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九万里长征自愈摔出来的活地图仗爱走天涯
  紫红 利昂
  张全青在35岁那年患上SCA症,这是一种令全世界医学专家都束手无策的家族遗传病。患者由于基因变异导致运动神经元倒退,一般在5年内全身瘫痪、器官衰竭而亡。张全青的母亲和哥哥因此病相继离世,他的生命也仿佛一张坏掉的织布机,织到云锦处遽然停顿,而后丝丝抽离……绝望如黑云压顶,此时,他的妻子又不慎从五楼坠落,全身多处骨折。而他们唯一的女儿只有7岁!时日无多,何去何从?妻子的泪水、女儿的坚强令张全青肝肠寸断。
  比死更痛的是不舍,他必须活着!在随后漫长的十年时间里,张全青完成了艰难的涅槃——活下去!命运苦难时还有责任如山
  2008年8月的一个周末,张全青带着女儿去公园玩,刚出家门,他突然摔倒在地。到公园后,他又摔了一跤。张全青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难道担心已久的事情就要发生?
  张全青1973年出生在浙江省宁波市一个普通家庭。从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的命运注定和别人不同。他母亲家族中,常有人生命终结于同一种病:SCA症。又称脊髓小脑共济失调。这是一种家族遗传病。因基因变异引起的神经元退化,患者发病后,先是手足麻木、行走不稳,继而四肢无力、丧失知觉,终至全身瘫痪、器官衰竭。目前这种病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手段,发病后只能通过康复治疗,尽可能延缓病情进展。
  1999年,张全青经人介绍结识了当地女孩李亚楠,两人一见钟情,一起开了一个餐馆并很快举行了婚礼。次年,女儿的出生更给了他无穷动力。然而,不幸还是到来了。2005年的一天,张全青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快回来!你妈被查出来SCA症!"张全青哀痛欲绝,寸步不离地守护着母亲。然而几个月后,母亲撒手人寰……刚刚办完母亲的丧事,哥哥又因为同样的病,一年后去世。一个人喧嚣的一生,突然就消逝得没有任何踪迹,曾经那么多喜怒哀乐从此只能存在悲伤的记忆中了。张全青靠在李亚楠身上哀痛欲绝地说:"我以后会不会也患上这种病?如果我死了,你和女儿怎么办?"李亚楠含泪堵住他的嘴。雪上加霜的是2007年,父亲在一次高空作业中不慎触电身亡。
  现在,他也开始频繁摔倒。
  2008年9月中旬的一天,张全青瞒着妻子偷偷前往浙江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检查。医生问了他的家族病史后神情凝重:"开点药回去吃吧,想必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恐惧和绝望瞬间将他淹没。怕了这么久,逃避了这么久,它还是来势不可挡!此后,他又来到邵逸夫医院进行了检测,结果如出一辙……
  张全青悲痛欲绝,手握病历一个人在午后炽烈的阳光下走了半个小时。此时,这欣欣向荣的世界是伸手可以觸摸的。但很快自己将与它永远告别!
  回家路上,张全青来到朋友开的诊所,购买了一瓶安定。到家后,他将门反锁,将一瓶药全部吞下。晚上8点钟,李亚楠带着女儿回到家中。门被反锁,张全青的手机打不通,李亚楠立刻叫来店里的员工将门砸开。一进卧室,她顿时瘫倒在地……
  大家将张全青送往宁波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由于发现及时,张全青清醒过来了。李亚楠有些愤怒:"一个大男人,到底什么事让你这样?"张全青别过脸去,泪水横流,崩溃地告诉李亚楠:"家族病到底还是找上我了。"李亚楠身子一震,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就算这病医不好了,你也不能自杀啊!"妻子的鼓励,丝毫不能浇灭张全青的绝望。之后,由于疏于打理,餐馆的生意也每况愈下。12月初,店子只得暂时关门歇业。然而,更大的悲苦,正向这个不幸的家庭袭来……
  12月18日上午,李亚楠到五楼平台上去晒衣服,不料一阵大风吹来,将刚晒好的一件衬衣吹走,挂在平台边护栏旁悬空的一根电线上。李亚楠探出上半身伸手去够衣服,竟一下子从五楼倒栽下去!向前冲!男儿心在风雨里百炼成钢
  李亚楠被紧急送往医院检查后发现,她左手及左脚踝粉碎性骨折、腰一椎体爆裂性骨折,而且伴有胸腔及肺部积液。看着妻子的X光片,张全青心碎欲裂。此时李亚楠醒来,她发现自己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觉。她不禁失声痛哭:"看样子,我们这个家真的要完了!"张全青强忍悲痛,反过来安慰她:"还有我……"
  拿着妻子的东西等在手术室外,恋爱时期的一幕幕恍如昨日。"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永不放弃,拿生命去爱你、保护你,无法一生一世也要穷尽每一秒"……山盟海誓犹在耳畔,却早已被无情的生活折去了它的翅膀。张全青哭得无法自持……5个小时后,李亚楠的手术终于完成。医生告诉张全青:"手术非常成功,但要想站起来,还要经历数次大手术。"妻子能站起来!张全青长吁了一口气。把妻子的病床往病房推的路上,看着她苍白的脸,他胸中涤荡着心疼和内疚。他轻轻弯腰吻了一下李亚楠的手。半昏迷中的她仿佛能感受到他传递的信心和力量,竟绽放出微笑。
  妻子瘫了,孩子才7岁。张全青明白,到了自己必须挑重担的时候!
  张全青重新打开店门,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妻子和女儿。2009年3月,妻子先后进行了骨折复位、胸肺积液清理及腰椎固定三次大手术。术后的她手脚都打着厚厚的石膏,腰部固定着支撑架,吃饭及大小便都不能自理,需要有人24小时护理。张全青只有白天守店,晚上还得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医院照顾妻子。
  也许是对发生在爸爸妈妈身上接踵而至的变故感到害怕,女儿变得特别乖巧,也特别脆弱。3月底的一天晚上,在妻子的病房里,张全青打来热水让女儿洗脚,她脸憋得通红,嘴里不停地发出"嘶嘶"声,张全青问她怎么了,她却说:"没事儿。"他还是觉得不对劲,用手一摸,才发现水太烫。他问女儿:"你怎么不让爸爸加点冷水?"女儿"哇"的一声哭起来:"我怕太麻烦爸爸。"听着这稚气的话语,张全青一把抱起她幼小的身体:"摔倒是小事,爸爸顶天立地,什么事都可以为你做!"女儿如释重负。她说:"爸爸,以后我要学着照顾妈妈,这样你就不用太累了。"张全青眼眶湿了,心里也更多了一份勇气和坚定……
  2010年4月底,李亚楠终于可以出院了。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李亚楠的骨伤及胸肺伤已基本痊愈,但腰椎伤势难以在短期内复原,生活仍然不能自理。雪上加霜的是,也许是太过劳累,随着时间的推移,张全青发现自己的病情在急速恶化。
 
紫红骨折家族妻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