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豪宅秒变胶囊房天价房贷压散一对深漂爱侣
  如今,外出旅游民宿成为颇受众人喜爱的落脚方式——它经济实惠,比同地段的酒店要便宜30%以上。相反对于房东而言,把自己闲置的房间当做民宿短租出去,则能增加一笔收入,何乐而不为?
  在深圳打拼的一对小夫妻购置了一套大房子,可房贷却压得两个人喘不过气来!夫妻俩将房子短租出去,果真减少了不少压力。但尝到甜头的妻子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她的口袋是殷实了,但家也没了……富人堆里耳濡目染,买个豪宅跨越阶层
  今年28岁的李雨桐,是江西省上饶市人,父母都是车辆厂的普通员工,家境一般,但她从小就向往优质的生活。从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毕业后,于2010年来到深圳一家高端婚纱公司做销售。不久后,她和同事郑峰恋爱并同居。郑峰,1988年出生,湖北省襄阳市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他从湖北大学管理专业毕业后,来到深圳打拼。郑峰工作努力,为人踏实,几年后被提拔成公司的行政主管。
  虽然郑峰一年有20多万的收入,但李雨桐接待的都是一掷千金的客户,每天晚上脱下工作服,回到她和郑峰租住的小屋时,她会深刻地感受到阶层之间的巨大鸿沟。李雨桐亲耳听到一个富二代的新娘在电话里斥责保姆:"怎么让你找件衣服都找不到?你是怎么做事的?""我的衣帽间还大?就五个衣柜六个鞋柜而已……"李雨桐被震撼了。她从没想过竟有人的衣服可以占据好几个房间。她环顾自己的出租屋,墙角浸水起泡,一关门墙上的灰粉噗噗而下,逼仄的卫生间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转身,厕所反臭起来睡在床上都能被熏醒。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李雨桐做梦都想跃进有钱人的阶层。
  2015年,郑峰和李雨桐商议结婚,李雨桐要求先买房,而且婚房必须买在深圳。经过无数次看房,李雨桐终于在宝安区看中一套140平方米的三房两厅,每平方米售价高达近4万。郑峰当即就不同意,觉得自己负担不起。可李雨桐却对他说,这叫一步到位,以后老人过来带小孩也有地方住,不然迟早会后悔。不仅如此,李雨桐还把投资房产的那套理论搬出来,最终,郑峰被说服。为了筹钱首付,郑峰和李雨桐不仅把父母的养老钱都给逼了出来,还找七大姑八大姨借了不少。最终,他们首付160万,将这套"豪宅"纳入名下。
  2016年5月,两人入住新房。虽然不用租房了,但每月高达1万五千元的房贷和七八十万的外债,让郑峰和李雨桐还是觉得压力山大。深圳消费高,郑峰和李雨桐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3万元,有一大半都要拿出去还房贷和欠的外债。剩下的钱还要负担物业、水电、各种生活开销和人情世故。因此,两人过得很紧巴,就连日常和朋友吃个饭,看个电影,买几件漂亮衣服,李雨桐都要慎之又慎。
  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一年后,他们所在的婚纱公司因业绩下滑厉害,被迫关闭了。虽然此后郑峰很快在一个老客户那里找到了份工作,但收入大不如从前。李雨桐的境遇更糟,找的工作都累得像狗,拿到的钱却只够温饱。一天,李雨桐的妈妈给她打来电话,说一个老同学的儿子想到深圳找工作,看能不能暂时住在她家一下,等安定下来就立马搬走。妈妈还告诉她:"对方知道打扰你很不好意思,特意转了1000元让我给你作为答谢。我一会儿就微信转给你。"看在妈妈的面子上,李雨桐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第一次和陌生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李雨桐有些紧张,但小伙子整日早出晚归不说,个人生活习惯也挺好,上完厕所后还会用洁厕灵专门刷一下,再开窗换气。对此,李雨桐很满意。小伙子很快就找到了工作,打算搬到公司安排的宿舍住。走的那天他还买了许多进口水果来谢谢"桐姐"。李雨桐心思一动对他说:"如果你有同学想到深圳住,也可以到我这里来歇脚哦。"小伙子很机灵,马上反应过来:"桐姐,你可以把房子掛在短租网上,按天计费,赚得可多了。"
  打开手机一查,李雨桐才发现,现在民宿已经成为一种潮流,很多人把空置的房间挂出去"接客"。她甚至查到,附近小区有个业主,把完整的三居室隔成八九个单间出租。李雨桐掰着指头一算,三居室整租5000元,但隔成单间一个月可以赚一万多!李雨桐感叹:如今的人可真会赚钱啊!想到自己家房子大,如果也这么操作的话,岂不是坐在家里就能赚钱?李雨桐越想越开心,跟郑峰一商量,没想到郑峰竟然沉默了。追问下,郑峰才迟疑地说:"让不认识的人住家里,会不会不安全?""家里没什么值钱东西。再说了,平台都会查验身份证和信用的。"见郑峰还不表态,李雨桐尖酸地说:"要不是你工资不高,房贷压力又大,我能连这种赚钱的招数都想出来吗?"见李雨桐这么抱怨,郑峰只好服软:"行,你说了算。"
  征得郑峰的同意后,李雨桐马上行动起来。她把一个小客厅做成了一间房,加上之前空置的两间卧室,一共有三间房可以出租。然后,她又去花鸟市场买了些植物,又淘了些装饰品,稍一布置就拍照后很快发到各种短租网上。婚房涌进一堆人,奇葩租客层出不穷
  也许现在的年轻人都格外讲究"颜值",李雨桐的装修风格很是有品,十分钟后就有人订了当晚的一间房,100元!把李雨桐喜得恨不得在地上打两个滚。第一次接客,李雨桐还是多了个心眼,她让郑峰别加班,早点回来。果然,在公交车站接到的这名叫做艾罗的游客很是古怪。他年纪四十多岁,头发胡子一大把,衣服也很脏。李雨桐拿到身份证时,怎么对比都觉得身份证上面的样子不像本人,她心里直打鼓——会不会有危险?幸好旁边有郑峰,她鼓起勇气问艾罗的职业。这一问之下,才知道艾罗竟然是位知名的背包客,几乎走遍了中国所有的名山大川,还出版过好几本旅游方面的畅销书,人家还是微博大V。郑峰和李雨桐立刻成了艾罗的粉丝,两人当晚就请他吃饭,听他讲述旅途中的故事。艾罗讲到兴处,还打开视频网,向两人展示自己在各地拍摄的美景视频。兴之所至,艾罗还动情地唱起少数民族歌曲,李雨桐小夫妻忍不住,也跟着载歌载舞一番。没想到"第一次吃螃蟹"就吃到这么肥美的,李雨桐在郑峰面前很是得意。郑峰虽然有些担忧,但见老婆高兴,也任由着她去折腾。
  不得不说,李雨桐还是挺有生意头脑,她不仅在朋友圈转发深圳各种好吃好玩的信息,还又给三个房间贴了不同颜色的壁纸,配上文艺气息十足的挂画、棉麻床上用品、火烈鸟的抱枕和星空灯,特别吸引眼球。再加上她本人能说会道,有问必答,房客给出的都是五星好评。渐渐地,租金也水涨船高,甚至涨到了每间房200元每天!算下来一个月赚的钱就够还贷款了。两人又惊又喜。暑假到了,生意更好了,带着孩子来深圳旅游的小夫妻、找工作的大学生、度假的小情侣等等,让李雨桐家几乎天天满房,乐得她眉开眼笑。
  钱虽然赚到了,但是把家当做专职旅馆也是有代价的。有些房客手脚不规矩,会顺点小东西走。好在金额不大,李雨桐也没放在心上。但奇葩的是,李雨桐有次拿瓶酸奶给郑峰,郑峰发觉铝箔酸奶盖密封不严实,便长了个心眼没喝,揭开来仔细闻了闻,发现有一股发臭的怪味,像谁把唾沫吐了进去。李雨桐脸色大变,她之前都是撕开盖就喝,很有可能囫囵之下就喝进去了诡异液体!那晚,李雨桐趴着马桶吐了好久,胆汁都吐出来了。这更是让她从此多了个心理阴影——看见酸奶就反胃!
  郑峰不忍,劝说李雨桐停止出租。可李雨桐坚决不同意,遇到素质低的人没办法,但不是所有人素质低。她不想自己如火如荼的出租事业就此戛然而止:"我们再买个冰箱放进主卧,自己吃的喝的都放进去。外面的,就让租客用,井水不犯河水。"
  此后,家里常常遇到各种奇葩的租客,郑峰忍无可忍,和李雨桐的争吵也越来越密集。李雨桐非常不满意:"你挣钱少,还像个老爷一样整天指手画脚有意思吗?如果没有这套房子,你那个势利眼姐夫能对你另眼相看,能从此看你面子不打你姐了吗?"字字句句,都戳在郑峰的心上,痛得他紧咬牙关,但却无力反驳。
  此后,两人的关系逐渐冰冷。为了更好地满足租客,李雨桐接到单后就去四处吃喝玩乐打卡,还认真地在朋友圈写点评,俨然一个潮流达人。郑峰每每看来,都觉得有些不快——为了满足租客,她把别人当祖宗,可从来没对自己的老公有如此上心过。没多久,李雨桐还准备把另外一个客厅也做成两间房。她没有经过郑峰同意,便擅自找来装修工进行整修,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主卧的房门缝隙里都得塞上毛巾,才能防止灰不飘进来。在这样的环境下,郑峰十分恼火,两人又大吵不止。新房来了美女租客,小夫妻离婚收场
  2017年9月,李雨桐怀孕了,郑峰再次趁机劝妻子不如把房子卖了,换套小户型,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可李雨桐根本听不进去,反过来骂他不思进取,贪图安逸。郑峰见妻子一门心思钻进了钱眼里,也就不再多说。但为了照顾怀孕的妻子,他主动负责清洗租户们的床单和打扫卫生,只为让李雨桐不要太操劳。
  可即使这样,李雨桐还是在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跟郑峰商量:"我打算把孩子做掉。"郑峰吓得从床上跳起来:"你疯了!这可是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干吗?生下来跟我们吃苦吗?我们养得起他吗?"李雨桐很快就压低了声音,害怕房客听见投诉自己吵闹,"你想,你每个月的收入大部分都拿去还外债了。我经营的短租生意刚好够还房贷加开销,哪还有钱养个孩子?""现在的日子是苦一点,但是我的收入可以涨,外债也可以晚一点再还。雨桐,我们年纪都不小了,你再考虑一下,好吗?"郑峰苦苦哀求。然而,郑峰的恳求还是左右不了李雨桐。李雨桐还是在怀孕不满三个月的时候偷偷去把孩子打掉了。郑峰悲痛欲绝,无论李雨桐怎么解释,他都认定了李雨桐是个狠心的女人,对李雨桐的感情也冷到了冰点。之后,两人虽然仍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但谁也不跟谁讲话。
  2017年12月的一天,李雨桐在外面办事,就安排郑峰去地铁站接一个短租的房客。这个叫潘洋的姑娘,年轻活泼,而且还是郑峰的老乡。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潘洋此次来深圳,就是想找份工作。因老乡的缘故,加上又很聊得来,郑峰对潘洋格外照顾。一来二去,两人也渐渐熟络起来。郑峰还常常做向导,带她出去游玩。郑峰发现潘洋性格温和,物质欲并没那么强烈,她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幸福的家,住多大的房子都无所谓,只要一家人能和和睦睦、平平安安比什么都重要。潘洋的梦想生活,也让郑峰无限向往。
  一个多月后,鄭峰利用关系将潘洋推荐进了自己所在的公司。潘洋觉得每天能和郑峰一起上下班,相互做伴很好,就向李雨桐申请了长租。李雨桐见有潘洋这么个长期饭票,喜不自禁。
  2018年4月16日,是郑峰30岁的生日,李雨桐知道丈夫因为孩子的事很生自己的气,想借此机会缓和下矛盾。于是,她主动邀约郑峰,想和他一起吃顿浪漫的晚餐,可郑峰却以要加班为由拒绝了。李雨桐性格倔强,便跑到郑峰公司楼下等他。晚上8点,李雨桐亲眼见到郑峰和潘洋有说有笑地走出单位大门。她震惊了,不相信自己的租客会和丈夫熟成这个样子。
  李雨桐肝火大旺,拿起手包就朝潘洋打去。潘洋不敢反抗,赶紧往后跑。李雨桐追了几步,不想摔倒在地。李雨桐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大骂潘洋和郑峰,引来很多人围观,大家都对郑峰和潘洋指指点点。此时正值下班高峰,又在郑峰单位楼下,郑峰难堪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气得大吼:"有什么回家再说。你看你像什么?简直是个泼妇!"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家里,郑峰对李雨桐说:"我跟潘洋只是同事,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可李雨桐不依不饶,对着郑峰喋喋不休地闹了一晚。第二天是个周末,筋疲力尽的郑峰刚躺下没一会儿,就被李雨桐拍醒,"快,我又接了两单,你赶紧去把租客接一下。你那些破事,等晚点我再跟你算账。"郑峰看着拿着手机,披头散发的李雨桐,此刻竟觉得这样陌生。他深深感觉到,李雨桐和自己,其实是两个世界的人,这样凑合生活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2018年6月,郑峰拿出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让李雨桐签字。李雨桐坚决拒绝,哭着说自己不想离婚。郑峰语重心长道:"雨桐,我们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何必继续捆绑在一起呢?在金钱面前,我和孩子都要让步。就让我们互相放对方一条生路吧。"两天后,郑峰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出了家门。
  见郑峰已经打定主意,李雨桐咬牙切齿,她明明是为了这个家好,怎么还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她要求房子归自己,郑峰净身出户。郑峰想到父母为这个房子可谓连棺材本都拿出来了,当然不同意,于是两人求助律师。最终,在律师的协调下,两人决定卖掉房子,按照当初出资比例分房款,而短租所赚取的报酬归李雨桐。
  2018年8月,当李雨桐和郑峰把房门钥匙交给买家时,心底无限凄楚。虽然他们拿到手的钱比当初多了很多,但却失去了一个家。
  编辑/吕晓娜
 
幽梦租客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