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长兄救妹牵出乌龙身世恩也好怨也好平安就好
  六年前,杜凤娇因忍受不了丈夫的家暴,丢下12岁的儿子李子军从浙江宁波离家出走。其后,她生下了女儿杜悦。不料,杜悦5岁时患上肾衰竭。为救女儿,杜凤娇向丈夫李健伟求助,却遭到拒绝。李子军得知后决定为妹妹捐肾。然而,医生在配型过程中意外发现:李子军竟非李健伟亲生,而杜悦才是他的血脉!
  这场纷纷扰扰的情感纠葛到底是怎么回事?处在生命悬崖的杜悦能够盼来生的希望吗?
  天降女儿:抛夫弃子的妻子回来了
  2017年5月的一天晚饭后,44岁的李健伟正坐在客厅看电视,敲门声响起。李健伟起身打开门一看惊呆了:"是你?你还有脸回来?"说完,挥手想把门关上,但门被女人用身体死死抵住。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整整六年不见的妻子杜凤娇……
  李健伟是浙江省海宁市人,和他同岁的杜凤娇是河北省石家庄市人。高中毕业后,杜凤娇来到浙江省宁波市一家电子配件厂工作,与李健伟在同一个班组。李健伟经常默默帮助杜凤娇,两人悄悄恋爱了。李健伟有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好哥们宋亚杰,是浙江省苍南市人,他也暗暗喜欢杜凤娇。但好哥们已捷足先登,宋亚杰只能把这份爱埋在心底。
  1998年9月,李健伟和杜凤娇结婚,并生下儿子李子军。2008年杜凤娇被裁员回家。生活重压下,李健伟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喝完酒就对妻子一顿暴打。杜凤娇多次提出离婚,李健伟却不同意。2011年5月的一天晚上,李健伟酒后又一次对杜凤娇拳打脚踢。看着脸上的淤青和仍在流血的嘴角,杜凤娇忍痛割舍12岁的儿子,逃离了这个让她恐惧的家……
  李健伟醒来后发现妻子不在家,以为她是一时赌气走了。可一个月过去,杜凤娇还是杳无音信,李健伟便向单位请了假寻找妻子。他先是去了石家庄,但岳父岳母说女儿根本没有回来。找遍了所有杜凤娇可能去的地方,始终毫无音信,李健伟失望极了,暗暗发誓要戒酒,等妻子回来不再打她。此后,他既当爹又当妈,再没有成家。在他精心照顾和培养下,2016年,子军考上了宁波一所大学。没想到,六年过去,杜凤娇竟突然回来了。对妻子怨恨和这些年一个人带儿子的心酸一起涌上李健伟心头。
  这时,杜凤娇拉着身后一个陌生的女孩进了屋:她推了推女孩,说:"悦悦,快叫爸爸!"女孩怯生生地喊了句:"爸爸……"李健伟更是一头雾水。
  在杜凤娇接下来的讲述中,李健伟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杜凤娇离家后,回了石家庄,因当时害怕李健伟找到自己,她没敢回娘家,也没告诉父母,而是租住在桥西区幸福小区里,随后在一家商场找了一份售货员的工作。没多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本想把孩子打掉,可医生检查后发现她身体虚弱血压偏低,不适合做手术,她便打消了人流的念头。
  2012年初,杜凤娇生下了女儿杜悦。杜凤娇一心把女儿培养好,也更加惦念被她丢在宁波的儿子李子军。她想去宁波看望儿子,又担心被李健伟知道会把她捉回去痛打,只有强忍心中的思念。直到儿子上初三那年,她觉得儿子应该懂事了,这才悄悄去学校看了他一次。李子军见到妈妈十分激动。他从小见证了妈妈被爸爸家暴的情景,很同情母亲。虽然母亲刚刚离家时他也怨恨过她,但漸渐长大后他也理解了母亲。杜凤娇叮嘱儿子不要把她来过的事告诉爸爸,说如果被爸爸知道,她以后就再也不敢来看他了。李子军告诉妈妈:"爸爸现在不喝酒了,要不你还是回家吧……"但杜凤娇不相信李健伟会改,不肯回去。此后,懂事的李子军也真的从没跟爸爸提过。
  后来,杜凤娇再来看儿子,还带来了妹妹。李子军见到妹妹后竟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悦悦扎着两条羊角辫,眼睛像黑夜里的星星一样闪着光。她一见到哥哥就笑着伸出手来去牵他,李子军牵过妹妹的手,发现她的手心里有一颗巧克力糖。她踮起脚尖,在他耳朵边说:"哥哥,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李子军心里暖暖的……母子俩就这样保守着秘密,偷偷地来往。李子军把自己考上大学的消息告诉妈妈后,杜凤娇高兴得一夜未合眼。
  一晃到了2017年2月,悦悦的眼睑、脚踝突然浮肿,且多日不消退,杜凤娇带着女儿到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医学院去检查,得到的结果如晴天霹雳:肾衰竭!医生说,唯一救命的方法只能做肾移植。杜凤娇哭着求医生把自己的肾捐给女儿,但她不符合移植条件,医院又没有合适的肾源。杜凤娇回娘家求助。父母这才知道原来她这几年一直躲在石家庄。得知外孙女得了重病,当即提出要给悦悦捐肾,但医生说他们年纪大了,不适合捐肾。医生得知悦悦还有父亲和哥哥后说:"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她的父亲和哥哥,请尽快让他们来做配型。"在父母的劝说下,杜凤娇才来求助李健伟……李健伟听完杜凤娇的讲述,心中一动,可接着,他又埋怨起杜凤娇来:"好不容易儿子大了,我的苦也算吃到了头,你却突然带着这么个讨债鬼要儿子捐肾,凭什么呀!再说,你能打包票她是我女儿吗?"说完,李健伟拼命把杜凤娇和悦悦推出了门。
  万般无奈之下,杜凤娇带着悦悦来到李子军就读的大学,找到儿子。听完妈妈的哭诉,李子军连忙安慰杜凤娇:"妈你放心,我来做爸爸的工作!"
  当天晚上,李子军找到爸爸,将这些年母亲每年来看他的事告诉给了父亲,劝爸爸拯救妹妹。李健伟震惊又气愤:"我算是白养你了,你只知道你妈不容易,我一个人带着你就容易?"李子军忙解释:"爸,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妹妹的命。如果爸爸实在不愿意去做配型,我就去!"李健伟决绝地对儿子说:"我绝不会同意你做傻事。"李子军在自己的学校为妹妹展开了募捐。他把妹妹的诊断书和在医院透析的照片打印出来,在同学们的陪同下,在学校进行募集,很快就筹集到了4万多元,全部交给了妈妈。
  惊人乌龙:儿子竟然非亲生
  配型一事,父子俩始终争执不下,杜悦的病情却在迅速恶化。7月3日,杜凤娇再次来到宁波。李健伟索性向公司申请休10天年假,拖着放暑假的李子军去了上海游玩。杜凤娇在李家所住的小区和李健伟的公司守了五天,就在她近乎绝望准备打道回府时,7月8日下午,她发现了李子军的身影。他一见面就对杜凤娇说:"妹妹的病又加重了吧,快带我去看看她。"原来,被父亲强行带到上海后,李子军根本没心思看风景。8日上午,他假称上厕所,溜了……
  李子军随杜凤娇到石家庄后,第二天就去医院做了配型。没想到的是,7月10日早上,李健伟突然出现在了病房。原来,李健伟发现儿子失踪后,立刻猜到了他的去处,当天也赶到了石家庄。他恼羞成怒地质问杜凤娇:"儿子那么小你就抛下他,现在他长大了你又回来要害他,天底下有你这样狠毒的母亲吗?"杜凤娇哭着辩解:"现在最要紧的是救女儿,无论你怎样骂我,只要能救悦悦,我都不在乎。子军和悦悦都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一样心疼。他们也都是你的孩子,你也不会看着悦悦命悬一线坐视不管吧……"李健伟还是拉着李子军走了。一路上,他都在劝儿子:"你为妹妹筹集医药费,已经尽了哥哥的义务,至于捐肾,还是等医院有合适的肾源吧。你现在还年轻,摘掉一颗肾,你将来的生活会大受影响……"李子军不为所动:"爸,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妹妹……"见儿子这样说,李健伟叹了口气,沉默了。
  一个星期后配型结果出来,医生说,杜悦是AB型血,李子军是O型血,两人血型不一样。但因两人肾配型成功,所以不影响李子军给妹妹捐肾。李健伟听到这个结果后惊呆了:妻子是B型血,自己是AB型血,儿子怎么可能是O型血?李健伟找到医生问:"会不会是搞错了?"带着满腹疑虑,李健伟又把儿子的血样带上去了另一家医院鉴定,结果彻底给了他当头一棒:李健伟与李子军非生物学上的父子!手握鉴定报告,李健伟不知怎么跌跌撞撞回了家。"难道自己拉扯18年的孩子,竟不是亲生的?那子军到底是谁的孩子?"李健伟嚎啕大哭……
  李健伟拿着鉴定结果气势汹汹找到杜凤娇,杜凤娇接过鉴定书一看,也惊呆了:"怎么会这样?"良久,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跌坐在地上痛哭起来。在李健伟的逼问下,杜凤娇哭着说:"我当年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接着,她道出了尘封心底多年的那件往事:1998年8月的一天,李健伟的好兄弟宋亚杰无意中说起自己的蚊帐破了个洞,杜凤娇便主动提出下班后去帮他把蚊帐缝补一下。杜凤娇缝补蚊帐的同时,宋亚杰在厨房准备晚饭,他做了一大桌子菜,还准备了两瓶红葡萄酒。两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都有些微醉。杜凤娇说要回家,却已脚步踉跄,宋亚杰顺势扶住她。杜凤娇特有的青春女性气息扑面而来,宋亚杰再也把持不住自己,将她扶进房间……半醉半醒的杜凤娇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虽然她对宋亚杰也特有好感,但毕竟她已跟李健伟约定了婚期。宋亚杰一个劲对杜凤娇说着对不起,并趁势表白说:"其实我一直是喜欢你的。如果你不想嫁给李健伟了,随时可以嫁给我,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
  杜凤娇经过半个月的犹豫权衡后,最终选择了嫁给李健伟,两人领取了结婚证。宋亚杰难以接受残酷的现实,很快辞掉工作去了广州打工。
  "我对天发誓,只有那一次,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如果儿子不是你的,那就只能是他的。我也没想到跟宋亚杰只有一次孩子会是他的,谁能想到天底下会有那么巧的事。健伟,原谅我吧……"
  孩子的生父竟然还是自己的好兄弟!残酷的真相让李健伟几近疯狂,他扬起巴掌,重重打在杜凤娇脸上。一旁的杜悦吓傻了,她扯了扯李健伟的衣襟:"爸爸,别生气了……"悦悦的呼唤让李健伟如梦方醒:眼下救女儿才是最重要的呀!他一把摟过女儿,泪水横流:"我的女儿,爸爸对不起你!"又对妻子说:"等给悦悦换完了肾,再跟你们算账!"
  两人决定先对所有人包括李子军隐瞒真相。然而,没过多久,事情发生了逆转。
  一天,杜凤娇在宁波那家工厂工作时最要好的闺蜜林颖来医院看悦悦,杜凤娇没忍住还是把李子军的身世告知了林颖,并嘱咐她不要外传。哪知道,真相很快传到了宋亚杰耳中。原来,宋亚杰当年去广州工作了几年后与一名福建籍女孩结婚,并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在一个公司外派的机会中,他被派到了澳大利亚。再后来,他和妻子在澳大利亚定居下来,如今已是千万身家。他得知自己当年跟杜凤娇竟有个亲生儿子,欣喜不已。可是,再听说李子军要捐肾救妹时,他的心立刻悬了起来。他很快要到杜凤娇的电话,与她聊了一些近况后,宋亚杰动情地说:"这也是老天对我的恩赐吧。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希望你能原谅我当初的鲁莽。听说你的女儿患了重病,我愿意拿出一些钱,算是对你的补偿。"杜凤娇连忙说着感谢,但宋亚杰话锋一转,又说:"但是,我是不会同意让子军给你女儿捐肾的,我就这一个儿子,他小时候我没有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如今他长大了,我一定要保护他……"听到这里,杜凤娇哭着哀求:"你帮人帮到底吧,只有子军能救妹妹。"宋亚杰坚决不同意。
  杜凤娇又找到李健伟,把宋亚杰的态度告诉了他。两人商量后决定不告诉子军真相,也不让他们父子现在相认。哪知,子军很快意外得知了自己的身世。那天,他回家翻找自己的高中毕业证时,意外翻出了那张亲子关系鉴定书,当看到自己与父亲李健伟为非亲生父子关系时,子军呆住了。当晚,等李健伟回来后,他鼓起勇气向父亲追问真相:"爸,我到底是谁的孩子?"这突然的一问让李健伟愣住了:"你怎么想起问这个?"子军把鉴定书放在爸爸面前:"爸,我都知道了。感谢您这么多年抚养我长大,我永远不会离开您,我只想知道我的身世。"
  儿子的懂事触动了李健伟心底最深处的痛,他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子军和盘托出,子军听后沉默了半晌,说:"爸,虽然我不是您亲生的,但您对我比亲生父亲还亲,我永远是您的儿子。现在我又多了个妹妹,而且妹妹还是您亲生的,这其实是件皆大欢喜的事啊……"李健伟擦去眼泪说:"谢谢你,儿子。只是,爸爸想问你,你还愿意给妹妹捐肾吗?"子军点点头:"当然愿意,我从来就没动摇过。"
  随后,李健伟将这一切告诉了杜凤娇。听到儿子的态度,杜凤娇很是欣慰,可接着她又担心起来:"宋亚杰反对子军为悦悦捐肾,这可怎么办?"李健伟说,女儿危在旦夕,只要子军同意就可以了,应该抓紧配型手术。就在两人犹豫担心时,宋亚杰回来了。
  冰释前嫌:深情拯救让爱回归
  2017年11月27日,宋亚杰一下飞机就联系杜凤娇。杜凤娇担心他跟李健伟见面会发生冲突,单独与宋亚杰在医院附近一家西餐厅见了面。宋亚杰当即给了杜凤娇5万元现金,并表示,后续还会再给她的银行卡打一笔钱,帮悦悦完成手术,但他仍然表示不能让子军捐肾。
  杜凤娇想到迟早要让宋亚杰跟子军父子相见,而且也许只有子军才能劝说宋亚杰同意,于是打电话约来了子军。子军第一次和亲生父亲相见,一点没有陌生感,两人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一旁的杜凤娇不知不觉眼睛湿润了。子军陪着父亲到杭州去玩了几天,父子俩开心极了。一天,父子俩正在西湖游玩,子军接到了杜凤娇的电话,她告诉子军:"医生说配型结果出来了,这几天就要准备给你和妹妹做手术了。"李子军当即拉着宋亚杰去火车站:"爸爸,我们回宁波吧,我要给妹妹捐肾。"宋亚杰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儿子,爸爸可以出手术费,你能不能不捐肾?这可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事……"子军说:"健伟爸爸把我养大不容易,现在该是我报答他的时候了,我不能在妹妹需要我救命的时候当逃兵。爸爸,你就答应我吧!"宋亚杰说:"你还小,将来会后悔的。不行,我得去找你养父交涉……"子军想了想说:"你們都是我的爸爸,我也希望你们握手言和,见个面也好。"宋亚杰同意了:"我要当面感谢你养父对你的养育之恩。"
  然而,听到当年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宋亚杰竟然回到宁波,还要跟自己见面,李健伟起初死活不同意。子军劝养父:"爸爸,都这么多年了,您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是一定会救妹妹的……"李健伟不做声,养子的善良、真诚以及作为哥哥的担当,最终打动了他。
  12月5日,在子军的陪同下,宋亚杰和李健伟在宁波市第一人民医院杜悦的病房里,终于见面了。瞬间的尴尬后,宋亚杰主动握住了李健伟的手:"健伟,今天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让你为我承担了太多不该承担的,帮我养大了子军,今后子军永远是我们共同的儿子,将来也要他给你养老。悦悦的手术费你不用担心,所有的费用我全包了……"李健伟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哽咽了。子军忙给他擦去眼泪:"爸,亚杰爸爸同意我给妹妹捐肾,你放心吧!"然而,医生说,由于子军与妹妹的血型不同,排异反应可能很大。杜凤娇一听,当即又不知所措。李健伟沉默半晌,一拍大腿:"还有我呢!医生,给我和女儿配型,把我的肾给女儿一个!"
  2018年6月初,李健伟、杜悦父女在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配型成功。返回澳大利亚的宋亚杰也已将50万元医疗费打到医院的账户,只等杜悦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就可以进行手术了。
  一对生死情敌,一段乱世孽缘,就这样在一个孩子对另一个孩子的手足真情中化解。两位父亲终于摒弃前嫌,联手承托起悬崖边那如花的生命……
  (因涉及隐私,文中李子军为化名。)
  编辑/沈永新
 
芊芊八月配型李子妹妹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