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我不是药神我是爱你的人三个女孩致青春
  为了活下去,21岁的CML患者徐晓曼和杨俊洁、韩婷结成了同盟,由杨俊洁负责为三人代购印度药格列卫,彼此鼓励活下去。后来,徐晓曼的家庭发生变故,杨俊洁、韩婷却不肯抛弃她,并不宽裕的两家人一起为徐晓曼供药。岁月流转,在与命运的抗争中,徐晓曼的病情逐步稳定,为了感激两位病友,她悄悄地找上门去,一来给她们一个惊喜;二来还一部分供药的钱。孰料,她惊诧地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徐晓曼发现的秘密是什么?三个结盟的女孩最终都活下来了吗?漫漫岁月长河里,究竟发生了怎样不可思议又感人至深的故事?
  代购印度救命药,三个"羟友"结盟
  2010年12月初的一天,徐晓曼无故晕倒,被同事送到安徽省宿州市人民医院,结果查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清醒過来后,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徐晓曼,1989年出生于安徽省宿州市,10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她跟妈妈相依为命。2006年,徐晓曼考上南昌大学。妈妈杨海英认识了一个名叫曹建春的生意人,两人同居在一起。曹建春50多岁,离异,儿子在北京工作。曹建春不愿意结婚,但是对杨海英母女十分照顾,徐晓曼虽有些反感这样的关系,但是考虑到妈妈一个人也很孤独,也就没有反对。她客气地称呼曹建春为"叔叔"。2010年,大学毕业后,徐晓曼回到宿州,在一家家具城当出纳。生活刚刚稳定下来,却遭此噩运。
  妈妈杨海英闻讯慌慌张张地赶来,也惊呆了。在医生的建议下,母女俩辗转又来到安徽省立医院。当得知服用一种刚面世不久的瑞士新药格列卫有望治愈时,本已经灰心绝望的徐晓曼仿佛看到了希望。但每个月两万元的费用,又让她望而却步。凭母女俩的积蓄和收入,连两个月的时间也维持不了。妈妈求助曹建春,曹建春听说一年要二三十万,面有难色:"我做生意也要周转,实在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无奈,徐晓曼接受了最常规的羟基脲化疗。按照这种治疗方式,生存期最多为两到三年。
  为了寻求心理支撑,徐晓曼在网上认识了一些情况相似的病友,大家都使用羟基脲维持生存,自称为"羟友"。不久,因为投缘,徐晓曼与山东省沂水市的杨俊洁、江苏省宿迁市的韩婷拉小群,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杨、韩都比她大几岁,且都已经结婚了。杨俊洁还有一个两岁的女儿橙橙。大家都是普通老百姓,经济情况都很一般。
  2011年4月,杨俊洁的丈夫陈岩通过朋友打听到,可以在昆山一个病友处买到印度格列卫,效果与瑞士格列卫无异,每月只要三千多元。杨俊洁在群里一说,三个人都激动不已。为了核实真伪,杨俊洁夫妇一起来到江苏省昆山市,不仅找到了那个病友,还经其介绍,特地去拜访了几个已经开始服用印度格列卫的江苏省无锡市病友。他们的状况让夫妻俩十分振奋。杨俊洁当即在网上告知了还在急切等待着消息的徐晓曼和韩婷:"见到了药效,也落实了买药渠道,每月3100元,我们总算有救了!"徐晓曼和韩婷激动地在群里发了开心的表情。
  毕竟费用小多了,杨海英再次与曹建春好言相商,曹建春算一算每年只要4万元,答应了。徐晓曼得知后百感交集。她总觉得有些屈辱,但毕竟想要活着,就告诉妈妈:"你告诉曹叔叔,如果我情况好转,一定还上这笔钱。"杨海英眼圈红了,心疼地摇摇头,说:"你只管看病。"
  徐晓曼和韩婷托杨俊洁的丈夫陈岩一起帮她们代购。陈岩与昆山的病友约定,每月一购,每次购买三份。此后,三个人同时服用印度格列卫,并经常交流对抗副作用的心得。徐晓曼在群里说:"服药后很恶心,容易把药吐出来,太浪费了!"韩婷和杨俊洁也有同感。有心的杨俊洁就一次次试验,最终试出了吃药后15分钟和30分钟各吃一小块巧克力可以遏制这种恶心感的方法。徐晓曼和韩婷一试,果然有效果。
  2012年5月,服药一年后,三家人相约,同时到上海瑞金医院做检查,借此一聚。因为检查结果都不错,他们开心地共同游览了黄浦江。
  2012年7月下旬,徐晓曼发现妈妈见完曹建春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她问发生了什么,杨海英哭着说:"以后的药费,曹建春不会再出了!"原来,曹建春背着她交往了一个年轻的女友,打算结婚,向她提出了分手。晓曼一开始就觉得曹建春并不是真心跟妈妈在一起的,于是安慰妈妈:"断了也好。"
  徐晓曼的费用来源就这么断了。徐晓曼因身体状况无法工作挣钱,杨海英因为单位破产下岗,每个月只有千元左右的工资。为了女儿的治疗费,她四处找工作,但因年纪大了,又没有什么技能,找了半个月都没有什么结果。后来,一家家政公司勉强接受了她,安排她去汴北新区三户人家做保洁。
  屋漏偏逢连夜雨。上班不到一周,杨海英就出了事:一天下午,她骑电瓶车去雇主家时有些恍惚,走错了路逆行返回时,与一辆奥迪车相撞。奥迪车司机报警,她被送到宿州市人民医院检查,结论是骨盆粉碎性骨折,左小腿粉碎性骨折,另有两处腰椎轻微骨折,不得不住院治疗。医生告诉她,至少要卧床4个月以上。即使好了,也不能再做体力活了。杨海英既自责,又为女儿的未来忧心。
  经宿州市交警支队认定,车祸事故中,杨海英担主要责任。经调解,奥迪车司机同意承担她住院期间的医药费,以后双方再无瓜葛。
  就这样,徐晓曼的经济来源彻底断了。
  一个也不能少,谎言背后的真相
  8月底一个晚上,小群里热闹了起来,杨俊洁和韩婷在聊天,并提到过两天就去买药。徐晓曼怔怔地看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心中无限悲凉。两人不见晓曼上线,好奇地在线上呼唤,晓曼这才出来说:"杨姐,你再帮我买这最后一个月的吧,我以后不吃药了。"
  韩婷发了一串问号,杨俊洁也严肃地说:"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这药一旦吃了就不能轻易停,如果中途停掉,会有加速急变的可能,导致死亡!"两人追问徐晓曼发生了什么。徐晓曼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妈失业了……"韩婷和杨俊洁松了口气,忙劝慰道:"那只是暂时的,但治病是长期的,不能放弃!"徐晓曼没有说话,她心里清楚,妈妈即便是能工作,也买不起了。
  见晓曼这样消极,杨俊洁和韩婷私下交流,认为应该拉徐晓曼一把。杨俊杰首先和丈夫陈岩沟通。陈岩见妻子自打生病后状态一直很差,直到遇着这两个知心病友,才慢慢打起了精神,于是便答应了。杨俊洁后来又与韩婷夫妻俩商量,韩婷的丈夫也表示理解。于是两家人决定合买三份药,分一份给徐晓曼,直到徐晓曼和母亲有经济能力。徐晓曼含泪接受了她们的善意。为了颜面,她撒了谎,说自家在城乡结合部有一处房子,一旦拆迁,所有的钱都可以还上。但她的内心十分不安,她知道,大家都不宽裕。
  2016年底,服药5年多以后,徐晓曼想约大家一起做一次染色体检查。她在群里提出来后,杨俊洁说顺道去了上海,已经查过了,转阴。既然这样,徐晓曼和韩婷就决定各查各的,查完再交流。徐晓曼的检查结果是染色体转阴,免疫力达到正常水平。这时候,她得知,韩婷也部分转阴。三个人都有了不错的疗效,徐晓曼非常开心,提出想聚一次,杨俊洁私下和她说:"再等等,等韩婷也全部转阴再聚也不迟。"她觉得也有道理。身体无碍了,重新工作赚钱成了最要紧的事。徐晓曼听说有个初中同学正做除甲醛制品的生意,而甲醛是白血病的元凶之一。她主动联系同学,想跟着他学习销售除甲醛制品。同学当即就拉她加盟了。因为特殊的经历,她自带说服力,很快就有了许多客户。经济条件好转后,她便不再需要韩、杨两家供药,人也渐渐变得自信了起来。
  2017年春节刚过,同学接了笔临沂的生意,派她过去测试。她给杨俊洁发消息,说自己刚好在附近出差,想去看看她,可是,过了好久没有等到回信,打电话也没人接,过了好一会,才收到回复:"这么不巧!今天和孩子他爸一起去青岛旅游了……"她替她开心:"这说明这妞儿状态不错!哈哈!"徐晓曼心满意足地回了家。
  大半年过去,韩婷的状态也有了很大好转。这时候,徐晓曼手里也攒下了些钱。这些年,因为买药,她分别欠两家十万零六千元,她决定偷偷上门去看望,给她们一个惊喜,并分别还上一万元钱。
  她翻出当年给她寄药的两份地址,先来到了韩婷家。两人一见面就紧紧相拥。吃过午饭,姐妹俩依旧紧紧握着手,舍不得分开。离开韩婷家后,徐晓曼给韩婷发消息:"这些年靠你们两家的血汗钱,我才能继续治病,没有你们,我活不到今天……我把一万元塞在了你们家的沙发坐垫底下,剩下的慢慢还……"韩婷看到她留下的钱,热泪盈眶。
  2017年10月13日,徐晓曼来到山东沂水,照着地址找到杨俊洁的家。敲门,无人应答。她去邻居家打听,邻居大妈惋惜地感叹道:"俊洁早在一年半之前就‘走了啊!"徐晓曼震惊不已!杨俊洁的qq一直在群里活跃着啊,而且她一直和韩婷一起为她供药,这是怎么回事?邻居大妈见她不知所措,热心地帮她联系了陈岩。陈岩说他马上就回。
  就在等待陈岩的过程中,徐晓曼把杨俊洁已经去世之事告诉了韩婷。韩婷也难以置信,并让徐晓曼在沂水等一天,他们夫妻俩会立刻赶过去。
  半个小时后,陈岩骑着一辆摩托车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徐晓曼想说什么,但突然哽咽了。陈岩红着眼圈说:"别伤心了,都过去了。她的情况和你们的有点区别,她查出病时就已经过了慢性期,服药后虽然病情有所控制,但终究没有转阴。2015年12月,病变细胞疯狂复制,药物完全失效了……"
  陈岩说,妻子本打算不再折腾,静静地离开。但他不甘心,带妻子到上海瑞金医院拼了一把:杨俊洁移植了姐姐杨俊晶的骨髓。但移植后新骨髓并没有植活。妻子入舱前就曾反复交代,如果结果不好,一定不要告诉徐晓曼和韩婷。药要尽力继续帮着晓曼买,qq也不要停发信息,要给她们信心……
  让爱延续,请在天上看我好好活
  徐晓曼哭得肝肠寸断:"杨姐,你对我那么好,可是我……"她羞愧地告诉陈岩,其实她家里根本没有什么拆迁房。陈岩安慰她:"她不会怪你的,她只会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徐晓曼悲痛不已。稍稍平静下来后,徐晓曼才发现,没见着杨俊洁的女儿橙橙。陈岩无奈地告诉她,他是一名建筑工程师,负责施工测绘和指揮。为了还妻子做手术欠下的债,他日夜泡在工地上,根本没有精力照顾橙橙,只好把她放到了离这里不远的他母亲家里。
  徐晓曼提出去看看老人和孩子。橙橙的奶奶家就在两里外的前石良村。这是一处简陋的平房,橙橙的爷爷几年前中风,只能拄拐杖走路,奶奶腿脚也很不灵便。见到橙橙,徐晓曼自我介绍道:"我是你徐阿姨。"橙橙正在做作业,一边写,一边抬头看着她说:"我知道,我妈妈以前常说你的名字。"徐晓曼鼻子发酸,走过去,搂住了孩子。
  奶奶告诉徐晓曼,橙橙在镇上读小学,步行得半个小时,所以每次都是让橙橙搭邻居家的三轮车去上学。徐晓曼若有所思。当徐晓曼提到这次来的用意的时候,奶奶感叹道:"说实话,我本来是不赞成他们拿钱往外人身上贴的。我说,那些钱十有八九回不来了。没想到你还真主动上门还钱了。天可怜见,你还恢复得那么好。"大家都唏嘘不已。
  吃完饭,徐晓曼打算去住旅馆,可老人家留她住家里,大家相持不下时,徐晓曼问橙橙,橙橙调皮地拿起徐晓曼的双肩包,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第二天,徐晓曼借了辆自行车,亲自送橙橙去上学。
  10月14日上午11点,韩婷夫妻到了,他们一起去坟上凭吊了杨俊洁。看着那孤零零的墓碑,徐晓曼泣不成声,说:"姐姐,就在昨儿夜里,我有了一个想法。我看到橙橙,就像看到了你。我想留在沂水照顾橙橙,你不会反对吧?"一旁的陈岩吓了一跳,说不能耽误了她,但徐晓曼心意已决。
  没几天,执拗的徐晓曼就自作主张在县城租好了房子,并把母亲也接来,母女俩一起去说服了橙橙的爷爷奶奶。杨海英说:"我闺女的命是捡来的。要是不碰上这两个病友,人早就不知道在哪里了。就冲这个,她为橙橙做什么都不为过。"最终,老人又和杨海英一起做通了陈岩的工作。
  2017年11月,陈岩把橙橙转到城区上学,跟徐晓曼住在一起。徐晓曼负责接送和辅导学习,杨海英负责做饭。陈岩的工地离得不远,有时候橙橙想爸爸了,就喊他过来一起吃饭。
  熟悉了沂水的环境,徐晓曼把除甲醛制品的生意搬到了沂水,并几经努力,说服了陈岩加入。2018年1月,他们获得沂水的总代理权。陈岩是生手,但学得飞快,徐晓曼又佩服又吃惊,陈岩笑了:"别忘了我可是理科出身,当年理化都是强项呢。"
  2018年3月13日,他们给一家新建成的幼儿园设计除醛方案,从幼儿园出来,陈岩感叹:"没想到你的口才那么厉害。"徐晓曼做了个鬼脸,模仿着陈岩的口气说:"别忘了我可是文科出身,当年演讲是强项呢。"陈岩哈哈大笑。
  周六晚上,徐晓曼送橙橙回陈岩那,回到家,橙橙扑到爸爸怀里,高兴地和他分享:"今天晓曼妈妈和我看到蜗牛啦……"徐晓曼听孩子喊她"晓曼妈妈",不由得脸红,陈岩尴尬地转移了话题。回家的路上,徐晓曼仍旧能感受到自己怦怦的心跳。不知什么时候,她对陈岩产生了好感,他身上那股子单纯的傻气,让她充满了信赖。韩婷也开她的玩笑:"你现在每一句话都离不开‘橙橙、‘陈岩!"她鼓励陈岩主动跟徐晓曼表白,但陈岩始终犹豫,不想拖累了徐晓曼。
  6月上旬,徐晓曼回老家待了5天。橙橙每天都嚷着要找"晓曼妈妈",陈岩也发觉度日如年。他这才发现,这个家已经离不开这个小女子了。
  6月20日,他在沂水火车站接到了背着双肩包的徐晓曼。徐晓曼看到他,脸微微一红,说:"回去才五天,感觉好像过了好久了……"没等她说完,陈岩不顾一切把她拥在了怀里。
  得知他们在一起了,韩婷欣慰不已,觉得这是杨俊洁在天上的安排。陈岩的父母对这个新组成的小家表达了祝福,杨海英也支持女儿的选择。橙橙开心地改口叫徐晓曼"妈妈"。
  徐晓曼和陈岩打算于2018年10月1日结婚。因为爱,一切充满了希望。
  编辑/王颖
 
起君杨俊病友妈妈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