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悲情姑姑掐残小侄女离婚巨款咋就焐不热娘家人
  在父母的反对下,王燕燕执拗地步入一场婚姻。3年后,她离异回到娘家。平定家人的砝码,是她离婚分得的160万!这笔巨款被亲人瓜分干净后,她越来越感觉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苦闷中,她选择了复婚,可惜3年后又再度离婚,这次她只获得10万补偿,她还会受到亲人的欢迎吗?2017年10月,山东省临沂市发生一桩人间惨剧——离婚姐姐成了"亮点":160万喜煞一家人
  2012年,带着伤心与疲惫,王燕燕拉着几包行李,回到了父母的家,红着眼说:"我离婚了!"
  父亲和母亲几乎同时怨愤起来:"看吧,当时我们就反对,果然过不了几天吧!"
  1989年6月,王燕燕出生在山东省沂水县,父亲王存峰和母亲董相霞在当地米厂做职员。王燕燕从小就长得俊俏,却不太爱学习,最终只读了临沂财经中专。2007年,她跟老乡前往贵州一家公司打工,19岁的她认识了做工程师的同事林连冰。林连冰是福泉当地人,大她6岁,毕业于贵州大学,刚离异,父母做玉石生意,家产丰厚。林连冰对她一见钟情,很快两人陷入热恋。
  但这桩婚事遭到王燕燕父母的反对,王存峰对女儿说:"林连冰和他前妻当年是闪婚闪离,结婚3个月都不到。这种人,能可靠?你跟他,就他前妻的下场!"但王燕燕坚信自己找的就是真爱。
  2009年5月,王燕燕执拗地步入了婚姻。但结婚后,她很快发现自己并不幸福。公婆对家境普通、学历低的王燕燕很不满意,尤其婆媳关系十分紧张。2010年10月,王燕燕生下儿子扬扬后,感情亮起了红灯。凭感觉,林连冰在外有了其他女人。
  一次,林连冰很晚不回,她追问行踪,丈夫却当即翻了脸。闹了几场后,林连冰提出离婚。2012年,法院判决离婚,不过王燕燕获得了经济补偿160万元。
  当听说她获得了160万元补偿,家人的态度有了缓和,弟弟王亮惊赞说:"怎么会有这么多?咱们家这不一下子就成了富豪了吗?"母亲喃喃自语:"不亏不亏,这个婚也算结的值了。"
  没有人问她痛不痛,没人关心她失子之苦。家人为这笔巨款兴奋,根本没注意她每天心烦意乱。
  不久,父亲开始跟她商量这笔巨款怎么用,说弟弟还没有房子,先借钱给他买一套。此外,弟弟还想开个门面做皮草生意,需要一笔本钱。
  王燕燕知道父母是偏心,但她从小就习惯了付出和谦让弟弟,还是点头同意了。不久,弟媳杨颖在开发新区看中了一套150平方米的洋房,总价90万元。本来要按揭购买的,可杨颖硬是跟王燕燕商量,一次性支付算了。王燕燕还能说什么呢,也就选择了同意。
  没过几个月,剩下的几十万元,也在父母不断催促下,被弟弟弟媳借走做生意了。倾尽后悲凉再婚再离:区区10万怎见家人
  随着钱花完了,王燕燕发现家人态度有了变化。
  刚回家那阵,母亲、弟媳经常做她最喜欢的剁椒鱼头、麻辣粉丝,可现在这种待遇仿佛消失。
  她的心里很难受,但又不愿意相信。又过了两个月,弟媳开始劝她说:"你这样呆在家里,久了会出毛病的。"王燕燕听明白了,这是嫌她在家吃闲饭。在弟媳的安排下,她尝试找了几家企业,但一直没有自己中意的岗位。弟媳埋怨说:"你眼光也太高了,说实话,你就是个中专学历,眼下这样的学历,很少企业愿意要。"
  这话让王燕燕觉得有些刺耳。最终,她来到一家板厂当了统计员。
  她和几个女同学聚会,大家都唏嘘不已说她傻,不该把160万元都奉献给家里,她也只能这样解释:毕竟给的都是家人,不必要后悔。
  新房交付使用后,一家人搬了过去。可住了几个月,弟媳就有不方便的意思。一次,王燕燕来了两个闺蜜,本想留她们吃饭,弟媳甩脸给她看,几次念叨说液化气快要没有了。闺蜜一起起身告辞了,让王燕燕留在家中尴尬了老半天。
  这样的次数一多,王燕燕倍感压抑,打算租房搬出去。她本以为家人会挽留一下,毕竟一家人在一起温暖,可她话刚一出口,父母竟爽快同意,甚至有些激动地说:"省得你弟和弟媳不愉快!"因为手头只有2000多块钱,交不起半年租金,她不得不无奈攒钱等待。
  王燕燕还要受另一种情感的折磨:她特别思念儿子扬扬。她常在空间写上一些思念的话。2012年底,林连冰突然打来电话,说:"燕燕,抽空回来看看儿子吧,我也想你了。当年我太蠢了,不知道珍惜你,我再婚了又离婚了!"林连冰还告诉她,"如果你还没有人,就回来吧。"王燕燕开始跟父母、弟弟商量是不是要回贵州复婚。她本以为父母会像当年一样反对,谁知父母这次听了后居然大喜过望,认为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并催促女儿赶紧动身。
  王燕燕想到当初的感情伤害,对复婚有不少疑虑,父亲却劝她说:"孩子还是应有个亲妈。你跟着谁也不如复婚,反正林家条件好,在生活上你受不着委屈,感情上的委屈就忍着点吧。"
  2013年3月3日,王燕燕和林连冰再次在贵阳举办了婚礼。
  2015年1月,王燕燕生下了小儿子卓卓。但是此后不久,林连冰又重犯老错误。2016年3月,两人再次离婚。因婆家的坚持,她把两个儿子都留给前夫。因公婆生意不如往年,她只分了10万。
  王燕燕担心:家人会不會再度收留自己?
  失控的心走向疯狂:惨剧突袭下一家人痛悔母亲听说后,第一句话竟问:"分多少钱?"
  王燕燕弱弱地说:"10万。"母亲顿时埋怨起来,父亲也很失望,说:"单算给他们生的这个孩子,也不止值10万吧?"他们想去闹事,被王燕燕给阻止了。几天后,王燕燕再回娘家。因心里不好受,她开始闷在房间里,连饭都不想吃,父母弟弟看了,心有些软,又开始劝她。她觉得自己很是愧对他们,把存着10万块钱的卡交给了父亲,说:"就这些,你看着安排吧。"这时,弟弟说:"我上个月进货就借了别人9万。爸,不然我们先用着吧。"父亲就把卡给了儿子。
  日子平静了一阵后,弟弟和弟媳见王燕燕不想出去做事,就让她帮带5岁的侄女涔涔。之前,为了涔涔的教育,杨颖没少费脑筋。尤其英语,别的孩子已认识几百个单词时,涔涔26个字母也认不全。再者,父母的唠叨,涔涔反感。王燕燕说话,涔涔就很顺从。
  王燕燕同意带侄女。不久,涔涔进步很大,开始在班上被老师表扬。一家人都很高兴。但王燕燕时时触景生情,会发疯思念远方的亲骨肉。
  2015年11月,王燕燕去了贵州,希望把两个孩子带回来住几天,却遭到前夫一家人的拒绝,连孩子的面儿也没见上。再回娘家时,她很久没能平复情绪。
  2016年9月,涔涔开始读小学,这时杨颖又怀了二胎。当着大家的面,杨颖说:"我愿意辛苦再给王家添丁,但涔涔还得交给姐姐了哈!"
  此时,王燕燕已在好友的建议下,有找份工作开始新生活的想法。她没表态,母亲却替她大包大揽了下来。父亲也一个意思。
  王燕燕只好妥协。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她越来越想自己的孩子。有时甚至会生出一种愤恨:"我凭什么要带别人的孩子,而不带自己的!"春节,她总算跟孩子通了话。短短五分钟的交流,她一直泣不成声,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贵州。
  春节后,她想通过法律途径索回一个孩子。没想到,她的想法立刻遭到了家人的激烈反对。父亲说:"孩子在男方家有吃有喝,你弄过来,不仅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孩子也会被耽误前程!"母亲说:"孩子会是全家人的负担,你也别想再嫁人了!"
  因想孩子,王燕燕开始彻夜失眠,决定不顾家人劝阻,于2017年5月向貴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要求索回大儿子的抚养权与监护权。一家人获悉情况后,顿时大惊,弟弟提出要去贵阳撤诉。王燕燕哭了:"这件事,你们就别管了行吗?"可此后几天,全家人都一直试图说服她,弟媳居然说:"要是你把孩子要回来,那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暂时就不要了,咱们家没那个能力养。"弟媳不在时,等着抱孙子的母亲几乎跪下来求她:"听妈的,那个孩子不能要。"最终,王燕燕架不住攻势,同意了撤诉。
  梦破灭之后,王燕燕心如死灰。有时单独和涔涔在一起时,愤懑的她就会把气撒到孩子身上。但涔涔仗着有父母与爷爷奶奶庇护,根本不买她的账,动辄威胁说:"我要告诉我妈妈!"担心引起矛盾,王燕燕只得一次次忍着。六一节,王燕燕跟家人商量,想去贵州看看孩子。家人都怕她一见面会失控要孩子,不同意她前去。王燕燕偷偷订了火车票。结果,5月29日的晚上,她还没到火车站,就被弟弟开车带着父母把她拦截了回来。
  6月中旬,杨颖意外流产,全家人情绪都很低落。因为心烦,王燕燕上"抖音"看小视频,认识了一个主播孙建。孙建,29岁,潍坊人,无业,靠播自己的户外活动赚钱生活。节目里,他经常会表达对不在身边孩子的思念之情,她受到共鸣。孙建也是离异状态,孩子归女方,已经一年没见了。两人互加了微信,经常联系后渐渐生出感情。没想到,这又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父亲说:"孙建又离异又没有固定收入,你们两人在一起,难道要喝西北风啊?"9月中旬,孙建来到沂水,见到的不是王燕燕,而是王亮,王亮不客气地遣走了孙建。当晚,孙建就拉黑了王燕燕。
  情殇后,王燕燕每晚都缩在被窝里哭泣。想来想去,她觉得所有人都对自己不公平,遭前夫抛弃,遭亲人利用,人人都想着自己,没有人考虑她的幸福。有孩子见不到,有聊得来的人不能在一起,甚至被家人剥夺了交流的权利,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想到了死,随后又恨恨地想:就是死,也得让父母、弟弟和弟媳后悔一下!
  2017年10月28日上午9时,涔涔非要出去玩,王燕燕说了她几句,她居然顶嘴说:"你是吃闲饭的。"王燕燕被气昏了,心想:这一定是杨颖背地里说的话,被孩子学来的。王燕燕恶念陡升,她说:"好吧,我带你玩去。"之后,她就把涔涔带到3里外一栋新建毛坯房的二楼东南方房间内,将侄女放在地上,问:"你还敢再说我吃闲饭吗?"涔涔哪里知道危险,不仅脱口而出,还声音很大。她"啪啪"扇了侄女两个耳光,孩子被扇蒙了,反应过来,嚎啕大哭,要去找妈妈。她恐吓道:"再哭,我就捏死你!"
  孩子从来没有见到这个面目的姑姑,没有惧意,一边哭一边眼睛直直地挑战她。王燕燕一闭眼,双手用力掐住侄女的脖子。一分钟,两分钟……见孩子还有动静,她又反复四五次对其掐脖子、捂口鼻,直到听见不远处有人走来,她才逃之夭夭。10多分钟后,涔涔被一个值班的工人发现,被送到临沂市人民医院抢救,好在呼吸尚存。经医生努力后挽回生命,但孩子出现精神障碍,发抖、意识不正常、失语。中午11点,想自杀却没有勇气的王燕燕拨打了110自首。
  2017年11月9日,王燕燕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涔涔经过齐鲁医院治疗,12月底已经能开口说话,但精神状态依然不稳,无法上学。面对办案检察官,王燕燕交代说:"我自觉对前夫、对家人都是真心和问心无愧的,可是反过来,我觉得别人都不是真心待我。我拿我的钱给弟弟买了房子、车子,当我的钱花完了,他们就嫌弃我了。我不平衡,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父母也让我无法理解,不一碗水端平我能理解,可他们为什么会那么势利,置我的幸福与感受于不顾呢?"得知侄女转危为安,王燕燕跪拜苍天:"再多的委屈,我也不该对孩子下手,我不是人!"出事后,王家父母悔恨交加,觉得是他们逼得女儿丧失了理智。2017年12月初,弟弟和弟媳找到办案检察官,呈上了他们联名写下的"谅解书",承认了他们出于自私给姐姐造成的困惑和伤害,恳请司法机关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对姐姐从轻处理。目前此案尚在审查起诉过程中。
  (文中人物除王燕燕外均为化名,相关信息进行了处理。)
  [编后]一个离婚女子的悲凉,令人揪心!一家人对姐姐的态度,也令人寒心!
  对王燕燕来讲,婚姻不幸,要勇于去认输和及时止损,而不能一味投靠家人后又带着无奈重蹈覆辙,要尽早重新振作,实现自立与自强。
  对家人来讲,面对受过伤害的亲人,理当去多多给予温暖、抚慰与关怀,教会她化解婚姻危机的方法,去做一个积极的引导者,而不是将亲人当成趋利的工具,这无异于往伤口上撒盐!
  对多子父母来讲,我们必须要承认,十个指头伸出来做不到一般齐,对孩子不见得能做到一碗水端平,但至少要有底线,要有亲情与爱的成分,而不能让其中一个步步走向了悲凉。
  此文悲剧其实是千千万万家庭的一个缩影,二胎时代,家长们如何化解家庭危机以及如何协调好家庭关系,值得深思和警醒!
  编辑/陈宁
 
老朱杨颖弟媳家人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