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无辜幼女惨死替母之手那个离异爹心机满满
  陈月,一个一心想靠婚姻过上好日子的未婚女,为了寻找合适的结婚对象,在各大婚恋网上寻觅目标。许正,一个带着8岁女儿生活的单亲爸爸。为了给女儿寻觅一位年轻的"替身妈妈",他以婚姻的名义在各大婚恋网上捕捉"猎物"。当这样一对各怀心思的男女相遇后,会发生什么呢?单亲爸爸分身无力,征来个"替身妈妈"
  时年32岁的许正是安徽省蚌埠市人,早年和朋友一起来江苏扬州做生意。妻子李欣比许正小三岁,江苏省宿迁市人,2008年应聘到许正的公司工作,被许正看上,发展成老婆。次年,女儿小雨出生,李欣做起了家庭主妇。许正公司事务忙应酬多,李欣独自在家照顾女儿,感觉受了忽视,时不时抱怨,在岁月的消磨里,夫妻俩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
  2015年4月,李欣的生日到了,满心希望许正能给她一个惊喜,结果许正被朋友拉出去打麻将打了一天一夜没回来,李欣中途给他不停打电话,他不耐烦,干脆关了机。许正一回来,李欣就和他大吵大闹,许正心中愧疚,嘴上却不肯服软,"不就是个生日吗,年年都过,下次补偿你。"李欣提出劳动节一家三口出去旅游,许正答应了。可到了那一天,许正又说有笔生意要忙,去不了。
  李欣被气得一次次抹眼泪,许正却不理解:"我为了这个家拼死拼活赚钱,你每天就带带孩子生活轻松,为什么还这么多牢骚?"带孩子很轻松吗?李欣越想越恨,从小雨呱呱落地开始,事无巨细都是李欣打理,加上小雨极其顽皮好动,李欣不知费了多少精力。有时候李欣不禁想,是不是也该让许正尝尝带孩子的滋味。在又一次的争吵后,李欣和许正赌气去拿了离婚证。李欣把小雨扔给了许正,自己转身回了娘家。她想的是,反正是孩子亲爹,委屈不了闺女。
  许正从来没有独自带孩子的经验,手忙脚乱。为了能每天按时接送女儿,他不得不提早下班、推掉应酬,为此耽误了不少生意。做饭更是个大问题,许正不会做菜,只得每天带着女儿吃餐馆,点外卖,小雨整天抱怨,嚷着要妈妈回来。许正精疲力竭,老家的父母还要照顾弟弟和妹妹的孩子,腾不出空帮他。想来想去,许正跑到家政公司,给小雨找了个年约50岁的保姆张阿姨,负责接送孩子,给孩子做饭。
  可没干三天,张阿姨就埋怨小雨太调皮,自己年龄大了受不了。许正为了挽留张阿姨,许诺给其涨工资。可仅仅过了一个星期,张阿姨就再次闹着要走。无论许正给出怎样优厚的条件,张阿姨都铁了心。此后,许正又换了好几个保姆,都不如意,有的嫌小雨难伺候,有的还手脚不干净。
  几次三番后,许正由衷感叹,带孩子不容易,找个可靠的住家保姆比登天还难。几个哥儿们就劝他,赶紧给孩子找个新妈吧,保姆是拿工资的,哪有带"编制"的老婆放心呢。许正觉得说得有理,几天后便在各大婚恋网上注册了自己的信息,为了吸引眼球特别强调:创业老板,年轻帅气,你若助我家庭无忧,我保你一世安好。随后还特别备注:女方最好无婚史,没有工作,可一心一意照顾家庭。其实,许正根本无心这么快踏入婚姻,他这样做无非是想给女儿尽快找个优质的"替身妈妈"。
  很快,许正的这条征婚广告引起了陈月的注意。陈月,1992年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一个普通家庭,大专毕业后换了几份工作,皆因不满工资待遇而赋闲在家。父母看到她这样很是着急,多次劝说她不要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才是正理。可陈月对父母的劝告不屑一顾,她觉得自己就算再努力也难翻盘,不如趁年轻嫁个多金的男人,才是最佳的捷径。不过,她有自己的原则,宁愿放宽择偶条件,也不去做小三或情人。
  陈月不上班,所有时间都用来和各种自己精心筛选出来的男人聊天。可是,筛来筛去,她很是失望,那些符合自己要求的多金男人要么年龄太大,要么颜值太低。虽然陈月放宽了条件,但她毕竟还年轻,可不想找个老头子过一辈子。所以,当陈月看到许正的个人资料时,眼睛一亮。于是,她主动出击,加了许正的微信。聊了几天后,两人开始视频通话,陈月对许正帅气的外貌很是满意。在婚恋网众多的征婚對象中,许正的财富和颜值都如一颗钻石,闪闪发光。陈月大胆地约许正见面了,许正的派头、谈吐和成熟男人的魅力彻底将陈月征服。当陈月看着许正的离婚证时,更是对未来有了无限的憧憬。没多久,两人就去宾馆开了房间。
  事后,许正拥着陈月深情道:"我现在还属于事业上升期,可女儿小雨让我头疼。只要你能帮我把小雨照顾好,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陈月心想,这一定是许正对自己的考验,当即欣然同意:"你放心吧,小雨就交给我了。我一定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照顾。"许正很高兴,当天就豪气地给陈月买了不少高档化妆品和名牌服饰。之后,许正与陈月约会时故意带着小雨,他想尽快培养陈月与小雨的感情。小雨以为陈月是父亲给自己找的新保姆,对她还算比较礼貌。
  2016年4月,陈月把许正带回家见了父母,隐瞒了他的婚史和女儿,父母表示认可。女儿难容"继母",渴婚女受重创
  2016年6月,小雨放暑假了,而且即将上小学。由于女儿的户籍在老家,许正决定让女儿回老家上学。为了照顾女儿,他决定把生意也转向蚌埠。许正给陈月置办了琳琅满目的衣服、首饰,陈月心花怒放,表示自己要夫唱妇随,跟他一起回蚌埠去。
  与此同时,李欣得知小雨要回老家,特别跑来和小雨见了一面,小雨扑到妈妈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自己的思念。听到小雨说,爸爸给她找了个年轻的保姆,还送给保姆许多漂亮衣服时,李欣充满愤恨地对小雨说:"那可不是保姆,她是你爸的女朋友,是要来做你的新妈妈的!"小雨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连声道:"我才不要呢,我回去就叫爸爸赶她走!"
  当晚,小雨就撒着娇要跟爸爸睡,她躺在许正怀里问道:"爸爸,你是不是很喜欢陈阿姨?想让她做我的新妈妈?"许正忙安慰孩子:"没有没有,爸爸谁都不喜欢,只喜欢你。陈阿姨是我找来照顾你的。"听爸爸这么说,小雨当即高兴地笑了。
  到了蚌埠后,许正忙着重新拓展业务,老家的房子又要重新装修,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人用,便把小雨的日常起居都交给了陈月。
  陈月对小雨尽心照料,但她发现,以前和自己玩得很好的小雨突然变了脸,任她怎么讨好,小雨都对自己不理不睬。一次,陈月特意花大价钱买了个高级玩具送给小雨,她却一把扔在地上,故意对陈月说:"你就算对我再好,也代替不了我妈妈的。我告诉你,我爸爸说了,他谁都不喜欢,只喜欢我。"陈月气得当晚就向许正诉苦。许正在了解了事情的起因后,笑着安慰她:"你一个成年人,怎么把孩子说的话当真呢?"接着一番甜言蜜语,哄得陈月消了气。没多久,李欣打电话问小雨:"那个女人走了吗?"小雨说没有,李欣告诉她:"就是因为她,爸爸妈妈才离婚的。"小雨一听这话,更加讨厌陈月,处处与她作对。陈月做的饭菜、买的衣服,小雨总要挑三拣四,还经常在许正面前告状,添油加醋地把陈月丑化一番。
  小雨上小学后,陈月每天接送小雨上学放学。有时有同学跑过来问她:"这是你妈妈呀?真漂亮。"小雨总会大声反驳:"她才不是我妈妈呢,我妈妈比她漂亮一百倍。"陈月很生气,但当着外人的面她只好压着火。回到家里,她呵斥小雨说话不礼貌,小雨反唇相讥:"你又不是我妈,我凭什么对你礼貌?"
  陈月气得眼泪夺眶而出,她从心里替自己委屈,怎么沦落到当后妈都还不受待见的地步?可每当陈月向许正倾诉心中的委屈时,许正都是那句轻飘飘的话:"你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为了早日转正,过上自己梦想中衣食无忧的生活,陈月只能一忍再忍。但让陈月受不了的是,李欣开始三天两头地打电话给许正,不是询问女儿的情况,就是质问许正的女朋友欺负女儿没有。8月19日,是小雨的生日,为了讨小雨的欢心,陈月特地买了蛋糕,做了一桌子菜,准备给小雨过生日。可令她没想到的是,李欣当晚从扬州赶了过来,打来电话叫许正和小雨去饭店。小雨当即欢呼雀跃:"爸爸,快带我去找妈妈!"陈月一个人被晾在家里,面对满桌的饭菜,一口也难以下咽。她越想越委屈,不停地反复问自己,他们是一家团团圆圆,那我又算什么?许正回来后,也没有给她任何解释,只轻描淡写道:"小雨说这个生日她过得很高兴,你也辛苦了。"说完,递给了陈月2000元钱,让她去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小雨则站在一旁,冲她轻蔑地一笑。
  从那以后,陈月看明白了,自己就算再怎么讨好小雨,小雨也不会喜欢自己。与其这样,不如少费点心,只要不饿着她、冻着她就行。从此,对小雨的飞扬跋扈和任性妄为的性格,陈月听之任之,抱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则,任其发展。
  在没有家长的管束下,小雨变得越来越刁钻。有次,她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被老师请了家长。末了,老师提醒许正,要好好教导孩子。许正很生气,回到家里质问陈月是怎么管的孩子,陈月反驳道:"我已经把姿态放得够低了,拼命巴结你的女儿,努力适应后妈这个角色。可你女儿呢?只是把我当个免费的保姆!"
  许正见陈月真的生气了,也不好再多加责怪,解释道:"小雨就是任性点,你多让着点。"陈月知道许正每次都会偏袒女儿,也就懒得多说,但从心里,她已经越来越讨厌小雨。因妒生恨,心态失衡下狠手
  2016年12月,陈月因近段时间身体不适来到医院检查,发现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她欣喜无比,当即拿着化验单给许正看,"我有了你的孩子,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许正一听,当即蒙了。他疑惑地望着陈月道:"每次我都很小心,怎么可能怀孕呢?"
  一听这话,陈月十分恼火:"你这是在怀疑我吗?我告诉你,除了你,我可没有别的男人。"许正也觉得自己话过了,忙放缓了语气道:"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你也知道,我在蚌埠的生意刚起步,装修房子也还没完工,哪有精力办婚礼啊?何况,这么大的事,我们还没问过小雨的意思呢。"
  陈月彻底火了,"我怀孕生孩子,凭什么要征得你女儿同意?我看你就是不想结婚,逃避责任。许正,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从开始就没想过跟我在一起,你找我无非是为了给你女儿做保姆,对不对?"
  尽管陈月说出了许正的真实想法,但许正并不敢承认。他仍以条件不成熟为由,一个劲儿地哄着陈月先去做人流。哪知陈月这次倔强到底,"这个孩子我生定了!"陈月觉得,这个孩子是自己要挟许正结婚的法宝,坚决不肯去打胎。两个人谁也不让步,就这样一直僵持着。2017年1月中旬,许正老家的房子基本完工。陈月陪同许正一起去验收房子,不想下楼时陈月一脚踏空摔了下来,流产了。在医院里,陈月悔恨万分,痛哭流涕,而许正却大大地松了口气。
  原来,许正并没真正爱上陈月,当初与她交往也不过是权宜之计,他心里对前妻李欣仍有感情,这段时间,两人也见了好几次面,虽然还没提出复婚,但两人谈得相当融洽。何况,小雨那么厌恶陈月,他怎么能这时候娶她进门呢?陈月被蒙在鼓里,一心想着再次怀孕,套牢许正。过了三个月,陈月真的如愿怀孕了。
  陈月高兴地向许正报喜,再次提出结婚的要求。许正震惊万分,猜想是陈月在避孕措施上做了手脚,心里很是不满。陈月不停纠缠结婚的话题,许正索性翻了脸:"我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根本就没打算结婚。你还是趁早去把孩子打了,我给你一笔钱,我们好聚好散。"听了这话,陈月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分手,我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这可是你的種,看你怎么办?"许正没办法,只得再次哄她:"我刚说的是气话,要不然这样,你先把孩子打了,等我生意顺了,明年再风风光光娶你进门!"
  但陈月软硬不吃,铁了心要生孩子。许正没办法,只好故意冷落陈月,让她知难而退。不仅如此,就连小雨都被送回了爷爷奶奶那里。可是半个月过去了,要强的陈月依旧不主动找许正。
  2017年5月26日,许正的父母要去临县亲戚家吃喜酒,小雨要上学不能跟去,而许正那天晚上正好有应酬。无奈之下,许正只好主动联系了陈月,让她帮着照顾下小雨。陈月心里暗喜,想到许正最终还是离不开自己,当即答应了。
  到了晩上八点,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而许正还没回家。百无聊赖的陈月看了会电视,就主动找小雨套近乎:"小雨,你是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啊?"小雨望着陈月,冷冰冰地说:"只要是你生的,我都不喜欢。"
  陈月忍着气问他:"可你爸爸已经答应明年跟我结婚了!"小雨一脸得意地说:"你就别做梦了,我爸爸最疼我了,我不同意,他不会跟你结婚的。我还要爸爸妈妈重新在一起呢。"
  陈月望着小雨,双眼恨不得冒出火来。她想,许正之所以不愿意自己把孩子生下来,全是因为面前这个小鬼。只要她在,自己和许正不会有结果,假如她不在呢?那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能拥有父亲了?想到此,陈月脑子里邪念一冒,突然伸出双手死死掐住小雨细细的脖子。顿时,小雨的脸涨得通红,惊恐地张大嘴巴似乎想喊人,可却发不出声音。一会儿之后,小雨便不再动弹。陈月此时如梦初醒,吓出一身冷汗。她想,绝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杀了人,于是冒着雨,把小雨的尸体扔到离家50米左右的水塘里,试图造成小雨溺死的假象。然而,夜深人静之时,她越想越害怕,痛哭流涕地给母亲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当初隐瞒了父母,许正有一个女儿,而自己刚才因为嫉恨,竟把她给掐死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陈月的母亲吓坏了,赶紧给许正打电话。随后,许正报了警。
  2017年5月27日7时50分,警方在许正家附近的水塘里找到了小雨的尸体,并将陈月抓获。陈月对其杀害小雨的事实供认不讳。在被羁押期间,陈月因"初期妊娠,先兆流产",被送往医院进行了清宫手术。
  2018年2月27日,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陈月无期徒刑。陈月对判决不服提出上诉,6月19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刑事裁定。
  [编后]在对待婚姻的态度上,许正和陈月都是投机者,一个想找个廉价的保姆,一个想钓个金龟婿,最终却牺牲了一个无辜的孩子。其实,婚姻也好,爱情也罢,都应该是严肃的,以投机的态度来对待,最终害人害己。
  编辑/吕晓娜
 
复林李欣小雨保姆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