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哥们睾丸助你重做男人后半辈子的幸福谁来扛
  贺永明不幸遭遇车祸,需要移植睾丸,否则男性特征就会逐渐丧失。但睾丸移植不同于普通的器官移植,由于观念和伦理的影响,供体成了大难题。就在这万般尴尬的时刻,好友章立主动找到他,愿意为他捐献一个睾丸。可是,随着贺永明"重振雄风",他和章立却反目成仇……
  章立为什么主动为贺永明捐献睾丸?这对好兄弟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车祸过后"雄风"不再,尴尬时刻来了一个好哥们
  2012年3月的一天,贺永明外出谈生意,途中发生车祸,被紧急送往医院。经过全力抢救,贺永明捡回一条命,但是由于下体受伤严重,两个睾丸完全被切除。
  睾丸是男性的生命之源,没有睾丸,就无法产生雄性荷尔蒙,不仅丧失了生育的能力,各种男性特征也会逐步丧失。病床上,看着忙前忙后照顾自己的娇妻,贺永明感到不安和焦虑……
  贺永明,1984年出生于云南省曲靖市马龙县,2002年,贺永明高中毕业后,考取了省城昆明的一所高校,毕业后留在昆明工作。妻子高海燕是他的同班同学,云南省昆明市人,父母是公务员。工作了几年后,贺永明在岳父母的帮助下,成立了一家经贸公司。而高海燕则进了父母托关系找的一家事业单位。
  2008年,贺永明的公司大有起色。次年6月,高海燕又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贺永明一时间春风得意。没成想,厄运却悄然降临。
  要想重振雄风,必须进行睾丸移植。父亲贺正奎得知后立即赶到昆明,要为儿子移植自己的睾丸。但经检查,贺正奎患有严重的前列腺炎,不适合移植,希望刚呈现就破灭了。
  因为不同于普通的器官移植,出于伦理和世俗的压力,一般人都不愿意提供睾丸供体。贺永明自知希望渺茫,他忍着屈辱跟妻子提出来:"只要不离婚,你在外面可以找个男人,我不怪你!"高海燕气得脸通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除非我们离婚,不然我死也不会在外面找人!"贺永明长叹一口气。
  就在贺永明进退维谷的时候,2012年7月的一天,章立找到了贺永明。章立是贺永明的大学同学兼同乡。当年在大学里,章立因为身材瘦小常受人欺负,老乡贺永明为他打抱不平,两个人成了好哥们。后来,实习的时候,两个人又分到了同一家单位。实习期间,章立意外发生车祸,肇事司机逃逸,是贺永明及时送他到医院。抢救的时候,章立需要输血,当时医院B型血库存不足,贺永明又主动给章立献血,这才救了章立的命。康复后,章立一直说自己的这条命是贺永明给的,对他感激不尽。
  大学毕业后,贺永明在昆明打拼,白手起家,逐步创立了自己的公司。而章立则去了广州,从事IT行業。起初,两个好朋友通过电话互相问候。后来,贺永明公司越做越大,事务繁忙,两个人联系渐渐少了。
  章立埋怨贺永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通知他,他还是从同学那里才得知他出了车祸。两个人寒暄了一阵,趁高海燕不在的机会,章立对贺永明说:"哥们,你的事我都知道了,当年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次我一定要帮你!"
  原来,高海燕将贺永明车祸需要睾丸移植的事情向闺蜜张梅哭诉,张梅和高海燕大学同寝室,张梅的老公王跃明和贺永明、章立都是同班同学,关系十分要好。不久前,王跃明到广州出差,见到了章立,于是跟章立说起了贺永明的遭遇。
  章立的心再难以平静。当年如果不是贺永明出手相救,他性命难保。现在贺永明遇到了难题,如果自己不救助哥们,那简直不是人。但毕竟是捐献睾丸,他也有所顾虑。来昆明前,他特意咨询了医生,得知捐献一个睾丸从医学上来讲,对供体没有影响后,他决定报答贺永明当年的救命之恩。所以,他主动找到了贺永明,提出为他捐献一个睾丸。贺永明既尴尬又感动。当晚,贺永明向妻子提起章立想为自己捐献睾丸的事,高海燕难以置信。夫妇俩当即决定,无论手术成功与否,都给章立一笔钱作为补偿。
  2012年8月,贺永明和章立进行了睾丸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在高海燕的照顾下,贺永明恢复得很快,半个月后就康复出院了。
  贺永明对章立感激涕零,他打算给章立10万元营养费,但章立拒绝了。为避免贺永明心理上的亏欠感,章立干脆告辞回了广州。没多久,贺永明发现章立把手机号码也换了。重新做回男人,贺永明百感交集。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好兄弟章立给的。他托人寻找章立的下落,想好好感激好哥们的付出,但奇怪的是,章立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你重振雄风我潦倒落魄,谁解那难言的隐痛
  转眼三年多过去了,贺永明的公司又上了一个台阶。2016年春节过后,贺永明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手机打来的电话,一接听竟然是章立。章立告诉贺永明,他回昆明了,刚下飞机。贺永明激动不已,亲自开车到昆明长水机场接机。
  贺永明问章立怎么一直联系不上,章立没有回答。得知章立想回昆明发展,贺永明大喜过望:"你就来我公司上班。"之后,他在昆明市北市区一高档小区租了一套公寓,将章立安顿下来,后又聘请他担任自己公司负责供销的副经理。此后,贺永明处处照顾章立,每月给章立开出两万元的高工资,还变着花样给他发红包,想以此来报答他当初的恩情。可贺永明发现,虽然拿着高报酬,但章立似乎总是闷闷不乐。他试探着问了几次,章立总是一笑掩饰过去。
  虽然经济上很大方,但是在工作上,贺永明却公事公办。有一次,章立未经贺永明同意,进了一批杂牌子的内存条。贺永明十分生气,他告诉章立,公司跟客户之间是签有协议的,他这样做,一旦遭到客户投诉,公司会赔一大笔钱。章立解释说,两个牌子的品质差不多,他买的品牌要便宜一半,这是为了给贺永明省钱。贺永明不买账,在公司会议上狠狠批评了章立,章立受不了,赌气提前离开了。
  会后,贺永明自觉有些过分,就去找章立道歉。两个好哥们喝得烂醉如泥,重逢后,两个人第一次打开心扉。喝着喝着,章立忍不住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向贺永明讲述了自己这几年的生活。
  原来,捐献睾丸成功后,章立见贺永明家庭幸福,事业有成,单身一人的他也渴望有个家。回到广州后,他先后谈了三个女友,刚开始相处得好好的,但一开始亲热的时候,女方发现他身体的异样,都吓得落荒而逃,几次恋情都黄了。他开始后悔自己捐献睾丸的行为,绝望的他无心上班,在竞争激烈的IT行业,很快就被淘汰了。渐渐地,他心中对贺永明有了埋怨,又无处发泄,于是一度与贺永明断绝了联系。直到在广州混不下去,章立才又回到昆明,出于一种微妙的心理,跟贺永明又重新联系上。
  听了章立的这一番话,贺永明十分自责,他一拍胸脯说:"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你放心,你女朋友的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让你嫂子给你找一个满意的女孩!"章立十分激动,跟贺永明干了满满一杯酒。
  回到家,贺永明托妻子高海燕给章立介绍女朋友。高海燕一听,白了他一眼:"章立吗?他还不是和你一样,是半个男人!我是看在儿子的面上还和你过,你难道还要让我去祸害其他姑娘?"一席话噎得贺永明无言以对。移植睾丸后,也许是他的心里一直有阴影,与妻子的性生活一直不和谐,妻子多有抱怨。
  过了几天,章立在汇报完工作后,满怀期待地问贺永明:"嫂子那边什么时候能有回音?"贺永明只得敷衍着说:"快了,快了!"章立信以为真。兄弟反目酿惨案,义气和亲情孰轻孰重
  转眼半年过去了,一直到2017年4月,章立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贺永明的回音。他意识到贺永明是在敷衍自己,心里渐渐有了怨恨。就在这时候,贺永明的妹妹贺永琼来到了公司。
  贺永琼比贺永明小十岁,即将大学毕业,准备先来哥哥的公司实习。章立见到贺永琼怦然心动,经常主动指导她。贺永明遭遇车祸的时候,贺永琼年龄还小,又是女孩,因此家里人并没有告诉她章立给哥哥捐睾丸的事情。她只知道章立是哥哥最要好的朋友,因此,她对章立的热情照单全收。
  而见漂亮的贺永琼并不排斥自己,章立激动不已,对贺永琼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两个人越走越近。
  贺永明见妹妹和章立越来越亲密,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来,贺永琼是自己的亲妹妹,他不愿意她将来的生活受影响;二来,自己的睾丸来自章立,二者从DNA遗传学上是同樣的睾丸,妹妹如果和章立在一起,他总觉得别扭。
  贺永明多次找妹妹谈心,让她跟章立保持距离。但是,不明真相的贺永琼并不理解:"为什么?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再说,你们不是好哥们吗?"一句话把贺永明问住了。
  没过多久,贺永琼就开始和章立出双入对。2017年10月的一个周末,章立带着贺永琼前往轿子山风景区游玩。贺永明得知后,立即拨打两人的手机,均关机。于是,他带着人驱车赶到轿子山,将妹妹强行带回。看着贺永明带着自己的恋人扬长而去,章立恨得牙痒痒。
  章立找贺永明兴师问罪,贺永明索性也摊开了说:"你找谁都行,就是不能找我妹妹!""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这样还不都是你造成的!"章立与贺永明吵起来。贺永明不想和章立吵,称只要章立放过妹妹,他会给他介绍别的女孩。章立不再信任他,他冷笑了一声说:"不必啦,我只要永琼!"两人不欢而散。
  见阻止无效,不得已,贺永明将当年接受章立捐献睾丸的真相向妹妹和盘托出。贺永琼知道后万分震惊,最终,她同意与章立分手。
  之后,贺永明托人给妹妹在外省找了一份工作。2017年12月3日,他悄悄将妹妹送到昆明长水机场,见飞机冲上云霄,消失在滇池上空,贺永明的心终于放下来。
  贺永琼从公司彻底消失。三天后,一直找不到恋人的章立疯狂地找贺永明要人。得知贺永琼已经被送走,章立气急败坏,说:"早知道当年就不该给你捐睾丸,让你当一辈子太监!"贺永明也气得口不择言:"当年是你自愿的,又没有人逼你捐!"两人扭打在一起。个子瘦小的章立被贺永明踢倒,从楼梯上滚下来,后脑勺重重砸在台阶上,不省人事。
  贺永明反应过来,连忙拨打了110和120。章立被紧急送往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经过抢救,章立保住了性命,但因颅内大量出血导致左脑神经细胞坏死,成了植物人。
  2017年12月8日,贺永明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之后移交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8年4月,昆明市五华区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贺永明有期徒刑7年,并民事赔偿受害者章立各项费用62万3千元。
  [编后]贺永明虽然在生理上过了手术这一关,但是在心理上没有过伦理这一关,导致他和妻子夫妻生活不和谐。他还把不幸转移到了章立和妹妹的恋爱当中,成为悲剧发生的重要因素。而对章立来讲,教训也是深刻的,他既然选择了捐赠器官,就应该理智地去承担这个后果,遗憾的是当他遭遇现实的压力之后,竟然片面地认为,贺永明应该对他的后半生负责,最终导致矛盾激化,当引以为戒。
  编辑/王颖
 
滇剑永明睾丸海燕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