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桃源里怎堪一地鸡毛抱团养老你真准备好了吗
  刘国勤是武汉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退休职工,随着独生女长大,远嫁山东,他和妻子只能留在武汉相依为伴。不久,他发现周围像自己这样的空巢老人不在少数,生活上情感上不方便也空虚,于是萌发了一个念头:组织大家抱团养老。一群空巢老人在青山绿水间集体生活,互相照顾,相互扶持。这种方式听起来很美,令人无限向往,可真实效果果真如此吗?疾病萌生新念头,找个世外桃源去抱团养老
  2016年9月16日凌晨两点,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将刘丽从睡梦中叫醒。原来是母亲张韵琴,电话里,她焦急地对女儿说:"你快回来,你爸爸可能不行了!"
  时年65岁的刘国勤退休前是武钢财务部的高级会计师,妻子张韵琴是武钢附属小学的语文老师。刘丽大学毕业后,赴山东省青岛市工作,与当地公安干警李涛相恋后步入婚姻殿堂,两人的儿子已上小学了。因与公婆住在同一小区,生活上也能相互照顾,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远在武汉的父母。
  刘国勤和张韵琴退休后,刘丽怕他们寂寞,曾邀请他们来青岛和自己一起生活。可由于地域和生活习惯的不同,他们很难适应。刘丽只好由着父母,自己隔三差五地往家打电话。
  第二天晚上,刘丽就从青岛赶到了武钢附属医院。原来,刘国勤是因为整理家中闲置物,劳累过度引发了急性高血压。所幸送医及时,经过抢救才转危为安。刘丽提议让父母去养老院,她全额承担费用,她还特地带着刘国勤和张韵琴去武汉的各大养老院考察了一番,哪知刘国勤看了连连摇头。
  很快一个月过去,刘国勤顺利出院回家了。刘丽的假期也到了,她心里仍旧放心不下年迈的父母,三天两头给父母寄各种保养品。2016年11月,正在老年活动中心下棋的刘国勤碰到了老同事李建军和梁全炳。他们虽都住一个家属院,但由于家属院占地面积大,平时并不怎么联系。得知刘国勤大病初愈,李建军和梁全炳唏嘘不已,也谈起了自己的境况。
  现年66岁的李建军,独生子已移民美国,两三年难得回来一次,女儿和女婿在深圳打拼,也是天高皇帝远。再说64岁的梁全炳,独生女虽留在武汉,却一直跟公婆生活在东西湖区,平时也是几个月难得回家一趟。他们都和刘国勤的想法一样,既不愿给子女添麻烦,又不愿住进养老院。梁全炳抱怨道:"以前,削尖脑袋从农村往城市里奔,现在老了反而想回农村。那里山清水秀,吃的也健康,特别适合养老。"
  刘国勤一听,当即附议道:"你这主意不错啊,我都想跟你一起去。"李建军急忙开口:"要去就一起去。"当即,三個男人一合计,决定三家一起,找个世外桃源去抱团养老。
  由于梁全炳的老家在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那里风光秀丽,于是三家人把养老的地点选在了那里。在梁全炳的安排下,他们在罗田县的燕窝垸村租下一家外出务工人员的房子,请人粗略修缮后,就准备一同前往这个世外桃源。2017年4月,所有的工作都准备就绪,就连一些常用的生活用品也已经托运了过去。12日这天,刘国勤一行六人,正式住进了这座农家小院。他们将小院命名为:夕阳红农舍。相聚容易相处难,鸡飞狗跳矛盾不断
  "夕阳红农舍"像一个小型四合院,每个家庭都可以分配到一间独立的卧室,很快,三个家庭收拾起自己的房间来。待一切安顿好后,6个老人坐下来商议,每个家庭每月出2000元生活费,所有生活开支都从这个公共账户里支出,而做饭和打扫卫生则采用轮班制,一个家庭负责一个星期。
  刚开始,大家对于农家生活非常欣喜。刘国勤夫妻喜欢种植花草,就去镇上买了许多蔬菜的种子,栽种到院子里。李建军的老婆孙桂兰是农村出来的,特别适应农村生活,没两天就去买了十几只小鸡养在院子里。本来,她还想去买头猪仔来养,被其他几个人否定了。梁全炳是电工出身,很快就把农舍里的电路全部整理了一遍,而他的老婆顾晓楠特地从武汉把饲养了多年的京巴犬豆豆带到了夕阳红农舍。
  每天早上,夕阳红农舍里就会升起袅袅炊烟,鸡鸣狗叫,此起彼伏,吃完早餐,有的去散步,有的在院子里侍弄花草,还有的坐在院子里读书看报。中午吃完午饭后,他们会在门前的大树下聊天、打牌,日子过得优哉游哉。
  然而,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潜在的矛盾也逐步暴露出来。天气逐渐转凉,张韵琴终于忍受不住,向刘国勤提出了抗议:"你说这厕所修在室外,每天晚上起夜还得拿个手电筒照着不说,吹着寒风,多痛苦啊!"刘国勤早就习惯了妻子多年的骄纵脾气,急忙宽慰道:"要不我给你去镇上买个痰盂,你就在房间里解决,早上我起床给你倒。"张韵琴生气了:"除非你给我安个热水器,否则明天我就回武汉!""现在大家一起住,你不能搞特殊化。"刘国勤忙好声劝解。
  可张韵琴不依不饶,刘国勤只能硬着头皮跟大家提议装个电热水器。他承担一半,剩下的一半由李建军和梁全炳分摊。梁全炳直摇头:"我担心这房子的电线不能承受,一用就跳闸。"李建军心疼地说道:"电热水器就是电老虎,每天我们这么多人用,得花多少电费啊?"言下之意就是不同意。集体生活讲究的是少数服从多数,购置电热水器这一议题最终只能搁置起来。没想到,张韵琴也因此而记恨起另外两家来。
  李建军讲究养生,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就提着音响到屋外的院子里练太极拳。可梁全炳是个夜猫子,看电视看到很晚,还爱睡懒觉。山村里清净得很,因此李建军的音响声和打拳的吆喝声就显得格外宏亮。几次三番,梁全炳也受不了。
  除此之外,在吃饭问题上,几家人更是矛盾重重。李建军和孙桂兰饭量大,而且餐餐要大鱼大肉,做菜的口味更是油多盐多。而张韵琴特别讲究饮食健康,加上刘国勤又有高血压和痛风,张韵琴多次委婉地向李建军和孙桂兰建议少油少盐。
  梁全炳和顾晓楠却在饮食上对刘国勤和李建军两家都有意见。他觉得刘国勤夫妻天天昂贵药材煲汤,李建军两口子吃得又最多。想到自己和妻子,吃得既少又简单,却要分摊同样多生活费,心里也越来越不平衡,夫妻俩私下里抱怨也越来越多。
  不久,几家人在其他生活上的不和谐因素也渐渐显露了出来。一天,张韵琴因为便秘,占用卫生间的时间过长,而顾晓楠此时刚好拉肚子,怎么敲门张韵琴也不开,梁全炳见状,只得拉着妻子在小院后面的田地里解决,结果顾晓楠的屁股都让蚊子咬肿了。更可怕的是,之后顾晓楠就开始发高烧,在罗田县医院挂了一个星期的点滴才算好。
  此后,又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令几家人心里有诸多不快。各种抱怨和不满在6个人心中逐步累积。日久生情婚姻出轨,抱团养老落得鸡飞蛋打
  2017年10月的一天,顾晓楠养的狗咬死了孙桂兰养的鸡。孙桂兰知道后气愤不已,弄得顾晓楠很是难堪:"咬死就咬死了吧,就当给大家加餐了。""加餐?怎么不说把你的狗炖了加餐呢?"孙桂兰不依不饶。
  顾晓楠气得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当晚,是她做饭,她看着一大碗红烧肉,想着孙桂兰大快朵颐的样子就恨得牙痒痒的,随即拿着盐罐,往红烧肉里又加了两勺盐。没想到,被进来拿热水的张韵琴看到了,张韵琴转身就告诉给了孙桂兰。菜还没端上桌,孙桂兰就冲到后厨,狠狠扇了顾晓楠一个巴掌。两个女人顿时厮打起来,最后还是被各自的丈夫拉开。
  日子彻底过不下去了,三个女人纷纷跟自己老公闹着提出要回武汉。可三个男人一合计,既然花了那么大精力来世外桃源养老,总不能就这么半途而废,于是,各种安慰,各种规劝,终于将妻子们安抚下来。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鸡飞狗跳,处处充满着火药味。更令人没想到的是,这火药桶里,竟开出了一朵爱情玫瑰。
  原来,当初为了管好账,大家选出刘国勤担任会计,采购则由顾晓楠担任,李建军可以随时抽查账目。一家一个人,防止公款私用。顾晓楠出身农村,性格老实勤快,经常一个人去镇里扛十多斤的米面油及生活用品回来。这让刘国勤非常感动。
  其实,顾晓楠刚从恩施到武钢时,就被刘国勤相中。可情书刚写完还没塞给对方,就被父母发现了。刘国勤的父母是武钢的中层干部,觉得一个外地来的初中生配不上自家优秀的儿子,甚至威胁刘国勤:"如果你向她表白,我就让她转不了正!"最后,在父母的强压下,刘国勤不得不放弃心中暗恋的顾晓楠。最后和门当户对的张韵琴组成了家庭。
  可张韵琴娇生惯养、性格高冷,结婚后就没进过几次厨房,平日里都是刘国勤一个人负责屋里屋外,很是辛苦。自从抱团养老,刘国勤和顾晓楠接触多了后,就羡慕起梁全炳来。虽然梁全炳只是个装配工,收入和地位都不高,但顾晓楠却把他服侍得像皇帝。更难得的是,顾晓楠脾气好,对梁全炳总是温言软语,从不指责呵斥。有一次,梁全炳喝完酒躺在饭厅的藤椅上睡着了,顾晓楠拿来毯子给他盖上。不想,惊动了熟睡中的梁全炳,反而将顾晓楠一顿臭骂。看见这一幕的刘国勤心里为顾晓楠叫屈,可即使這样,顾晓楠都没抱怨,仍旧什么都没说,干活去了。刘国勤心里五味杂陈,又酸又苦,对顾晓楠的爱慕和心疼又添一分。
  此后,刘国勤逮着机会就想和顾晓楠在一起。他们常常一起去镇上采购生活物品。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刘国勤终于鼓起勇气将藏在心底的秘密告诉了顾晓楠,顾晓楠听后又羞又怕,刘国勤却一把拉住顾晓楠的手说:"我就是心疼你。"相比于梁全炳的大老粗,刘国勤可算老年白马王子。他知识渊博,总是能逗得顾晓楠开怀大笑。渐渐地,顾晓楠也越来越愿意和刘国勤单独相处。他们仿佛回到年轻时代,牵手漫步在铺满落叶的树林中……
  2017年12月,因顾晓楠和刘国勤外出采购耽搁的时间长了,忘记给梁全炳煎药,梁全炳不耐烦地朝顾晓楠大吼大骂,顾晓楠当着其他人的面反驳了几句。这让原本就生气的梁全炳脸面全无,抬起拳头就准备揍人。刘国勤挺身护住顾晓楠:"打老婆算得上什么东西?""那你又是什么东西?!"看见有人插足自己家事,梁全炳火冒三丈,一脚朝刘国勤踢去。没想到千钧一发之际,顾晓楠一把跑过去抱住刘国勤,自己的后腰却狠狠地挨了一脚,当场痛得倒在地上。刘国勤心如刀绞,赶紧扶起顾晓楠,喊:"晓楠、晓楠,你没事吧?还跟这种人过什么日子?赶紧离婚吧!"
  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这样亲密,梁全炳气得脸发绿,冷笑道:"离了婚和你过是吧?原来你们俩早就搞到了一块,我真是要杀了你们两个!"话没说完,他就跑到厨房拿起菜刀准备砍顾晓楠和刘国勤,幸好被李建军夫妇狠狠抱住。刘国勤顾不上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妻子,拉着顾晓楠就往外跑。
  当晚在招待所里,刘国勤和顾晓楠相对无言,唉声叹气。顾晓楠后怕不已,给武汉的女儿打了电话。第二天,顾晓楠的女儿在招待所找到了母亲,她走之前狠狠地对刘国勤说:"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玩什么婚外情?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妈和我爸是不会分开的。"说完,带着顾晓楠头也不回地走了。
  当刘国勤灰溜溜地回到夕阳红农舍时,发现梁全炳已被女儿接走了。李建军和孙桂兰正在打包行李,他们告诉刘国勤,已经订了第二天的车票,也将回武汉。他们还告诉刘国勤,张韵琴也走了。回到房间,刘国勤看到张韵琴留下的一张字条,表示不能忍受这等屈辱,等刘国勤回武汉后办理离婚手续。刘国勤赶紧收拾东西追回了武汉,才知道妻子已经去了女儿家。他给妻子打电话,妻子不接,给女儿打电话,女儿也冷冷地说:"既然你已经移情别恋,我只能尊重我妈的意见。以后我妈的老我来养,你就好好享受自己的晚年生活吧。"
  女儿的话如一把尖刀刺入刘国勤的心里,他哀叹不已,不明白好好的一场抱团养老,怎么就落得如此田地。李建军夫妻也不愿再和他联系,顾晓楠也将他列入黑名单。有关他的流言蜚语已经在小区里被传得沸沸扬扬,无论他走到哪个角落,总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寒冷的冬夜傍晚,刘国勤一个人落寞地徘徊在武汉街头。他此刻发疯般的想逃离这里,可是天大地大,何处是他的家呢?
  (因可以理解的原因,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抱团养老"是个美好的向往,但真正实施起来却很难。试想,相濡以沫的夫妻都会因各种鸡毛蒜皮的事矛盾重重,何况生活习惯和性格完全不同的几个家庭?
  但是,我们也不是说这种方式不好。在当下,这也是一种非常新鲜且非常有可行性的养老方案,但需要一个擅长统筹,有大局观的人来把控,也需要抱团养老的几家人,能将所有的心理准备做好,找到真正好的相处之道,才能快乐幸福的过好自己的老年生活。
  编辑/吕晓娜
 
幽梦桂兰刘丽抱团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