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紧急怀孕惊悚两家人一对后拼命想网红
  16岁的金超与同班女生龚小妮沉迷于"快手",想成为"网红"。两人发生关系后,龚小妮怀孕。他俩是城市留守孩子,父母都在外地。龚小妮怀孕7个月被发现后,双方父母发生了激烈冲突。怀孕的少女怎么办?这场重大的青春事故该如何收场?两个少男少女的人生将走向何方?
  震惊!00后女生为当"快手"红人怀孕
  2017年5月的一天,江西省南昌市某小区工程部,金学龙接到了儿子金超的电话:"爸,我被囚禁了,快来救我!"说完就关机了。金学龙怀疑这是儿子的恶作剧,随后给保姆打电话,保姆说,金超根本没回出租屋。金学龙立即和妻子蔡甜搭乘高铁赶回长沙。
  时年45岁的金学龙和43岁的蔡甜都是湖南省长沙市人,他们在湖南同一家地产公司工作,金学龙是建筑师,蔡甜在财务部任职。公司到南昌开发项目,夫妻俩在此工作了两年。儿子金超16岁,在长沙一所重点中学读高二。因为工作太忙,夫妇俩回长沙的次数屈指可数,于是为儿子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并请来保姆,金超随时可以去出租屋吃饭就寝。
  下火车后,金学龙再次拨打儿子手机,接听的却是一个成年男子,命他回自己家里。满腹疑惑的金学龙夫妇回到家里,只见儿子沮丧地坐在沙发上,一对中年夫妇一左一右控制着他。中年男气势汹汹地说:"你的混蛋儿子把我女儿弄怀孕了!今天必须给个交代!"金学龙问儿子到底怎么回事,金超低头不语。
  原来,中年男子名叫龚解放,女子是其妻王秀梅,他们的女儿龚小妮与金超是同班同学。前几天,他们从安徽省合肥市赶回家,发现16岁的女儿竟怀有7个月的身孕,始作俑者就是金超!
  金学龙夫妇大吃一惊,再次追问儿子,金超说:"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你们别管。"龚解放大声骂道:"你小子胆大包天!这事,我们管不了有法律管!"
  蔡甜发现儿子脸上有个巴掌印,心疼地把儿子护在身后,金超指着龚解放说:"是他打我!"金学龙冲上前抓住龚解放的胳膊,却被甩开。龚解放指着金学龙的鼻子,厉声道:"你们家做错了事,还想打人不成?"金学龙拂开他的手,龚解放认为这是"宣战",一拳头就抡了过来。
  两个护犊心切的父亲打得不可开交,最后被自己的妻子强行分开。身材较瘦小的金学龙處于下风,被打得鼻青脸肿,他拿出手机嚷着要报警,龚解放说:"我还要把你儿子告上法庭呢!"金学龙闻言,连忙收起手机。一番争吵后,金学龙自知理亏,主动示弱。双方家长约定,次日坐下来谈判。
  龚解放夫妇走后,金超不以为然地说:"我和小妮在玩‘快手,现在已经赚钱了,将来说不定年入百万都不成问题。"金学龙夫妇听不懂儿子在说什么,金超解释说,"快手"是个好玩的手机软件,好多同学都在玩。去年,他和龚小妮都注册了快手账号,发了一些视频,但粉丝不多。因为都是在学校附近租房居住,两人互生好感,对彼此的身体好奇,便发生了关系。不久,龚小妮发现自己怀孕了,两人惊慌失措,想方设法堕胎,但都没有成功。
  一天,龚小妮看到快手上有些00后孕妈发布怀孕视频后,粉丝至少涨到上百万,算下来,收入一个月能达到几万元。于是他们"灵机一动",决定不再堕胎,并注册了账号"00后孕妈妮妮",每周发两个视频,主要是晒龚小妮的孕肚。随着孕肚越来越大,他们的粉丝越来越多,目前每月有近万元收入。"相信我,以后我们一年赚的钱会超过你们十年的工资,根本不用读大学,读大学不也是为了找个好工作吗?"
  金学龙夫妇瞠目结舌!十几岁的孩子,为了做网红挣钱,竟然要怀孕生子!金学龙吼道:"荒唐!"蔡甜哭了:"超超,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金超辩解道:"我又没做错什么,以后我会和小妮结婚的。"金学龙一巴掌打在儿子脸上。金超怒怼着:"你们几个月不回家,一回家就打我,称职吗?"他跑向门口,被蔡甜抱住。金学龙将儿子拉进卧室,从外面把门反锁,任凭他在房内又踢又叫。
  龚小妮的父母带龚小妮到妇幼保健院,想拿掉孩子,但医生说,孕妇宫体稚嫩,宫壁很薄,胎儿快7个月了,引产可能有生命危险,所以拒绝手术。他们又来到湘雅医院,医生给出了同样的说法。龚解放痛心地说:"要是生下孩子,小妮这辈子就完了!"王秀梅悲从中来:"可引产的话,出了事怎么办?"父母相拥而泣,龚小妮却没有半点难过的情绪,还偷偷拍下检验单据上传到"快手",获得粉丝频频点赞。
  私奔、割腕、跳楼,迷惘的青春何去何从
  双方父母再次见面后,龚解放揪住金学龙,叫道:"是你儿子教唆的,你们毁了我的女儿,毁了我的家呀!"蔡甜王秀梅拼命拉开了他们。双方冷静下来后,金学龙提出,虽然孩子们是自愿发生此事,但金家承担主要责任,至于赔偿多少,请龚家开个价。龚解放说,无论赔偿多少都无法弥补女儿的身心损失。
  龚解放夫妇本想去问责学校,但经咨询律师后得知,因为龚小妮是在校外租房,自愿在校外与人发生关系而怀孕,所以学校是不会承担这个责任的。夫妇俩在去学校帮龚小妮请病假时,不得不悄悄向班主任说明了实情。班主任得知后非常震惊,她根本就不知道此事。原来,龚小妮怀孕,腹部日渐隆起后,为了避免老师和同学发现,就穿上宽大的衣服掩饰。加上胎儿个头不大,同学们都忙于学习,竟没有一个人发现。遇到身体不适,金超就从网上买来病历和病假条填上,龚小妮因此经常请"病假"。在"快手"发孕肚视频时,担心熟人看到,龚小妮从不露脸。她的成绩本来很靠前,怀孕后,很快落到了中等偏下。金超的成绩也下降了许多,但他们不以为然。
  班主任心情沉重,并为自己的疏忽向龚解放夫妇道歉。龚解放夫妇为避免事态扩大,影响女儿的声誉,也恳求班主任保密,后面的事情都由家长解决。班主任说,学生每个周末都放假回家,家长也应该时刻关注孩子的状态及变化。龚解放夫妇羞愧地低下了头。
  龚解放夫妇经营餐饮,近一年来在合肥开拓市场,两人育有一子一女,他们把两岁的儿子带在身边,女儿则留在长沙。因生意忙,他们仅在半年前回家过一次,平时雇个保姆照顾女儿,每周末都要与女儿通电话。女儿每每要钱,他们从未拒绝过,都是要多少给多少,如今她却做出这样的事,实在令人费解。
  就在双方家长焦头烂额之时,金超和龚小妮同时失踪了!金超给父亲的手机留言:"我们有自己的人生,你们以前不关心我们,以后也请不要干涉!"
  蔡甜推搡着丈夫说:"还不快去把超超找回来!"
  没等金学龙出门,龚解放夫妇就找上门来。他们也收到了女儿同样的短信。龚解放说,金超拐走了小妮,金学龙必须把她找回来,否则他就报警。
  金学龙辩解说,两个孩子是私奔,报警只会加重他们的逆反心理。金学龙拿起车钥匙走出门,龚解放跟在后面,不依不饶。金学龙说:"老龚,我知道你恨金超,也恨我,但现在不是恨的时候,我们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把人找到。"
  金学龙给一个在公安系统工作的朋友打电话,请对方帮忙查一下是否有他们乘坐交通工具的信息。很快,对方发来消息称没查到。当晚,对方告诉他,两人入住岳阳市一家宾馆。金学龙和龚解放当即驱车赶往岳阳。等他们赶到该宾馆时,俩孩子却在半小时前退房了。两人的警惕性很高,从长沙到岳阳乘坐的是未入公安系统网的跨区商务车。住进宾馆后,金超觉得"不安全",就在网上找了个无需登记身份证的短租房,两人连夜住进去。他们还在快手上发布"为腹中宝宝私奔"的视频吸引点击率,不少粉丝给他们打赏鼓励。
  金学龙和龚解放一筹莫展。两位父亲这次没有互怼,而是分析孩子的去向。当聊到各自的家庭现状时,两人反省着:他们在事业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对孩子关心太少,本以为孩子这么大了,能够管理好自己,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另一方面,他们感叹快手之类的手机软件,对孩子的不良影响如此巨大,孩子们竟然以此为荣。两个父亲下载了快手软件并注册,搜索到龚小妮的快手账号,越看越心惊。他们约定,等找回孩子,一定要强令删除快手账号。
  次日一早,金学龙和龚解放分头寻找孩子。上午8时许,金学龙突然发现两个孩子在快手上传了新视频,时间是两分钟前,背景显示是在一家工商银行的外面,他们在ATM机上取钱。他立刻打开百度地图,利用街景显示,找到了那家工商银行,迅速驾车前往,同时给龚解放打电话。当两人赶到时,两个孩子已经离开了ATM机。他们沿街寻找,终于在一个路口看到了两个孩子。一番周折之后,他们将孩子带回了长沙。
  为避免俩孩子再次出走,双方家长将他们关在家里,并没收了手机。龚解放强令女儿注销快手账号,龚小妮非常抗拒,龚解放一气之下,把她的手机摔得粉碎。
  谁也没想到,意外发生了:龚小妮冲进卧室,反锁房门,竟然用水果刀割破了右手腕的动脉!王秀梅感觉到女儿不对劲,拼命拍门,龚解放踹开房门后,地上、床上,到处都是血。他们赶紧把女儿送医。
  得知这个消息,金学龙夫妇也很着急,他们交谈此事时被金超听到,他急着要去医院看龚小妮。金学龙认为他去了只会添乱,坚决不让会面,就把房门从里面锁住。金学龙夫妇告诉金超,由他们去探望龚小妮,再将情况反馈给他。但金超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一会儿工夫,就听到几声异响,楼下传来惊呼声:"有人跳楼了!"金学龙夫妇冲进儿子卧室,不见金超人影。再看楼下,不禁大吃一惊:金超竟躺在一楼的地上,身體颤动着!他们慌忙下楼,将儿子送往医院。金超意识尚且清醒,说自己并非跳楼,而是要去看龚小妮。经检查,金超除了右腿小腿骨折,一些擦伤和扭伤外,并无大碍。金超家在三楼,跳下时被二楼的雨篷挡了一下,才没有受重伤。
  相携相扶,父母陪你们走过青春之殇
  在病房里,金超不停地埋怨父母:他和龚小妮本来可以成网红,现在却被双方父母给搅乱了。"我不需要你们的关心,你们也没关心过我们!"金超的话令金学龙夫妇心里异常难受。腿上打着石膏的金超要上卫生间,他拒绝父亲的帮助,刚走几步就摔倒在地。金学龙把他扶起来,送到卫生间。回到病床后,蔡甜给金超热敷并按摩几个患处,金超先是扭捏了几下,一会儿就适应了父母久违的关爱。
  另一边病房里,刚刚输过血的龚小妮从昏睡中醒来,看到的是母亲哭肿的眼睛,父亲蓬头垢面,满脸的焦虑与心疼。龚小妮侧过头,不言不语。母亲的手轻轻触摸着她的手,她想抽开,却被母亲握住。
  王秀梅伏在女儿耳边说:"小妮,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永远是爸妈的宝贝。我和你爸商量好了,我们不再离开你,要一直陪伴在你身边。"龚小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龚解放肯定地点头道:"对我们来说,你是最重要的。"龚小妮的眼泪流了下来。
  为了让两个孩子认识到未成年人怀孕的危害,树立正确的观念,金学龙夫妇请来本地知名心理咨询师陈晨老师。陈晨认为,双方父母这几年一直不在孩子身边,两个孩子缺乏家庭温暖,只能互相取暖,受到外界不正确的价值观影响,便会做出出格之举。金学龙夫妇愧疚不已。
  陈晨与金超聊开了后,告诉他,少女生殖器官发育尚未完全成熟,怀孕后易引发贫血、难产、感染、大出血等并发症,还会使女孩产生自卑心理,心理上的负罪感可引起她心理紧张、失眠等症状,丧失对未来生活的理想和信念。抚养和教育孩子的责任,一般也会过早地落在还是孩子的母亲身上,可能使她失去了求学和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影响其一生的生活质量。
  金超听得目瞪口呆,他和龚小妮一心想着当快手红人,完全没有想到,此举对龚小妮的危害如此之大。他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之中。
  此后几天,陈晨老师又对龚小妮进行了心理疏导,使龚小妮认识到了自己的荒唐和错误,但她对未来的生活还是感到惶恐不安。金学龙夫妇向她保证,孩子生下来之后,由他们抚养,她继续学业。龚小妮这才安下心来,听从医生的建议,保持良好的心态养胎。
  父母的日夜陪伴,慢慢融化了两个孩子心中的坚冰。他们意识到,父母虽然身在外地,心里却时刻牵挂着他们。无论发生什么事,父母都不会放弃他们的。
  6月3日,金超拄着拐杖来到龚小妮的病房。他红着眼睛对她说:"小妮,我错了,我不该让你承担这么大的风险,不该任性地带你离家出走,我以为我能承担得起,其实我是个不负责任的人。不管将来的结局如何,我会勇敢地做个有担当的人。"龚小妮说:"以前父母不在身边,我们没管好自己,错得太离谱了。但我们还有机会纠正错误,重新开始人生。"金超点点头。四目相对,泪光盈盈,他们的眼睛里又恢复了青春神采。随后,两人一起注销了快手账号。
  6月11日,金超伤愈返校。蔡甜与公司协商后,从南昌调回长沙工作,给儿子陪读。她为儿子请来家教补课,很快,金超的学习成绩回到了以前的水平。
  7月23日,龚小妮生下一个健康女婴。遵照龚家的意愿,蔡甜将婴儿接走,并请了一位职业育婴师照顾。随后,龚小妮随父母来到合肥。2017年9月,她进入合肥一所民办高中重读高二。至此,一场沉重的青春危机被化解,尽管因为婴儿会有后续的故事,但金超和龚小妮总算没有再走歧路。
  金学龙夫妇和龚解放夫妇对彼此的怨怼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金学龙与龚解放经常通电话,交流孩子的学习和思想动态。蔡甜不定时将健康成长的婴儿的视频照片发给王秀梅,两人无话不谈。
  不久,快手上的"00后孕妈"现象引起了社会和媒体的关注,有关部门已约谈相关责任人定期整改。
  2018年6月,金超参加高考。月底成绩公布,他超出一本线20多分。他填报了几所安徽境内的大学,想离龚小妮近一点,好鼓励她共同进步。金学龙夫妇没有反对,他们认为,金超这是有担当的表现。龚小妮的学习成绩也赶了上来,排在年级前100名。得知金超的举动,龚小妮说,她会努力考上金超所在的大学。龚解放夫妇听了,终于欣慰地舒了口气。
  (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文中未成年人做了化名处理。)
  [编后]两个稚嫩的孩子,受到网络上不良风气的影响,懵懂怀孕生子,差一点就毁了自己的人生。好在双方父母不离不弃,在经历震惊、激愤与慌乱之后,他们握手言和,共同面对。在认识到自己对孩子关爱的缺失后,他们回到孩子身边,及时止损,两代人联手度过了这场危机,让孩子们依然可以走在阳光下,不辜负大好年华,人生之舟才没有搁浅。同时,他们也告诫所有家长,近年来,有少数手机软件成了大多数未成年人的拥趸,有的账号传播着一些不良的价值观,这些错综复杂的不同文化,正以奇怪的姿态叠加在这代孩子的身上。家长应提高警惕,时刻关注孩子的思想动向,避免重蹈本文的覆辙。本文也给学校敲响了警钟,班主任应与家长互通有无,掌握非住校生在校外的生活状况,避免出现监管的盲区。
  编辑/涂筠
 
秋鸣夫妇女儿儿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