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职场女精英抑郁投毒这个二胎生得太窝囊
  2017年11月18日晚上,张奇志与哥哥张奇雄两家聚在一起给母亲陈芳英过生日,晚宴临近结束,哥哥张奇雄不到半岁的儿子突然全身抽搐,口吐白沫,送医被诊断为农药中毒,虽经全力抢救保住性命,但因内脏受损致多脏器功能障碍。
  一个半岁的婴儿为何会农药中毒?随着警方介入调查,投毒者竟是张奇志的妻子王萌萌。王萌萌为何要给小侄子投毒?随着王萌萌的主动交代,一段幕后隐情浮出水面——再入职场重焕生机,却遭公婆催生二胎
  2015年11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张奇志特意带着妻子王萌萌和女儿张佳佳去看望父母。晚上,刚坐上饭桌,张奇志的母亲陈芳英就急不可待地冲着他们夫妻俩开口了:"趁着我和你老爸身体还行,你们小夫妻俩,抓紧考虑生二胎的事。"一听到生二胎,王萌萌不禁心生恐惧——
  时年34岁的王萌萌,江西省赣州市人,2000年7月考入江西省南昌市一所大学新闻系,大三那年,与同学张奇志恋爱。张奇志与王萌萌同龄,家在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就读于该校生物工程专业。张奇志的父亲张炳坤在福建省厦门市一家事业单位供职,母亲陈芳英在一家企业做会计。张奇志还有个比他大2岁的哥哥张奇雄。2004年7月,张奇志大学毕业。他选择回厦门就业,并通过在外企做高管的哥哥张奇雄的关系,入职厦门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担任工程师。王萌萌追随男友一起来到厦门,应聘在一家报社供职。刚入职场,小夫妻俩并没有急着要小孩。直到2009年2月,王萌萌意外怀孕,考虑到两人年龄不小,夫妻俩的工作都相对稳定,王萌萌才决定留下小孩。
  2009年11月底,女儿佳佳出生。体会初为人母的短暂喜悦之后,王萌萌很快就感受到了当母亲的不易。此时,由于公公婆婆尚未退休,远在江西老家的父母也有家庭需要照顾,无法帮忙。虽说请了保姆,但完全把孩子交给保姆照看,王萌萌也不太放心。无奈之下,她只好辞职做全职家庭主妇,专门在家照看孩子。然而,丈夫张奇志虽已为人父,性格却像没有长大的孩子,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回来,经常把心思放到电脑游戏中,对孩子不管不顾。晚上担心孩子哭闹,影响白天工作,佳佳出生后,张奇志就与妻子分房睡,带孩子的事就全交给王萌萌一个人负责。王萌萌经常晚上刚躺下,孩子就开始哭闹,严重影响睡眠。而且孩子小时候身体差,隔三岔五就生病,遇到孩子感冒发烧,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深更半夜,她都得把孩子送医院。几年全职在家带小孩,让王萌萌疲惫不堪,精神几近崩溃。直到2013年,女儿佳佳上了幼儿园,婆婆陈芳英退休,来家里帮着接送,王萌萌才从这种被孩子"缠"住的生活中慢慢解脱出来。
  佳佳上了幼儿园,又有退休的婆婆帮着照看,王萌萌决定重新"出山",并在2013年10月,应聘到了厦门一家新媒体公司上班。再入职场,此时的王萌萌脱离社会多年,重新出来工作,她发现身边的同事都是一班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个个拼劲十足。虽说有着几年前从事新闻媒体的工作经验,但面对这群在工作上"如狼似虎"的同事,王萌萌也得拿出十足的拼劲才勉强跟上节奏。
  2015年8月,经过近两年的努力,王萌萌如愿获得升职,做上了公司主任的职位。
  眼见在职场重新焕发生机,王萌萌对未来也是信心满满。没想到,此时,国家二胎政策开始松动,婆婆动起了让他们小夫妻生二胎的心思。
  "妈,你还是让我们先考虑一下,再生一个小孩,麻烦事太多,照顾佳佳都让我们觉得力不从心了。"深刻体会过带孩子辛苦的王萌萌,正逢事业上升期,再生"二胎"无疑影响自己的事业,面对婆婆再提生二胎的事,还没等丈夫开口,首先表达不想再生的意愿,只是顾着婆媳关系,她话说得比较委婉。"这有什么好考虑的,孩子生下来,我和你妈会帮着照看。你现在一个孩子,又是女儿,将来嫁出去要面对两头的父母,你有没有想过等你们老了,孩子将来的压力有多大。"公公张炳坤也站出来施压。
  "老爸说的也很有道理,你们放心吧,我和萌萌会考虑。"面对公公婆婆在生二胎这件事上轮番施压,王萌萌颇感压力。最后,还是丈夫张奇志出来打圆场,才算化解了这一尴尬的公婆"催生"局面。公婆催生声声急,儿媳无奈生二胎
  2016年元旦假期,婆婆又特意打电话来,让王萌萌一家回去吃饭。那天中午,在饭桌上,婆婆再次提及生二胎的事,并称她身边有好几个熟人的儿媳二胎都懷上了,国家开放二胎的政策已经正式实施了,迟生不如早生。
  "妈,我年龄不小了,再怀孕也是高龄产妇,不但胎儿的质量受影响,自己风险也大。"面对婆婆的再次"催生",王萌萌换了一个婉拒的理由。
  "你才三十出头,多少人三十多岁才结婚。以前政策不让生我们不强求,现在政策放开鼓励生二胎,你又只有一个女儿,不生我们确实没法理解。"儿媳的回答,让陈芳英感到非常不满,还着重提出自己的观点:如果王萌萌小夫妻俩再生一个男孩,这样就儿女双全,人生才算完美,又能延续张家香火。
  "妈,孩子不是生下来那么简单,要照顾要培养。培养佳佳一个我都感到很吃力,我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精力顾孩子了。"王萌萌听出婆婆想要她再生个男孩延续香火的态度明显,更是顾虑重重。生男生女谁能保证,万一生个女孩怎么办?她很想反驳,但又怕触到公公婆婆的痛处,不敢把话说得很直白。
  见儿媳一直不愿接受老伴意见,坐在旁边的公公张炳坤提出孩子生下来,会给他们小夫妻俩一定经济补偿,这让王萌萌更加感受到"催生"的压力。只是,夫妻俩都有各自的工作,事业发展都很顺利。女儿开始上小学,一家人的生活过得有条不紊。再生一个孩子,无疑会打乱自己的生活节奏,王萌萌打心眼里就排斥再生二胎。更重要的是,孩子生出来后,既要顾大,又要顾小,没有那么多精力,而且经济上也是一笔大开支。她更担心的是,公公婆婆虽然口口声声说孩子生下来他们会帮着带,可他们毕竟上了年纪,万一哪天身体出点小毛病,别说给她带孩子,说不定还得他们照顾老人。要是遇到这种情况,到时自己又得辞职,到时一拖又是几年,等到孩子长大,自己也人到中年,再想就业都不一定有人要。将来全靠丈夫一个人的收入,经济负担重,自己也"寄生"在丈夫身上,生活一点质量都没有,想想她都害怕。可面对公公婆婆"催生"的坚决态度,王萌萌一时找不出理由来反驳。只好回应说让她再想一想,她得有个心理接受的过程。
  见儿媳态度有所松动,又从儿子张奇志的口中明白儿媳心思之后,陈芳英加强了给儿媳做思想工作的力度,她特意找来几位亲戚劝说她生二胎。
  2016年2月中旬,春节假期,张奇志的姑姑张惠特意上门,向王萌萌传达陈芳英夫俩的意思:只要王萌萌生二胎,照看孩子的事他们会负责,完全不用王萌萌操心。而且老夫妻俩已商量过了,他们会一次性补偿王萌萌十五万元,作为孩子将来的教育基金。更让王萌萌感到压力的是,姑姑张惠还私下告诉王萌萌,她公公很想要一个孙子,对于两个儿子名下没有一个男丁,心里一直是个结。最后,张惠又好言劝说王萌萌:"你也知道,你嫂子是个公务员,天生又是个傲脾气,那边工作更不好做。你比较通情达理,知道不是很乐意再生,但作为子女,总得为两位老人多考虑一下吧。""万一生个女孩怎么办?他们不是照样不满意。"面对姑姑张惠这位公婆派来"催生"的说客和她传递过来的压力,王萌萌十分为难。"生男生女也不能怪你,你生下来了,他们也不可能不认,他们对佳佳不是也很疼爱。你不生,他们肯定心里不舒坦。"见王萌萌态度有点松动,张惠又进一步做工作。
  "你让我想想。"虽说被丈夫的姑姑说得思想有所松动,但王萌萌仍然难下决心。
  2016年5月中旬一天,王萌萌突然发现自己非常准时的例假没来,买来试纸一测,两条红杠,她顿时傻眼了。她这才意识到,上个月有一次丈夫没有采取避孕措施,而当时正好安全期,她也抱着侥幸,没想就这一次,竟然意外怀孕。想到以前带孩子的经历,加上现在事业上升期,而且进公司时,老总还特别问过她结婚生子的事,当初是因为她已经结婚有了孩子,并表达了不再生二胎,公司才招聘她,王萌萌有心去打掉孩子。可还没等她想好哪天去医院,第二天晚上,获知她怀孕的消息婆婆就搬到她家,不但坚决不同意她把孩子处理掉,还信誓旦旦地说:"你生嘛,生了我给你带,你公公挣的钱都拿来给孩子开销,你上你自己的班,孩子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既然怀上了,也是天意,你就安心生下来吧!"在生二胎这件事上,丈夫张奇志也站在公婆这边。这一次,王萌萌有些为难了,真要去打掉,婆媳关系肯定闹僵,整个家庭都可能天翻地覆。而且公公婆婆承诺会带小孩,还承诺给她生二胎"打赏"。王萌萌也不好再违拗公公婆婆的意思。
  怀孕初期,王萌萌照样去公司上班,而陈芳英每天都会来她家洗衣做饭,帮她做家务,把她照顾得很好。由于国家全面开放二胎政策,加上她已是中层干部,在她怀孕后期,公司对她还相对比较照顾,直到临产前一个月,她才请产假。
  2017年2月,经历十月怀胎,王萌萌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孩。这让一心期待有个孙子的公公婆婆,多少有点失望。公婆爽约,恐生"二胎"的儿媳投毒
  女儿出生后,公公婆婆依然表现得很热心,特别是婆婆陈芳英,还是每天上门,精心照顾王萌萌坐月子。产假结束,婆婆确实帮着王萌萌照看孩子,让她重新回到单位去上班。然而,一切并不像王萌萌预想的那样完美。平静的生活是王萌萌的女儿出生四个月后被打破的。当初,公公婆婆在动员王萌萌生二胎的同时,也动员张奇志的嫂子薛莹莹生二胎。2017年6月,就在王萌萌女儿出生四个月后,嫂子的孩子也出生了,而且是个男孩。
  原本帮着王萌萌照看孩子的公公婆婆,让王萌萌自己请假在家照看孩子,他们要去帮大儿媳坐月子。作为长辈,一碗水端平也是人之常情.开始,王萌萌还自我安抚:嫂子的小孩刚出生,公公婆婆去照顾也是应该。可自己刚生完孩子,总不能一直请假,请做家务的保姆容易,要请一个帮忙带孩子的保姆却难,而且让一个保姆独自在家帮忙带孩子,王萌萌实在放心不下。无奈之下,她只好打电话给老家父母,让他们来厦门帮忙。
  王萌萌一直想着,当初是公公婆婆催着自己生二胎,他们是许诺过会帮自己照看孩子,让自己重新去上班,等嫂子坐完月子,婆婆肯定会回来帮她,只要让自己的母亲帮着她度过嫂子坐月子这一个月,等婆婆回过头来就可以再帮她。
  王萌萌的母亲刘梅文化不高,很少单独出门,父亲一个男人,又不擅单独带小孩。接到女儿的求助,夫妻俩只好一起来厦门帮女儿渡难关。可老夫妻俩来了之后,对城里的生活很不习惯,出门没一个认识的,女儿又上班,连一个说话的熟人都没有。更让老夫妻俩归心似箭的是,王萌萌老家的弟媳有小孩需要父母照看,天天打电话来追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原本说好帮一个月的忙,可王萌萌的公婆去帮大儿媳坐月子后,却一门心思放在大儿媳薛莹莹这边,大儿媳的小孩满月,依然没有回过头来帮王萌萌看孩子的意思。王萌萌打了几次电话给婆婆陈芳英,想让她回来帮忙,可陈芳英则回答说:"你大嫂这边也需要我,你就让你父母先带一阵子,到时我给他们付工资。"
  虽说王萌萌听了婆婆的话,心里很不高兴,可大嫂的儿子刚出生,她也不好发作。面对如此境况,王萌萌父母咬牙坚持了两个月,最后,还是在自家儿媳的电话催促中回老家了。
  父母走了,王萌萌只好再找公公婆婆求助。没想到,公公婆婆的态度完全变了,称大儿子这边也走不开,让她自己先想办法。原先说好只去帮大嫂坐完月子,现在一去不回,而且还让她自己想办法。王萌萌一听心里就来气:"妈,当初我不想生,是你们一直催我生,口口声声说会帮我带,现在你叫我怎么办?"
  "要不你就像上次那样,先把工作辞了,在家带孩子。"公公婆婆的理由是大儿媳是公务员,辞职太可惜了,所以孩子要帮着照看,而王萌萌在企业工作,不重要,辞职把孩子带大以后还可以找。公婆的话让王萌萌心里特别委屈。想到当初不想生,是婆婆许诺帮忙照顾,为了哄自己生二胎,可谓是花言巧语,如今生下来了,就不管不问,重男轻女。
  天生性格比较软弱的王萌萌,不敢再与公公婆婆争吵,只好把气撒在丈夫张奇志身上,说他窝囊,父母偏心一点都没感觉,都不懂得为妻子出头。可张奇志是个孝子,也不敢去找父母争辩,反而责怪妻子:"父母又沒有法定义务帮我们带孩子,他们不帮我们带我也不能跑去打他们。"面对丈夫的立场,王萌萌也很无奈,只好再次辞职在家照顾孩子。此后,每天独自面对两个孩子,无人帮忙换个手,让她的心情越来越不好,经常失眠,发呆,做事也是丢三落四。
  看到婆婆对嫂子的孩子照顾得那么周到,对自己的女儿却很少过问,王萌萌的心里越来越不平衡。直到2017年9月下旬的一天上午,婆婆陈芳英来家里给她小孩送纸尿裤,坐不到一会儿,就说要去大儿媳那边,说老伴一个人在那,怕他照看不好小孙子。王萌萌一听,有点生气,当面就对婆婆说她偏心。
  "你嫂子生的儿子,肯定是要偏一点。你要是生的儿子,我们肯定也会偏一点。"从来就没被小儿媳这样冒犯过,陈芳英也有点被激怒,更是直言不讳。
  婆婆的话,偏心得那么明显。这一下,让王萌萌内心更是不满。想到当初答应帮忙带小孩,让她重新上班的诺言没实现,许诺给小孩的15万元"打赏"也爽约,王萌萌顿生怨恨:既然你们重男轻女,骗我生二胎,又不管不顾,让我痛苦,我就更要让你们体会没有男孩的痛苦。那之后,对婆婆偏心极度不满的王萌萌,内心报复公公婆婆的念头一直挥之不去,时时涌上心头。
  2017年10月初,国庆假期,王萌萌被居住在郊区农村的姑姑张惠接去乡下玩。那天,正好看见姑姑的邻居去菜地打农药回来,王萌萌开口说自己阳台养的花草有时会长虫,向对方要了一小瓶带回家后,私自藏在阳台的花盆里。
  直到2017年11月18日,王萌萌婆婆陈芳英过生日,那天约好一家人去酒店聚会。想到婆婆的偏心,王萌萌再次萌生报复念头。那天,她偷偷带上了那瓶农药。在生日宴上,看到婆婆一直抱着小侄子,对自己的小女儿却不过问,王萌萌的报复心变得更加强烈。宴会途中,王萌萌便主动提出帮大嫂的儿子泡奶粉,偷偷把事先从菜农那要来的农药滴了几滴在奶瓶里,在摇均匀后,递给婆婆喂给小侄子喝。小侄子喝下不久,身体出现抽搐,口吐白沫。家人见状赶紧送到同民医院救治。因为症状明显,医生怀疑是农药中毒,赶紧对孩子进行洗胃。虽经全力抢救保住性命,但因内脏严重受损,致多脏器功能障碍。
  随着家人报警,王萌萌主动承认是自己所为,2017年12月,厦门市同安区公安分局以故意伤害罪对王萌萌实施逮捕。
  王萌萌的丈夫张志奇对妻子投毒很不理解,想到一段时间来,妻子常常失眠,情绪有点异常,怀疑她精神上出了问题,特意向警方提出进行精神鉴定。2018年1月,鉴定结果出来,王萌萌患有重度精神抑郁症。而今,该案正处于起诉审判阶段,等待王萌萌的将是法律严惩。
  编辑/沈永新
 
金枝夫妻俩佳佳公公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