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自我绑架救总监爸爸谁敢给我的青春行贿
  一笔来路不明的巨额贿金,让河南省郑州市一对母子心惊肉跳。苦劝亲人无果后,他们决定剑走偏锋,目的只为了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出去,还这个家一个安宁!最终,他们的愿望达成了没有呢?"清官"下马,为子出国受贿20万
  1970年出生的戴文坡是河南省郑州市人,从郑州工业大学建筑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郑州市工程技术监督局工作。26岁那年,戴文坡与小他两岁,在郑州市地震局上班的乔新梅结婚,次年生下儿子戴宁,一家三口过得温馨幸福。
  多年下来,戴文坡的事业顺风顺水,由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晋升为技术总监,手握工程质量监督大权。更让戴文坡夫妻欣慰的是,儿子戴宁打小就聪明伶俐,不用扬鞭自奋蹄。2015年6月,戴宁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上海外语学院。提起儿子的优秀,戴文坡的头上就仿佛环绕着一圈骄傲的光环。
  2016年11月,戴文坡去上海出差,顺便到外语学院看望儿子,并拜访了戴宁的辅导员杨静。杨静热情地与戴文坡恳谈了一番,最后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戴宁学习成绩优异,品行端正,是学院重点培养对象。如果将来有机会出国深造,更是前途不可限量。希望你们做家长的能早点为孩子打算!"
  杨静的话让戴文坡欣喜不已,但高兴劲头还没过去,忧虑就涌上心头。出国留学,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啊。戴文坡和乔新梅虽然收入都还不错,但毕竟只是工薪阶层。这几年,两边的父母相继患病,作为长兄长姐的他们承担了大部分开支。加上为了让儿子从小接受精英教育,夫妻两人可谓呕心沥血,重金打造。不仅如此,两边家里的姊妹都混得不如他们,三天两头还要帮衬一把。所以,他们手里的积蓄并不多,远远不够儿子留学的费用。
  其实,戴文坡手中是握有质量监督大权的,如果想捞钱,早就成百万富翁了。可他十分廉洁,从不做以权谋私的事,那些投机的房地产开发商,变着法地想讨好他,好让自己的工程顺利得到验收,都被他一身正气地拒之门外。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戴文坡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回到家,戴文坡把杨静的话转达给妻子后,两人也是一阵叹息。戴文坡哀怨道:"就算宁宁争气,申请到全额奖学金,去国外读个硕士、博士,怎么也还得准备200万啊。"乔新梅一听这个数字,吓了一跳,忧心道:"难道不出国,就没有好的前途?儿孙自有儿孙福吧。"妻子的话并没有让戴文坡心里宽慰多少,想到自己的无能,反而让他更加郁闷。
  不久之后,戴文坡也问了戴宁自己对出国的想法。戴宁说:"能出国固然眼界会开阔些,对将来的发展也会更好。但不出去也无所谓,我相信,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何况,我知道你和妈妈已经为我付出了很多,我不想再成为你们的负担。"儿子的懂事让戴文坡更加自责,他心里明白,如果真的都一样,怎会有那么多家长砸锅卖铁送孩子出国呢?儿子的前途,逐渐成为戴文坡心里的一个结。
  两个月后,戴文坡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喝醉之后将心里的郁闷之事对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同学们十分惊讶,纷纷调侃道:"你一个手握实权的工程质监验收总监,油水不知道多丰厚,在我们面前哭穷,谁信呢?"戴文坡解释自己一直两袖清风,从未收过承建商的红包。一个叫李沧的同学听了后,却讥笑他:"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我看你呀,就是庸人自扰!"其他几个同学也纷纷附和道:"一边叫穷,一边把财路堵死,确实是自找的。"说完,继续推杯换盏。
  正因为大家都是昔日同学,知根知底,所以说话调侃百无禁忌。但他们的话却像一颗石子投进戴文坡的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晚上回到家里,戴文坡久久无法入眠,想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勤扒苦做,到头来连送儿子出国的钱都拿不出来时,他就觉得特别窝囊。也许,真是自己太傻了,连送上门的钱都不要。何况现在这个社会很现实,处处都拿金钱衡量一个人的实力,自己这样不入流,反而显得格格不入,不如随波逐流吧。
  欲念一动,鬼魅丛生。2017年3月,一名叫刘大洪的开发商不知从哪打听到戴文坡想送儿子留学缺钱,托人悄悄送来了20万块现金。钱用一个超大的牛皮纸袋装着,外面套了个普通的环保袋。戴文坡本能地想像以前那樣铁面无私地把钱推回去,可想到儿子的前程,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将这笔钱留了下来。不义之财暴露,母子苦劝无果
  这是戴文坡有生以来第一次受贿,他害怕不已。每天提心吊胆,生怕有人举报自己。那段时间,他魂不守舍,常常人坐在电视机跟前,可眼神却空洞。有时候,乔新梅跟他讲话,他看似听得认真,但灵魂却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更反常的是,戴文坡本是一个做事极有规则和次序的人,但近段时间却常常出错,很显然心不在焉。
  知夫莫若妻,戴文坡的这一系列变化都被乔新梅看在眼里,她也曾问过丈夫,是不是最近遇到什么难事。可戴文坡都以年纪大了,脑子反应迟钝为由搪塞了过去。
  2017年5月,戴文坡去外地考察,乔新梅在家整理书柜时,不经意间在书柜的底层,发现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包。她好奇地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里面竟然是一捆捆崭新的人民币,数了数竟有20捆。乔新梅知道,这是20万。联想到戴文坡前段时间的心神不宁,乔新梅似乎猜到些什么。
  她当即想打电话给戴文坡问个明白,可想到戴文坡人在外面出差,为免他分心,乔新梅忍了下来。她将钱放回了原处,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按时上班下班。半月后,戴文坡从外地考察回来,乔新梅直截了当质问这笔钱的来路。可戴文坡东拉西扯,漏洞百出,最后实在架不住乔新梅的追问,才承认自己收受贿赂。
  乔新梅知道问题严重,苦口婆心地劝说丈夫:"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儿子,可也不能犯法啊。一旦被查出后果不堪设想,我们这个家也就完了,赶紧把钱退回去吧。"戴文坡却不以为然,反过来安慰她:"这点小钱不算什么,我心里有数,攒够儿子的留学费就收手。"乔新梅听了心里直发毛,戴文坡的意思这只是个开始,接着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等他泥潭深陷,那可就迟了!她赶紧再劝道:"你万一出了事,别说儿子出国了,将来前途都堪忧,这种事做不得的!"
  乔新梅以为拿儿子的前途来威慑戴文坡,他肯定会有所触动,毕竟,他最在意的就是儿子。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丈夫听完她的话反而不耐烦地说:"你这是在瞎担心什么啊?你看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动辄就几千万甚至上亿,我这不过毛毛雨罢了。再说,纪委的人都忙着打老虎,我这种小苍蝇,他们拍不过来的。"
  戴文坡见妻子还准备继续劝自己,就板着脸道:"那么多受贿的都没查出来,你可好,尽盼着我出事!这钱我拿走,眼不见心不烦,省得你看着难受!"说完,戴文坡拿起钱,怒气冲冲地往外走。看着丈夫离去的背影,乔新梅心酸不已。
  晚上,戴文坡回来时,两手空空。但乔新梅知道,他不可能将赃款退了,一定是藏在了别处。她忧心忡忡,三天两头就在戴文坡耳边念叨,还找出一大堆贪官落马的新闻给他看,试图说服他。然而,戴文坡油盐不进,说急了他甚至摔摔打打,有时干脆借口工作忙跑到外地去出差,这让乔新梅既失望又无奈。
  转眼到了2017年7月,戴宁回来度暑假了。此时,20岁的戴宁已长成一个帅气的大小伙子。看着儿子阳光般的笑容,乔新梅心里五味杂陈。没过多久,戴宁就察觉出母亲心事重重。出于关心,他问母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乔新梅不想儿子担心,谎称睡眠不足给敷衍了过去。
  自从戴宁回来后,戴文坡也很高兴,出差、应酬少了,在家待的时间自然也多了起来。有事没事,戴文坡爱拉着儿子聊天,问他学校里的情况。但细心的戴宁还是发现,父母之间不像以前那么融洽了。之后,他趁着父亲不在家的时候,追问母亲究竟发生了什么。
  乔新梅见隐瞒不过去,想到儿子也大了,说不定还能跟自己一起劝解丈夫,就一五一十把戴文坡收了承建商20万元钱的事告诉了儿子。戴宁惊呆了,在他心里,父亲品性正直,工作勤勉,一直是自己的榜样。没想到,母亲的一番话,瞬间让他引以为豪的父亲跌下了神坛。
  看着儿子茫然的眼神,乔新梅无奈道:"你不要埋怨你爸爸,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你能出国深造啊。"想到父亲为自己的付出,戴宁是既痛心又自责。待戴文坡回到家里,戴宁对父亲说:"爸,妈妈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我根本就没想过出国,你赶紧把那20万退回去吧。"戴文坡见儿子也知道了这事,还义正词严地劝说自己退赃款,顿觉面子挂不住,心里暗暗责怪妻子多嘴。当即便呵斥儿子道:"你懂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子?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小子来指手画脚。好好把自己的书读好,其他的就不要操心了。"说完,狠狠瞪了儿子一眼,走进书房,戴宁想跟进去继续说服父亲,父亲却"咚"的一声关上房门,把他堵在了门外。
  这次谈话后,戴文坡更忙了,三天兩头不回家是常事。就算回来,也是闷声不响地吃完饭就把自己关进书房里。一旦儿子和妻子要开口说话,戴文坡就乱发一通脾气。眼见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变得沉闷而压抑,戴宁觉得喘不过气来。他想,父亲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出国留学。如果自己要挟父亲,说自己要退学,说不定父亲就会松动。和母亲一商量,乔新梅也觉得可行。
  于是,戴宁有模有样地拟了一封退学书递给父亲,半恳求半威胁地说:"爸,你要是真用受贿的钱供我出国留学,我就是去了心里也不会安宁的。再说,万一哪天你要被抓了,逼着我们退钱,我和妈可怎么办啊?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现在退学算了。早点出去打工,以防万一。"戴文坡见儿子竟然要退学,当即暴跳如雷,狠狠给了戴宁一耳光:"你敢退学,老子就打断你的腿!"见儿子的计划失败了,乔新梅接着上阵。一个星期后,她拿出一份拟好的离婚协议书扔到戴文坡面前。"如果你执意不肯退赃款,咱们就离婚,省得以后跟着你担惊受怕,没个安稳日子过!"不想,戴文坡竟平静地说:"其实,我也有此打算。我不想连累你们娘俩儿。"见戴文坡如此油盐不进,乔新梅和戴宁彻底崩溃了。自导自演"绑架案",千金散去保平安
  其实,乔新梅和戴宁的母子"联盟"还是给了戴文坡很大的压力。他也想过将钱退还回去,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他怕到时候自己把钱还了,还是落得个不清不白。所以,他也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看怎么能巧妙把钱给还回去,还不会落人口舌。只是戴文坡没想到,他的这番运筹帷幄,在妻子和儿子眼里成了不作为。
  2017年9月底,戴宁回家过国庆节,得知父亲还没把钱还回去时,心急难耐。吃过晩饭,戴宁再次催问父亲:"爸,那20万元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退回去?"戴文坡呵斥儿子:"大人的事你不要管,我有分寸的。"随即佯装看起电视来。
  不想,电视里正在播放几起贪官受审的画面。戴宁随即添油加醋道:"爸,你看他们穿着囚服,戴着脚镣,将会在高墙内失去亲人和自由,就为了那点钱,你说值吗?"见戴文坡的脸色阴晴不定,乔新梅也在一边帮腔道:"可不呢,报纸上都说了,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千万不能有侥幸心理。"
  见母子俩一唱一和,戴文坡恼羞成怒,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拳砸在桌子上骂道:"别给我说这种丧气话,我的事你俩少管!"而后回到书房,关上了门。当夜,戴宁辗转难眠。怎么才能让父亲自愿拿出那笔赃款呢?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到某个电视剧里,一个17岁的儿子,因想到国外旅游,可父母不同意,他便雇熟人绑架自己,迫使父母拿出赎金。这种做法虽然很混蛋,但眼下为了救父亲,却不失为一条良计。
  戴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母亲,乔新梅连连摇头,担心地说:"不行,万一事情闹大,警察插手进来,不仅没能救你爸,说不定你们爷俩都有事。"戴宁忙安慰母亲:"放心吧,咱们只是演场戏而已,只要安排妥当,不会有事的,不是还有你在中间周旋吗?"见儿子说得肯定,乔新梅最终默许了。
  第二天,戴宁就找到在酒店上班的初中同学师磊。读书的时候,师磊就跟戴宁是好哥们儿,只因师磊成绩不理想,没有选择读高中,上了职高,学了门厨艺。如今,他在当地一家大酒店上班。师磊是个古道热肠的人,听完戴宁的恳求,当即答应帮忙。
  2017年10月6日凌晨两点了,戴宁还没回家,手机也关机了。戴文坡焦急地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过。突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接听电话后,对方直接说:"你儿子戴宁在我手上,如果想他活着回来,就拿20万人民币来赎人。如果你敢报警,我们就敢撕票。"不等戴文坡询问,手机里就传来戴宁嘶喊的声音:"爸,你要救我……"很快,对方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就是无人接听。同时,戴文坡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明了交赎金的地址。
  突然的变故,吓得戴文坡魂飞魄散。他拿起手机要报警,被心知肚明的乔新梅一把拦住,"你疯了!儿子在他们手里,真要被他们知道你报了警,他们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戴文坡愣了,一时间不知所措。乔新梅佯装哭哭啼啼道:"我告诉你,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筹钱?"
  乔新梅的话如一盆冷水,瞬间将戴文坡浇醒。他急匆匆地开车赶到戴宁爷爷家,取出那20万元赃款,第二天就按照"绑匪"的授意,把钱送到了指定的地点。让戴文坡不可置信的是,当他交出赎金,打电话要求"绑匪"放人时,儿子戴宁却拿着钱袋,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戴文坡气得浑身发抖,再次狠狠地给了戴宁一耳光。戴宁心知有愧,心甘情愿地受了这一耳光。他真诚地对父亲说:"爸,我知道你爱我,我们也爱你呀。把这笔不属于我们的钱还回去吧,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就是最大的财富。"
  妻子和儿子的良苦用心终于打动了戴文坡。两天后,在戴宁的陪同下,戴文坡找到承建商刘大洪,将这笔钱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其间,戴宁留了个心眼,悄悄地将退钱的经过用录音笔给录了下来。
  戏剧性的是,2018年3月初,刘大洪因一起工程质量问题被举报查处,牵连了不少人,他记录交易的账本被截取调查,其中就记录了向戴文坡行贿20万的这笔赃款。幸亏戴文坡及时归还,还用录音笔录了证据,否则一场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
  得知刘大洪出事,戴文坡百感交集,他紧紧地拥着妻子,动情地说:"新梅,是儿子和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们,我逃不过这一劫难……"戴文坡给已回到上海读书的戴宁打去电话说:"儿子,你说得对,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就是最大的财富!"
  编辑/吕晓娜
 
铃子儿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