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火漾涩秋二
  人与人之间似乎总有着一份难以言喻的缘结,总会在地球上的某个角落,在某一时刻相遇,然后相识,最后相知。我是一个绝对的宿命论者。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有一个人这一生都注定会与我有牵扯。我们都在等待对方的出现,等待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时心中闪过一份莫名的悸动,然后蓦然回首,在彼此眼中看见未来,看见永恒。
  二、
  "在想什么呢?"司渺然一脸深意的看着沈曜羿。
  被打断思绪的沈曜羿淡淡摇了摇头,随即收拾起书包。
  "我观察你整整一天了,一直在发呆。你从来不会这样的。你说没事,鬼才相信。"司渺然以研究的目光打量着沈曜羿。
  "没见过你这么聒噪的男人。怎么今天你这么闲?"不理会好友的质问,沈曜羿一反常态地调侃起司渺然来。
  "就知道你忘了。今天是刁蛮小公主的生日,我奉命前来带你这个大忙人出席。那丫头还再三嘱咐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过!不用想你也知道是见谁的尸。哎!我还真命苦。"司渺然一想起刁蛮公主那副要将他大卸八块的模样,就不禁哀号。
  "谁让你对人家的姐姐有所企图呢!"沈曜羿轻笑,看了司渺然一眼,"我想你该庆幸溪宁温柔大方,不若她妹妹那般跋扈。"
  "那倒也是,我的溪宁无人能及。"司渺然恶心扒拉的自我陶醉起来。
  沈曜羿看着好友,无奈地摇着头,拍了拍司渺然的肩,"走吧!"
  "喂~,阿羿,你也敞开心怀去寻找一个红颜知己……"司渺然的话尚未说完,沈曜羿就突然转过身,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哀伤,"你认为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大?"他冷冷地反问。
  司渺然顿时语塞,看着沈曜羿无言离去的背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你一味的逃避,懦弱的不肯去尝试罢了。"他在他的身后大吼。
  身体僵硬了一下,沈曜羿没有再说话,他加快了离开的脚步。原本平静的心湖又因为司渺然的几句话而起了波澜。他,要设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推开"缘"的大门,伴着一阵清灵的风铃声,沈曜羿一眼就看到了此刻正坐在靠窗位置的席凝清。原来心里念着一个人的时候,也可以如此偶然地轻易如愿。
  席凝清有些惊奇地看着缓缓走向自己的沈曜羿,心中突然起了几丝莫名的涟漪。她以为他们不会再见了呢,没想到竟相遇的如此之快。
  "HI!"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却依旧主动打招呼。
  脸上笑容依旧,沈曜羿径自在她旁边的空位上坐下,"看来,你是喜欢上这呢!今天让我遇见你,你的荷包可要准备好大出血了!"他看着眼前这个简单又清爽的女孩,不知怎么的,心中的阴霾一下子散开。
  她淡笑,"那就请学长你口下留情,放过我这个穷光蛋学妹了。"
  "我……"沈曜羿刚要开口,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他的话。
  "是沈曜羿学长啊!"女孩笑得很灿烂,"请问能让我们三个和你们同桌吗?"女孩问。
  沈曜羿和席凝清看了看女孩身后,不远处,另外两个女孩也用倾慕的眼光看着沈曜羿。
  席凝清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顿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那请坐吧!"
  三个女孩毫不客气地拉开了椅子坐在了沈曜羿的旁边。
  "我们是高一(7)班的,我叫……"女孩的话还未说完,就见沈曜羿腾地站起身,"我们换一桌!"他冷冷地说。
  席凝清有些错愕地看着沈曜羿,他脸上的小很温柔,似乎刚刚那句毫无温度的话根本不是字他口中说出一样。
  女孩们愣住了,尴尬万分。气氛顿时诡异起来,可是女孩们并无退缩的意思,毕竟——在校园外能与沈曜羿学长相遇是十分难得的事,"或许我们……"
  "或许我们该离开这了"沈曜羿打断了女孩的话,拉起席凝清就走出了"缘"。
  梧桐过道上,席凝清甩开了沈曜羿紧拉住自己的那只手,"你——"她开口,却在他将目光对准自己的那一刻失去了说话的勇气。
  "我——怎么了?"沈曜羿看着她,问。
  "刚刚的你和平时不太一样呢!"
  他淡笑,"有吗?---或许吧!"没有解释的意思,他将双手插进了裤袋,"送你回学校吧!"
  "不用了。"她拒绝,不是怕麻烦他,而是怕自己惹麻烦上身,易琳实在是个恐怖的角色。
  沈曜羿的脸上依旧挂这淡淡的笑,没有被拒绝的尴尬,"那你一个人小心了。"
  席凝清笑着转身离去,茫茫夜色中,她的身影象落入凡间的精灵。
  沈曜羿的身影孤独的立在那,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身影,他忽然有种伸手拉住她的冲动。但,他没有。他只是立在那,看着她离去,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夜色里。
  空气中有丝微微叹息的声音!
  "出来吧!"沈曜羿的声音很温柔,"你身上的牛皮糖味很浓!"
  "牛皮糖?我今天没有吃啊!"司渺然从暗处走出来,装模作样地在自己身上嗅了嗅,"没有啊!"
  沈曜羿白了司渺然一眼,"静文的生日PARTY结束了?"他问。
  只见司渺然突然恶狠狠地看着沈曜羿,"臭小子,你还敢提?要不是你,此刻我怎么会孤身一人在这,你还害我差点被静文毁了我这张英俊迷人的俏脸,你害我的躯体差点被静文‘恶毒’的眼神射得千疮百孔,你害我失信于静文,你害我……"
  "够了没?"沈曜羿阻止了司渺然的哭诉,"你还真是唱作具佳啊!"他讥讽道。
  司渺然立刻收回了刚欲挤出眼眶的两滴泪。"嗨?你似乎心情不好?"他不再与他笑闹,关心地问。
  沈曜羿没有吭声,只是仰头望着夜空,他的周身似乎有着一层浓浓的哀伤包裹着,他走不出来,而别人,也根本走不进去。
  "那个女孩——你喜欢她?"司渺然单刀直入地问。
  沈曜羿猛得转头看着他,"不。"一个字,简单明了。
  却也是回答的太快了,太简单了,反而泄露了他的心思。
  "不?"司渺然有些无奈地看着他,"阿羿,我们一起相处了十九年,每当我猜中你心思的时候,你的反映就灵敏的叫人惊讶。你刚才的回答太快了。"
  ……
  "不喜欢,你不会放静文鸽子。今天是她十七岁的生日,而她,可是你最宠溺的小妹妹!不喜欢,你不会陪她一整晚。你从来不是什么善心人士,外表温文有礼的你其实无情至极。不喜欢,你不会让自己被哀伤所困,独自望着她的背影发呆……"
  "够了,"沈曜羿的声音冷的出奇,"不,你错了。我不喜欢她,也不会去喜欢她。她,永远只是一个学妹。"他深深看了司渺然一眼"永远!"
  司渺然望着眼前这个被黑夜和冰冷包围的男孩,"羿——"他轻唤,"你依旧放不下?"
  ——忘不了,怎能放得下!——他在心中呐喊,"是的!"他回答地毫不犹豫。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易琳突然冲进教室嚷嚷着……
  "特大新闻啊——"她喘着粗气,困难的咽了咽口水说:"咱们陵雨的王子昨天为了和席凝清——也就是我室友,你们的同班同学——共进晚餐,居然没有去参加他最疼爱的小公主的生日party啊!"
  班级里一下子陷入了诡异的静谧之中……突然,教室里向炸开了锅,全班都沸腾了起来。
  ……五分钟后,全年级人的情绪也都高涨起来,秩序顿时陷入了混乱之中!
  ……八分钟后,果然不负众望的,全校轰动了。
  席凝清被众人弄得晕头转向,她觉得自己都快窒息了!
  "席凝清,你太了不起了,我崇拜你!"易琳说着给了席凝清一个大大的拥抱。
  头疼地看着大家那癫狂的模样,席凝清有股想哭的冲动。不过是偶然遇到,然后一起吃了顿饭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他还有事呢?自己又不会想赖掉欠他的那顿饭,而且她也不需要他陪她到那么晚啊!
  只是半天时间,席凝清就成了学校里的知名人物,连班导见了她居然笑着鼓励她,"干得好,以后要好好交往啊!"一句话立马叫席凝清目瞪口呆!这——什么跟什么啊,她什么时候与沈曜羿交往了,她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句话果真一点不假啊!
  最先找到她的当然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弃妇"——周静文!
  "我要你离开我羿哥!"她的语气很不好。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或许就是这样的吧,凭着自己的家世,对别人颐气指使,似乎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不得有人违抗自己的命令。
  虽然席凝清根本不想趟这个浑水,可是在见了周静文那不可一世的态度之后,她却突然起了戏弄她的念头。
  "凭什么?"她反问。她脾气好,一向不喜欢与人争风较量,但那并不代表她软弱,好欺负。
  "阿羿哥哥是我的,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从我身边抢走他。"周静文刁蛮地宣示着她对沈曜羿的所有权。
  "你的?"席凝清眯起双眼直盯着她,"你说的还是他说的?"
  "关你什么事?"周静文被反问地有些难堪。
  "是你自作多情吧!"席凝清笑着说出答案。
  "你胡说。"周静文一时失了理智,她暴怒地推了席凝清。
  席凝清根本没料到周静文会动手,一个没站稳,她整个身体直向后踉跄了几步,谁也没意识到,在她的身后是一汪碧水,只听见"扑通"一声,席凝清狼狈的落入了陵雨中学里有名的碧鸳湖。
  "救……救命……"她在水中无力地呼喊着,挣扎中她感到自己正一点点下沉,而周静文也傻了,她吓得连求救都忘了,只是惊慌地站在岸上大哭了起来。
  水拼命地涌进她的口中,她的耳朵,鼻子,眼睛也都被水填满了。
  她缓缓地下沉,意识也渐渐开始涣散。迷糊中,她感觉自己又看见了那招牌式温柔的笑。那一刻,她也笑了。
  "你醒了?"
  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席凝清看了看眼前的人,"我得救了!"
  "恩!"周溪宁扶她坐了起来,转身去倒水。
  "是谁救了我?"席凝清问。
  "不知道,我赶来得知消息的时候,你已经躺在医院了。"周溪宁一脸抱歉,"那个——真对不起你了,我妹妹她太刁蛮不懂事了。"
  席凝清看着周溪宁——很久以前,似乎也有一个人,总在自己闯祸时,为自己承受别人的责备,保护着自己,那个人……
  "喝点水吧!"看着席凝清突然不说话了,周溪宁尴尬地地给她一杯水。
  "哦!学姐,你还嫌我今天喝的水不够多哦!"看着周溪宁举足无措的样子,席凝清忽然笑了起来,"我开玩笑的啊,学姐!算了啊,你也别太在意,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我也是有错的,我不会责怪你妹妹的,不过让她以后收敛点,我差点死于非命啊!"
  "谢谢!"周溪宁也笑了,她看着席凝清,开始认同阿羿的眼光,眼前这个女孩真的很不错,连她都开始喜欢她了呢!
  "我才要谢谢你呢,在这照顾我!"席凝清感动地看着周溪宁。
  周溪宁淡淡地笑了,笑容中藏这几许不可理解的深意。
  席凝清没有看见,她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到底是谁救了她呢?昏迷前那模糊的身影是真是假?
  休息了一天后,席凝清就出院了。她刚一踏进宿舍大门,易琳就给了她一个大大地拥抱。萧雨婷微笑着看着她,而陆飞嫣则为她准备了好多食物。
  这一刻,席凝清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有友情如此,夫复何求?
  "小凝,你知道是谁救了你吗?"易琳问。
  "呜——不知道!"席凝清老实的回答。
  "不知道?"易琳的声音顷刻间提高了八度,然后她诧异地看了看萧雨婷和陆飞嫣,接下来却出乎意料的没再吭声。
  席凝清来回看了一下这三人,直觉告诉她——不对劲,而且不是普通的不对劲。
  "怎么了?"她小心翼翼地问。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同时摇头,异口同声,"没有!"
  席凝清仰头看着这三人,"??……"许多疑问盘旋在她的心头。
  "休息一下吧!"萧雨婷开口,然后走出宿舍赶她的功课去了。难得这次易琳没有在她耳边唧唧喳喳,居然安静地与陆飞嫣一起离开。
  躺在床上,席凝清一头雾水,到底在她失去意识后发生了什么事呢?
  这个捆扰了她长达三日之久的问题,终于在见到周静文后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你为什么总爱找我麻烦呢?"席凝清看着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无奈地说。
  "虽然你不计较上次的事,但我不会感激你的,因为其实那次你占尽了便宜,居然得到了阿羿哥哥的初吻。"周静文孩子气的恨恨地说。
  "什么?"席凝清惊叫起来,她开始怀疑自己得了幻听症了,"你说什么?"
  "什么,你不要给我装了,你会不知道?阿羿哥哥把你从水中救上来时,你已经失去了意识,于是他给你做了人工呼吸。你不是不要我再来找你吗?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不要再纠缠阿羿哥哥,那么你夺走他初吻的事我也就不再和你计较了。"
  席凝清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为什么会这样呢?那也是我的初吻啊!"她在心中恨恨呐喊。
  "喂——你听到我的话没有?"周静文气不过席凝清的不理不踩,在那急得冲着她直叫嚣。
  席凝清回过神,"你真幼稚,这种小孩子爱吃醋的游戏我没兴趣陪你玩。现在我郑重地告诉你:我和沈曜羿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有,我对他不感兴趣。大小姐,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只要不要再来烦我就好。Ok?现在你明白了没有!"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这真是场无厘头 的无聊闹剧,她叹息。
  周静文听她这么说,终于放心地笑了。没了席凝清这个障碍,阿羿哥哥就不会离开她了。她要赶快回家,打扮一下后去见阿羿哥哥!
  然而,她刚一转身,却见沈曜羿正站在她的身后冷冷地看着她,那表情是她从未在他身上看见过的——仿佛来自地狱的使者,一时间,她吓呆了。
 
言情读书大全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