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监理儿子新房缘何硝烟四起出力的敌不过出钱的
  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退休教师李万全,因为给儿子购婚房出钱少,于是以当"婚房装修监工"的方式,来弥补亏欠。孰料,装修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李万全的想象,他不辞辛苦地给晚辈们出力,不仅没帮上忙,而且随着装修进程的推进,两亲家矛盾逐渐升级。
  2018年4月的一天,准儿媳高空坠亡,他们的矛盾会最终平息吗?
  多大点事啊!高龄老父强势介入儿子婚房装修
  2017年7月底的一天,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退休美术教师李万全打电话给儿子李泽,得知儿子婚房已经交付,儿子正在为装修犯愁。
  李万全的儿子李泽出生于1989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大学。女友江小燕是他的大学同学,父母是国企退休干部,家境比李家优越。女儿和李泽处对象之初,江父江母就不太同意,为了让李泽知难而退,江父江母提了一个在他们看来很苛刻的条件:李泽必须在主城区买一套房。好在李泽本人很争气,毕业不久便被一家陶瓷公司聘为设计师。而江小燕则在一家咨询公司当文员,平时受父母管束,住在家里,但时不时会溜到李泽的租住地,和他共度二人世界。因工作与收入均稳定下来,江父江母也就渐渐接受了李泽。2016年初,李泽与江小燕订下婚约。江父江母还是那句话:在正式举办婚礼之前,必须将房子的事情落实。
  2017年6月,景德镇房价一夜翻了翻,成为全国三线城市领涨板块,此后房价一路看涨。再不入手可能买不起房子了。李泽最终按照性价比,选择了沿江路一个经济型小区的一套房子。这套80余平方米的房子总价51万,首付三成,需16万多。尽管他手里只有两三万块钱,但机不可失,还是果断支付了1万元的订金,订下了房子,并急不可耐地向女友报告了喜讯。
  听说准女婿买了房,而且女儿坚决要和李泽在一起,江父江母只得从他们的积蓄中拿出25万元,给了女儿。而远在彭泽县的李万全获悉消息后,也拿出全部积蓄6万元,给了儿子。双方父母共筹了31万。交首付绰绰有余,但还贷款要钱,装修要钱,李万全要儿子留点钱在手中,以备不时之需。
  新房的合同签订后,李泽与江小燕正式订婚,并将婚期确定在2018年劳动节。在装修婚房的事情上,李泽却犯了难。原来,李泽早就听说过,家装行业猫腻太多。最终,他决定采用半包的方式进行装修,采购原料、控制装修进程由自己全程监理。
  谁当这个监理?自己和女友事业刚起步,请假显然不合适;准岳父和准岳母退休后倒是很清闲,可监理是个苦差事,两个老人原本就对自己这个穷女婿不太看好,买房子的钱他们又掏了大头,再让他们来受这份苦,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就在李泽为监理一事苦恼时,父亲李万全主动要求来当监理,并说:"你表舅就是搞家装的,我们县城有一半的房子都是他的装修队装的。"父亲主动为自己解忧,李泽心存感激之余,也不无担心:"表舅那个草台班子,拿得下来吗?"这下轮到李万全恼了:"什么草台班子?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房子,哪个不是我们这些乡下来的‘草台班子装的?你以为那些大公司的装修队就蛮专业吗?真正干活的还不是这些‘草台班子?"见父亲动了气,李泽赶紧保持缄默。
  江小燕和父母得知情况后,坚决反对。李万全一直坚持,江父江母才无奈接受。
  2017年9月,由李泽的表舅带领的装修队,正式进驻婚房。因为儿子现在租住的房子在城市东郊,离新房很远,身为监理的李万全就在装修的房里丢了一床凉席,和几个装修工人住在一起。纷争不断:没有功劳我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
  其间,李泽时不时地打电话给父亲李万全,问他进展如何。李万全告诉儿子不要操心装修的事情,安心忙自己的工作:"装修这点事,有爸爸负责,错不了。"见父亲言之凿凿,底气十足,李泽深信不疑。
  2017年11月底,从唐山出差回来的李泽,和女友江小燕约好,一起前往婚房查看。江小燕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四处查看。当她的目光扫描至墙壁时,脸色明显变得难看起来。李万全感觉到了儿媳神色的异样,可又不知所为何故,正猜测时,江小燕主动说开了:"这墙粉得也太差了,厚的厚,薄的薄。哎!"儿媳毫不客气的指责,让李万全浑身不自在,李泽的表舅和装修的师傅们似乎也没有遭遇过如此直白的批评,一个个脸上挂了霜似的,十分难看。见此,李泽只好给父亲和表舅打了个招呼,而后将女友带出了婚房。
  可就在李万全尽心尽力地安排师傅采取补救措施时,准亲家也来到了婚房。原来,那天江小燕看了正在装修的婚房后,很不满意;而李泽则觉得女友说话不注意,没给父亲留面子。小两口当街吵了一架。过后,一肚子气的江小燕将婚房装修得太差的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父母。江母这才上门兴师问罪。让李万全无比难堪的是,江母比她的女儿说话更刻薄:"就你们这水平,迟早得喝西北风!"師傅们倒吸一口气,若不是看在李万全的面子上,恐怕要当场发作。李万全也黑着脸说:"亲家,您这话我可不太爱听。小江说没有粉好,我们这不是正在重新粉吗,如果你还不满意,那你拿个方案,我保证让师傅们按你的方案执行。"江母仍然不依不饶:"不能为了省钱,就降低装修档次。要是你们出不起钱,我来出!总之,要找个正规的装修公司!"这对亲家当天不欢而散。
  争吵过后,李万全本想赌气回彭泽县。可冷静一想,儿子和准儿媳很快就要结婚了,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因这么点小事,毁了一桩姻缘。况且,亲家为这套房子掏了一多半的钱,自己如果再不出点力,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李万全将这口闷气生生地咽了下去。他和李泽的表舅商量,让他带着装修队撤离。作为前提,李万全愿意补偿装修队1.8万元。李泽的表舅也不想把矛盾闹大了,何况还是亲戚。所以,他拿着李万全打给自己的1.8万元的欠条,带着装修队回到了老家。
  江小燕很快找了新的装修公司。在公司进驻工地前,江家父母便要求,李万全要将装修的进程每天拍图片和视频发给他们,让他们把关,并及时给予意见。李万全本想说:"既然你们如此不放心,不如你们自己来监理好了,何必让我多此一举?"可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说是工程监理,其实很多时候类似于打杂。李万全每天在师傅们的吆喝声中疲于奔命。
  要命的是,除了要全力配合好装修师傅们之外,李万全还时不时接到准亲家发来的微信或打来的电话:"李师傅,今天的装修视频怎么还没传来?"李万全只好将手头上的事放下,赶紧录制一小段工人们施工的视频,然后用微信给亲家传过去。有个爱八卦的师傅,获悉老李每天要传图片和视频给亲家审阅的事后,经常拿此事打趣他:"老李,你明明和亲家是平等的,现在人家成了掌柜的,你倒成了一个跑堂。"李万全摇头苦笑,没有吱声,但内心对亲家的不满却悄然滋长。有一次,李万全的手机没电了,而充电器正好又坏了,傍晚时分无法像往常一样准时传视频。结果,亲家竟然径自赶到了婚房,当着装修师傅们的面埋怨李万全。李万全暗想:我好歹是你亲家。就算我的水平差一点,可我24小时守在工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从不体谅我的辛苦不来帮忙也就罢了,像个领导似的只知道发号施令,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李万全越想越气,对亲家的不满也愈来愈烈,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悲剧收场:为儿女们操心出力也有错吗?
  2018年2月初,江小燕的奶奶在老家鄱阳县被一辆三轮车挂倒了,当即昏迷不醒。肇事司机已经逃逸。江小燕父母接到消息后,火速赶回老家。老家信号不好,而且江小燕父母坚决要找到肇事司机,完全没有心思跟踪这边的房屋装修情况。
  那天,李万全像往常一样主动将装修的视频发给了亲家。正好当天江母在一家网吧附近,连接上了免费的wifi。江母称他们在鄱阳县,一时半刻回不了景德镇,让他不需要每天发图片和视频了,因为乡下信号不好。装修的事情,让李万全自己拿主意。
  每天向亲家早请示晚汇报习惯了的李万全,突然有些不习惯。他甚至想,亲家是不是有意考验我呢?基于此,他在监理一事上更加投入、用心。年过花甲的他每天都闷在充满灰尘的高温屋子里面,有时候还要顶着烈日去师傅指定的店铺买材料。有一次,李万全到外面买两桶油漆回来。两桶油漆少说也有几十斤。若是年轻时候,李万全提着毫不费力,可如今毕竟年迈。他又舍不得花钱请人拎,自己硬撑着往家里提。800余米的距离,李万全提得大汗淋淋,走几步就要歇一歇。眼看离小区越来越近,李万全突然感觉头晕目眩,旋即口吐白沫,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后,李万全才发现自己躺在了小区附近的社区卫生院的病床上。通过儿子的讲述,李万全才得知自己中暑了,幸亏好心人将他送进卫生院,并从他手机里找到"儿子"电话,打电话将李泽叫了过来。李泽叹着气说:"爸,您这样下去可不行。要不,您还是回彭泽,好好休息一下吧。"儿子的体贴让李万全非常欣慰,他安慰儿子说:"今天中暑纯属意外。而且,我不当监理,谁来当?指望你未来的岳父岳母吗?算了吧!他们吃不了这份苦的。再说,我们出的钱少,多出点力也是应该的。要是我实在撑不下去了,我会告诉你的。"父亲的话入情入理,李泽无可辩驳,而且他的工作确实也忙。父亲的身体还没复原,李泽又被公司派到上海出差去了。
  当时,整个房子的装修,只剩下卫生间以及阳台这两处地方了。想着历时半年的装修,很快就要全部结束,李万全加足马力向前冲。3月中旬,开始装修卫生间,师傅建议说:家有小孩的家庭在装修设计时多半会考虑在卫生间或者阳台安放一个小型的带搓衣板的洗手台,方便手洗一些衣物。因为婴儿身上的污渍,洗衣机很难洗净,必须用搓衣板洗。李万全担心更改装修方案,会导致亲家不满。师傅让他不必担心,因为装修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做些调整与更改,是常有的事情。李万全本想和亲家、儿子商量一下,但亲家在鄱阳县,信号不好;儿子经常坐在高铁上,电话也很难打通。基于此,李万全自作主张,让师傅在卫生间里装了一个长条状的独立搓衣板。
  半个月后,江小燕的父母回来了。他们第一时间去了新房。走进婚房后,见到被李万全提前擦得锃亮的地板,再看看重新粉刷后雪白平整的墙壁,江父江母喜形于色。见此,李万全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來。可是,当老两口走进卫生间时,江母突然一声尖叫:"你们这是装的什么?太丑了,天哪!"江母气咻咻地质问李万全,以及装修师傅们。师傅们不敢吱声,李万全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应:"孩子们结婚后,很快就会有宝宝。宝宝身上的奶渍、尿渍又多,用搓衣板洗会干净得多;再说了,我好歹也是个美术老师,这搓衣板放在此,不仅不影响美观,反而有种特别的情致……"还没等李万全说完,江母再次发飙:"赶紧拆了赶紧拆了。想让我姑娘住这么丑的婚房,简直是笑话。"
  李万全再也忍不住了,此前所受的委屈在此刻一并爆发出来,他冲着亲家大声怒吼:"你们说墙没粉好,我重新粉;你们说装修队是草台班子,我们换了;你们要我每天传图片和视频,我一一照办。你们还想让我怎么样?我儿子的婚房,难道就一个搓衣板的主都做不了吗?"因为过于激动,李万全的声音都变调了,脸也变得特别扭曲,看上去有些恐怖。江父江母见状,扭头就走。回到家后,江父江母将女儿火速召回,以决绝的口吻要求她:停装修,卖房子,退婚约。江小燕蒙了,她问父母为什么,江父江母把脸一黑:"让你做就做,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当江小燕哭哭啼啼地找到李泽,想问问男友是怎么回事时,李泽也从父亲那里获悉了事情的始末。尽管他觉得父亲擅自更改装修方案有些草率,可准岳父岳母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也确实让他受不了。那一刻,他对自己与江小燕未来的婚姻也产生了动摇:现在都这样了,那以后呢?
  李泽与江小燕约在婚房见面。这对小情侣各自袒护自己的父母,都埋怨对方的父母不为他人考虑。二人从客厅吵到卧室,从卧室吵到厨房,又从厨房吵到阳台。因为婚房在二楼,师傅们本打算最后再封阳台,并装上防盗栅栏。当小两口吵到阳台上时,因情绪激动,江小燕不慎踏空,从二楼摔了下去。李泽一声哀号,迅速冲到楼下。遗憾的是,江小燕摔下去时,是头部先着地,当即摔死。抱着女友的李泽肝肠寸断……
  江父江母获悉消息,不相信女儿系意外身亡,当天便报了警。警方认真调查后,排除了他杀的情况,认定江小燕确系意外坠楼。
  准儿媳的意外惨死,同样给了李万全致命的打击,他一夜之间须发全白!痛苦之余,他问计《知音》:难道,自己为儿女们的事操心费力,真的错了吗?
  编辑/沈永新
 
吕平表舅婚房亲家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