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豪门阔太硫酸泼小三那个穷亲戚搅动的情感风云
  2018年4月,河南省郑州市一家皮衣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刘兆萍突然被两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泼硫酸毁容。警方在调查后得知,其中一个女人徐红娟是怀疑刘兆萍与自己的丈夫乔东清有染,因而痛下狠手。然而,调查证明刘兆萍与乔东清之间清清白白,只是单纯的客户关系。徐红娟为什么要说谎?这背后可有什么隐情?小姨窥见"风流宴",添油加醋来告密
  1976年出生的乔东清原是河南省郑州市铁路运输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2011年,他辞职创办了一家传媒广告公司,专做公路、铁路、桥梁等大型广告的策划制作。经过几年的艰苦创业,乔东清不仅成了身家几千万的富翁,还被选为郑州市金水区政协委员,可谓名利双收,春风得意。
  乔东清的妻子徐红娟比他小2岁,两人都毕业于河南大学。徐红娟原本在中原银行郑州分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当乔东清提出创业,徐红娟二话不说就辞了职,与丈夫并肩作战。因此,乔东清能有今天的成就,徐红娟功不可没。乔东清对徐红娟是既敬且爱,夫唱妇随,很是和谐。
  2015年6月,乔东清和徐红娟的独生子乔靖宇即将升入初中。此时,公司运作良好,已驶入正常轨道。看着每天家里、公司两头忙的妻子,乔东清心疼道:"现在公司都理顺了,儿子也进入了学习的关键时期。我们就这一个孩子,好好培养,将来把我们的事业做大做强。你也该享受生活,好好休息了。"徐红娟知道丈夫这是疼爱自己,笑着说:"我也正有此意,回家管儿子,过过美容逛街的富太太日子,挺好的。"乔东清当即安抚道:"你放心,我们家的财政大权永远在你手里。"
  此后,徐红娟真的从公司退出,回归家庭,做了富贵闲人。乔东清怕她在家寂寞,不仅给她办了各种美容卡、健身卡,还给她养了一条名犬。后方稳定后,乔东清更加一门心思扑在生意上,每天忙得陀螺似的。
  2017年3月,乔东清在金水区开政协会,与同来参会的郑州市辉煌皮衣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刘兆萍相遇。时年32岁的刘兆萍不仅长得漂亮,还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女强人。乔东清和刘兆萍闲聊得知,刘兆萍的公司又推出了系列新款皮衣,正在为推广物色广告公司。精明的乔东清立刻想到要把握机会。会议结束,他主动邀请刘兆萍共进晚餐。为了凸现诚意,他特地选了一间私密、高档、有情调的餐厅就餐。为了谈成业务,乔东清在席间频频为刘兆萍倒酒夹菜,极尽殷勤。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番热情,都被妻子的小姨闫桂梅窥进眼底。
  闫桂梅时年55岁,郑州市中原区人,和老公张得胜都是棉纺厂的工人,早年双双下岗,靠四处打零工生活。七年前,张得胜患了胃癌,一下子就把家底掏空了。闫桂梅为了给老公治病,连老房子都卖了。不幸的是,最后人没留住钱也花光了。
  徐红娟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是闫桂梅从小对她嘘寒问暖。徐红娟很心疼这个小姨。现在,徐红娟条件好了,更是不时接济她。2015年4月,闫桂梅的儿子要结婚,徐红娟还借给闫桂梅20万,让她给儿子买房付首付。因此,闫桂梅从心里也很感激这个外甥女。一个星期前,闫桂梅刚应聘到这家高档西餐厅做保洁员。当她看见外甥女婿和一个漂亮女人坐在一起吃饭,忙悄悄躲在门边偷看。她发现,平时印象里不苟言笑的乔东清一反常态,和那个漂亮女人谈笑风生,这让闫桂梅起了疑心。
  都说男人有钱会变坏,乔东清财大气粗,又哪能洁身自好呢?瞧他的脸笑得跟花一样,说不定这个漂亮女人就是乔东清的相好。想到外甥女徐红娟肯定还蒙在鼓里,闫桂梅就气不打一处来。第二天,她早饭也顾不上吃,就急匆匆赶去徐红娟家。此时,乔东清已去公司上班,乔靖宇也去学校上学了。徐红娟独自在家,正拿着菜谱研究新菜。开了门,闫桂梅劈手夺过她手中的菜谱扔在地上,连珠炮似的一通埋怨:"都快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琢磨这些破菜!"徐红娟忙惊问道:"小姨,出什么事了?"闫桂梅便把昨天见到的一五一十地讲给徐红娟听。
  徐红娟听后,只是莞尔一笑:"瞧你一惊一乍的,东清是做生意的,每天应酬多了去了。兴许就是在跟哪个客户应酬呢。"闫桂梅看徐红娟不相信自己,心里不服气,忙添油加醋道:"还客户,我都瞧见乔东清和那女人抱在一起了。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得防着乔东清!"听了这话,徐红娟炸了毛:"你真看到他们抱在一起了?"闫桂梅话已出口,没法收回,只好顺势点了头。徐红娟火冒三丈,当即掏出手机要质问乔东清。闫桂梅哪敢让她去对质,连忙拉住她劝道:"单凭我这么一说,又没证据,乔东清肯定不会承认的。你以后留个心眼就是了。"说完,安抚了徐红娟一番就走了。
  可闫桂梅的话却在徐红娟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她想到这几年自己待在家里,对乔东清外面的事很少过问。加上乔东清每年都会给她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她也就对乔东清百分之百的放心。可是,以乔东清现在的身家,养个情人根本不算什么!"侦探"小姨闹乌龙,弄虚作假去交差
  那几天,徐红娟旁敲侧击好几次试探乔东清那天开完会干什么去了,乔东清都从容淡定地说跟客户吃饭。徐红娟越发疑神疑鬼,甚至好几次都想把闫桂梅对自己说的事拿出来质问乔东清,可又怕乔东清死不认账。但闫桂梅亲眼所见的事,又由不得徐红娟不相信。思量了几天后,徐红娟主动找来了闫桂梅。"小姨,我知道你真心为我好。你干脆好事做到底,帮我去调查下乔东清,是不是真有了别的女人。"闫桂梅一听,当即推辞:"这事我可干不了,你还是找调查公司吧,我還要上班呢。"
  徐红娟当即拿出5000元递给闫桂梅,"你干脆把那个保洁工作辞了,反正也挣不了多少钱,我不会亏待你的。你也知道,调查这种事毕竟不光彩,万一传出去多丢人啊,还是自己人放心。"说完,紧紧握住闫桂梅的手。闫桂梅看着手里的钱,又见外甥女求自己都求到这份儿上,也就叹了口气道:"谁叫我是你小姨呢,我不帮你帮谁啊!你放心,我肯定为你找到证据。"徐红娟忙感激地说:"这些钱你先用,不够我再给!"随后,徐红娟嘱咐她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别让乔东清发现。按照徐红娟的吩咐,闫桂梅没几天就辞去了保洁的工作,做起外甥女的私人"侦探"。为了查到乔东清"出轨"的证据,闫桂梅开始暗中跟踪,她守在广告公司附近,只要乔东清开车一出门,她便坐出租车一路尾随。乔东清如若在餐厅或KTV应酬,她就乔装找人或上厕所,混进去窥探一番。刚开始,闫桂梅提心吊胆又没有经验,好几次都跟丢了乔东清。还有几次,当她混进餐馆跟踪乔东清时,差点被乔东清给看到,幸亏她机灵,来了个脚底抹油。经过半个多月的跟踪暗访,闫桂梅查到,乔东清那天请吃饭的漂亮女人叫刘兆萍,是一家皮衣公司的女老板。闫桂梅又摸到刘兆萍公司一番打听,终于探到刘兆萍的底细。
  原来,刘兆萍虽然家大业大,却也有自己的烦恼。早年她同丈夫离婚后,始终没有找到理想的对象,至今仍然是孑然一身。连公司的门卫都感叹:"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入得了咱们刘总的法眼。"闫桂梅想到乔东清最近频繁地找刘兆萍,两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暧昧模样,就觉得刘兆萍肯定是看上了乔东清。不然,一向清高的刘兆萍为何频频和乔东清出双入对呢?他们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获知这个结果,闫桂梅兴奋不已,转头就去告诉了徐红娟。谁知徐红娟听了却不以为然,"刘兆萍这名字东清跟我提过,他想要代理她公司的广告,看来只是业务上的朋友。"徐红娟接着对闫桂梅说:"小姨,还是你那天看错了。我看事情到这里就算了,估计也查不出什么来。"
  徐红娟的话让闫桂梅听着很不舒服,想到自己一心为这个外甥女着想,到头来却落得埋怨。自己为了帮她,连刚找的工作都辞了,目前可全指望那点侦查费过日子,这要是不查了,丢了面子不说,这每月可损失不少啊。于是闫桂梅信誓旦旦地对徐红娟说:"他们之间做生意不假,但那只是借口,其实早已暗度陈仓,男人出轨,老婆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闫桂梅的话再次让徐红娟生疑:"小姨,你怎么肯定他们之间一定有事呢?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闫桂梅忽悠道:"你是没见过刘兆萍,长得一脸狐媚相,可比你标致多了。更何况,刘兆萍身家千万又是单身,正急着找下家呢。乔东清如果被她勾走了,可是强强联合,将来有你哭的时候。"见徐红娟红着眼睛望着自己,闫桂梅继续补充道:"我虽没找到什么证据,但观察了这么多次,我肯定他们之间一定有问题。不如把问题查清楚,就算将来真走到那一步咱也留有证据占上风!"
  见闫桂梅说得头头是道,徐红娟的心理防线再次瓦解。她想:小姨绝对不会空穴来风。如果乔东清和刘兆萍之间真有什么苟且,后果不堪设想。不如让小姨调查到底,将来也有个准备。于是徐红娟再次好言恳求闫桂梅帮自己继续调查下去。闫桂梅趁机提出条件:"娟娟啊,我的手机像素太低了,怕拍的照片你看不清楚……"不等闫桂梅说完,徐红娟就又拿出5000元递给她,让她去买个好点的手机,说完又将下个月的调查费也一并给了闫桂梅。闫桂梅拿着钱喜滋滋地走了,更加敬业地调查起乔东清与刘兆萍。
  然而再次跟踪一段时间后,闫桂梅依旧没有查出任何问题。拍到的两人一起吃饭的照片也没有"含金量",徐红娟又不时找到她催问:"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证据?"闫桂梅骑虎难下,她早已在徐红娟那儿把乔东清骂得不是东西了,现在怎好反口?如果说一切都是自己闹的乌龙,徐红娟会怎么看她,更何况还有那每月5000元的调查费。她只好说:"这种事情不能太急,我肯定能帮你找到证据!"
  闫桂梅挖空心思,终于想到丈夫的一个亲戚,在城郊开了一家复印店,不如让他帮忙,给制作几张乔东清和刘兆萍拥抱的照片,先把徐红娟那边糊弄了再说。闫桂梅将前两次跟踪乔东清拍下来的他与刘兆萍一起的照片从手机里翻出来,赶到复印店,再三恳求下,最终用300元PS好了照片。
  拿到伪造的照片后,闫桂梅忐忑不安地赶去交差。可由于照片制作手段太拙劣了,又模糊不清,徐红娟还是不太相信。闫桂梅只好解释:"距离太远了,照得不太清楚。下回我重新拍。"徐红娟也不好太责怪小姨,只好耐心地等待新的证据。其实这段时间,徐红娟也过得不好受。每次乔东清从外面回到家,她都想亲口质问他到底和刘兆萍是什么关系。可因拿不出任何证据,常常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深知乔东清的性格,最恨无中生有,瞎乱猜忌。为免乔东清反感,徐红娟只好拼命压抑自己。"艳照门"子虚乌有,保婚姻出手太狠
  徐红娟的痛苦纠结,乔东清却一无所知,公司的事让他忙得团团转,晚上回到家累得倒头就睡,根本没有觉察到妻子的变化。转眼到2018年2月,大半年过去,闫桂梅的调查仍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连她自己都心慌不已:拿了外甥女这么多钱,如何交差呢?
  3月的一天,闫桂梅悄悄跟踪刘兆萍回家,不想却被刘兆萍发现,当即报了警,因小区两个月前发生过几名女子合伙盗窃案,保安将闫桂梅扭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闫桂梅不敢告诉徐红娟和儿子,在拘留室待了一个晚上后,由一个认识的朋友担保,才解除她"小偷"的嫌疑,把她放了出来。闫桂梅觉得自己遭受了奇耻大辱,恰在这时,徐红娟又打来电话催问她结果,闫桂梅恨刘兆萍恨得牙根发痒,若不是她,自己好端端哪会被当成贼,又哪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闫桂梅决心报复刘兆萍。她强忍着一肚子火气告诉徐红娟:"最多一周,我绝对给你证据!"
  可闫桂梅又能有什么办法?她只得再次故伎重演,花了一千元钱,找了一个电脑技术高手,合成了几张乔东清同刘兆萍在宾馆的"艳照",然后拿着这些照片匆匆找到徐红娟递给她:"这可是我冒着被抓的危险拍到的!我没说错吧,刘兆萍就是这么贱!"闫桂梅言之凿凿,手中的"艳照"又这样不堪入目,徐红娟肺都气炸了。她没想到丈夫果然如小姨所说,瞒着她同刘兆萍以做生意为名"偷情",徐红娟越想越恨。
  当天晚上,乔东清回到家,徐红娟愤怒地质问乔东清和刘兆萍究竟是什么关系。乔东清莫名其妙道:"我跟她能有什么关系?她就是我的一位客户。"徐红娟见丈夫还不承认,拿出照片狠狠地甩到他面前怒吼道:"你还敢说没有关系?看看自己做的好事!"乔东清一见照片,震惊不已,但仍指天发誓自己没有出轨。他对徐红娟解释,可能是生意上得罪了人,故意拿这些来整他。乔东清还指着照片说:"你看,这照片这么不自然,一定是合成的,这种小儿科你也相信,电视剧里不是常有这种戏码吗?"说着,不屑一顾地将照片丢进了垃圾桶。虽然乔东清百般辩解,但徐红娟坚信小姨不会骗自己,不肯相信乔东清是清白的。那段时间,徐红娟天天找乔东清吵架,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不然就闹到公司去。乔东清本就忙得一塌糊涂,好不容易想回家休息下,还要被拉着交代问题,烦不胜烦,吵了几次后,就干脆睡在了公司。
  徐红娟坐立难安,如此下去,自己的婚姻早晚有一天要散架。几天后,她找闫桂梅商量解决办法,闫桂梅煽风点火地说:"男人都是一样的货色,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干脆教训一下刘兆萍,让她不敢纠缠乔东清,否则这事防不胜防……"在小姨闫桂梅的怂恿下,徐红娟也决定教训一下刘兆萍。
  2018年4月8日晚上,刘兆萍從外面开车回家,把车停在地下车库后,从楼梯步行回家,刚上二楼,守在楼梯口的闫桂梅和徐红娟一下冲过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瓶硫酸泼向刘兆萍,刘兆萍凄厉地惨叫起来,闫桂梅和徐红娟则拉低帽檐,匆匆逃离。邻居听到呼救声,出来一看,见刘兆萍捂着脸庞,痛苦倒在地上抽搐,吓得赶紧报警并呼叫救护车。刘兆萍被送到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抢救,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但脸部大面积烧伤,造成严重毁容。
  郑州市公安局调取了小区的监控录像,很快查明闫桂梅和徐红娟是作案者,并迅速将两人逮捕。经过审讯,闫桂梅和徐红娟均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案发后,乔东清震惊万分,没想到妻子仅凭小姨的无端猜疑和子虚乌有的证据就断定自己和刘兆萍有"婚外情",而且竟会愚蠢到被闫桂梅骗得团团转,铤而走险犯罪伤人。他追悔莫及,觉得是自己的疏忽才造成了妻子的不信任。不管将来如何,他都会等着妻子出来。另一方面,他对刘兆萍采取积极救治,希望得到刘兆萍的谅解,为妻子减刑。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编后]徐红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最终猜疑让她走入歧途。而搅起这一切事端的却是自己最亲最信任的小姨。闫桂梅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无中生有,颠倒黑白,最终也落个牢狱之灾。如果,亲戚之间都能坦诚相待,少些利益算计,设身处地地为对方好,又岂会落得悲剧收场?
  编辑/吕晓娜
 
金金小三小姨证据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