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天堂爱妻看见了吗睡了年的咱妈醒了
  2018年1月29日,山东电视台《一封家书》栏目直播现场,一位名叫朱清章的老人,站在演播室现场,深情地为大家念着一封信——
  "凤英:
  我的妻。
  我妈从来没见过你,我娶你的时候,她是植物人。须臾32年,当她醒来时,你已经去世……但我清楚,你悉心照顾了她20年,可以说,没有你,我妈活不下来,更不会醒来。今天,站在镜头前,面对万千观众,我想对天堂的你说一声:谢谢。"
  老人浓重的乡音、朴实的文字,让现场观众感动得泪如雨下。
  全国劳模、内蒙古包头矿务局河滩沟煤矿退休工人朱清章和他已故妻子照顾植物人养母32年的故事,再一次在华夏大地唱响了一曲大爱之歌——20次相亲失败,植物人养母成了"拖油瓶"
  1975年7月的一天,韩福珍在家里正在为1300块钱该藏哪里而着急。这笔钱在当时算得上是一笔巨款,是韩福珍存了一辈子,准备给她的儿子——内蒙古包头矿务局河滩沟煤矿工人朱清章结婚用的。最后,韩福珍把这笔钱用报纸包着,藏在煤炉的炉膛拐弯处。转眼到了冬天。24岁的朱清章在家里生煤炉,他完全不知道母亲藏钱的秘密。当韩福珍下班回到家,看到烧得红火的煤炉子,一声大喊,疯狂把煤炉倒过来,煤灰洒了一地。可哪里还有1300块钱的影子?韩福珍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着哭着,韩福珍一头栽在地上,晕了过去!朱清章急忙将妈妈送到医院,医生说:因为韩福珍一直有高血压,加上情绪太激动,导致颅内出血,成了植物人。此后,朱清章在医院衣不解带地照顾妈妈。就在这时,他无意中在家翻到了韩福珍一个锁着的日记本,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原来,自己和妈妈毫无血缘关系!
  1951年11月的一天,韩福珍下班时,在老平房拐角处,发现一个被棉被包着的婴儿,正在寒风中大声啼哭。善良的韩福珍将这孩子抱回家,她不顾家人反对,把朱清章当成自己亲生儿子抚养长大。
  为了能够全心全意照顾这个男孩,韩福珍和她善良的丈夫,一生都没生自己的孩子。这个身世秘密,让朱清章几乎要惊倒。他去姨妈那里追问,得到的也是同样答案。韩福珍确实不是自己的亲妈。
  朱清章泪水横飞,妈妈和爸爸对自己那么疼爱,怎么可能不是亲妈亲爸?
  他清楚地记得,五六岁时,妈妈推着独轮车走街串巷卖大白菜,家里没人照看他,就把他抱到白菜堆上坐着,在他手里塞一点好吃的。妈妈拉着他和白菜,一走就是十里路。
  上小學了,老师和同学见他穿得比其他小朋友都光鲜,就问:"你爸爸是不是当官的?"他回答:"不是,我妈勤劳又手巧,会给我做最好看的衣服!"大家都特别羡慕朱清章有个好妈妈。
  初一那年,朱清章生了黄水疮,浑身长满了脓包。他的左腿受感染,溃烂处散发出恶臭。妈妈每晚烧一锅开水,加盐,等水放凉后,细心地给他擦拭伤口进行消毒,一边擦一边心疼地落泪。
  往事历历在目,朱清章怎么能忘记这份如山恩情?握着养母韩福珍的手,朱清章喃喃道:"妈,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亲妈,这个世界上,你是对我最好的人!现在轮到我报答你了!"
  早在两年前,1973年,朱清章的养父就因为一次煤矿事故,丧失了劳动能力,常年卧床。
  现在,养母韩福珍又成了植物人。再苦再难,擦干泪也要走下去!朱清章将食物打成流质状,用纱布过滤后喂妈妈。他几乎喂三勺,养母才能吃进一勺。往往是上面喂,底下漏,吃一顿饭最长一个小时。如果喂到气管里面,他就会被妈妈喷一脸。之后,他总结出一个经验:必须侧着身子喂,一点点地,多次地。冬天,一碗饭还要放在火炉上热着,边热边喂。
  妈妈大小便失禁,有时拉稀,有时便秘。便秘也分情况:如果是肛门附近干了,就用开塞露。如果肠道里面干了,就只能通过灌肠的方式,用开水泡肥皂水,用水温计量到43度,再让妈妈弯着身子,把肛门消毒,给养母灌肠,缓解便秘。在他的悉心照料下,韩福珍瘫痪多年,却一直保养得很好,一次褥疮也没长过,头发也每天梳得整整齐齐。
  一转眼,朱清章29岁了,成了煤矿上出了名的"老光棍"。街坊邻居都开始给他介绍对象,可每个姑娘一听说朱清章家里有个植物人养母,有个瘫痪养父,还有八千多块钱的外债,吓得连面都不敢见。
  介绍了20个姑娘都没人答应,朱清章心灰意冷,决定干脆一辈子不成家了。
  不想,一个叫张凤英的女孩,出现了。张凤英比朱清章大3岁。她的姐姐是朱清章的邻居。当张凤英听说了朱清章照顾养母的感人事迹后,她不仅不嫌弃,反而主动提出和朱清章一起照顾韩福珍。
  天长日久相处,张凤英和朱清章之间生出了情愫。确定恋爱关系当天,朱清章仍然怕自己的苦命会拖累了张凤英,他再次对她提了两个问题——
  第一:"20个姑娘都离我而去,她们承受不了我要伺候植物人母亲的事实。我妈多久才会醒,真的谁也不知道,也许三五年,也许三五十年……但不管多久,我都会照顾到底的。你要想清楚。"
  第二:"我没有一分钱存款,只有七八千外债,将来咱俩走到一起,这个债务也是我们两个的。"
  面对这两个问题,张凤英毫不犹豫地说:"跟着你,要饭我也不怕!再苦再难,我都会陪着你!"
  朱清章悲喜交加,潸然泪下。娶个妻子是天使,小夫妻合力照顾植物人婆婆
  1984年春天,在张凤英坚持下,张凤英父母同意了女儿和朱清章的婚事。张凤英什么都没要,拿了朱清章的一双鸳鸯鞋垫,嫁给了他。婚后,张凤英和朱清章一起照顾韩福珍和瘫痪养父。几年后,张凤英先后生了一儿一女。1987年,养父去世。朱清章和张凤英更加细心地照顾韩福珍,朱清章含泪发誓:"妈,我一定要等您醒来,一定把您保养成百岁老人。"
  婆婆重感冒高烧,听说西瓜可以缓解,张凤英咬牙拿钱买了半个大西瓜。她把西瓜用勺子压成西瓜酱,用管子一点点打到婆婆的胃里。年幼的儿子和女儿,在旁边哭着喊也想吃。张凤英硬着心,直到喂完婆婆后,才用小勺刮了刮还有一点红色的西瓜皮,加了半勺白糖给孩子吃了。
  一转眼,韩福珍进入了更年期。月经开始变得紊乱,有时候几个月来一次,有时候来一次,又一个月都不干净。但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勤劳的张凤英总是把婆婆的内衣内裤,清洗得特别干净。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打一盆温水,帮婆婆清洗身体。
  一家人,全靠朱清章做煤矿工人的一点微薄收入,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为了让孩子们和婆婆能多吃一些新鲜蔬菜和肉蛋,张凤英几乎每一餐都靠腌菜下饭。这样的咸菜拌饭,一吃就是十几年!
  2004年,张凤英感到乏力,胃常常隐痛,大便也发黑。朱清章看到妻子越来越瘦,拖着她去包头市人民医院做胃镜检查。三天后,张凤英和朱清章到医院拿到了胃镜报告——胃癌晚期。医生说:恐怕只能再活3个月了。夫妻两个拿着化验单抱头痛哭。擦干眼泪,张凤英对丈夫说:"带我打一次出租车吧,我从来没坐过。"朱清章红着眼睛说:"坐!今天,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朱清章跑到路边去拦出租车,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劈啪滚落。妻子跟了自己这么多年,没过一天好日子,天天吃咸菜,吃出了绝症。
  坐上出租车,张凤英兴奋得像个孩子,这里摸摸那里瞧瞧。最后,张凤英对朱清章说:"我们回家。"
  出租车一路疾驰。回到家,张凤英跪在床边,握着婆婆的手说:"妈,我是您的儿媳妇,这是缘分。我伺候了您20年,您没跟我说话,也没睁开眼看看,我不怪您。这么多年,我照顾得不周的地方,您多原谅。我得了绝症,很快就要走到您的前头。我走以后,重担就全压到朱清章一人身上了。为了您,他吃了很多苦……妈,如果您听到我的话,就早点醒来吧……"
  3天后,张凤英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包头中心医院,做了全胃摘除手术。
  两年后,张凤英的癌细胞全身转移。病危之际,张凤英拉着朱清章说:"你这几天千万时刻守着我,我感觉我快死了。我走后,你把孩子们和妈照顾好。你一定再找一个妻子,不然谁陪你说话谁给你做饭?"
  朱清章趴在妻子身边,呜呜哭得像个孩子。
  张凤英看了看丈夫:"你紧紧抱着我,我要死在你的怀中,这样我就不害怕了……假如还有下辈子,我还愿意和你做夫妻。"朱清章紧紧抱着张凤英,二十多年的夫妻情像放电影一样回放,朱清章哭着回忆着,虚弱的张凤英静静地听着,她的身体渐渐冰冷,离开了人世。妻子走了,朱清章一个人接着伺候养母。他知道,如果自己倒下了,这个家就算是真的完了。只是,朱清章几乎每过几天,就会到张凤英的坟前,给她说说母亲的近况,这是夫妻之间最后的约定。
  2007年一个冬天早晨,他给韩福珍喂饭,转身时感觉有什么东西勾了一下衣服。他忙问:"妈,是不是你勾了一下我衣服?如果是,就摇下头或眨眨眼。"
  三四分钟后,韩福珍眼皮轻微地动了一下。他欣喜若狂:"妈,你有意识了,你醒了?!"朱清章边擦泪边说:"妈妈,这么多年,儿子就盼着这一天。你知道吗?你这一睡就是32年啊。"当天中午,兴奋的朱清章就跑到妻子坟前说:"凤英,你付出了20年,妈妈也没看上你一眼,也没有跟你说上一句话,真对不住你。可是今天,妈妈眨眼了,有意识了!相信很快,妈妈就能彻底醒来了!"这是养母第一次有了意识。可是,让人遗憾的是,此后几年,韩福珍又恢复到了植物人的状态。
  朱清章不死心,坚持每天给养母按摩。他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妈妈一定会醒来!
  告慰天堂爱人,我们的"妈"终于醒了
  朱清章把母亲意识清醒的现象告诉了医生,医生说:"对于植物人来说,如果出现了意识清醒,即便再次陷入沉睡,也是一次革命性进步。因为,这离真正的清醒,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医生的话,让朱清章浑身充满了信心!
  2009年底,马上过年了。
  一天上午,朱清章突然听到妈妈喉咙里发出了嘶哑的声音。朱清章急忙惊喜地凑到妈妈身边,说:"妈,您想吃点啥?"韩福珍的嘴唇开始翕动,朱清章把耳朵贴到她的嘴边,听到妈妈念叨着:"小米粥。"朱清章热泪盈眶!他飞跑着出去,买回了小米,给养母熬了一锅黏稠的粥,还特意加了白糖,一勺勺喂给韩福珍。
  韩福珍终于醒来,对于朱清章和儿女,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孩子们也特别孝顺,他们围着韩福珍不断地喊着"奶奶",老人看着,流着泪。
  接下来,朱清章有意训练养母发音。训练了半年多,韩福珍的话从嘶哑难懂到了越来越洪亮清晰。
  能说话,接下来就是重新学会走路!
  韩福珍的胳膊、腿是直的,朱清章和儿女们让养母平躺,一起用热水擦了以后赶紧按摩。等韩福珍的胳膊、腿软了,他用被褥包住床沿,让韩福珍坐着,把她的胳膊搭到自己肩膀上,抱着她下地学走路。韩福珍的双腿没有力气,他就抱着,来回晃荡。
  又过了4年,他们天天这样练习。終于,韩福珍能站稳了,扶着墙,扶着床沿,可以一点点儿移动。
  朱清章的心幸福极了。
  2012年的一个秋日,朱清章从外面买菜回家。一进门,他惊呆了——韩福珍站在地上,一只脚在鞋外,一只脚在鞋里,右手吃力地扶着床沿,左手试图取下火炉上的水壶。
  朱清章连蹦带跳地跑过去,一把抱住妈妈,激动得泪流满面地说:"妈,你终于恢复正常了。"韩福珍说:"这几年,不是你们伺候,我这把老骨头早没了。"
  又过了两年,韩福珍能断断续续地想起朱清章小时候的事情了。
  朱清章含泪讲出了张凤英为她付出的一切。
  韩福珍为自己有这样的好儿媳数次痛哭,在朱清章的陪伴下,母子俩来到了张凤英的墓前,韩福珍用手慢慢擦着张凤英的墓碑,说:"凤英啊,我醒了。你和朱清章功不可没,谢谢你!我亲亲的儿媳!"
  韩福珍醒了,朱清章感到生活似乎又回到了童年时。唯一改变的是,他老了,妈妈更老了。
  每天,朱清章从外面回来,韩福珍都会给他倒一杯水:"累了吧,喝口水吧。"朱清章出门,韩福珍会反复嘱咐:"多穿点衣服,别冻着了。"为了更好地照顾韩福珍,前妻张凤英去世3年后,朱清章经人介绍,再婚了。朱清章的再婚妻子,同样是位非常善良厚道的女人,她接过张凤英大姐的接力棒,和朱清章一起,细心伺候他们三人共同的母亲韩福珍。
  2014年12月2日,朱清章63岁生日。
  一大早,韩福珍对朱清章说:"今天你生日,我们要去看张凤英。"一家人来到张凤英墓前,韩福珍从小包里拿出很多零零碎碎:一个手绢、一个漂亮的发卡、几张一块钱、一个苹果……朱清章看着这些,眼睛湿润。韩福珍老泪纵横地说:"凤英啊,我一直没忘记你。这些,都是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用的,悄悄买了,现在妈都送给你。"说着,她将这些丢到了烧纸的盆里。
  泪水中,往事翻滚。不管岁月如何流逝,张凤英为老人奉献的爱和温暖,朱清章和韩福珍都不会忘记。
  朱清章照顾植物人母亲32年的故事,如一缕最温暖的春风,从包头市吹遍了九州大地。
  2007年,朱清章获包头市首届孝老爱亲道德模范提名奖。2011年9月20日,朱清章在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活动中荣获全国孝老爱亲模范称号。2013年8月15日,由朱清章事迹改编的电影《守候》在包头市神华阿尔丁会堂举行首映礼。几乎每一个听了这个故事的人,都会忍不住落泪。2015年春节,朱清章带着母亲,一袭喜服走上央视春晚。这下子,他们一家人爱心接力的传奇故事,更是通过央视春晚,感动了每一个华夏儿女!2016年7月,包头市成立全国道德模范朱清章工作室。2017年3月6日,朱清章先后在包头市18所中小学举行个人事迹汇报,把一颗颗善良和孝顺的种子,播种在孩子们的心中……
  一生慈悲为怀,一辈子宽以待人,这场孝心接力终于涅槃重生。
  编辑/王晖
 
陈克养母妈妈文学杂志阅读大全