答应女儿,不会打电话影响她,并叮嘱女儿好好工作。
  2017年1月22日晚上,方亚凡情不自禁地打开关机多日的手机,收到了妈妈发来的短信,问她啥时候回家过年。此前,妈妈发短信问她在深圳怎么样,她都回复"挺好的,妈妈放心"。
  接到这条短信,方亚凡流泪了,她故作轻松地回复道:"妈,我在深圳谈了个男朋友,他是深圳人,我今年就不回家过年了,你和爸放心吧。"短信刚发出,妈妈的电话就打来了,高兴地追问男友的情况。方亚凡不知如何回答,只得打断了妈妈的话:"我这会儿在上班,有事正忙着,以后再跟你说,我挂了啊。"接着,立刻关机。
  在玉林待不下去了,方亚凡突然想起,她有一位远房表姐,早年嫁到了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她想去投奔表姐。于是,方亚凡一路辗转,来到鲁山,但找了半个月,由于不知道表姐家的具体地址,又不敢打电话问家人,她始终没有找到,只好作罢。
  方亚凡想,既然已经到了鲁山,还是在这里找个活干吧。2017年3月初,她听说鲁山有位搞养殖的女老板,因常年在山上养鸡,无法接送4岁的女儿上下幼儿园,急需阿姨接送孩子,她便前来应聘。女老板名叫宋晓华,见方亚凡漂亮而且有文化,便把她留下了。当她提出要看化名为"周琼"的方亚凡的身份证时,方亚凡说"身份证被我弄丢了,正在补办",宋晓华也没有起疑心。
  每天,方亚凡接送小姑娘上下幼儿园,有空就教孩子看书识字,日子渐渐恢复了平静。但每每午夜梦回,方亚凡常在噩梦中惊醒,眼角还挂着思念亲人的泪水。又快过春节了,深圳的手机,她一直不敢开机,有时一开机就收到好几条妈妈发来的短信,她匆匆回复一条就赶紧关机。2018年春节前的一个夜晚,她给妈妈发短信说:"妈,我工作和恋爱都挺好的,今年春节还是在男友家过,勿念。"发完后,她照例立刻关机。无边的暗夜里,想着不知何时才能结束这种动荡的生活,也不知何时才能与亲人团聚,方亚凡不禁泪如雨下。
  鲁山是有名的贫困县,很多男子都为娶不到媳妇而发愁,这些"光棍"们大都愿意花大价钱娶个媳妇。宋晓华的丈夫吴成没有正式工作,平时爱喝酒打牌,宋晓华不敢给他太多零花钱。见方亚凡是外乡人,而且长得漂亮,2018年初,手头正紧的吴成萌生歹念,收了一名"老光棍"6万元钱,想把方亚凡卖给对方。
  2018年2月的一个夜晚,吴成偷偷在方亚凡的晚餐中下了安眠药,待方亚凡昏睡不醒之际,将她扛到了一辆车里,准备把她拉到那个"老光棍"家中。幸好方亚凡在疾驰的车中苏醒过来,拼命挣扎,并大声呼救,打电话找宋晓华救她。宋晓华及时赶来,她才免遭不测。
  宋晓华知道,再让方亚凡待在自己家,指不定丈夫又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她满怀歉意地给了方亚凡3000元"安抚费",将方亚凡辞退了。
  方亚凡找了一处私房住下来。经此变故,加上一年多来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方亚凡有了抑郁症的倾向,晚上经常失眠,一睡着就噩梦滔天;白天出门遇见警察就冒冷汗,听到警笛声就发抖……她的身体日益消瘦,脸色苍白。很多时候,她也曾想过自首,但因太害怕坐牢,她没有这个勇气。
  2018年3月,备受煎熬的方亚凡想以死来了却自己。3月9日下午,她将积攒的大半瓶安眠药一饮而尽。但她想起父母和兄长,又后悔了。傍晚,方亚凡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打出租车赶到最近的医院灌肠洗胃,这才捡回了一条命。3月22日,身体恢复后的方亚凡来到郑州,决定向哥哥求救。"大义灭亲"哥哥送妹自首,"黑色幽默"结局警醒世人
  听完妹妹的泣血讲述,方亚伟万分震惊!他万万没想到,一向老实本分的妹妹竟遭人强暴,并在激愤之下杀人。
  方亚伟思考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他告诉妹妹:"亚凡,哥哥认为你这是出于正当防卫而导致的杀人,属于防卫过当。虽然你是正当防卫,但既然杀了人,就得投案自首,我准备带你去自首。"
  方亚凡哀求道:"那肯定得坐牢,我怕坐牢,不敢自首,哥哥救我啊!"
  方亚伟心如刀绞:"人命关天啊!再说,你也是受害者,是迫于无奈才杀人的,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相信法律会给咱一个公正的判决。"
  3月25日上午,方亚伟给驻马店的父母通了电话,简单说了妹妹的情况,并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当天,方亚伟找到一位关系不错的律师朋友当面咨询,该律师也建议方亚凡去自首:"你妹妹遭强暴而杀人,属于正当防卫,不需要负刑事责任。"听律师这么说,方亚伟心里更有底了。
  次日,老家的父母闻讯后赶往郑州,母女俩抱头痛哭。得知儿子要带女儿去自首,方父喝止儿子:"别人家犯了这种事,都千方百计地隐瞒,你却把妹妹往火坑里推,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啊!如果你敢把妹妹交给公安局,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说完,拿起不锈钢晾衣竿就朝方亚伟打去。方母也在一旁哭着对儿子说:"你要是害得你妹妹坐牢,我也不活了……"
  方亚伟没有躲开,任凭父亲打他出气。等二老心头的火气小了,方亚伟对双亲说:"亚凡是我的亲妹妹,我怎么会害她呢?我已经咨询了律师,也查阅了法律条文,只有投案自首这一条路,才能救妹妹,自首也总比一辈子逃亡好啊!"
  方亚伟和妻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父母,耐心地向二老说明其中的利害关系。在小夫妻俩的劝说下,两位老人流着泪答应了。
  这一夜,方亚伟夫妇和父母陪着痛苦不堪的方亚凡,苦口婆心地劝说、开导她。在亲人们的劝说和感召下,方亚凡渐渐战胜了恐惧,也明白了自首才是自己的唯一出路,她终于答应听从哥哥的劝告去投案自首。
  2018年4月上旬,方亚伟带着方亚凡驱车赶到深圳自首。
  然而,让方亚伟兄妹俩万万没想到的是,公安机关并没有此案的备案记录!
  方亚凡的投案自首,使这起一年多前的强奸案浮出水面。警方对此案高度重视,根据方亚凡提供的线索,警方很快将闻讯逃到广州的周东浩控制住。
  经警方调查,原来,方亚凡被周东浩强暴后,朝周东浩所刺的三刀并没有刺中其要害部位,周东浩被刺倒地后,只是处于暂时昏迷状态,紧张的方亚凡误认为周东浩已被自己杀死。那段时间,周东浩曾回到老家河北邢台待了几个月养伤,他向单位请假时谎称,自己被劫匪刺伤了。见一切风平浪静,伤愈后的他竟然又回到了深圳这家酒店,继续做保安。
  而方亚凡的房东,在案发2个多月后,即方亚凡的租金到期时,拨打她的电话,想问她是否续交房租,却总是传来关机的提示音。好心的房东又等了她一个月,一直等到方亚凡的押金都抵扣完了房租,仍联系不上方亚凡,便来到出租屋,这才发现门锁已坏。她将门锁换掉后,很快又继续出租了。但房东说,自己并未发现该房间有血迹。方亚伟为妹妹聘请的律师分析,很可能是因为周东浩心虚,事后又跑到方亚凡的出租屋里,毁掉了自己的强奸犯罪现场,并将房间内自己的血迹等清理干净。
  方亚凡的律师告诉方亚伟兄妹说,方亚凡在该起强奸案中属于受害者,对周东浩所刺的三刀属于正当防卫,根据《刑法》规定,免于刑事处罚。而背部的三处伤痕与方亚凡所说完全一致的周东浩,正在接受司法机关的讯问调查。
  如今,方亚凡已走出了惊恐的噩梦,抑郁症症状也基本消失了。面对帮她终止了逃亡岁月的哥哥方亚伟,她感激涕零:"哥,谢谢你救了我!"
  [编后]方亚凡在被强奸后杀人,因害怕坐牢而逃亡了近两年,哥哥劝说她自首后,她才得知,原来对方并没有死。本文的结局很有戏剧性,它以黑色幽默的方式告诫人们,每个人(尤其是年轻人)的认知都是有限的,犯了错误要勇于担当,相信亲情的力量,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一直逃避,方亚凡的一生可能都会在令她胆战心惊的逃亡中度过,更没有后来免于刑事处罚的圆满结局了。《刑法》规定,对正在进行强奸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而采取的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需要负刑事责任。强奸案发生后,受害方应当及时报案,如果耽误得太久,一旦重要证据灭失,就会增加定案的難度。
  编辑/涂筠
 
方阳刘颖杀人哥哥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