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岁少女私奔之殇天大地大何处是我家
  2017年10月13日,吉林省四平市一家机械公司的总经理张志平接到吉林市警方电话,称位于该市的一个城中村发生血案,受害人很可能是张志平失踪两年的女儿张婕。两年前,张志平14岁的女儿张婕失踪。没想到,张志平等来的竟是惊天噩耗!
  张婕当初为何离家出走?又是谁杀了她?妈妈走了爸爸再婚了,被爱遗忘的女儿逆天了
  2015年9月的一天,吉林省四平市一家机械公司的总经理张志平忙完一天的事务后,回家途中,想顺道到铁东区舒鑫苑看看。他和已故妻子的女儿张婕就住在这里。
  他用钥匙打开门,一股声音的巨浪扑面而来。包括张婕在内的几个青少年,正随着音乐起劲地摇摆。见张志平进来,张婕喊了一声"爸",脸上有点尴尬。张志平黑着脸,问女儿是怎么回事,张婕只好坦白:"我把房子租给他们了,自己只留了间卧室。""每个月给你3000元的生活费,你还嫌不够吗?"张志平没好气地说。"你就知道给钱,有没有考虑女儿的感受?"见父女俩话不投机,其他人赶紧躲进了房间……
  时年14岁的张婕是张志平和第一任妻子的女儿。当年,张志平自己开有一家机械公司。2008年,张志平的妻子遭遇车祸,不幸去世。2010年,张志平再婚。继母和张婕的关系虽算不上亲密,倒也并不紧张。2012年初,继母生下了弟弟,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年幼的儿子身上,无暇顾及继女。张婕和继母的关系就不太好了。张志平夹在女儿与现在的妻子之间,左右不是人。无奈之下,他只好请年迈的父亲代为照管,(张志平的母亲已过世,父亲一个人生活。)他则隔三岔五地去看望他们祖孙俩,尽量在物质上满足女儿。在他看来,自己基本上尽了一个父亲应尽的义务。
  2014年,张志平的父亲去世。他想将张婕接回家住,但试了几天就发现完全不行,女儿与妻子宋姗几乎每天都会吵架。不想后院起火的张志平,只得让女儿独自住在她爷爷留下的150余平方米的房子里,给她必要的零花钱,让她自己买菜做饭,或者在外面解决就餐的问题。
  2015年6月,刚刚念完初中的张婕,说什么也不愿意再上学了。女儿的成绩当时在班上基本上垫底,强行念下去,也没有多少前途。张志平想让女儿到自己的公司实习,张婕不愿意。就这样每天在家耗着吧,他同样不放心,担心她与社会脱节,以后连生存都成问题。权衡之后,他决定让女儿自己去找工作,让她体验生活的不易。在工作找到且收入稳定之前,他每个月给她3000元的生活费。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女儿拿着他给的生活费,不仅没有出去找工作,还将房子租出去了一大半,躲在家里和租客们厮混。
  父女俩为此大吵了一架,末了,张志平冲女儿说:"趁早让这些人搬走。不然,爸爸就把房子收回来。""凭什么呀?这是爷爷的房子,不是你的!"张婕吼着,毫不让步。父女俩不欢而散。
  张志平了解到,这些租客是一家娱乐工作室的员工,他们除了外出走秀,工作与生活都在家里完成。而女儿则和这群比自己大十来岁的哥哥姐姐打得火热。不仅如此,张志平还发现,女儿与一个20多岁的男青年打得火热。有一次,张志平刚进小区,还发现他俩从楼上下来,手牵着手,那亲热劲儿,分明就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张志平很快便弄清楚了,那个青年名叫江津,吉林市人,28岁,是一家娱乐工作室的职员,负责行政事务。那天,张志平将那个名叫江津的男孩叫到一边,厉声问他,是不是在打张婕的主意。江津赶紧矢口否认:"大哥,她才多大呀?我当她是小朋友呢。"张志平见江津如此表态,也不好追问,但他强调:"如果发现你对我女儿有不轨言行,看我怎么收拾你!"没想到,第二天,张志平刚到舒鑫苑的家中,便被张婕冲上来一顿吼:"爸,你想干吗?我交朋友,关你什么事?"张志平立马意识到,江津肯定将昨天自己找他谈话的事告诉她了,他严肃地回应女儿:"我干吗?我是你的监护人,我有义务保护你!"被激怒的张志平当天就勒令江津等人全部搬出去,他情愿双倍赔偿他们的租金。
  赶走娱乐工作室一干人等后,余怒未消的张志平,将舒鑫苑的家门锁换了,而后将张婕带回了自己的家中,将她反锁在卧室,凭她如何哭闹,就是不开门。见张志平如此恼怒,宋姗也不敢吱声。他是风他是光:孤独的少女與她"唯一的神话"
  张志平深信,父女无隔夜之仇,没有什么心结打不开。可是,事情的进展,并没有向着张志平预期的方向发展。就在张婕被反锁在家的第七天的下午4时许,正在公司开会的张志平接到妻子宋姗打来的电话:"志平,不好了,张婕不见了!"张志平的脑袋出现片刻空白。他立即散了会,赶回家。他冷静分析了一下,觉得女儿出门,最有可能去找江津。他一边报警,一边开始打听那家娱乐工作室以及江津的下落。
  当天晚上10时许,张志平和民警们便找到了已经搬至一家城中村民居楼的江津和他的同伴们。面对张志平和民警的盘问,江津言之凿凿地说:"张婕没有来找我,我发誓!若有半句谎言,民警随时可以抓我。"其他人也证实,江津一直和他们在一起工作,中间从未离开过。张志平判断江津并未说谎,语气不再像此前那么生硬,他恳求江津:"如果张婕找到你,请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要多少报酬,你开个价。"江津将双手一摊:"我知道您有钱,可这件事,我估计帮不上您什么。"望着张志平失望的表情,江津有一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此后的时间里,张志平将公司的事务委托给其他人,一门心思地寻找女儿。可人海茫茫,毫无线索的他,上哪儿去找?想着不满15岁的女儿,生死未卜,张志平揪心般的疼痛。
  可生活还得继续,何况,张志平还有妻子和年幼的儿子,还有一个有着几十人的公司,等着他去继续打理!张志平忍着女儿行踪不明的痛苦,强打精神,继续着他的工作与生活。其间,张志平给江津打过电话,问张婕后来是否去找过他,但江津矢口否认。问过几次后,张志平也不再抱希望了。
  但张志平不知道的是,他的宝贝女儿,正是和江津在一起!根据警方的调查、嫌疑人的供述及知情人的佐证,笔者还原了张婕出走的心路历程。
  自从母亲早逝后,张婕的生命天空就此灰暗。这一点,警方后来从她在初中一年级写的作文里得到了证实。她在作文里写道:"我是一个被爱遗忘的孩子。"父亲再婚且生了弟弟之后,张婕在家里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继母嫌弃自己,父亲偏袒继母与弟弟,还将她无情地安排在爷爷遗留下的房子里居住,让小小年纪的她品尝孤独的滋味。既然无人疼爱,张婕也就放弃了自己。那段时间,张婕的世界是灰的,没有阳光和雨露。这一局面,直到娱乐工作室尤其是江津出现后,才发生了质的转变。他们一起打魔兽,一起玩嘻哈,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乐子。尤其是江津这个大哥哥,对她总是嘘寒问暖,比她的父亲体贴一百倍不止!
  一个感情已经荒漠化的少女,突然遭遇了这点滴甘泉,那种欣喜与激动,可想而知。张婕爱上了这帮哥哥姐姐,更爱上了江津。可是,父亲却无情地赶走了这帮可爱的哥哥姐姐,赶走了江津。张婕痛恨父亲,他给不了她所期待的父爱,却想剥夺她生命中难得拥有的那一份光,她不甘心啊!那天,张婕逃出了家门。临走前,她将家里的东西翻了一遍,找到了一张父亲几年前用她的身份证为她特意开通的银行卡,里面有存款8万多元,密码是她的生日。张婕将存款转到支付宝上,慌忙出了门。
  张婕知道父亲在发现她出走后,第一时间肯定会去找江津的。所以,近半个月的时间里,她辗转躲在三家网吧,吃睡都在其中。风波平息之后,张婕才从网吧出来,根据江津离开时透露的地址,去找他。
  和江津碰面后,蓬头垢面的张婕一头扑进他的怀中,放声恸哭。江津要掏出手机给张志平打电话,却被她死命阻止:"你想让我爸把我再关进家里吗?要是你敢打电话告密,我就撞死在这路边的电线杆子上。"在她的恳求下,江津带着她,在离工作室不远的另一个城中村,单独租了间20余平方米的房子,将她安顿下来。随后的日子,张婕每天乖巧地躲在家里等着江津下班回家。那段时间,江津每天忙完活之后,便来到张婕所在的出租屋,给她做饭,陪她聊天,同时劝说她:"都离家这么久了,该回去了。""你就不怕我爸骂我、打我?""他是你爸,他再怎么骂,怎么打,又能狠到哪里去呢?""哼,我才不相信他呢。"张婕扬着头说,转而给了江津一个甜甜的微笑,"我相信你!也只相信你!"说话时,张婕情窦初开的眼睛,毫无顾忌地盯着江津,看得他脸上发烫,心如鹿撞。私奔岁月怎会静好?香消在风起雨后
  张婕对自己的感情,早已成年的江津何尝感受不到?可当时的他还残存着一份理智:"她可是个未成年少女啊!自己千万不能犯糊涂,千万不能!"他一遍又一遍地劝说张婕,要她乖乖地回家,但她却执意要留在这里,和他在一起。说实话,他也挺享受这种被人依恋的感觉,何况,对方还是青春少女呢?
  一天晚上,江津为张婕做了一碗炸酱面,然后看着她狼吞虎咽地吃。吃着吃着,张婕不慎将一粒碎大蒜吸入了气管,呛得眼泪直流。江津一边帮她擦喷在身上的面条,一边拍她的后颈。张婕转身紧紧地搂住了江津。抱着她滚烫的身体,江津再也把持不住,和她滚倒在了床上。事后,江津很是后怕,但看见张婕没心没肺的样子,他又安慰自己:"没事,咱俩可是自愿的。"此后,他俩便正式住在了一起。江津不再劝说张婕回家,但也不敢将自己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情公之于众,甚至不敢让她见其他人。他叮嘱张婕,就在出租屋里好好待着,他会妥善地安排好一切。初尝禁果的张婕,对江津言听计从。其间,江津接到过张志平的电话,向他打听张婕的下落,但均被他搪塞过去。
  2016年3月,江津打算回自己老家吉林市发展。张婕也吵着要和他一块儿回去,江津便带着她,前往吉林市。来到吉林市后,江津和两个合伙人,又开了一家娱乐公司。至于张婕,仍被他安排在一家出租屋里,他仍然叮嘱她不要乱跑,等着他"妥善安排一切"。张婕有过抗议,称自己每天待在出租屋里,快要闷死了,她想出去透透气。拗她不过,江津便答应,趁着晚上天黑的时间,让她戴上帽子、围巾出门,"以免有人发现你,向你父亲打小报告",江津说。张婕反问:"这又不是四平,是吉林市,我爸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呀?""这可难说,你爸有钱,有钱就能通天啊!"江津酸溜溜地说。
  因公司刚刚起步,接不到什么业务,江津的经济上出现了困难。此时,张婕将自己支付宝上8万多元钱拿了出来:"这是我爸几年前给我存的,说是以后给我上大学用的,现在就当嫁妆算了。"说完嘻嘻一笑。江津高兴得连亲了她几口:"等公司走上正轨了,我会连本带利地还给你。"但是,生意哪有那么好做?本想大干一场的江津,接连谈崩了几个项目,前期成本全部打了水漂,张婕给他的8万元,也花了个八九不离十。江津急得夜不能寐。
  两个合伙人认为,生意之所以起不来,主要原因在于江津投入的热情与精力不够。被合伙人如此数落,江津心里很不是滋味。此后,加班加点、外出应酬就成为常态。如此一来,张婕不乐意了。这个尚未成年的女孩,自从逃离了那个她感受不到温情的家之后,便将江津当成了她的全世界。她献出了自己最宝贵的童贞,将父亲为她存的学费也悉数奉献出来,不为别的,只为能够和江津厮守在一起。在她看来,江津"是风也是光",更是"唯一的神话"。至于他的工作,她既不太懂,也不想管。只要他能够每天多些时间陪着她,为她做饭、洗衣,和她聊天、逗趣,她便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然而,这一切,随着相处时间的久长,渐渐地发生了变化。张婕悲哀地发现,江津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和她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乏味了,整天愁眉不展,心事重重。
  那天,江津晚上11时30分许才回到出租屋。一进门,见屋内清锅冷灶,几袋垃圾堆在门口,散发出一股股馊味,不觉皱了皱眉头,冲张婕说:"把垃圾袋丢出去,这么简单的事,你不能做一下吗?""不是你让我待在屋里别动的吗?""你好吃懒做,还有理了?"这对情侣第一次吵起架来。此后,类似的争吵便频繁地发生。吵急眼了,江津便怒吼:"滚回四平去!"谁知,张婕一点也不示弱:"要滚可以,还钱!还有,我不到18岁,我要告你强奸!"江津突然意识到眼前他的处境非常麻烦,赶紧收回自己的话,重新做了几个小菜,这才让歇斯底里的张婕安静了下来。尽管如此,但江津内心一点也不轻松,觉得这事就像心里被一块大石头压得喘不过气,日子越过越不是滋味。他后悔当年一时糊涂,带着她私奔。
  而且,他很快发现张婕因为经常一个人待在出租屋,有些抑郁,脾气越来越差。一次他加班到深夜回到出租屋,一进门张婕便怪他为什么回来这么晚,责问他,是不是和别的女人鬼混去了,甚至从厨房掏出一把刀,放在手腕上,闹着要自杀。那段时间,江津半夜常从噩梦中惊醒,看着身边睡着人不人鬼不鬼的张婕,自己的未来完全是一片漆黑。
  江津始终处于既渴望她马上离开这个家,又不敢让她回去的两难境地。这让江津感到精神压抑至极。
  2017年10月13日傍晚,极度郁闷的江津喝了一点酒,有点醉意的他,和一个女网友视频聊天。正聊得火热,从洗手间出来的张婕发现了,她当即就拿着一只酒瓶,将江津面前的电脑键盘砸得稀烂。"她是谁?"江津忙解释,只是同事聚会时认识的。张婕根本不相信:"那你就当着我的面跟她聊,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关系!"江津懒得和她解释,直接关掉了电源,转身骂道:"你别跟我在这无理取闹,我没时间陪你发疯!"张婕抓起键盘就砸向了江津:"你个骗子,竟然背叛我!"她一边骂一边又冲到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发疯般地朝江津刺来,水果刀划过江津的手臂,江津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他起身夺过刀子,疯狂扎向了张婕……
  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张婕,江津的酒全醒了。他哆嗦着掏出手機,拨打110自首,当晚即被吉林警方控制。而张婕因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生命遗憾地定格在了16岁。
  2017年10月14日,江津被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刑拘。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因涉及隐私,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江津杀死未成年同居女友,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惜的是张婕。在父亲的再婚家庭中,她找不到温暖,倍感孤独与落寞。因此,只要有人给她一点光亮,她便会感觉异常温暖,从而为之奋不顾身。小小年纪的她,逃离了家门,与人私奔。她自觉是为了爱情,其实是为了找寻那份缺失已久的亲情。最终,她失去了花季般的生命,令人心痛。
  父母因为各种原因再次组建家庭的情况并不少见,在这样的情况发生后,对原有家庭的孩子应该如何面对,家庭、学校与社会,应该如何为他们提供保护,是一个摆在全社会面前的难题。倘若轻视、忽视他们的孤独与落寞,那么,类似张婕这样的悲剧,很可能再次发生。
  编辑/沈永新
 
韩凤金江津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