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盗宝小蟊贼挖出大秘密庭院深深良知在颤抖
  几个蟊贼去富商陈东家盗宝,因为院墙上安装了电网,他们挖地道进入。朦胧的月色下,万籁俱寂,掘进十分顺利。这时,为首的王小利挖到了一个大麻布袋子。他大喜,连忙将麻袋拖出,将里面的东西抖出来一看,竟发现是一堆白骨!
  死者是谁?为什么被埋在庭院里?深深庭院里,究竟还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盗宝挖出白骨,庭院深深埋藏多少秘密
  2017年12月23日早上7点15分,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居民赵大伟起床早锻炼。他经过邻居陈东家时,发现陈家的墙角被人挖了一个洞,洞旁边胡乱丢弃着镐头、铁铲等工具,新挖掘出来的泥土散落一地,其中还散落着一些白色的块状物。赵大伟俯下身,定睛一看,三魂吓掉了两魂,那白色的块状物竟然是人的头骨!
  赵大伟立即拨打了110。永兴县柏林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到达现场,经现场勘查判断:这是一起盗窃案。盗窃嫌疑人应为熟悉户主情况的人员,知晓其长期不在家才敢作案。他们在作案时挖出白骨,受到惊吓才仓促逃走。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兵分两路:一路通过摸排线索查找盗窃嫌疑人,一路紧急联系户主陈东。
  12月24日,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涉嫌盗窃的王小利等三人被抓获归案。据王小利交代:他知道陈东家里比较有钱,他又常年在外跑生意,两个女儿在外地读书,家里经常没有人。不久前,他因赌博输了钱,产生了去陈东家盗窃的念头。无奈陈东家围墙过高,四周又装有防盗电网,无法进入。经过周密计划,他找到了无业人员赵小军和冯智,于22日晚带着镐头、铁铲等作案工具,在陈东家围墙外打地洞潜入陈家实施盗窃。
  23日凌晨1点多钟,王小利在前面掘进了大约2米多,看见一个水缸露了出来。他大喜,以为这是一缸黄金白银。他用镐头砸破缸,发现里面有一个麻布袋,他把麻布袋拖了出来,将里面的东西抖出来,用手电一照,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袋子里是一堆白骨。这时,隔壁赵大伟起夜,拉亮了灯,三人受到惊吓,担心被发现,来不及带上工具就逃之夭夭。
  那么缸中为何有白骨?死者是谁?警方在侦查的过程中联想到了十年前陈东的妻子刘爱娇失踪一案。陈东家里挖出的白骨是不是刘爱娇的尸骨?警方对白骨马上进行DNA鉴定。就在等待鉴定结果的过程中,陈东也从宁夏赶回了。据调查,陈东是当地一名冶炼商,提到他,老乡们都竖起了大拇指。大家对他的评价是为人随和、乐善好施。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多年前他的好哥们陆建峰遭车祸身亡,他主动承担起照顾陆母的责任,还将陆建峰的弟弟培养进大学。
  对于家中为何会挖出白骨,陈东一问三不知,他说:"肯定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我。警察同志,你们可要给我做主!"但当警方问陷害他的人是谁,他一时又说不出来。
  就在案情扑朔迷离的时候,DNA鉴定结果出来,白骨果然是刘爱娇的。刘爱娇的尸体为何会埋在院子里?她死亡的原因是什么?为了查出真相,侦查员对陈家进行了搜查,最后在刘爱娇的梳妆台的抽屉内壁隐蔽处找到了一本日记。日记里的一段话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大意是:我的身边睡着一条狼(指陈东)。他为了独霸钱财,将陆建峰推向车轮致死。我为了这个家选择了隐忍,但姓陈的却背叛了我,大不了鱼死网破,这日子不过了……根据日记内容,陈东杀妻嫌疑上升。
  随后,警方对陈东采取了刑事拘留强制措施。面对如山铁证,陈东最后一道防线崩溃,承认了杀害刘爱娇的事实。至于他为何要杀害刘爱娇,这其中还有更不为人知的秘密……
  时年52岁的陈东是永兴县柏林镇居民,高中畢业后在家务农。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随着永兴冶炼行业的兴起,陈东开始跟随同乡陆建峰学习经营冶炼金银的生意,一来二往,认识了陆建峰的表妹刘爱娇。刘爱娇时年23岁,大专毕业后在陆建峰的冶炼厂做金银电解工作。高大帅气的陈东虏获了刘爱娇的芳心。两人相恋结婚,先后有了女儿陈英和陈圆,一家四口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陈东脑筋活,能吃苦,除了找货源与陆建峰合伙外,还成立了自己的家庭作坊。刘爱娇辞职回家帮衬丈夫,夫妻俩戮力同心,两三年下来,挣了五十多万。经济上翻了身的陈东,冶炼技术也相当熟稔了,有了独自承担大单的能力。
  1998年春节期间,陈东和妻女回岳父母家,遇见了前来给刘爱娇父母拜年的陆建峰。他们都留下来在刘爱娇父母家吃晚饭。与陈东日益发达不同,陆建峰这两年因为有几笔生意看走眼,亏了,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几杯酒下肚,陆建峰说起了自己最近正在做的一笔生意。"我在广西发现一批好货,但是手头流动资金不够,如果你有意的话,我们一起干。"陈东仔细询问了货源后,答应下来:"没问题!当年没你相携,我也没有今天。做生意谁没个难处,就当搭把手。"陆建峰面露喜色,两人约定,货源是陆建峰找的,在这之前,他已经押了两万元合同款,那么本钱就由陈东来出,利润两人二一添作五。
  1998年3月,陈东与陆建峰一起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陆建峰找到已经初步达成意向的厂矿,多方位取样化验,发现这块矿里含有大量的铅、铋、钯等贵重金属,金银含量远远高出了所有人的预期。两人惊喜不已。陈东支付了十万元定金,签下了正式购买合同,并将所购置的原料进行了封存,余下的就等付完全款后,找货车运回家,等着发一笔横财了。千金难还良心债,梦魇里吐真言
  当天晚上,两个人住宿在旅社。陈东兴奋辗转难眠,索性找出计算器把利润又算了一遍。看到计算器上显示的数字,他不由得咂舌,这笔生意做下来,少说也要赚个三五百万。陆建峰如果一早知道有这么好的事,会找我吗?本钱是我出的,凭什么对半分?陈东越想越觉得不甘心。
  回永兴后,陈东心事重重。刘爱娇再三追问,他才说出了自己的心思。"这可是一笔稳赚不赔的大买卖,如果一个人做就发了……"刘爱娇打断了他:"可生意是人家揽的,你这会儿把人撇开,岂不是伤感情?旁人也就罢了,陆建峰可是我表哥!还是别计较了,和气生财。"陈东表面上应着,心里却打起了小算盘。
  26日,陈东和陆建峰再次前往崇左,找车运货。到了目的地后,两杯白干下肚,陈东借着酒劲说出了心里话。陆建峰十分不悦:"你如果觉得划不来可以不干,我另找合伙人。"陈东也来了气:"如今是稳赚,你才说这样的话。那要是赔了呢?亏的可是我一个人!利益与风险应该对等!"陆建峰大骂陈东没有良心:"废话不多说。这次就按原定的办,合不来以后就不合伙了。"见他话说得这样绝,陈东铁青着脸不再言语。
  当晚,两个人各怀心事,喝了不少闷酒,一直到晚上11点多才回旅店。一路上,陆建峰还骂骂咧咧,说陈东不讲义气,如果不是自己带他出来做生意,他哪有今天。这时候,一辆大货车从后面飞驰而来,陈东见四周漆黑,也没有个路灯,正在气头上的他顿时起了歹意。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货车疾驰而过的瞬间,他突然用力地将喝得醉醺醺的陆建峰往路中间一推,陆建峰来不及反应就被卷进了车轮里。
  陆建峰当场死亡。司机没有停车,径直逃逸。陈东报警后,警方在处理这桩交通事故的过程中发现,死者生前大量饮酒。警方根据陈东提供的线索查找了疑似相关车辆,因天色太黑,又没有路灯,没有查到有价值的线索,案件成了一桩悬案。陆建峰的家人赶往崇左,认领了遗体并火化,将骨灰带回老家安葬。
  陆建峰离过一次婚,没有孩子。他父亲早逝,家里只剩下60多岁的老母亲张景莲和15岁的弟弟陆建平。陆建峰死后,张景莲痛不欲生。陈东去看望她,说:"我和建峰兄弟一场,又是亲戚,今后我就是您的儿子。有我在,就不会叫您和建平饿着。"说罢,陈东跪下,拜张景莲为干娘。
  从此,陈东主动承担了照顾张景莲的责任。2001年,张景莲患结肠癌,手术与治疗费要十来万,他主动出钱帮她医治。张景莲住院期间,他床前床后侍候老人,端屎倒尿,还亲自为老人熬粥煲汤。张景莲逢人就说她的命是陈东给的,一传十,十传百,陈东的孝义在十里八乡传为美谈。
  包括张景莲在内,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陈东是因为陆建峰跟他在一起喝酒导致发生车祸,他心有愧疚,才对张景莲好的。只有陈东自己心里清楚,他这样做,一来是免得陆家人生疑;二来是因为良心难安。从广西回来后,他只要一看到货车,眼前就会浮现陆建峰惨死车底的那一幕,那一地的血让他头晕目眩。
  2001年8月的一天晚上,他又做噩梦了。第二天早上,刘爱娇疑惑地问他怎么老说梦话,让陆建峰放过他。陈东否认了,刘爱娇再多问几句,他就不耐烦了,后来干脆跟她分房睡。
  也许是丈夫的异常表现让刘爱娇起了疑心。据她的姐姐刘爱梅讲述,有一天,刘爱娇突然问了她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姐,你说建峰哥真的是车祸死的吗?"刘爱梅问怎么了,她沉默不语。
  9月初的一天晚上,陈东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跟人发生了矛盾,心情烦躁,喝了不少酒,很快就醉了。刘爱娇劝说丈夫少喝点,他说:"这些人都想欺负我,我要让他们跟陆建峰一样,都去死……"刘爱娇追问他陆建峰到底是怎么死的。陈东说是他推到车轮下碾死的。接着他又抱着刘爱娇大哭:"建峰,你不要怪我,我错了……"刘爱娇可能是吓了一跳,当即一盆水把他浇醒。陈东经过这么一折腾,酒彻底醒了。他跪在刘爱娇面前乞求她,为了这个家不要告发他。刘爱娇痛哭流涕……
  此后,两个人都刻意回避这件事,谁也没有再提起。靠着独吞的那四百万,陈东开了工厂,发了家,一家人住进了小别墅。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他在家里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天不藏奸,真相大白惊情逆天
  2006年初,陈东因为业务来往认识了郴州一家铅锌冶炼公司的会计谢敏。23岁的谢敏是湖南省衡阳市人,毕业于湖南工业大学会计专业,性情温柔、做事干练,深得陈东的好感。一来二往,兩个人黏到了一起。有一次,陈东跟谢敏开房的发票被刘爱娇发现了,刘爱娇勃然大怒,夫妻俩大吵了一架。
  就在陈东准备跟谢敏分手的时候,谢敏怀孕了,她告诉陈东,她找熟人做了B超,是个儿子。陈东惊喜不已,他膝下只有两个女儿,随着家业越来越大,他心里渐渐失衡,觉得后继无人。他决定让谢敏生下孩子。为了她能安心待产,他背着妻子在郴州市枫树湾小区为谢敏租了一套三居室。
  2007年2月6日,谢敏产下一子。陈东索性买下了谢敏当时租住的房子,房产证上写谢敏的名字。他向她承诺,只要她好好抚养大孩子,他保证给她衣食无忧的生活。
  可是,谢敏并不满足。她从陈东的手机上找到了刘爱娇的电话号码。据刘爱娇的姐姐刘爱梅讲述,6月3日那天,刘爱娇正在她家串门,突然接到了谢敏的电话,向她逼宫。谢敏态度嚣张,刘爱娇如遭五雷轰顶,差点跌坐在地上。她立即打电话质问丈夫,陈东正在开会,没说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晚上,陈东回到家里,知道事情已败露,索性也不遮掩了。他向刘爱娇提出:"要么就这样过,我的事你甭管。要么离婚,我也不会亏待你和女儿。"
  刘爱娇气急败坏:"为了你,我隐忍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陈东懒得理会她,不耐烦地收拾东西去了谢敏那儿。也就是在这个晚上,刘爱娇绝望地写下了那篇日记……
  据案发后陈东交代,第二天,刘爱娇不停地打他的电话,要他回来把事情说清楚。当时女儿英英和圆圆已经上初中了,都在住校。家里只有他们夫妻二人。
  晚上11点多,陈东忙了一天回到家里,随便吃了几口饭就准备回屋睡觉。刘爱娇不依不饶,要他跟谢敏分手。陈东烦躁不已,又准备离开去谢敏那儿,刘爱娇咆哮道:"姓陈的,你别忘了,我表哥是怎么死的!你这个杀人犯,我要去告你,让你坐牢——"陈东一下子愣了,态度缓和下来,让刘爱娇不要冲动。刘爱娇不依不饶,继续数落他。她说自己这么多年一直隐忍,就是为了这个家,既然现在他不要这个家,她也没有必要为他保守秘密了……
  陈东十分惧怕,开始哀求妻子,可是刘爱娇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说一定要他坐牢。刘爱娇的话深深地刺激了陈东,他愤怒地扑向刘爱娇,双手死死地掐着刘爱娇的脖颈,嘴里大声嚷着:"我让你告,我让你告——"直至刘爱娇不再挣扎,他才慢慢平静下来,发现她已没有了呼吸。陈东慌了神,感觉天都快要塌了。他点了一根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平静下来后,他将刘爱娇的尸首装在麻布袋里,再将袋子丢进院子里冶炼用的一口大瓷缸里,然后连瓷缸一起埋在院子西边的围墙旁,随后报了失踪案。
  6月的一个周末,英英和圆圆回到家里,问妈妈去哪去了。陈东告诉女儿,刘爱娇跟他吵架后离家出走。此后,他还到处张贴启事寻妻。
  刘爱娇的父母得知后,找陈东讨说法,陈东如实坦白了自己的婚外情。所有人都认为,刘爱娇是不满陈东的婚外情而离家出走。
  刚开始为了避人耳目,陈东让谢敏带着儿子回老家衡阳生活一段时间,他每个月去看望他们。时间长了,他便不再顾忌,除了周末女儿回家才回到永兴外,其余时间多半跟谢敏母子住在郴州。因为他生意忙,经常出差,大家也没有怀疑。
  出于愧疚,逢年过节,陈东拜了祖宗,又趁女儿不在家的机会,对着墙角处烧几炷香。有一次,他烧香被大女儿英英撞见了,英英问:"爸爸,你在干什么呀?"他吓了一跳,赶紧说:"你妈走了这么些年,也没个音讯,盼望老天有眼,让她早点回来……"英英眼圈红了。她万万没有想到,那里正是妈妈被埋的地方。
  陳东身犯两条命案,整日如履薄冰,落网后如实招供案情。
  真相传开后,众人愕然。就在案发前,警方调查走访的时候,陆建峰的母亲还对陈东赞不绝口,她告诉警方:"陈东对我就像对待亲生母亲一样孝顺啊——"她颤颤巍巍地走到五屉柜旁掏出票据,"这些都是为了给我治病,陈东交的,他签字的。"当听闻陈东有杀妻嫌疑的时候,她连连摇头:"打死我也不相信。他们夫妻感情好,家都交由爱娇管。爱娇失踪后,陈东四处张贴寻妻启事找她。这些年来,他没有再婚,又当爹又当妈把两个女儿养大,怎么会是杀妻凶手?"真相大白后,老人万分震惊,没想到大孝干儿子正是她的杀子仇人。
  此时,英英已经参加工作成家了,圆圆还在读研,姐妹俩都难以面对这一现实。她们将母亲未寒的尸骨重新进行了安葬。谢敏如遭晴天霹雳,担心刘家的人找麻烦,她带着儿子回到了老家衡阳。
  2018年1月20日,陈东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永兴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严惩。王小利等三人因涉嫌另外的盗窃案作另案处理。
  [编后]陈东任凭欲望泛滥,他为了独霸资源发家,用卑劣的手段害死了好友。之后又为了掩埋秘密,杀害了妻子。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两起血案,最终因为一起不起眼的盗窃案大白于天下。天不藏奸,无论陈东费尽多少心机,也无论他为了挽回错误做了多少所谓的好事,他终究要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代价。
  编辑/王颖
 
方圆白骨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