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豪门女婿心有千千结异国艳遇能否瞒天过海下
  [前情提要]《知音》2018年9月月末版(第27期)讲述:中国商人杨玉柱不满妻子及其富豪父母过于强势,主动请缨,前往南美洲开拓市场。在长年驻守智利期间,因与妻子聚少离多,且始终对妻子一家人心怀不满,杨玉柱最终出轨,包养了异国情人并生了儿子。可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杨玉柱却在妻子留在智利的私人保险柜里,发现了一纸发黄的体检报告,上面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遭遇绑架:出轨华商命悬一线
  杨玉柱将那张黄纸拿起仔细一看,竟是自己12年前的一份体检报告,结论是他因外力撞击导致精囊病变,虽不影响性功能,但精子稀少,基本上丧失了生育能力。在报告空白处,刘媛媛写道:"若他知道是自己有问题,不能令公婆满足抱孙子的愿望,一定很受打击;在我父母的压力下,他已够自卑的了,不能再让他雪上加霜,就说是我自己有问题吧。"
  看完体检报告与妻子的日记,杨玉柱如雷轰顶。他这才想起,12年前,自己的确出过一次车祸,下阴被撞伤,在医院治疗了40多天才康复。后来,他时不时地透露出生儿子的意愿,刘媛媛却说她失去了生育能力,让他打消念头。他信以为真,并为此难以释怀。没想到,这竟是刘媛媛为了顾及丈夫的自尊心,撒下的一个弥天大谎!
  那一刻,愧疚,悔恨,各种情绪错综交织,让杨玉柱几乎崩溃。原来,妻子对他爱得如此深沉,自己竟如此绝情寡义,真不是人啊!
  感慨之余,杨玉柱不由大惊:既然自己已没了生育能力,那么让他爱若至宝的儿子又是哪里来的?肯定是尼娜骗了自己!他当即想到阿根廷去质问尼娜,然而想到可爱儿子脸上的微笑,他却有点舍不得放弃。他想:"精子稀少并不是没有,说不定后来我好了呢?"如此想着,他决定给儿子做个亲子鉴定。他想到了张中永,便打电话给他:"我儿子经常感冒,我想让医生化验一下,看他是否缺钙。你现在马上去搞一些我儿子的头发送来智利,还有,别让尼娜知道,我不想让她担心。"杨玉柱莫名其妙的要求,让张中永感觉很奇怪:化验孩子是否缺钙又不是火烧眉毛的事,有必要让他特意送一趟吗?看来,杨玉柱怀疑尼娜的儿子不是他亲生的,想检验DNA。
  在该不该将杨玉柱的怀疑告诉尼娜这件事情上,张中永犯了难。原来,在阿根廷的日子很无聊,张中永认识了尼娜继父的女儿,两人姘居了。尼娜很快便得知了此事,在张中永的恳求下,她答应替他保密。因着这层关系,他决定告诉尼娜。
  尼娜十分震惊,她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原来,在她认识杨玉柱之前,原本有个叫程凯的中国情人。就在她与杨玉柱销魂的前一夜,她还与程凯有过性接触。怀孕后,她也不清楚孩子究竟是程凯的还是杨玉柱的,但杨玉柱比程凯有钱得多,她抱着侥幸心理去找杨玉柱,没想到一心想要儿子的他居然同意对此负责。尼娜自然求之不得。儿子后来越长越像程凯,让尼娜十分忐忑。好在杨玉柱从未见过程凯,无从对比。为防万一,尼娜果断切断了与程凯的所有联系。可既然现在杨玉柱开始怀疑了,真相大白将是必然的结局。想想自己的房子、汽车及每個月数目不菲的生活费,足以让自己过得十分舒适,而一旦失去这一切,自己又将像从前那样在酒吧打杂,她就不寒而栗。有什么办法,能够躲过这一劫呢?
  尼娜的弟弟达比罗获悉姐姐的情况后,忿忿不平地说:"不管这孩子是不是杨玉柱的,你跟了他这么多年,他都必须买单!跟他这种人没有什么客气好讲,索性让我叫几个黑道上的朋友绑了他,要点钱,你也不亏。"事已至此,尼娜觉得弟弟的办法虽然鲁莽,却很实在。姐弟俩瞒着母亲商量了一晚。2017年6月的一天,尼娜以儿子生急病为由,骗杨玉柱从圣地亚哥来布宜诺斯艾利斯。儿子的哭声让杨玉柱忘记了质疑,他让张中永到机场接自己。
  听说杨玉柱的儿子病了,张中永隐隐感到了不安,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不过,他还是心存侥幸,认为大不了双方一拍两散,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他到机场将杨玉柱接到之后,便带着他直奔尼娜家。
  谁知,两人一进门,就被事先埋伏好的戴着面罩、拿着手枪的达比罗及两个同伙按倒在地,并用胶带把嘴封上,捆了起来,装进麻袋里,拖出门外后扔到车上。也不知道开了多久,车才停下来,然后他们被扔进了一个屋子里。尼娜也假装被绑。
  为防止杨玉柱听出自己的声音,达比罗让其中的一个同伙拿着一叠借据来到杨玉柱面前说:"你老婆在赌场输了钱,向我们借了很多钱,连本带利共10万美金。你是替她还钱呢?还是让我们杀了她?"
  杨玉柱从未见过这种场面,他结结巴巴地说:"放了我们吧,我愿意给钱。"可他接连找了两个自认为最靠谱的朋友,对方均表示爱莫能助,其中一人还报了警。刺耳的警笛声惊扰了绑匪,他们马上换了地方,并将杨玉柱痛揍了一顿,将赎金提高到50万美金,并限他5天之内筹足赎金,否则就撕票。
  此时,杨玉柱唯一的指望就是张中永了。他对绑匪说:"你们把他放了,让他去筹钱。如果他都不可信,你们就杀了我们吧。"绑匪将尼娜押到另外的地方,再当着张中永的面用胶带把杨玉柱的嘴封上,手脚捆紧,放进一个木箱子里。再用枪逼着张中永将整个过程拍摄下来,然后对他说:"别耍花招,否则你朋友一家人会死得很难看。"被妻解救:余生最重要的事是向夫人赎罪
  其实,从被绑的那一刻起,张中永就猜测到是尼娜所为。他清楚,一旦自己将真相告诉杨玉柱,会将他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可是,他到哪里去筹这笔钱呢?公司的财务大权掌握在刘媛媛手中,虽然他们平时的工资与分红都不错,但开销大,没什么积蓄,如今要一下子筹足50万美金,还真非易事。
  想到此,张中永用微信将视频发给了刘媛媛,而后又拨通了她的电话。在电话中,张中永只说杨玉柱被人绑架,并没有论及原因。果然,刘媛媛听完并看了视频之后,惊恐万分,马上给父亲打电话。
  正在召开公司高层会议的刘见圣听到女儿在电话里语无伦次的述说后,马上中止会议,并通知其妻子,两人先后赶回了家中。看完视频后,刘见圣觉得事有蹊跷,他说:"媛媛,帮我接通张中永的电话,我要了解一下情况。"
  在刘见圣的追问下,张中永自知无法隐瞒,只好如实交代:"玉柱在阿根廷包了个情人,还生了儿子,我分析绑架十有八九是这个‘二奶串通黑道上的人做的。现在玉柱处境危险,也只有你们才能救他了。"
  因手机开着免提,一旁听得清清楚楚的刘媛媛,不禁潸然泪下,讷讷地说:"不可能,老张你说谎!玉柱他不可能做对不起我的事。再说,他有病,不可能再有孩子了。"刘见圣沉吟半晌,说:"看来玉柱被这个叫尼娜的女人给算计了。"刘母气愤地说:"他居然敢在阿根廷包‘二奶?他的一切可都是我们刘家给的。不管他,让他去死吧!"
  这时,刘媛媛躲在门外偷听的两个女儿冲进来,一起抱着刘媛媛哭:"妈妈,赶紧救爸爸啊,我们不要爸爸死啊!"女儿的哀号惊醒了伤心难过的刘媛媛,她哀求父亲说:"爸爸,我求求你赶紧借钱给我,我要去阿根廷把玉柱救出来。玉柱是有错,但他毕竟是我女儿的父亲。就算我想跟他离婚,也得先把他救出来再说。万一他出事,我怎么向女儿交代?!"
  见女儿执意救女婿,刘见圣和老伴长叹一声。他们想着报警,但刘媛媛担心绑匪得知他们报警后,对杨玉柱不利,恳求父亲不要报警:"蚀财免灾,绑匪无非是图财,我们给就是,不能让玉柱有闪失。"见此,刘见圣无奈地同意她带现金去解救杨玉柱。
  因刘媛媛每次从智利回国,都带现金入了境,并报关了,总数早已经超过50万美金,所以,让她带50万美元去智利,从法律上来说没有问题。刘见圣担心的是女儿的安全。他联系了智利华商协会的朋友,请他物色当地两名身手较好的华人保镖,保护刘媛媛。
  刘媛媛到了阿根廷后,听从父亲的建议,让张中永来机场取钱,而自己没有离开机场半步,宁可在机场候机厅的椅子上睡觉,也不去酒店开房休息。张中永拿到钱后,在商会安排的两名保镖的护送下,将钱转交给了3名绑匪,救出了杨玉柱。
  脱险后的杨玉柱还挂念着尼娜与儿子,直到张中永告诉了他全部真相,他才彻底醒悟过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机场,当杨玉柱看到刘媛媛时,不由得羞愧难当。他啪啪地抽着自己耳光,一遍又一遍向妻子说"对不起"。刘媛媛铁青着脸,从智利回国的一路上,她都懒得搭理杨玉柱。
  回国后,杨玉柱在岳父岳母面前诚心检讨,请求二老原谅。刘见圣恨不得抽眼前这个后生几耳光,但多年的历练,让他保持了定力。他慢悠悠地表态:"对我,你没有什么对不住的。只要媛媛肯原谅你,一切都好说。"可是,如何才能取得妻子的谅解呢?杨玉柱颇费了一番心思。2017年7月25日,是杨玉柱与刘媛媛相识相恋18周年的纪念日。在商行打工时学过烫金手艺的杨玉柱,特地跑到一家金店,借助別人的设备和工具,精心打造了一条黄金同心锁,上面镌刻着刘媛媛和杨玉柱的名字。当他将礼物单膝跪地送给妻子时,刘媛媛瞬间泪奔。
  趁此机会,杨玉柱将埋藏多年的苦闷向妻子倾吐:"自从和你结婚后,我就感觉没了自我,凡事都是爸爸做主,我若有半点违逆,就连你也不理解我,每次都站在你爸的立场上说话。"刘媛媛抽泣着说:"我也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可是,将来要和我共度余生的是你,而不是我爸。我只能多压着你一点,让这个家的气氛更和谐,不能弄得剑拔弩张的。既然你现在说了出来,我今后会注意的。"杨玉柱将头埋在妻子的膝盖上,喃喃地说:"我辜负了你的一片苦心,我是蠢货。"
  见小两口因出轨一事而出现的感情坚冰慢慢开始融化,刘见圣欣慰之余,决定再给杨玉柱一次机会。他让杨玉柱继续负责南美洲的市场,不过,这一次,刘媛媛陪同前往。而两个已经十几岁的女儿,则留在上海继续念书。
  2018年6月,尼娜的弟弟达比罗在一次斗殴中,将对方捅伤。警方对其刑拘后,他交代了一年前的绑架案。随后尼娜与达比罗被逮捕,另两名闻风外逃的同伙,也已被当地警方通缉。而尼娜的儿子则交由她的母亲抚养。
  编辑/戴志军
 
易抹尼娜绑匪妻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