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办公室投毒奇葩说不孕同盟有人单飞了
  已经35岁"高龄"的研究员彭倩终于怀孕了,这对于婚后一直没有孩子的她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可是,就在她满怀希望期待小生命降临的过程中,她却惊恐地发现:在长达两个多月的孕期里,一直有人在她喝的水中下毒!
  事关重大,为了弄清楚真相,公司保卫科在她的办公室里悄悄地安装了摄像头。在被录下的监控视频里,大家看到了一个如鬼魅般的身影飘过——是她,竟然是她!
  这个鬼魅般的身影究竟是谁?她为何要对怀孕的彭倩下毒手呢?女研究员怀孕遭投毒,办公室魅影飘过
  2016年10月25日,在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一家国有企业检验科工作的彭倩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办公室上班,闺蜜同事叶梦辰也早就到办公室了。彭倩放下包包,一边跟叶梦辰打招呼一边接了杯水,水才接了一半,胃里一阵剧烈的翻腾,她只好放下杯子,赶紧往卫生间冲去。
  彭倩1981年5月出生于镇雄县,2004年,她从昭通师范学院化学专业毕业后,应聘到这家企业的检验科从事质量检测工作。两年后,她与同在一个单位工作的男友张刚步入婚姻殿堂。婚后,彭倩的肚子就是不见动静,检查后发现她输卵管堵塞。她看了不少医生,也吃了不少民间偏方,可一直没有好转。彭倩很自责。好在丈夫理解体贴,随着年龄的增长,彭倩渐渐接受了现实,决定一切顺其自然。
  2016年9月20日这天,彭倩不时感到恶心,还莫名地干呕,她猛然想起自己这个月例假一直没来,"莫非——"她心里一阵狂喜,第二天就到妇幼保健院去做了检查,确认怀孕。这个喜讯让她和丈夫张刚激动不已。
  这天,到卫生间干呕了一阵后,彭倩感到好多了。她回到办公室,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水漱口,可是,不知怎地,她觉得水里有一丝淡淡的柠檬味,她没在意,以为自己过于敏感,是怀孕的正常反应。事后,她将这种感觉告诉了家人,家人也认为是她孕期敏感所致的味觉差异。就这样,彭倩每天上班,一直喝着这种有着淡淡柠檬味的水。
  2016年12月16日上午,彭倩将一份质检结果送到生产车间后回到办公室,习惯性地拿起杯子就喝,突然,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在杯子的底部,赫然有一层白色的还没来得及化开的沉淀物。为进一步确认,她小心地将杯里的水慢慢倒掉,果然,最后剩下的是些许像稀泥一样的白色物质。
  彭倩连忙将这些东西用清水冲掉,再清洗了几遍水杯,然后再从饮水机里接水喝,水清冽而甘甜,两个多月以来她喝出的柠檬味没有啦!
  "天哪!有人下毒想害我——"彭倩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她的肚子胎动了一下,似在挣扎,更像在安慰受惊的母亲。
  彭倩所在的质检科办公室有八个人,五男三女,此時此刻,大家都在进行着手头的工作,没有人脸上露出异样的神情。彭倩性格和婉,平常和同事们关系融洽,从未闹过矛盾。
  为了确证自己的担忧,此后,彭倩多了个心眼,每次喝水都要先闻闻,一旦发现有柠檬味,她立即倒掉,更换水杯重新倒水喝。但是,一想到身边那个魅影,她就不寒而栗。12月20日,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她向检验科科长张劲松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还有这样的怪事?"张劲松不敢相信,"不会是你孕期过于敏感吧?"但是看到彭倩一脸认真,张劲松也不敢掉以轻心,他详细了解了事情经过后向单位领导作了汇报。因事关孕妇,单位领导十分重视。为了弄清真相,单位安排保卫科悄悄地在彭倩的办公室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并对其他人保密。
  几天后,2017年1月3日晚,彭倩、叶梦辰和另外几名同事在办公室加班,大家一起去吃饭,吃完饭回到办公室。彭倩拿起桌上的水想喝,突然又闻到那股熟悉的柠檬味。她惊恐地放下水杯,赶紧向张劲松汇报此事。
  不一会,保卫科的同事赶来,将当天与彭倩一同加班的同事一一隔离盘查。见没有人承认,保卫人员立即调取了视频监控录像。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屏幕。不一会,镜头里出现一个苗条的身影,她径直走到彭倩的办公桌边,熟练地将一些白色粉末倒入彭倩的水杯,然后匆忙转身离开,整个过程仅有12秒钟。
  当身影转身的一刻,彭倩惊叫起来:"叶梦辰——"叶梦辰可是与自己朝夕相处、在这个办公室里感情最亲密的好姐妹啊!叶梦辰也惊呆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办公室居然被悄悄装上了摄像头,她顿时垂下了头——"不孕联盟"落单,岂容你辜负办公室闺蜜
  当天晚上,单位向辖区派出所报案。民警接到报案后,立即赶来将叶梦辰带走调查。在证据面前,叶梦辰供认不讳。经调查,叶梦辰投的是一种叫"丁胺卡拉"的药物,对普通人来说,这是一种临床常用抗生素类药,但若孕妇长期过量服用,则会导致流产、早产等恶性后果。可是,叶梦辰为什么要对彭倩下此毒手呢?
  叶梦辰比彭倩大两岁,2002年从昆明理工大学化工学院毕业后分配到这家国企检验科工作,丈夫是当地一名公务员。叶梦辰与丈夫结婚多年,一直没能怀孕生子,她失落、苦恼,常常觉得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与彭倩成为同事后,开始几年两人并没有太多的来往。后来,彭倩婚后一直没有怀孕,这让叶梦辰找到亲人般的感觉,她经常找机会与彭倩聊天,甚至借请教业务的机会接近彭倩。渐渐地,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工作之余还经常一起逛街。
  不曾想,2016年9月,35岁的彭倩怀孕了!刚怀孕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工作,彭倩并没让单位的人知道这个消息。直到2016年国庆假期结束后,单位要组织文艺表演。能歌善舞的彭倩是文艺骨干,往年领导在确定参选人员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彭倩。这一次,她拒绝了参演,并告知领导自己怀孕的消息。她怀孕的事就在单位传开了。
  当时叶梦辰正因突发急性肠胃炎住院。10月17日的那天,办公室的同事去医院探望她,彭倩因为有急事,没有去。叶梦辰见大家都来了,独独不见彭倩,心里一阵失落。这时候,同事李薇对她说:"你这一住院,可把彭倩累坏了。她怀孕了经不起累,你一定要早点康复出院啊!""什么?彭倩怀孕了?"叶梦辰睁大了眼睛。"不会吧!你居然还不知道?"李薇表示不解。这一下,叶梦辰才有些脸红地"嗯"了一声。这件事情,始终让叶梦辰有些抬不起头来,总感觉被彭倩背叛了一样。
  几天后,叶梦辰出院了。上班第一天,同事冯宁又跟她开玩笑说:"你怎么当姐妹的,最后一个才知道彭倩怀孕了!现在,你可要替她多分担点工作哦!"叶梦辰很受伤,心想:"怪不得彭倩整天神经兮兮的!"她联想到国庆前的一天,她冷不丁从后面去抱彭倩,彭倩好像受惊了一样,本能地去阻挡她的手,当时还让她很尴尬!她觉得,彭倩对她的态度,让她心里感到空空的。同时,想到彭倩即将当妈妈,而她又将成为不孕不育的"另类",巨大的恐惧和失落紧紧将她攫住。
  10月22日,彭倩和叶梦辰在加班,讨论一个产品的抽样方案时,彭倩由于怀孕的反应特别强烈,几次跑到卫生间干呕,两人只得中断商讨。后来,叶梦辰发现,领导最终采用了彭倩提出的方案,而没有用她的。彭倩也因此获得1000元奖励金。她很失落,觉得彭倩之前的表现是看不起她。一直以来失落和受伤的情绪,突然变成一股巨大的仇恨瞬间充斥到她的心间……
  晚上回到家里,她看电视里讲孕妇长期过量服用抗生素类药物,可导致胎儿畸形,不禁心中一动。她找出自己之前住院用剩下的抗生素类药物"丁胺卡拉"带到单位,趁彭倩上卫生间干呕的时机,偷偷倒入彭倩的水杯。彭倩并没察觉有柠檬味的水里被投了药,直到2016年12月16日上午,叶梦辰趁彭倩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往她水杯里下药时,刚把药倒入水杯,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彭倩的声音,她惊慌地只摇了两下就慌忙将水杯放回原位。也就是这次,被彭倩发现了杯底还没来得及融化的沉淀物,而引起了警觉……
  在审讯过程中,叶梦辰一再强调,她将彭倩当成最好的朋友,彭倩却辜负了她的情谊。鉴于叶梦辰是否过量投药证据不充分,警方对此事没有作刑事案立案,做了笔录并批评教育后让她离开。单位监控到叶梦辰投药的事实后,当即对叶梦辰做出待岗处理。单位里传得沸沸扬扬,叶梦辰自觉无脸再呆下去,只好提出离职。好姐妹怒上法庭讨说法,谁为聋儿的未来买单
  得知真相,彭倩又气又怕。她实在想不明白,与自己朝夕相处、情同姐妹的叶梦辰,竟会对自己下如此毒手。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心提到嗓子眼。
  不久,彭倩到妇产科做常规孕检。医生告诉她,她腹中的胎儿相较于正常情况偏小,报告显示"宫内胎儿生长受限可能"。
  "会不会是受到叶梦辰下的药的影响——"彭倩不敢再想。但她又自我安慰,觉得既然叶梦辰下的药物是一种抗生素,在不过量的情况下,宝宝应该没事。此后,她尽量多摄入各种营养,可连续几次孕检,均发现胎儿虽在生长,但与正常月份的胎儿比依然偏小。
  彭倩和家人陷入两难境地。继续妊娠,有可能孩子生下来健康无法保证;若终止妊娠,又于心不忍。对于已经35岁的彭倩来说,今后是否还能当母亲,都是未知数。面对可能出现的后果,丈夫张刚冷静下来后,劝说妻子放弃孩子,双方的老人也都给彭倩做工作。彭倩一度同意,但是去做流产那天,强烈的胎动让她改变了主意。
  2017年6月1日,彭倩在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子。原先的担心变成了无情的现实,儿子生下来体重只有2550克,比正常偏小不说,新生儿常规体检还发现患有高胆红素血症。当天,孩子被紧急送进重症监护室抢救。见宝宝呱呱落地就遭此磨难,初为人母的彭倩忍不住放声痛哭。一个星期后,宝宝的胆红素水平才恢复正常。
  2017年7月9日,彭倩和家人带着刚满月的儿子来到医院做常规检查。听力筛查显示,儿子左右耳朵筛查均未达到正常标准。"肯定是叶梦辰下的药,让孩子的听力发育受到严重的损坏!"彭倩断定儿子的状况与叶梦辰的投药行为不无关系,不禁抱着孩子放声痛哭。
  2017年11月,彭倩再次带儿子到医院做听力筛查,情况没有任何改善。于是,她一纸诉状将叶梦辰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叶梦辰赔偿孩子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3000元,承担今后儿子治疗的实际发生费用,同时赔偿自己和丈夫的精神损害金10万元。
  2018年3月22日,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庭上,法官审阅了叶梦辰在警方做的笔录,还当庭播放了当初录下的监控视频。叶梦辰承认是自己下的药,但她矢口否认过量投药,请求法庭驳回彭倩的诉讼请求。开庭后,叶梦辰主动向法庭提出,希望和彭倩私下处理此事。由于法庭尚无充足证据证明彭倩腹中胎儿发育受阻与叶梦辰所投药物"丁胺卡拉"之间有必然的联系,法庭对叶梦辰的辩解表示认可。经调解,叶梦辰以给孩子营养费的名义补偿彭倩5万元。
  针对此案,云南心理协会、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王娅姣老师说,叶夢辰主动与同一个办公室里同样没生育的彭倩结盟,在心理学上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俗称"抱团取暖"。随着彭倩的怀孕,因不孕产生的"结盟"随之瓦解了,其他成员就容易陷入更大的孤独和恐惧之中,特别是受到周围人的奚落和冷遇,再加上利益上的冲突,就容易做出极端的行为来。跟办公室恋情一样,办公室友情也十分微妙,如处理不当,则较其他关系更容易产生矛盾,最终引发悲剧。
  [编后]很多女性认为亲密无间的友谊令人羡慕,将这种模式带入职场,往往会导致友谊夭折。叶梦辰因"抱团"心理与彭倩成为办公室闺蜜,当她感觉彭倩并没回报给她同样信任的时候,心理失衡了。"不孕联盟"落单的失意、工作中的利益冲突,以及周围人的影响,令一度牢不可破的办公室友情很快土崩瓦解。
  良性的职场友谊能帮助我们走向成功,但也要讲究分寸,保持适当的距离,小心过度分享,对待同事也不要厚此薄彼。如果彭倩在怀孕后能妥善处理好与叶梦辰之间的关系,悲剧也不会发生。对叶梦辰来讲,裂痕既已产生,就应该以职业的态度冷静处理,而不应该用卑劣的手段泄愤,最终害人害己。
  编辑/王颖
 
滇剑水杯办公室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