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把女儿硬逼成小师妹这个后研究生辣妈真牛
  五十多岁,为人妻为人母,只等退休跳广场舞?NO!湖南省常德市的周亚松用行动告诉所有人,这绝对不是她人生的打开方式。就在2017年10月,她还因为陪女儿考研而上了微博热搜,成为一枚网红辣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陪考老妈一举中榜:真的好气哦
  2015年3月的一个周末,周亚松从长沙回到常德家中,发现女儿吴悠有些闷闷不乐。一问才知道,女儿想考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研究生,但考研就是万里长征,她担心自己坚持不下去,更考不过应届生。周亚松一听,拍着胸脯说道:"不用怕,老妈陪你一起考!"
  周亚松1964年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一个普通家庭,因为爷爷精通民乐,耳濡目染之下,周亚松从小就对唱歌跳舞和民族乐器兴趣浓厚,而且,她天生有副好嗓子。从小,她就渴望能站在舞台上纵情歌唱。
  然而,周亚松没能如愿。1981年高中毕业时,长相漂亮、有艺术天赋的周亚松考上了常德戏曲学校,可因家里经济条件差,最终她忍痛放弃了入学。参加工作后,她通过成人教育途径先后获得音乐学专业专科文凭、音乐教育专业本科文凭。1998年,周亚松考上常德一机关单位,2009年调往省城一机关单位从事人事档案管理工作。其间,1988年她与同是公务员的吴原结婚,1990年生下女儿吴悠。
  吴悠也继承了周亚松的艺术天赋,夫妻俩合计让女儿参加钢琴、舞蹈和声乐的培训。在陪伴女儿参加艺术培训的过程中,周亚松也认真跟着学,理由是学会了可以给女儿好好当陪练。吴原当然知道妻子"夹带私货",但这个理由他真的无可辩驳。就这样,周亚松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与女儿一起学了钢琴、舞蹈、声乐。
  人不疯魔不成活。周亚松一旦逮到机会就一展身手。公公婆婆在家,忽悠周亚松唱个歌,周亚松一点不怕丑,撩开嗓子就唱。吴悠有时故意逗她,让她扮演陈佩斯,周亚松说扮就扮,每次都逗得家人哈哈大笑。吴悠跟一家子人说:"我妈就是个老少女。"逢年过节和参加比赛,周亚松就犯选择困难症,因为要为单位的文艺演出及参赛选歌。每当此时,周亚松就蹦跶着去找吴悠,让吴悠给她拿主意。每次,吴悠看着母亲挑好歌欢天喜地离开的背影,就对着父亲挤眼:"爸,我觉得你养了俩女儿。"吴原每次都无奈地摇摇头。
  眼看着妈妈都拿下本科文凭了,吴悠自然不能落后。2009年,吴悠考上了上海外国语大学。也是在这年,因工作调动,周亚松来了长沙,一家人分居两地。周亚松脑洞大开,有想考研究生的想法。因为她"暗中观察"后发现:这几年,公务员考试、考研考博的限制条件在放宽,每年网上都会冒出一两则高龄考生的新闻,别人能考我考不得?周亚松又扳着指头一算:英语基础为零,女儿上大学花费不菲,等女儿大学读完了,我的英语应该也能打几个基础了。为了不给丈夫否决的机会,周亚松决定暗中进行,等时机成熟了再告诉丈夫。
  没想到,机会就这样来了。
  2013年9月,吴悠大学毕业后,在常德开了一个工作室,专门教小朋友弹钢琴。工作一年多后,吴悠发现,她还是喜欢唱歌,渴望能继续深造。
  吴原当然支持女儿考研。周亚松说:"你爸爸只是口头上支持,我用行动支持,妈妈陪你考。这样你有个伴儿,我们还能相互监督鼓励。"
  周亚松此言一出,吴原父女俩面面相觑!过了3秒钟,吴悠说:"好啊好啊!有妈妈陪考,我就不会偷懒,也不怕吃苦了,我同意!爸,你同意吗?"吴悠期待地看着吴原,可吴原吐出俩字:"胡闹。"
  吴悠一脸沮丧地看着周亚松,周亚松偷偷说:"你放心,我来搞定。"睡觉时,周亚松开口了:"老吴,最好的家教就是言传身教,连我这个老妈都敢考研,她还会信心不足吗……"周亚松话还没说完,吴原大手一挥:"你们都去考吧,祝你们成功。"就这样同意了?一定有阴谋。但周亚松不怕。
  很快,已满30年工龄的周亚松就办妥了提前退休手续。听说周亚松要考研,亲朋好友一盆盆冷水泼过来。吴悠问周亚松:"妈,那么多人知道你去考研,你不怕考不上被人笑嗎?"周亚松一脸轻松地说:"怕什么,我又不急,考不上接着考呀。"
  2015年6月,母女俩告别家人来到武汉,在华中师范大学(简称华师)租了套小两居,潜心备考。
  对周亚松来说,这条考研之路可不简单,光是英语就够她受的。为了帮妈妈学英语,吴悠特意给她下载了百词斩,教妈妈如何使用。两人同时掐表做英语模拟题,相互批改,一同分析。很多时候,吴悠要先将解析答案吃透,再一点点讲给妈妈听。周亚松几年自考专科、本科,理论知识掌握得好,便指导女儿理解背诵。母女俩每天起早贪黑地学习。
  备考的日子,周亚松要负责两人的生活起居,加上年纪大记忆力差,她只得多花笨功夫,每天早上6点起晚上12点睡。有时,周亚松等女儿睡了后再开夜车。一天晚上,吴悠一点多起来上卫生间,发现周亚松还在挑灯夜战,又心疼又倍感压力,忍不住"嗔怪"她:"妈,你还开夜车!简直是不公平竞争啊。"周亚松特别不好意思,笑着说:"马上睡!"
  母女俩你追我赶,热火朝天。
  2015年12月,周亚松和吴悠牵手走进了考场。2016年春,成绩出来,一家三口都惊呆了:周亚松轻松过线,吴悠落榜!乐天老妈与酷帅女儿:一起扛枪"二战"吧
  母女俩考的是华师同一个专业,这是陪考的老妈抢占了女儿的名额啊!周亚松万万没想到是这个最坏的结果。她难过得直掉泪,又不敢让女儿看见。
  那段时间,吴悠心情不好,周亚松却不敢像从前那样演个陈佩斯去逗她开心。开心或者不开心,在女儿面前,这会儿都会显得不合时宜。
  周亚松只好将女儿交给丈夫,自己到小区公园里准备复试。复试的重头戏除了声乐演唱外,就是和声和曲式,这相当于考研的高数,难!而复试时的英语口语更是难上加难!正在周亚松为复试焦头烂额时,吴悠突然出现了,笑着说:"老妈,我陪你练习对话。"周亚松高兴得像孩子一样蹦起来了。
  有了女儿的协助,周亚松如愿被录取。周亚松成了常德的名人!吴悠撒着娇叫道:"哎,我老妈又年轻又漂亮还这么优秀,我真是太不幸了!"周亚松说:"悠悠,你愿意‘二战吗?妈妈现在都打入敌人内部了,我给你卧底去。"吴悠笑着说:"当然二战!50多岁的老娘都考上了,我必须考上!"
  周亚松特别欣慰,鼓励女儿:"老妈在华师校门口等你,不要爽约!"
  2016年9月1日,开学。周亚松一身运动装,绑着大丸子头,动身去武汉。离别时,周亚松泪眼汪汪:"老吴,你想我了就给我发微信,我周末也可以抽空回来。别天天点外卖,多在家自己做饭吃……"不善言语的吴原摆摆手说:"快走快走,一把年纪……"周亚松一听,气得一脚要踢过去,吴原敏捷地闪身:"在学校安心读书,吃好点,没钱了找我要。"吴悠在一旁一脸嫌弃:"哎呀,虐狗啦!"
  周亚松到宿舍一报到,整栋楼都轰动了:阿姨简直太励志了!周亚松乐呵呵地说:"我女儿明年估计也要来,我们考的同一个专业呢!"95后的学妹们炸锅了:妈妈跟女儿是同门师姐妹是种怎样的体验?好期待啊!
  从一名公务员变身为全日制研究生,周亚松和任何一个普通大学生一样,背着双肩包、提着开水瓶、睡着高低铺、在食堂吃饭、在图书馆看书……她喜欢这样的生活。在学校里,周亚松成为最勤奋的学生之一,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上课总是坐第一排,从未无故迟到、早退、请假……
  早在7月份,吴悠就与一个考研的女同学在华师附近租房二战。周亚松来学校后,与女儿一起制定了二战计划:每天学习12小时,午休一小时,傍晚留半小时锻炼;早晚饭可以约饭,傍晚可以约锻炼,但周亚松不能单方面联系吴悠,吴悠可以随时骚扰周亚松。吴悠忍不住笑:"妈,你给自己定了个不平等条约!"
  周亚松知道考研复习的艰难,一道英语题没理解都可能崩溃;一个知识点一旦没记住,就可能放弃。而二战就是对考研人心理极限的挑战。为了让女儿放松心态,周亚松将一切主动权交给女儿。
  吴悠也知道,母亲学习忙,演出多,还要抽空回家照顾爷爷奶奶。母亲就是这样大大咧咧,像个青春期少女。可母亲又明明在用行动告诉她,只要全力以赴,任何困难都可以克服,她总能将一件事坚持到底,做到极致;将几件事统筹好,互不相扰。
  二战的吴悠踏实了很多。复习累了,她会给周亚松发个微信:"妈,好累哦,这次你演小沈阳嘛。"吴悠当导演和摄像,一边给周亚松讲戏一边拍视频,周亚松则尽情发挥,拍完了母女俩对着视频笑得人仰马翻。吴悠有時直接打开视频让远在常德的老爸看老妈模仿秀的现场直播,一家三口一起哈哈大笑。疯闹过后,又是"严谨的学术交流"时刻:"妈,我唱一曲,你给我把一下关。"周亚松当然乐意。
  为不给女儿增压,她从来都不主动提考研,除非女儿要求。2016年11月的一天,周亚松睡前给吴悠发了一则搞笑视频,提醒她睡觉。吴悠发了一条微信:"妈,日子越来越近,一想到时间所剩无几,我就害怕。二战真的很难熬,很孤独,可是每次想到妈妈你就在不远处,我就心安了。妈,谢谢!"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年3月,吴悠终于考研成功,与妈妈周亚松成为同门!
  9月1日,吴原开车,带着女儿吴悠向武汉出发!吴原和吴悠到达华师大门,周亚松在门口迎接。车门打开,周亚松发现是吴原开的车,大叫起来:"吴原!我去年来上学,你怎么不送?害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灰头土脸就去了!"吴悠摇摇头,说:"爸,你‘大女儿吃醋了。"吴原委屈地说:"我也想开车送你啊,这不是一直没考下驾照么?是你考研的精神鼓舞了我,让我一鼓作气拿下了驾照!"师姐师妹成网红:最好的母女是一起同过窗
  周亚松和吴悠都是主攻声乐,不过周亚松选择的是民歌,而吴悠则是美声。尽管是两个不同唱法的研究方向,但母女俩还是会相约琴房唱歌。吴悠在专业上更胜妈妈一筹,但妈妈拥有更多生活阅历和情感积累,两人双剑合璧,正好互补,提升飞速。
  周亚松正在上研究生二年级,有教学实践课需要上。吴悠念的是研究生一年级,公共课程多,需要阅读的书籍也多,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因此,母女俩虽住一栋楼,周亚松在一楼,吴悠在五楼,平时也很少碰面。有空时,母女俩也会约个饭,地点一般都在学校附近的湘菜馆,便宜又好吃。
  自从周亚松和女儿都考研以后,经济成了个大问题。吴原月薪5000多元,周亚松退休金4000多元,虽然够一家三口的开支,但几乎没有结余。吴悠特别懂事,从来不买衣服,不打扮自己,最多涂个口红。每次周亚松塞钱给她买衣服,吴悠特别无奈:"妈,我要那么多衣服干吗?有得换就行了啊。"周亚松怼回去:"幸亏我把你生得漂亮,不然就麻烦了。"吴悠嫌弃地说:"是,大师姐基因好!"周亚松叹口气:"你说你不打扮,怎么交男朋友呢?"吴悠故作惊恐状:"妈,我交不了男朋友,一定是你的问题。哪个男孩谈个恋爱还得天天被未来丈母娘盯着?"周亚松被吴悠逗得哭笑不得。
  尽管女儿懂事、节约,老公体谅又慷慨,但周亚松还是想出去兼职,尽量减轻丈夫的经济压力。周亚松决定出去找学校代课。第一次试课,周亚松上了两节课,拿了200元,她高兴坏了,立即发微信给吴悠:"小师妹,约个饭呗?剁椒鱼头啊!"吴悠立即发个语音:"好的大师姐,我马上就下来咯!"等吴悠到了,发现周亚松不止点了剁椒鱼头,还点了干锅肥肠、提锅土菜、地锅鸡。周亚松高兴地告诉女儿:"妈妈能赚外快了,以后咱们可以多出来吃点好吃的了。"吴悠得知母亲准备去外面兼职,脸色立马严肃起来:"妈,你的研究生生涯还剩不到两年,你应该抓紧时间提升专业素养。专业能力强了,以后挣钱机会多的是。不要舍本逐末!"女儿一番话,让周亚松特别感动,她连忙点头:"师妹说得对,批评得对,我会把精力都放在专业上的。"
  吴悠也知道,母亲学习勤奋,不能天天去找她约饭,但会争取每天下楼看妈妈一眼。2017年10月的一个周末,周亚松重感冒,头重脚轻,浑身酸痛。室友因工作外出,宿舍只有她一个人。吴悠照例来看妈妈,周亚松担心病毒会传染给女儿,坚决让她回去。吴悠这才知道母亲生病了,她站在门外,不知母亲的病情,特别着急,可周亚松就是不开门。吴悠急中生智:"我不进门,但我可以把药、热水、饭菜放在门口。"周亚松这才同意。连续三天,吴悠跑上跑下,给妈妈买饭打水送药,直到妈妈康复。母女俩见面后,吴悠严肃"批评"妈妈:"晚上学习要注意保暖,不能着凉!人都病了,不让我看你,你知道我和老爸多担心吗?"吴悠快哭了:"我答应老爸,来学校要看着你,照顾好你,谁叫你像个处在青春期的傻孩子!"周亚松没想到,丈夫和女儿在背后有这样的约定,一瞬间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周亚松告诉吴悠,她报名央视《越战越勇》成功了,希望吴悠跟她一起去录节目。吴悠拒绝了:"老妈,我支持你去参加节目。不过,我还没做好出现在电视上的准备呢。"周亚松哈哈大笑:"小师妹,你平时教育我头头是道,居然这么害羞。"
  10月20日,周亚松的节目一播出,整个网络都轰动了。周亚松还上了当天的微博热搜。当天晚上,周亚松就收到了丈夫的微信:"哎呀!你现在都成网红了,领导们都在讲,我的脸上都有光啊。"周亚松特别不好意思,回复说:"可是我被别人PK下来了啊。"吴原回复:"反正我觉得特别骄傲,特别佩服你。"周亚松笑得一脸羞涩。
  自上了热搜,许多媒体纷至沓来,后来她还上了腾讯头条。当然,网上也有些议论:50多岁读研,毕业都到了退休年纪,这不是浪费教育资源吗?周亚松爽朗一笑。对于未来,她有自己的打算。她做梦都想站在舞台上为三军将士和老百姓歌唱,她将尝试进一步深造,如果可能的话会继续读博士。另外,她将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力量开展音乐公益课程,参加公益演出。周亚松调侃道,红了后最大的变化就是,那个小师妹儿躲起来不愿意见她啦!调侃过后,周亚松深情地对女儿喊话:"小师妹,最好的母女,是一起打过仗还一起同过窗!"
  编辑/涂筠
 
鉴萍母女俩考研老妈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