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假想敌表姐生命告急车祸之后亲情要闪离下
  [前情提要]2018年1月月末版第3期,我们为您讲述了顾娟十分疼爱娘家侄女顾玉娇,引起丈夫谢启正和儿子谢逍林不满,侄女成了儿子心里的一道阴影。谁知,顾娟和哥哥在车祸中意外身亡,顾玉娇脾脏被摘除,生死未卜,马蓉蓉撂下在病床上的女儿,要对谢启正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是什么?它在剩下的亲人中,将掀开怎样一场风暴?下面,为您继续讲述这个故事——
  残酷真相亲情"闪崩":16岁少年被震蒙
  那天在医院里和谢启正争执,马蓉蓉泪水横流:"我不是娇娇的妈妈……"她终于说出了那个秘密。
  原来,顾娟18岁时,爱上一个有妇之夫。20岁时她生下女儿,将女儿托付给哥嫂,远赴深圳,到一家印务公司打工,后来遇到了谢启正……
  马蓉蓉哽咽着对谢启正说:"我不想说出这桩陈年旧事,可我真的没能力再照顾娇娇了,只能把她交给你了,她毕竟是逍林的亲姐姐……"
  谢启正感到天旋地转。他竟在妻子的谎言下生活了这么多年,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躺在病床上的顾玉娇。他脸上肌肉抽搐着,断然地对马蓉蓉说:"这是你们一家人犯下的错,你们不管娇娇,我更没这个义务!"马蓉蓉流泪说:"再怎么说娇娇是无辜的,你就发发善心吧。你总归比我条件好。"谢启正不想再听,踉跄着离开医院,把车子开到玄武湖边,躲到没人的角落放声大哭。
  谢启正一连几天没去医院。医生又向马蓉蓉催交欠费,她都快要精神崩溃了。一天中午,谢逍林来医院看望表姐,见舅妈在楼道里哭忙上前询问,马蓉蓉说:"娇娇觉得自己不能参加高考了,对不起爸爸和姑姑,拒绝吃流食。我猜她可能意识到爸爸和姑姑不在了……"马蓉蓉说不下去了,捂着嘴哭。
  "舅妈,我来想办法。"谢逍林拿出放在书包里的笔和本子,写了几句话:"姐姐,我妈妈和舅舅让我带话给你,要配合医生治疗。你要听他们的话,免得牵挂你,不利于他们伤口愈合。"他边写边掉泪。
  谢逍林来到病床前,把写在本子上的话展示给顾玉娇看,还特意打开手机,调出一个埋头"吃饭"的表情。这时,顾玉娇已能张嘴说话了,她问:"是真的吗?你代我好好问候我爸爸和姑姑。"她又流下了眼泪,但不再拒绝流食,并配合医生治疗。
  一天傍晚,谢逍林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又看见舅妈在痛苦地撕扯领口,心想或许是舅妈太累了,忙走上前说:"舅妈,要不你到我家休息一晚吧,我打电话让爸爸来陪护娇娇姐姐,我也留下来陪着。"
  马蓉蓉忽地瞪大眼睛说:"对,让你爸爸来,现在就来!我受不了了。"说完,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谢逍林吓得浑身哆嗦,急忙躲在一边给谢启正打电话:"爸爸,你赶快来医院,我感觉舅妈要疯掉了!"
  "让她疯吧!"谢启正挂断电话,谢逍林一下子愣在那儿,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似的责问马蓉蓉:"舅妈,你和我爸爸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都不想管我表姐了?"马蓉蓉终于像火山一样爆发了:"顾玉娇不是你表姐,她是你亲姐姐!"谢逍林再次呆住了。
  看他像傻子似的呆立不动,马蓉蓉把他拉到一边,潦草地说了他妈妈的秘密:"林林,舅妈也是迫不得已才告诉你爸爸这件事的,他心里可能怨恨你妈,就不管娇娇了。怎么说,娇娇也是你的亲姐姐,她没了妈妈,现在又成了这个样子,舅妈没能力管她了,你回家求求你爸,救救你娇娇姐姐……"
  16岁的谢逍林忽然明白了之前那些不能理解的事,明白妈妈为何会对顾玉娇"偏心"。妈妈一定是觉得对不起姐姐!以前,他曾怨恨顾玉娇夺走了妈妈的爱,现在才知道她生下后就被妈妈抛弃……
  谢逍林不敢去病房看望"表姐"——不,是姐姐!他不知怎么才回到了家里,家里空荡荡的,爸爸也不在家,他抱出妈妈的照片痛哭,他想当面问爸爸:他真不管娇娇姐姐了嗎?可他很难见到爸爸,就是父子俩碰面,爸爸一会儿就匆匆而去,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而爸爸不愿说。他看到爸爸的头发一下白了不少,想象着爸爸的痛苦,他也无法开口。
  谢逍林也有几天没去医院了。一天中午,他悄悄地跑到医院,刚到病房门口,只见几个医生正推着顾玉娇往急救室赶,一个护士冲谢逍林大声叫道:"你们家人都跑哪去了,不管顾玉娇死活了?"
  原来,当天马蓉蓉实在撑不住了,趁顾玉娇睡着后,在一张纸条上写了一句话,放在她枕边。"你爸爸和姑姑走了。但爸爸其实是你舅舅,我是你舅妈,姑姑才是你亲妈,谢逍林是你同母异父的亲弟弟。你要想活命,就求求谢逍林吧!"之后,马蓉蓉便走了。顾玉娇醒来看到纸条,把床头柜上的玻璃杯摔碎,用一块碎片用力划破左手动脉,霎时殷红的血喷射而出,染红那张纸条,幸亏护士推门而入。
  听说姐姐割腕自杀,谢逍林受到强烈的震撼:姐姐还不到18岁,还没考大学,竟想放弃生命,这是怎样的心灰意冷啊!姐姐是最可怜最不幸的,生下来,妈妈没有养过她,如今更是什么都没有了……想起妈妈曾说过要他和姐姐互相照应的话,看着染上了姐姐鲜血的纸条,谢逍林顾不得悲伤,决心要以自己的能力保护姐姐,挽救姐姐的生命!
  生命寄托给谁?一对姐弟的亲情苏醒
  不等顾玉娇从抢救室里出来,谢逍林跌跌撞撞地跑进楼道,在电话里对父亲吼道:"我舅妈不见了,娇娇姐割腕自杀,你再不来医院,我立刻从楼上跳下去!"说完,他便跑到抢救室门前等着姐姐出来。
  顾玉娇被从抢救室推出来后,谢逍林跑上前扶着病床说:"姐姐,他们不要你,我要你!妈妈让我俩互相照应,以后我照顾你!"顾玉娇哽咽:"你哪有能力照顾我?你去好好上学,‘姑妈才放心……"
  姐弟俩的对话,刚赶到病房的谢启正听得一清二楚。他担心顾玉娇再出现意外,将来就是儿子也不会原谅他,可要他接受亡妻这个很可能终生残废的"私生女",他做不到!
  接到儿子的电话,得知顾玉娇割腕自杀,谢启正还是马上开车赶到医院,慌忙赶到病房。看到刚被抢救过来的顾玉娇,看到儿子面对姐姐潸然泪下,他一时间百感交集,却不知说什么好……
  谢启正到医院交费窗口交钱。谢逍林安顿好姐姐,过来给他鞠躬说:"爸爸,我替姐姐谢谢您!"谢启正交完钱,把儿子拉到医院楼下无人处,谢逍林流着眼泪说:"爸爸,我求求您一定救救姐姐!我还有爸爸,可姐姐什么都没有,他只剩下我这个亲弟弟。您救姐姐用多少钱,将来我保证还给您!"
  谢启正疼痛莫名,无言以对。儿子什么时候用这种客气和陌生的口气跟他说话?他知道因为自己不想管顾玉娇,儿子的心冷了,跟他隔膜了。他不能在经历这么多的伤痛之后,再失去儿子的爱!顾玉娇是儿子的亲姐姐,哪怕是为了儿子的心愿,他也要放下对亡妻的怨恨,否则儿子会永远记恨他,儿子的一生毁了,他们的父子亲情也寻不回了!
  谢启正拉着儿子的手,再次来到病房,俯下身,对顾玉娇说:"娇娇,安心治疗吧,没有人会丢下你!我仍是你的姑父。"顾玉娇哽咽:"姑夫……"谢启正轻声安慰:"娇娇,有我在,别怕!"谢逍林给了爸爸一个结实的拥抱,眼泪从脸上无声地滚了下来。
  怕姐姐情绪仍不稳,谢逍林要留在医院守护并照顾姐姐,他的表现,让谢启正十分欣慰:"儿子,你成熟了,我向你保证,你和姐姐再也不会分开了!"
  谢启正兑现了承诺。半年后,顾玉娇坐轮椅出院,谢启正请保姆到家里照料她。谢逍林已上了高中,他一放学就往家赶,跟姐姐聊天:"姐,妈妈很爱你,可她的爱不能见光、很压抑,我现在都能感受到。以前我不懂事,惹你生气,姐姐别在意,从现在起我会好好学习,什么都听姐姐的,好不好?"顾玉娇落泪:"弟弟,妈妈在天堂里看着我们呢。"
  谢逍林成了姐姐的"守护神"。姐姐呆在家里疗养很寂寞,他一放学回到家,就跟姐姐聊学校的趣事,聊社会新闻,给姐姐买回一堆书,陪姐姐看。
  姐弟情深,也感动着谢启正。两个孩子已经没有了妈妈,想到将来自己百年之后,顾玉娇就是儿子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亲人,他完全接纳了顾玉娇。
  谢启正把顾玉娇送进南京市康复中心做康复治疗。此前,马蓉蓉的儿子已考上南京一所大学,在谢启正的劝说下,她从工厂办了内退,到南京照顾顾玉娇。看谢逍林学习比以前用功很多,还照顾着姐姐,马蓉蓉也心疼:"你小小年纪就成男子汉了。"谢逍林羞涩一笑:"舅妈,我会长大的。"谢逍林觉得自己唯有考上大学,以后才能照顾姐姐。而在顾玉娇眼里,弟弟成了她劫后余生的安慰和动力。她坐在轮椅上,给谢逍林辅导功课,也当成自我复习。
  2016年12月14日,南京难得地飘下一场冬雪,谢逍林从网上购买了一件加长羽绒服,快递送到后,他拿给顾玉娇:"姐姐,这是我特意为你挑选的,穿上会很暖和的,我推着你出去看雪景。"雪停后,阳光洒落下来,顾玉娇穿上加长羽绒服,坐在轮椅里,谢逍林和马蓉蓉在后面推着,看着地上、树上、建筑物上落满洁白的雪,顾玉娇眼里闪着盈盈的泪光。
  2017年春节前,谢逍林推着顾玉娇去逛超市,因为要购买其他物品,谢逍林把姐姐推到一边,顾玉娇看中一款文具盒,自己蹬着车子到货架前,使劲伸手去够,可高度不够,她双脚用力!待谢逍林挑选好物品赶回时,一下子呆住了,顾玉娇望着他吃惊的样子很是纳闷,待她低头一看,天啊,她竟然站起来了!姐弟俩兴奋地拥抱在一起。
  春节后,谢启正安排顾玉娇继续回学校上学。2017年7月,顾玉娇考取江苏第二师范大学。接到录取通知书后,谢启正开车带顾玉娇和儿子去给顾娟、顾明纬上坟,顾玉娇和谢逍林跪在墓地里,顧玉娇流着泪说:"妈妈,舅舅,你们在天堂里放心吧,我考上大学了,向妈妈和舅舅报喜。"谢逍林也流着眼泪说:"妈妈,舅舅,我和姐姐会互相照应的,你们尽管放心,我们都会好好的。"回到南京,谢启正为顾玉娇考上大学,举行了一个庆祝宴。宴席上,谢启正动情地对姐弟俩说:"你们都是我的孩子。"顾玉娇潸然泪下,对谢启正说:"爸爸,我爱你!"一边的谢逍林也是双眼含泪:"爸爸,我们都爱你!明年,我考上大学,也要给我庆祝。"谢启正欣慰地看着两个孩子,激动地说:"都要庆祝!你们好,爸爸就好。"亲友都感动落泪。顾玉娇上大学后,谢逍林和姐姐通过QQ、微信联系,常在视频里愉快地聊天。一场车祸,一场变故,让一对姐弟经历了炼狱般的成长,也懂得了爱。
  (因涉及隐私,除顾娟、顾玉娇为化名外,其他均为真名)
  编辑/胡平
 
临风渡蓉蓉舅妈姐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