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豪门无间道借精生子的心机女这回玩砸了
  江西省乐平市女孩刘熙硕士毕业后,在和男友一起打拼的过程中,屡屡受挫,遂萌生了利用婚姻走捷径的念头。不久,刘熙和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富二代王贺明结识。刘熙果断踹走男友,与王贺明闪婚。急于夯实自己少奶奶地位的刘熙和王贺明结婚大半年了,还没能怀孕。情急之下,她與前男友一夜偷欢,暗结珠胎。她以为此事做得天衣无缝,自己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精于算计:女硕士先钓金龟再借龙种
  2017年11月的一天,江西省乐平市家庭主妇刘熙起床刷牙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反胃,随即在洗手间狂吐起来。刘熙取来早就准备好的验孕棒,当看到表示已经怀孕的两道红线之后,刘熙情不自禁地一阵欢呼……
  1988年,刘熙出生在江西省乐平市一个普通家庭,2005年考上了辽宁省的一家医学院,念完本科后,又考上了广东的一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念硕士期间,刘熙与校友兼同乡张晴龙相识相恋。张晴龙家庭条件较刘熙而言,更逊一筹。
  热恋之中,刘熙并未觉得和张晴龙相恋有什么不妥。两人相约毕业后努力工作,争取在一线城市扎根下来。
  然而,现实却给了刘熙当头一棒。他们先是在广州找工作,后来又去北京、上海、杭州等地求职。其间,倒也有过一些工作机会,可每个月拿到手的薪水减去房租后,便寥寥无几。望着居高难下的房价,刘熙常常将不满发泄在男友身上。
  2016年年初,在一线城市生活了几年的刘熙,最终和男友一起回到了乐平,并用他俩不多的积蓄,开了一家宠物医院。疲于奔命的二人,总算有了喘息的机会。可相对于一线城市来说,小县城的生意更不好做。刘熙时不时会听到一些人在背后嘲讽:"你们看,这书有什么念头?堂堂一个硕士,只能回老家当兽医。"刘熙听了非常不爽。
  有一次,刘熙高中同学的妈妈路过宠物医院时,发现医院的老板竟是刘熙。那天,恰好张晴龙不在医院里。当阿姨得知刘熙男朋友的老家在乡镇时,不断地摇头叹息:"你说你这么好的条件,什么样的男孩找不着?我姑娘当年大学都没考上,后来找了个南昌的老板,现在在南昌住别墅,开宝马。女孩子青春宝贵,不要无谓地消耗掉,趁着还有本钱,抓紧物色一个条件好的,可以让你少奋斗十年甚至几十年!"阿姨的话,句句击中了刘熙的痛处。
  此后,刘熙越想越觉得不值,越想越感到太亏,经常无缘无故地冲张晴龙发脾气,两人的感情也渐渐地有了裂痕。
  2016年7月,在阿姨的介绍下,刘熙认识了乐平市的富姐彭靓。彭靓白手起家,创建了乐平市最大的宠物繁殖基地,身家数千万。因个性太强,彭靓早在10年前,就已经与丈夫离婚,此后没有再婚。其独生子王贺明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在基地帮助母亲打理生意。彭靓委婉地打听刘熙的情况。刘熙感觉到大好机会来临,遂隐瞒了自己尚未和张晴龙分手的事实,称自己正单身。彭靓闻言大喜,遂让儿子王贺明与刘熙见面。王贺明和妈妈一样,对刘熙的第一印象也非常好;而一心想嫁入豪门的刘熙,则瞒着张晴龙,与比自己大2岁的王贺明见面。数次约会之后,感觉到瓜熟蒂落的刘熙,果断向张晴龙提出了分手。那段时间,因经常被女友莫名其妙地数落,张晴龙的心情也不好。所以,女友提出分手,他虽然心痛,但并不意外,随即黯然接受。
  刘熙和王贺明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2016年底,两人举办了婚礼。彭靓不仅提前为儿子和儿媳购买了豪华宽敞的住房及保时捷跑车,而且豪掷50万,将婚礼办得盛大而隆重。望着过了一辈子清贫日子的父母欣喜祝福的笑脸,以及中小学的同学们那羡慕的眼神,刘熙觉得幸福感爆棚。
  婚后,刘熙没再上班,一心一意地当起了少奶奶。那种阔太太的满足感,从她心里油然而生。
  可美中不足的是,和王贺明结婚大半年了,一心想要孩子的刘熙还没怀上。从自己和丈夫的性生活来看,好像一切正常。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忧心忡忡的刘熙,数次想将心中的疑虑和丈夫、婆婆商量,以求得一个解答。可婆婆那不怒自威的表情,以及丈夫王贺明那看似温柔体贴实则有点讳莫如深的表情,令刘熙望而却步。
  在焦虑中,2017年10月初的一天,刘熙回娘家的路途中,与前男友张晴龙偶遇。看着虽然穿着朴素但阳刚健硕的张晴龙,一个念头悄然而生。那天,她与张晴龙聊了很久很久,最后不知不觉地与他步入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在那里,两人颠鸾倒凤,重温旧梦。完事之后,看着张晴龙情意绵绵的眼神,刘熙狠心地说:"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自己应该为此事保密。不然,大家连朋友都没得做。"张晴龙不知刘熙为何翻脸比翻书还快,但也只能神情黯然地点了点头。
  11月的一天,刘熙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那天,有着丰富医学知识的她,判断自己很可能已经怀孕。结果真如她所料。欣喜若狂的刘熙,打算在丈夫和婆婆下班之后,第一时间告诉他们喜讯。何其可怜:她只是豪门难堪的遮羞布
  然而,令刘熙大感意外的是,下班后一起回家的彭靓与王贺明母子俩,听到刘熙怀孕的"喜讯"后,不仅没有表现出她所希望的高兴与激动,反而有点难以言述的尴尬,王贺明的脸上甚至有点愤怒。
  刘熙将自己和张晴龙一夜苟合的事来来回回地梳理了好几遍,觉得没有哪里出现纰漏;以她对张晴龙的了解,他也不会出卖她。那么,丈夫和婆婆为什么在听说她怀孕的消息后,表现得如此怪异?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呢?
  就在刘熙胡思乱想的同时,王贺明和母亲彭靓的内心也早已波涛汹涌,难以止息。
  原来,王贺明在英国留学期间,和华裔女孩樊迪相识相恋,两人感情深厚,且已经谈婚论嫁。可2014年5月,王贺明遭遇了一场车祸,右侧睾丸受伤。医生在救治过程中发现,王贺明患有梗阻性无精症,加上这次睾丸受伤,症状变得更为严重。虽然不影响他与伴侣的性生活,但却没有生育能力。医生表示以他们目前的水平,要想治好,少则三年五年,多则要十年八年。遗憾的是,樊迪及其家人特别在乎这一点,她非常渴望很快就拥有一群自己的宝宝。不想耽误樊迪的王贺明,忍痛主动提出分手。樊迪痛哭一场后,接受了他的分手提议。
  王贺明黯然回到了国内,并将自己的遭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母亲。一向好强的彭靓难以接受儿子居然是个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这一事实。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或者说是一种丑闻。她能想象得到,那些一直对她的财富羡慕忌妒恨的人,会在背后怎样幸灾乐祸。
  在焦虑中,彭靓利用自己的资源,悄然为儿子打听治疗的途径和方法。但转了一圈下来,毫无收效。眼看儿子年过而立,堂堂富二代,一表人才,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不仅他自己整天萎靡不振、无精打采,旁人看着也会觉得疑惑。再说了,儿子虽然患有无精症,但其他的一切正常,需求也和常人无异。给他找个老婆,一来可以让儿子过上正常男人的生活,二来这个家看上去也完整一些。
  带着这一想法,彭靓暗自帮儿子物色女友。在此期间,她认识了刘熙,她看出这个女孩很想嫁到自己家,遂鼓励两个孩子交往,并帮他们隆重地操办婚礼,昭告天下,她的儿子是个正常男人,大家不要乱嚼舌头。至于以后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
  如今,刘熙突然告诉彭靓与王贺明母子俩,她怀孕了。对于有着难以启齿的隐情、怀着见不得光心思的母子二人来说,这当然不是好消息:刘熙怀着的那个孩子,十有八九,不是王贺明的!
  趁着第二天一起到繁殖基地上班的时间,母子俩交换了一下意见,认定他们的怀疑是有道理的。为了进一步证实他们的判断,在带着刘熙做产检的时候,彭靓疏通了医院的关系,特意将刘熙的静脉血留了10毫升,然后和王贺明的静脉血一起送到上海一家能够利用孕妇的静脉血做亲子鉴定的机构。数天之后,结果下来,刘熙肚子里的孩子,确实与王贺明无关!
  王贺明被戴绿帽子也就罢了,如果不加以阻止,万一刘熙将来和王贺明闹掰,她挟子自重,要求分走一半甚至更多的家产,他们将如何面对?是舍弃家产,还是主动曝光王贺明无精的真相?纠结中,母子俩逐渐达成一致意见:不能让王贺明不能生育的真相传播出去。至于刘熙,不妨让她暂时怀着这个孩子,择机制造"意外",让她流产。与此同时,遍访天下神医,加强对王贺明无精症的治疗。一旦王贺明治愈,果断离婚,将刘熙踢出家门,将损失降到最低。抱着这样的想法,母子俩商量一番后,以外出开拓市场为由,让王贺明频繁出差,实际上是广泛寻求医治无精症的方法与医生。
  2018年1月初,王贺明在上海寻求医治的过程中,与前来上海旅游的前女友樊迪意外相遇。二人旧情复燃。在上海的一周时间里,他们天天黏在一起。王贺明将自己结婚的情况如实告诉了樊迪,她含泪说:"我不怪你,要怪就怪我自己当初意志不坚定。你放心,过几天,我就回英国,不会介入你的家庭。"王贺明更是内疚不已。这月月底,王贺明接到樊迪打来的电话,告诉他:"我有了!"王贺明起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待再三确认没听错后,王贺明高兴得一蹦三尺高。以自己对樊迪的了解,她不会撒谎。如果她真的怀了他的孩子,一来表明他的无精症已经治愈;二来,他可以想办法摆脱刘熙,再正大光明地迎娶樊迪。
  而对于这一切,刘熙仍被蒙在鼓里,虽然对"借精"一事略感内疚,但一想到这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也是为了给王贺明留后,她内心便释然了。殊不知,蟑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只是一块豪门用于掩盖难堪的遮羞布。举刀问情:各怀鬼胎的婚姻惨淡收场
  刘熙很快发现了丈夫的异样。
  2月的一天,王贺明在一楼的洗浴间洗澡时,手机放在一楼大客厅的茶几上,忘了像往常一样锁屏。望着丈夫手机频繁发出的亮光,平时从不查看他隐私的刘熙,终于忍不住拿起他的手机翻看。这一看不打紧,王贺明与樊迪在微信上那一句句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甜蜜情话,看得刘熙怒火中烧。待王贺明洗完澡出来后,刘熙直冲上前,一巴掌打在了王贺明的脸上:"樊迪是谁?我辛苦怀着宝宝,你却出去偷腥,世上有你这么无耻的男人吗?"
  捂着被妻子打得火辣辣的脸,王贺明努力克制着自己,并未回答她的质问,而是抢过手机,直接向楼上的卧室走去。见此,刘熙更是认定丈夫理屈词穷,她冲上前去,想将已经踏上楼梯的丈夫拉住。王贺明不耐烦地将手一摆。刚刚洗完澡的手很滑,刘熙没有抓紧,被王贺明这么一甩,瞬间摔了出去,重重地倒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惨叫。
  王贺明慌了。他赶紧返回,将倒在地上的妻子扶起。妻子的双腿之间,流出了鲜血。见状,王贺明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救护车很快到了王家,并迅速将刘熙送往乐平市人民医院。遗憾的是,由于摔得太重,刘熙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了。
  发现丈夫出轨的同时,肚子里的孩子也流产了。双重打击下,刘熙着实悲伤了一段时间。刘熙的父母获悉情况后,也赶到医院,照顾女儿的同时,质问女婿王贺明,为什么会这样?王贺明支支吾吾,半天不敢回答。刘父刘母又转而问女儿,刘熙也只是哭哭啼啼,不想正面回答。同样来到医院的彭靓,则一边狠狠地骂儿子王贺明,一边不停地向亲家和儿媳道歉。见此,刘父刘母以为是两口子闹别扭导致的意外流产,于是叮嘱女儿和女婿不要争吵打闹,凡事商量着来,这才离去。
  刘父刘母离开后,彭靓将儿子叫到一边,问清楚情况后,和他商量对策。母子俩觉得,既然刘熙已经发现了他和前女友旧情复燃的事,更重要的,他无精症已经痊愈且樊迪怀上了他的骨肉,就凭这些,应该果断与刘熙离婚。至于她背着他们母子俩,在外做的见不得光的事,只要她不闹,他们也给她留点面子,同时也是给他们自己留面子。
  商量好后,待刘熙康复出院后,彭靓特地嘱咐王贺明做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肴,一家三口,一边吃一边聊。聊着聊着,王贺明开口说话了:"刘熙,我做了错事,对不起你。感情这东西,一旦破裂,就很难复原。与其大家尴尬相处,不如好说好散。这样吧,我愿意补偿你50万元,作为分手的条件,好吗?"彭靓也在一旁帮腔:"这50万元,你拿去买套房子,或者自己开个公司。"
  原本以为是场和好的晚宴,没想到竟是场鸿门宴。刘熙想到当年处心积虑地嫁入豪门,甚至不惜"借精怀孕",又遭遇了流产的不幸,如今却要被"劝"出家门,这让她情何以堪?所以,刘熙坚决不同意。这顿晚宴,以温馨开头,以尴尬收场。次日,王贺明将价码提到了100万,翻了一倍。
  可王贺明越是这样,刘熙越不愿离婚。想想自己一旦退出,将来这少奶奶位置,可就是樊迪的了,数千万财产,也与她刘熙无关了,她怎么会甘心?
  远在英国的樊迪不断地向王贺明报告怀孕的进展,并称如果他离不了婚,她愿意自己生下来,单独抚养孩子。英国没有美国那么开放,女孩未婚先孕,也需要承受相当的压力。王贺明怎么忍心让心爱的女人遭遇这样的痛苦,再说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是他的骨血啊!
  基于此,王贺明撕下温情脉脉的面纱,开诚布公地告诉刘熙,这婚她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2018年3月14日,矛盾又一次爆发。为了让妻子彻底放弃这段婚姻,王贺明自曝隐私,道出了自己曾患无精症的经历。他说:"当初,我急着和你结婚,其实就是为了掩盖我没有生育能力的尴尬……"王贺明的"揭密",一方面讓刘熙震惊不已,另一方面将她撕得体无完肤。她曾像精算师一样精算着感情的利弊,将感情量化成可以计算的指标,而后根据自己的需要,去组合、去放弃、去获取,却万万没想到,自己才是真正被人算计的人!豪门梦灭,而身心上的伤害,让刘熙痛不欲生。绝望与愤怒中,杀机油然而生。
  2018年4月3日,婆婆彭靓外赴东北洽谈生意,保姆因自家有事请了假。刘熙假装答应王贺明离婚的要求,并特地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而后劝他喝了不少酒。以为刘熙想通了的王贺明,内心一高兴,不免贪了杯,在她的不断劝说下,竟喝得烂醉如泥。望着躺在沙发上昏睡的丈夫,刘熙举起手中的水果刀,朝着他身上的要害部位,狠狠地扎了下去……
  待确认王贺明死去后,当晚,刘熙向乐平市公安局礼林派出所自首。4月4日,她被刑拘。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编辑/沈永新
 
尚方丈夫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