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避难所里风波起家里来了恩重如山的逃犯舅舅
  晓明 尚芳
  2017年10月的一天,张铭的家门被敲开,长期没有联系的舅舅黄金平突然造访。舅舅说他不小心犯下命案,想来躲一躲。
  张铭最终留下舅舅了吗?黄金平的突然造访将给这个家带来怎样风波?2018年3月的一天,一场牢狱灾悄然向他袭来……收留逃犯舅舅,这个外甥另有私心
  张铭,28岁,江西省乐平市人,从小父母双亡,是舅舅黄金平资助他上的学。2013年大学毕业后,张铭留在深圳,娶妻生子,还通过自己的打拼按揭买了套小房。
  2017年10月16日,张铭带着2岁的儿子在家看电视,舅舅黄金平突然造访。只见他神色慌张、衣衫不整,口齿不清。在张铭的再三追问下,黄金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说:"我……我杀人了!"
  时年41岁的黄金平是江西乐平人,经营一家快餐店。妻子罗一菲因为身体不好,常去街道卫生站打针,医生马丽是她的老熟人。有一次,罗一菲对马丽抱怨,说自己男人不解风情,待她不好。马丽半真半假地说:"你真觉得憋屈,我就给你介绍别的男人。"这事在后来的一次夫妻吵架时,被罗一菲说了出来,黄金平从此对医生马丽怀恨在心。
  2017年10月11日,黄金平和罗一菲又发生争吵,他没好气地说:"你个婆娘,把我惹恼了我就不要你了!"罗一菲冷笑道:"你不要我更好,离了婚我找对象一定比你快!"此后,他们吵架越来越频繁,罗一菲也完全不把黄金平放在眼里。黄金平心里排山倒海的恨:一定是马丽动心思要拆散我家!他越想越愤怒,买了一部红色手机和一张新的电话卡,又物色好卫生站附近的一塊菜地,那里行人非常稀少。黄金平心想:如果我将马丽骗到此处,任凭她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她!
  10月15日晌午,黄金平从家里带出一把尖刀,用新手机新卡拨打了马丽医生的电话,谎称自己发高烧需要输液。马丽不知是计,30分钟后骑着一辆红色电动车出门。黄金平拦下她,拽着她进了菜地,用尖刀将她刺死后,把她丢在一处废旧的枯井里,然后开着车回了家。到家后,黄金平才说出自己杀了马丽,妻子罗一菲惊呆了。她劝丈夫投案自首,黄金平不干,他对妻子说:"自首?还不是一死。而且马丽的死别人未必发现,发现了也不能确认是我杀的!"缓了一口气,黄金平又对妻子说:"我出去躲一躲,如果别人问起我,你就说我外出旅游去了,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罗一菲听得战战兢兢,一句话也不敢多说。黄金平直接赶到车站前往南昌,转火车到深圳,找到了外甥张铭家。
  张铭第一念头就是劝他去自首,但是,黄金平哀求道:"你舅妈身体不好,你表弟还没成家,我若不在了,他们怎么办?"看着狼狈不堪的舅舅,张铭心软了,答应不报警。可是,让舅舅逃去哪里呢?黄金平接着说:"现在网络太发达,如今我就算逃到天边,也会被人认出来。你让我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我马上离开,绝不给你惹麻烦。"听罢此言,张铭大吃一惊:真住下了,那可是窝藏罪啊!他为难地说:"舅,不是我不答应,实在是……"黄金平打断他说:"小铭,舅舅从小看着你长大,在我心里你就像我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如今我有难,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此情此景,张铭进退两难,实在不知该如何抉择。这时,黄金平又承诺说:"舅舅保证,我每天24小时绝不踏出家门半步!我住这里的话,家里的活儿我全包了,我可以给你们做饭,照顾孩子……还有,回头你去挑辆车,上班代步用。"拥有一辆车是张铭的梦想,只可惜他收入不高,只能想想而已。听闻舅舅愿意给他买车,张铭不由得动心了。
  经过一番考虑,张铭答应让黄金平住家里,同时约法三章:第一,绝不能让张铭妻子姚云翔知道内情;第二,不能超过3个月,时间一到,立刻离开;第三,在张铭家期间,黄金平不能与外界联系,更不能带人回来;第四,"力所能及"帮忙做一些家务。其中第四条,也是张铭答应黄金平的一个原因。原来,儿子出生后,张铭的妻子就辞职在家照看孩子。张铭上班早出晚归,偶尔还要出差,姚云翔独自照顾孩子还要做家务,非常辛苦。张铭知道,开饭店的舅舅有一手好厨艺,他若留下,妻子就可以歇口气了。为了保险起见,张铭把黄金平的手机收了起来,预防他忍不住与外界联系。两人在姚云翔面前统一口径,说黄金平在老家失手将邻居打成重伤,对方扬言要取他性命,无奈之下,黄金平才来此躲一段时间。
  对此,姚云翔深信不疑,还主动把家里的书房收拾出来,作为黄金平的房间。
  就这样,张铭收留了逃犯舅舅黄金平。舅舅反客为主,双方暗生芥蒂
  第二天清早,当张铭起床时,发现厨房亮着灯。原来,黄金平已经把早餐做好了!他谄笑着说:"小铭,你吃完早餐就放心上班去吧!"
  那天,在公司上班的张铭忐忑不安,还悄悄上网查了"窝藏罪"。当他查到"窝藏包庇罪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时,更加心乱如麻,犹豫着要不要报警。
  晚上,张铭下班回到家,色香味俱全的晚餐已经摆上桌。黄金平系着围裙忙着摆碗筷,姚云翔和儿子在沙发上逗乐。饭桌上,张铭的儿子张磊手握一只红烧狮子头,吃得嘴巴吧嗒响,兴奋地说:"好吃!舅公做的肉肉好吃!"尽管如此,张铭仍然心情沉重。临睡前,他躺在床上叹气,心里暗想:一辆汽车只值10万块左右,坐牢可是大事!但如果报警,以后所有人都会说自己不忠不义,最好的办法还是赶紧找借口将他撵走……姚云翔不知丈夫的心思,一边敷面膜一边喜滋滋地说:"今天舅舅不但做饭、拖地、晾衣服,还陪小磊玩积木……"妻子如此暗喜,张铭却无比纠结,整个晚上两人各怀心事。
  第二天,张铭没有心情吃黄金平做的早餐,而是早早就到了公司。他给老家的高中同学李宝打了个电话,李宝顺嘴告诉了他马丽失踪的事情,并说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连警方都介入了。张铭推测,警方并没有怀疑到舅舅,不然早该找上门了。
  "趁现在打电话报警,也许还来得及。"就在张铭心里冒出这个想法时,领导突然通知他过两天去湖北出趟差,时间为一个月。张铭给姚云翔发微信说:"我又要出差了,这回是一个月。"姚云翔没有说话,只是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中,黄金平正踩在高高的椅子上,举起双手修阳台的吊灯。那只吊灯已经坏了半年,姚云翔反映说晚上晾衣服光线不够,但张铭总是忙,所以一直耽搁着。妻子发照片的意思张铭很明白:她想让黄金平留在家里分担家务。
  11月19日凌晨3点多,张铭起床上厕所,看见黄金平在阳台对着夜空抽闷烟。张铭于心不忍,走过去安慰他说:"舅,你也别太担心,你先想想将来能去哪里谋生?"黄金平误以为张铭现在就想赶他走,着急地说:"小铭,我现在哪儿都不敢去,就住这里踏实。你看你每天早出晚归那么忙,我在这还能让云翔歇口气。等风声过去,我尽早陪你去选车……"张铭赶紧打断他的话:"舅,瞧你说哪儿去了?我后天要去出差,一个月后才能回来,你在家里好好待着,万不可出去露面……"黄金平连连点头。
  11月21日,张铭去了湖北武汉。黄金平开始了每天周而复始的"保姆"生涯:清晨7点起床做早餐,然后晾衣服、陪孩子玩;11点开始准备午餐,吃完午餐开始收拾碗筷、收拾家、搞卫生;傍晚又开始准备晚餐……没有了繁杂的家务缠身,姚云翔每天把自己和孩子打扮漂亮,再出门买菜、散步、逛街。由于黄金平擅长逗孩子,小磊很快就喜欢上跟他玩耍,有时候姚云翔也会将孩子留在家里让黄金平照看,自己出去和闺蜜约会一两个小时,吃吃饭、看看电影。相比提心吊胆的张铭,姚云翔却过得悠闲自在。
  好景不长。2017年12月15日,就在黄金平即将结束出差返回深圳时,姚云翔在微信上连续发来数条语音,"状告"舅舅的种种不是!
  原来,黄金平只勤快了一段时间,很快就露出好逸恶劳的本性。首先,他起床时间变晚了,由之前的7点变成8点甚至8点半。早餐也由之前的小米粥加葱油饼变成小米粥加两包榨菜。刚开始姚云翔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他是长辈,而不是真正的保姆。岂料接下来,黄金平的表现每况愈下,越来越让姚云翔心寒。比如以前他每天都拖地,后来改为3天一拖,而且很敷衍,根本没拖干净。就连他最拿手的烧菜,刚来那几天是三菜一汤,现在是两菜一汤,最后连汤都不做了……张铭安慰妻子说:"你要求也别太高了,一切等我回去后再说。"
  几天后,张铭回家了,发现地板还算干净。但姚云翔告状说,这两天黄金平以身体不适为由,根本没有做家务,整日坐在电脑前打游戏,还把家里的零食全吃光了。直到听说张铭要回来时,他才打起精神大扫除。姚云翔愤愤不平地说:"我看他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只是开始担心我们不肯收留他,才故意装出勤快的样子!"张铭让她少安毋躁,先看看再说。
  果然,一连几天黄金平虽然有做饭,但都很不尽心,有时候甚至炒一大盘椰菜炒五花肉了事,连小磊都撂勺不肯吃饭了。张铭几次想说他几句,又因辈分之分难以启齿。到了星期六,黄金平睡到10点多才起床,还对张铭说:"你们带孩子出去转转,别总憋屋里。不用管我,我上网打发时间。"这话虽然合情合理,但张铭听着感觉怪怪的。下午,当他带着妻儿逛完游乐园准备回家时,接到了黄金平打来的电话,说不想做饭,让他们在外面吃完饭再回家,最后他说:"你们吃完顺便给我打包一点剩菜带回来,就可以了。"张铭更觉得不对劲:舅舅怎么俨然成家里的主人了?舅舅赖家不走,翻脸劫娃对峙警方
  2018年元旦,张铭休息在家,门铃响了,一个快递员拿着包裹站在门外。夫妻俩面面相觑:他们谁都没买东西啊!这时,只听见黄金平说:"那是我买的鼻烟壶。"看黄金平开心拆包的样子,姚云翔说:"舅,家里有孩子呢,不能抽烟!"
  听闻此话,黄金平非但不觉得难堪,反而面露愠色,毫不客气地说:"小铭还没说啥呢,你一个女人家怎么权力这么大?"姚云翔哪料到黄金平会说这话,当下被气得跑进房间哭起来。张铭见黄金平目露凶光,心里竟有几分胆怯。他定了定神,好声好气对黄金平说:"舅,主要是这段时间孩子闹,她心烦。"见黄金平不说话,张铭小心翼翼提出想让他早些搬走的意思,不料黄金平一听,立刻摆脸色说:"小铭,你是不是想赶我走?当年你妈去世时你才11岁,她把你托付给我,你以为你舅妈就没半点埋怨?你一個男人怎么能让女人牵着鼻子走?"一席话,让张铭不知如何是好。随后,黄金平再一次承诺会给张铭买车。诱惑之下,张铭只好对妻子好言相劝,叫她再忍耐一下,时间一到就打发黄金平离开。但小长假过后,黄金平干脆连卫生也不搞了,饭也看心情做。遇到不想做饭时,他就拉拢孩子,指使姚云翔叫外卖。姚云翔几次逼张铭把黄金平赶走。张铭也想赶黄金平走,可一想到他承诺的汽车,以及难逃的"窝藏罪",张铭进退两难!
  这天,姚云翔带孩子买菜回家的路上,看见黄金平坐在楼下小饭馆吃面。她气不过,远远对着黄金平拍了一张照片,给丈夫发了过去。张铭一看照片,十万火急赶回家,气愤地质问黄金平:"你怎么跑外面去了?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黄金平不以为然地说:"我快憋傻了,出来透透气。再说你老婆不做饭,难道我要饿死吗?"姚云翔立刻嚷道:"嗬!你还想让我做饭伺候你吃吗?"张铭忍无可忍,拍着桌子冲黄金平和姚云翔大声吼:"你们两个,谁做饭会断手断脚吗?你们要把这个家搞没了才安心是吗?"见张铭反应过度,姚云翔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她百思不得其解,追问张铭是不是有事瞒着她,但张铭不肯解释,黄金平也自顾自进了房间。
  2018年2月20日中午,张铭带妻儿从外面回家,当他们打开家门时,竟然发现家里突然多出六七个中老年人,有男有女,围着餐桌正吃得满面红光!张铭刚想退出去看是否走错门时,只见黄金平端着一盘刚刚做好的菜从厨房走出来。见了张铭,他有些意外地说:"你们不是说晚上才回家吗?"张铭气得几乎要吐血,黄金平解释说:"他们都是我在QQ上认识的,今天是我们QQ群第一次聚会,我请他们来家里聚聚……"一旁的姚云翔大声打断:"这是我家!不是你家!"吃饭的人一看气氛不对,都不约而同站起身,迅速遛了。张铭的心火越烧越旺,他不再顾及辈分,指着黄金平的鼻子愤愤地说:"你诚心找死是不是?你若想死,自己去自首,别赖在我家!"刚在网友面前丢了脸的黄金平,听了这话后也彻底火了,他走到张铭面前,挑衅地说:"怎么,你个忘恩负义的兔崽子若不乐意收留我,就尽管去告我,大不了鱼死网破!"听闻此话,张铭气得浑身发抖。此时,姚云翔已经隐约意识到黄金平犯的可能是大事,她顿时慌了手脚,抱着儿子从家中逃了出来,张铭立刻追随而去。
  事已至此,张铭才把黄金平杀人的事情跟姚云翔说了。姚云翔心生恐惧,说什么都不肯回家。最后,张铭只好在深圳大学附近的宾馆开了一间房,姚云翔对张铭大骂:"汽车我们可以慢慢赚钱买,你如果坐牢了,我和儿子就没活路了!现在家被他霸占,我们反倒出来住宾馆,简直是不可理喻!"
  第二天清晨,当张铭返回家中时,打算再一次好言相劝求舅舅离开,不料黄金平一改昨天的凶狠模样,"大度"地对张铭说:"昨天是舅不对。你让你老婆和孩子回来,我们一家人还跟以前一样。"
  张铭好说歹说,才把姚云翔哄回家中。自此,黄金平有所收敛,一日三餐都会做点吃的。姚云翔表面上风平浪静,心里却始终防备着这个逃犯舅舅。
  此时的黄金平也担心事情闹大张铭一家会报警,想和外甥"谈判"。但张铭一家的生活已经被舅舅彻底搅乱,和舅舅的矛盾也日益积累。张铭进退两难。煎熬中的他犹豫着是否要报警。
  让张铭没有想到是:2018年2月13日,一个庄稼人意外发现枯井里的女尸,立马报警。江西乐平市公安局礼林派出所警方抽丝剥茧,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黄金平。2018年3月的一天,警方寻至张铭家中。黄金平闻讯惊起,欲从窗户逃走。當他打开窗户时,却发现窗外也有警察在把守。这时,前门的警察已经破门而入。情急之下,黄金平看见张铭2岁的儿子张磊正熟睡在床,他将孩子从被窝中拉了起来。张铭见状,已大概明白黄金平的企图,他大喊一声:"舅,千万不要!"然而为时已晚,只见黄金平已拖着孩子移到客厅,顺道从桌上操起一把水果刀,架在了孩子的脖子上,跟警方对峙起来!
  突如其来的动静把小磊吓坏了,他扯着嗓子大哭。张铭和姚云翔以及几名警察呈半圆形围着黄金平。黄金平情绪激动,将握刀的手往孩子脖子上收紧,威胁道:"你们谁敢上前一步,我就割下去!"因为担心伤及孩子,警方不敢贸然行动,只得按黄金平的要求,被迫撤离,给他让出一条道。
  张铭声泪俱下大喊道:"舅啊,看在血浓于水的份上,求求您,别伤了孩子啊!"黄金平突然丢下孩子,想趁着天黑再次潜逃……但就在一瞬间,警方将其控制并抓捕归案。经审问,黄金平对杀害马丽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等待黄金平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而张铭和妻子窝藏、包庇的行为也难逃法律的制裁。在接受警方审讯时,张铭表示非常懊悔,后悔当初因为对一辆车的贪念,收留了舅舅,最后演变成了一出送瘟神的闹剧,也让自己面临牢狱之灾。
  编辑/沈永新
 
晓明马丽舅舅黄金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