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悲情局长恨捞混混女婿家有坑爹小白兔
  大学毕业的陈佳是个标准的"白富美",父亲是一位有能力的局长。一次聚会上,她认识了帅哥李立。"爱情小白"陈佳很快沦陷在李立的温柔乡里,并怀孕。当她向李立提出流产时,李立不答应,要与她闪婚。以为遇到真爱的陈佳不顾家人的劝阻,以死相逼嫁给了心上人并生下一女。哪知,一场噩梦才刚刚开始。白富美偶遇"真爱","爱情小白"彻底沦陷
  长相靓丽的湖南省某市女孩陈佳家境优渥,是家中独女。"温室"里长大的陈佳备受父母的呵护,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更是加倍宠爱她。陈佳的父亲陈成林是政府部门的局长,母亲刘依平在市文化局任中层干部。从出生到长大成人,陈佳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
  2016年6月,22岁的陈佳从长沙一所一本大学毕业后,父亲希望女儿能考上公务员,跟父母一样工作稳定。但时尚的陈佳完全不喜欢公务员的工作性质,她觉得如果一辈子在机关工作,人生太乏味了。但她又不敢当面顶撞父亲,所以,她嘴里答应了复习备考,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借去图书馆为名,找同学玩去了。
  2016年7月的一天晚上,陈佳接到了高中同学杜怡美约她出来唱歌的电话,本就喜欢唱歌的她欣然前往。陈佳到KTV包房时,杜怡美和她的男友郑刚已经在唱歌了,房间里还有一位陌生的英俊小伙。其实,陈佳跟郑刚并不熟悉,在此之前,陈佳在杜怡美组的饭局上见过郑刚两次,只知道他在市区做点小生意。
  见陈佳来了,郑刚热情地介绍说:"这是我的老乡李立,歌唱得特别好,你们俩今天晚上好好地PK一下吧。阿立,你赶紧给陈大美女点几首歌哦!"
  李立不仅人长得帅,还唱得一口标准动听的粤语歌,不仅如此,他还边唱边即兴改歌词,每首歌都专门改唱给陈佳听,逗得陈佳咯咯直笑。陈佳也应李立之邀,与他对唱了几首情歌。两人都唱得不错,难分伯仲。临走时,李立找陈佳要她的手机号和微信号,陈佳没给。陈佳的家教很严,妈妈经常教育她,不要轻易跟陌生人深交。虽然两人唱得尽兴,但在她看来,李立仍然陌生,她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号码告诉他。
  陈佳有痛经的毛病,每到生理期,就会发作。结识李立一周后,陈佳痛经得厉害,妈妈刘依平陪她在市人民医院的妇科诊室输液缓解。李立不知从哪里得知后,一直在输液室门口远远地看着陈佳,并趁刘依平不备,向她挥手致意。待刘依平下楼去给陈佳买午餐时,李立飞快地跑了过去,像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新买的电暖手宝,还有一杯姜糖水。李立注视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大姨妈来的时候,就把这个加热了放在小腹,会舒服点儿。"陈佳又惊又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嘘!我是侦探。"说完,李立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陈佳笑了:"一定是杜怡美告诉你的。"她正要问李立,今天怎么没上班,却扭头发现妈妈从电梯里出来了,吓得她赶紧催他走。李立似乎早有准备,他递给陈佳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的手机号码和微信号,随即转身离开了。
  "他竟然知道我属狗……"看着暖手宝上的卡通狗图案,陈佳的心中升腾起一陣暖意。当晚,陈佳添加了李立的微信号。而李立像是在手机另一端等着她似的,瞬间秒通过。陈佳开始浏览李立的朋友圈,但令她失望的是,他的朋友圈里除了转载了几篇大众化的公众号文章外,什么原创内容也没有,更没有一张生活照。失望之余,陈佳在心里反而对李立增添了一份神秘感,除了知道他大自己两岁和他的名字,她对他一无所知。她想,或许李立的工作性质跟自己的父亲一样是涉密的吧,不方便在朋友圈发布个人信息。
  其实,"李立"真名刘中飞,是个"二进宫"的街头"混混",李立,是刘中飞瞎编的名字。刘中飞,1983年出生,初中文化,无业,父母都是农民。大陈佳11岁而非2岁的刘中飞,曾分别于2002年、2010年,因吸食毒品罪和猥亵妇女罪坐过两次牢,刑满释放后租住在城区,释放不到两个月就认识了陈佳。
  至于郑刚,他也不清楚刘中飞的底细,是在一次老乡聚会上认识了刘中飞,两人只是点头之交。那天,杜怡美觉得两个人唱不热闹,她给陈佳打完电话后,又让男友再叫一位男士来,郑刚这才打电话叫来了刘中飞。刘中飞长得帅,撩妹手段高超,与陈佳认识之前,已经祸害了不少未婚女孩。除了一个女孩被他猥亵后报警外,更多受害女性选择了隐忍不报。
  看完了背着香奈儿包包的陈佳在朋友圈晒出的出国旅游照片、在自家别墅中弹钢琴的照片后,刘中飞终于坐实了陈佳是个"白富美",他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陈佳追到手!
  刘中飞除了没钱,多的是大把大把的时间跟陈佳玩浪漫。今天他给陈佳送一份她最爱吃的远郊牛肉米粉当早餐;明天又送她一张印着爱情诗的音乐贺卡;后天,他又在苹果上刻上陈佳的名字、一枚丘比特金箭和两颗心,出其不意地放在图书馆陈佳的桌上……在刘中飞浪漫新奇、花样翻新的轮番轰炸和表白下,"爱情小白"陈佳彻底沦陷了。8月的一个晚上,在刘中飞狭小的出租屋里,陈佳失去了处女之身。虽然与自己此前幻想过多次的"初夜"天差地别,但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陈佳并不在意。她觉得,既然自己和男友彼此都是真爱,目前对方的条件差一点,并不重要。渣男步步紧逼催婚急,奉子成婚埋隐患
  很快,谎称自己是保安的刘中飞就找陈佳借钱,说自己之前上班的物业公司破产,老板跑路了,他希望她借5万元钱给他开个网店,从小商品市场进货,在网上卖,他要养她,给她幸福的未来。
  见男友说得如此真诚,陈佳将自己多年积攒的压岁钱4.2万元全部取出来交给他。结果,刘中飞花5000多元买了一台戴尔电脑,花6000多元给自己换了一部苹果手机,只进了不到2000元的货回来,也根本不专心卖货,更多时候是在电脑上玩游戏。
  陈佳有些生气,刘中飞安慰她说:"别着急,开网店建立市场需要花时间,也得花钱,否则很难赚到钱。宝贝,相信我,我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听男友这么说,陈佳觉得他说得在理,便没有再催他赚钱。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佳发现男友可以说是要啥没啥的"光杆司令",很显然,这与父母对她择偶的期望值大相径庭,她也不敢跟父母提起这个人。
  一天晚上,陈佳刚从刘中飞的出租屋出来回家,走了没多远,天上下起了雨,她只好折返回刘中飞的出租屋拿伞,却正好撞见刘中飞在吸毒!陈佳万分惊讶,被这个不争气的男友气哭了。刘中飞跪下来哀求她:"宝貝,给我时间,我一定戒掉!"陈佳要回家,他却借口下雨,不准她走,要她陪他过夜,也可以监视他不再吸毒。陈佳无奈留下,并打电话给妈妈,谎称在一个英语好的女同学家补习……
  刘中飞在和陈佳过性生活时从不避孕,陈佳见男友不爱戴套,自己也不再坚持,她心存侥幸,觉得错开自己的排卵期就行了。2016年9月,陈佳怀孕了,她惊恐不已,要刘中飞陪她去医院打掉。刘中飞坚决不同意,说:"亲爱的,我爱你!我们结婚吧,既然我们爱情的结晶都来了,这就是天意啊!我是5代单传,你如果打掉了,哪怕我不要你的命,我的老娘也会要了你的命啊!我们结了婚,我也要当爸爸了,我一定会对你比现在更好……"紧接着,他的热吻劈头盖脸袭来,陈佳瘫软在他的怀里……
  第二天,陈佳壮着胆子对妈妈大致说了男友的情况,以及自己怀孕的事,但她刻意隐去了对方吸毒的事。听说女儿找了个门不当户不对的无业农村青年,还怀孕了,马上要结婚,陈成林气得火冒三丈,立刻让妻子带女儿去流产。
  陈佳誓死不从,哭着哀求陈成林:"爸爸,从小你就教育我,不要嫌贫爱富,现在我找了个穷的,你却不答应。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之间是真爱,我们一定要在一起!如果你硬是要逼我流产,我就从3楼跳下去!"刘依平吓坏了,也哭着求丈夫说:"老陈,女儿的命要紧啊,我们还是依了佳佳吧!"
  其实,陈成林最看重的就是这个独生女儿,他哪里舍得她去死呢?见妻子和女儿都哭得梨花带泪,陈成林低头抽闷烟。刘依平看到丈夫的态度有所缓和,转而对陈佳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姓甚名谁?多大年龄?长啥样?这些我们当父母的都不知道,你就要跟他结婚,也未免太草率了吧?"陈佳读懂了妈妈话里的意思,连忙说:"好好好,我这就打电话,让他来见爸妈。"陈成林烦闷地说:"算了,先别让他到家里来,就在外面吃饭见面吧。"在一家酒楼的包间,陈成林夫妇第一次见到了女儿的男友。席间,懂得察言观色的刘中飞没敢多说话,更不敢要酒喝,只是不停地给陈佳夹菜。这顿饭,每个人都吃得很安静。陈成林让妻子去买了单。晚餐后回到家,在刘依平母女俩的再次苦求下,陈成林只好无奈地大手一挥,对妻子说:"唉!随她去吧……"刘依平这才悄悄地将户口簿交给了女儿,并给了女儿5万元钱买嫁衣。
  次日,陈佳拿着户口簿和刘中飞登记结婚时,她这才知道"李立"的真实姓名和年龄。她问刘中飞为什么要骗她,刘中飞满嘴跑火车:"我妈姓李,‘李立是我上小学时的名字。无论我叫什么,多大年龄,我都永远爱你,至死不渝!"话音未落,又在民政局办证大厅当众热吻她。两人顺利领证。亲情屡遭绑架,局长"捞"女婿自毁前程
  陈佳将户口簿还给了妈妈,并甜甜地给妈妈看了自己的结婚证。看到结婚证上的新郎名字不叫"李立",年龄也大女儿11岁,刘依平顿时警觉,她让丈夫拿着刘中飞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找人在公安内网上一查,这才赫然发现,刘中飞的犯罪和服刑记录历历在目。陈成林又急又气,差点把电脑砸了。刘依平惊呆了。陈成林要求女儿立即与这个刑满释放人员离婚,并打掉胎儿。
  接到母亲的电话时,陈佳正和刘中飞在游戏厅打游戏。从母亲的电话里得知这一切,陈佳吓得不敢回娘家,她边哭边挥起拳头打刘中飞。刘中飞也不躲避,任由她打:"老婆,那都是过去的事,我会改的,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跟你离婚的。"接着,他看着陈佳的眼睛说:"婚姻自由,我们是自由恋爱结婚,是受法律保护的。你爸爸要是逼着你跟我离婚,我可以去告他!还有,你如果敢打掉我们的孩子,我也不活了,咱们同归于尽!"他抚摸着陈佳的肚子,转而温柔地说:"现在我们仨才是一家人。别闹了宝贝,我们好好过日子吧。"陈佳欲哭无泪。
  陈佳按照刘中飞教她的"计谋",不接父母的电话,也不回家,与父母冷战了20多天。后来,她又听从刘中飞的安排,带着他来到最宠爱自己的爷爷奶奶家"告状"。陈佳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一只手拉着刘中飞,双双跪倒在两位老人面前,泣不成声地说:"爷爷、奶奶,他是我怀的宝宝的爸爸,你们的儿子让我跟他离婚,还让我打掉这个孩子,你们答不答应?"刘中飞连忙挤出了几滴泪,抽泣着说:"爷爷奶奶,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让佳佳跟着我过上好日子的!求求你们给我们做主啊!"两位老人家向来心疼孙女,见孙女婿长得帅,嘴也甜,年迈的奶奶连忙把陈佳拉起来,搂着她说:"你放心,奶奶给你撑腰,我现在就给你爸爸打电话。你安心怀孕,不要离婚,更不许打掉孩子。"
  陈成林是个大孝子,果然,在接到母亲的电话后,母命难违的他只得答应不再逼女儿离婚、流产。接着,陈佳又按照刘中飞教她说的"话术",给父亲打了一个认错的电话。一周后,两人顺利搬进了父母为陈佳准备好的新房,并商定于2016年10月28日举行婚礼。
  陈成林实在无法答应女儿出席她的婚礼的要求,说自己"丢不起这个人"。翌日,这位被亲人"绑架"的局长,无可奈何地给了女儿30万元"嫁女金",长叹一声,破例休了5天年假,会自己的老战友去了。婚后,刘中飞故态重萌,又开始吸毒,屡屡找陈佳要钱买毒品。陈佳气得以泪洗面,又不敢跟父母实话实说。若陈佳不给,刘中飞就朝她大吼,并威胁说,要是不给他钱,一旦他的毒瘾犯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来,让她给他时间,慢慢戒。看着日渐隆起的腹部,陈佳忍气吞声,只得乖乖拿钱打发这个毒瘾丈夫。
  2017年6月,陈佳生下一女。不幸的是,女儿的面部有缺陷。原本根本就不是"5代单传"的刘中飞表现得很失望,转而骂陈佳"肚子不争气"。
  9月,陈成林给陈佳的钱都被"瘾君子"女婿吸毒败光了,刘中飞又怂恿陈佳找父母要钱,说要买台车给自己开"滴滴",挣奶粉钱,并说,这次是千真万确,拉客挣钱。听丈夫这次说得如此诚恳,看着嗷嗷待哺的女儿,陈佳只好再次向父母开口。
  陈成林无奈,又给了女儿20万元。担心丈夫拿了钱又去买毒品,陈佳亲自买回了车。
  2017年12月的一天晚上,刘中飞在开"滴滴顺风车"时,将女乘客——一位大三女生拉到偏僻的山上强奸。次日凌晨,受害女孩报案。案发后第4天,刘中飞被抓获。陈佳哭求父亲将丈夫"捞出来",说他还在吃奶的外孙女不能没有爸爸……
  2018年1月,陈成林找到自己在公安系统的一位好朋友,将刘中飞释放。6月,"滴滴顺风车"司机奸杀空姐案曝光后,在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陈成林的好友戴罪举报了他。8月,陈成林被免职。
  更令陈佳绝望的是,刘中飞在岳父被自己拉下马后、自己再次被刑拘前,揪着陈佳的头发,又将她痛打了一顿,咆哮着骂道:"老子要不是找了你这个‘官二代,你天天催老子挣钱养家,也不会这么倒霉!"这已经不是陈佳第一次被家暴了。看着满身的伤痕和被吓得哇哇大哭的女儿,陈佳悲痛欲绝,痛悔万分,但一切已不能重来……
  [编后]很多渣男专门找条件优越的"白富美",打着真爱的幌子,挖空心思给女方提供不用花钱的各种情绪价值,以达到与对方结婚、改变自己命运的目的。"刘中飞"们,除了渣、懒、没钱、好色、嗜毒、嗜赌等恶习,有的是大把大把的时间陪女孩玩,追求成本近乎为零。而很多"白富美"生活在平顺的家庭里,被长辈呵护备至,对被渣男层层包装的所谓真爱、浪漫,完全没有免疫力,导致一步步误入"歧途",且越陷越深,甚至把娘家人的人生也全盘葬送。本文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女孩们首先要学会识人,不要轻易交出自己。若得知自己遇到了渣男,要学会及时止损:已与"人渣"结婚的,建议马上离婚;若已经在恋爱,应如实将对方真实情况告诉父母亲人,寻求帮助,越早安全摆脱越好。父母永远是自己最亲的人,他们的阅历及经验也要比"小白"丰富得多。
  "严是爱,松是害。"本文中的父母毕竟是少数。爱子女,本是为人父母的天性,但盲目而无原则、甚至丧失底线的溺爱,害的则是两代人。
  编辑/涂筠
 
明菁成林男友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